文化名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族人物 > 文化名人 > 正文
       

谭善祥与一代廉吏满朝荐

来源:谭士珍 汪太理 李满春 吴 俊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21/06/21 17:17:38

机遇,总是给那些有准备的人。金子,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总是会发光的。——题记

谭善祥与一代廉吏满朝荐

谭士珍  汪太理  李满春    

在建党百年“七一”前夕,怀化市委机关一位退休党员干部喜报频频传来,他56年党龄干龄,是“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的获得者;他创办的《五溪》刊物20年,中国苗族网、清风、湖南社会科学、边城晚报等媒体以长篇通讯《〈五溪〉,民族文苑一奇葩》进行报道;他的《怪臣满朝荐》一书改编的大型历史剧花灯戏《泥巴县令》在腾讯网站热播……他就是历时40年只为推出一代清官满朝荐的怀化市社科联原主席、副研究员谭善祥。

谭善祥与满朝荐都是湖南麻阳人,他俩是时隔四百多年跨时空的老乡。满朝荐,字震东,明三十二年(1604)进士,历任知县、尚宝寺卿、太仆寺卿等官职,因亲民反腐、冒死进谏而著称,《明史》称其“有廉能声”。在任西安府咸宁知县时,被诬逮坐牢而震惊全国,“中外论救”“一省一县一乡无不为其救疏也”。四百多年来,人们深深地敬仰他、传颂他、怀念他。谭善祥为家乡出了这样一位清官而骄傲、而自豪,义务感、责任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从青少年起就与满朝荐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的《怪臣满朝荐》一书和原著改编同名电视剧(40集)、大型历史剧阳戏《满朝荐》、大型历史花灯剧花灯戏《泥巴县令》,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深受人们的欢迎和青睐。

他,40年潜心研究满朝荐

历史对人的选择,往往带有很大的偶然性。谭善祥孩提时,常听父辈们讲起满朝荐的故事。他参加工作后,又常在街头巷尾、山寨村院听到满朝荐许多古怪、幽默、机智、传奇的美好传说。打这以后,他就对研究满朝荐产生了浓厚兴趣,他用那双睿智的眼睛、独到的眼力和视角审视满朝荐其人其事。对于满朝荐传说和故事,一般人只作为地方掌故和笑料讲讲“古”、说说段子,而他却作为一个重要研究课题、自己人生的一个追求和目标;别人把清康熙年间的手抄本《满朝荐遗作》当着没用的“草”,而他却看着无价之宝;别人当废纸,而他视为金子,坚信金子会永远发光的。“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边苦作舟。”老谭从上世纪70年代末就“呷了秤砣——铁了心”,开始潜心研究满朝荐,一发不可收拾,正如一位书法家给他写的一副字那们“胸藏万汇凭吞吐,笔有千钧任歙张”。40年如一日,不惜在“学海”泥泞中跋涉、在“书山”路上攀援,义无反顾地将自己的满腔热血倾注在满朝荐的研究上。

与时间赛跑,“不须扬鞭自奋蹄”。老谭在岗42年,先后从事组织、党务、社团等领导工作,其肩上担子之重是不言而喻的。为了工作、研究两不误,他每干一行,行行出彩,都在省、市(地)榜上有名。在搞好工作的同时,他发挥“钉子精神”,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闲里偷忙”,一年365天每天安排得满满当当。在岗时,“八小时以外”“自找苦吃,苦中求乐”,他不停地辛勤劳作,默默耕耘,忘年忘月忘我地孜致不倦地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浇灌他的满朝荐这块“自留地”, 一心扑在满朝荐的研究上。一个星期天,老谭像平常一样提着袋子走出家门去校对书稿,三岁的外甥女上前拦住说:“爷爷,带我去玩。”老谭哄着说:“乖乖,爷爷去有事。”小孙女生气地说:“爷爷只晓得有事不晓得玩。”老谭听了很感叹,因为这童语,正是他几十年忘我工作的高度概括。他退休后,每年花1万多元租了一个办公室办刊、著书、搞研究。30多年来,老谭研究满朝荐上了瘾、入了迷,上班走在前,下班要人喊。一年四季,总感到时间不够用,也从不浪费可以利用的时间,他不玩牌,不动棋,不打球,不跳舞,什么“长假”“短假”“探亲假”“公休假”,对老谭来说毫无意义,这假那节,老谭都是“劳动节”。在炎热的夏天,他时常穿着一个短裤、赤膊上阵,书籍、资料摆一床,靠一把电扇支撑着,汗流浃背地干。在严寒的冬天,常常因查阅资料入了迷,打喷嚏才发现烤具中的火灭而感冒了。他还时常闹出穿两种颜色的鞋子上班、到印刷厂的笑话,令人啼笑皆非。2012年至2013年,第三次修订《怪臣满朝荐》一书时,他每天工作都在15个小时左右,每天中午只休息一二十分钟,常常在公交车上、的士上打个盹。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老谭先后患上高血压和腿病、糖尿病,但他仍然带病笔耕,从不下“战场”。

在困境中前行,“泰山压顶不弯腰”。老谭出身农家,青壮年时上有二老,下有三小,全家七口人,加上老父残疾、老母多病,大集体年代家里年年超支,包产到户后,全靠老婆一人撑起这个家。每当提起这段往事,他总是内疚地自责,说自己是个“不合格的儿子、不合格的丈夫、不合格的父亲”。上世纪80年代初,老婆、小孩四个“农民进城”,小家5口,有4人读书(老谭在党校读大专班),老婆又没工作,一家生活全靠老谭每月42元钱维持生活,一度处于“一月钱粮半月光”的困境。因家困人穷,被人看不起,也得罪了一些亲朋好友。一次,老谭的亲姨妈要借100元钱。当时,老婆向别人借钱只敢借三、五毛,天天白菜、萝卜,靠借钱苦苦度日,哪里还有钱借人呢?姨妈没借到,当场火起,连饭不吃就气冲冲地走了。若干年后,老谭和老婆在一集市上对面碰上姨妈,却没胆喊,姨妈也不着声而擦肩而过,她可能为借钱的事还在生气呢!为了生计,老婆到县糖厂包糖做临天工,一天只挣得一、二块钱,有时只有几毛钱。一天晚上,因加班未回家,三个小孩在门口张望等待妈妈回来,天黑了,她们便饿着肚子睡觉了。第二天凌晨,妈妈回到家里,她惊呆了:三个小孩睡一床,一个竹制的火烘倒在床上。天啊,如果火烘有火,后果不堪设想。见眼前的这一幕,老婆抱着三个幼小的宝贝大哭了一场。老谭即是在这“非常时期”,也从未停止、放弃过满朝荐的研究。他的老婆是个文盲,知道丈夫在写满朝荐的书,因她没有文化,似懂非懂,老谭一门心思搞研究,不搞家务,可她很少说三道四,更没有阻止他,任其“天马行空”。为了研究满朝荐,他一家省吃俭用,老谭先后到西安、北京和本地查阅满朝荐的历史资料、购买相关书籍,为研究满朝荐打下了良好基础。每当有人提起老谭研究满朝荐的事,老谭总是感激地说:“我的成功,首先要感谢我那文盲老婆”。

上刀山火海,“越是艰险越向前。”老谭在三年困难时期就辍学当了小农民,有人问他什么大学毕业,他风趣地回答:“农业大学”“锄头把专业”“麻布口袋绣花底子差”。满朝荐是三四百年前的人和事,其《遗稿》100多篇,都是典型的八股文,没段没标点,对于原本只有初中文化(现副研究员)的老谭来说,要研究满朝荐、要读懂这些“古董”谈何容易。古人曰:“达者知命,智者不惑,勇者不惧。”老谭很自信,“天降大任于斯人”,他始终恪守“有志者,事竟成”的古训,“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几十年来,埋头苦干拼命干,似“刀山”上跳舞,如“火海”中搏击,为了《满朝荐遗作》的通读、分段、标点,他阅读了大量的相关书籍和史料,请教精通古文的专家指点、校正,以《康熙字典》、新老《辞海》为工具,用“蚂蚁啃骨头”的方法,务求读懂每一篇诗文、每一个典故、每一个词语。一些古字、老字、通假字、异体字,有的一个字竟花了一二十年才搞懂弄通。如《井边咏鸦》诗中的“羑”字,《遗稿》中只现“羊”字上部,下部模糊不清,用“美”“姜”解读其待不通。十多年后,他出差山西参观晋祠时买了本《晋词》的书,此书一诗中注:羑,即羑里,殷纣王囚周文王之处,泛指牢狱。山西一行,终于破解了这个遗稿中残缺不全的“羑”字之迷。老谭不会电脑,全靠手写,其难度可想而知。白天,他在“斗室”里搞研究,烟一支接一支地抽,茶水一杯接一杯地喝,玩命地伏案笔耕。当时因白天累了,每天晚餐时,他时常用酒解困提神,难怪有人戏言他的成果是酒烟薰出来的。病倒住院,病房却成了他研究满朝荐的办公室。古人云:“梅花香自苦寒来。”由于老谭凭着一股“蛮”劲和“啃骨头”精神,克服了一个个难题,攻破了一道道难关,硬是把满朝荐的一百多篇诗文及相关文稿一一简介与注释,尘封在档案里和民间三、四百年的珍贵遗产再现世人面前,得到了专家们和广大读者的充分肯定和赞扬。

他,三次自费出版《怪臣满朝荐》

谭善祥有句口头啴:“我在官场上没有野心,却在满朝荐研究上‘野心’很大。”的确,老谭的“野心”不小,他要出版满朝荐书、要搞满朝荐的戏、要搞满朝荐的电视剧,等等。他说到做到,不放空炮,为实现一个个目标,他以惊人的信念和意志,用自己坚实的脚步,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了过来,上下求索,艰难奋进,精益求精,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成功。40年来,他先后3次自费出版了《怪臣满朝荐》一书,累计200余万字。殊不知,这一串串浸满血和汗的成功背后却有许多鲜为人知酸甜苦辣的故事。

《怪臣满朝荐》第一次出版是1993年(贵州民族出版社)。当时,老谭刚调怀化地委宣传部不久,已过“不惑之年。”老婆和两个小孩在麻阳,一个小孩来怀就读,全家五口人,分居4处,经济十分拮据,连棉絮都买不起。老谭床铺让给小女孩睡,自己却睡在资料室,用会议室沙发上的海棉当床,单位拟将解决两床棉絮,他婉言谢绝,他就这样苦苦地度过三个冬春。在这种情况下,老谭仍然念念不忘满朝荐的研究,为了出满朝荐的书,到农经会贷款、向老板、熟人借钱,筹了5万多元,首次出版了《怪臣满朝荐》的书,印了11000册。书印好后,因欠印刷厂的款,老板逼债很紧,时常来宣传部闹事,老谭只好东藏西躲,结果是同事们给他解了围。第二年,麻阳一场洪灾,锦江两岸一片汪洋,放在县城和锦江两岸乡镇的书大都泡在水中,损失百分之八十以上。面对如此惨重的损失,老谭不仅不后悔,不气馁,反而以书为荣。因为,他感到研究满朝荐人很多,研究的时间更早,但在全国出版满朝荐的书,谭善祥是第一人,第一本。

他成功了,他又失败了,可他的失败,为成功带来了新的机遇。2002年10月的一天,满朝荐书院的人来怀化找到谭善祥,说他们明年(指2003年)要搞满朝荐延辰440周年纪念活动,可书院没有满朝荐的书了。当时,老谭不提任何条件,毫不犹豫地答应再次出版《怪臣满朝荐》。于是,他从当年10月初开始,根据从西安查寻得到的满朝荐图文史料和平时搜集的新内容,花了两个多月时间,重新修订成两本书,即《怪臣满朝荐》和《满朝荐诗文选注》,通过借款等形式,又筹了5万多元,再次由贵州民族出版社出版。当时满朝荐的纪念活动通过化缘,得资助费50多万元,可老谭送去200多套书,书款却分文未得。对此,老谭虽然感到心寒,但想起满朝荐的影响越来越大,心里仍然充满着成就感、幸福感,而且时刻充满着新的期待、新的希望。

有人说:谭善祥是一个“打不死的程咬金。”这话一点不假。2011年4—5月,由谭善祥策划,市纪委与市委宣传部联合组织创作、根据《怪臣满朝荐》改编,市阳戏剧团演出的大型历史阳戏成功在全市巡演后,怀化市上下一度出现了“满朝荐热”。可当时在原著署名和报道上失实,连老谭的名字都没有,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不少人为老谭抱不平,要他打官司,开始老谭有点火气,后来他以德报怨作了冷处理,不去计交个人得失,忍辱负重,变压力为动力。于是,他根据广大干部群众的要求,第3次修订《怪臣满朝荐》,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努力,新版《怪臣满朝荐》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时任中共湖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黄建国为该书作序。全书分上中下三册(120万字),即《奇人怪杰》《关中健令》《遗稿选注》,较一二版内容更为丰富、更为全面、更为准确、更为精彩。新版《怪臣满朝荐》一书的出版,老谭赌了一把,花了30多万元,其中书中20多幅插图是请画家画的,每幅300元。为了出书,他将自己的全部积蓄搭了进去,并千方百计筹措出版费。与此同时,他与人合作,用工资付了3万元电视剧《怪臣满朝荐》前期创作费,不少人对老谭不理解,有的好心人质疑,“你不姓满,又亏了两次,为什么要花钱第三次出书、还搞电视剧呢?”甚至有人冷讽热嘲地说老谭是“怪人”“憨人”“傻子”“疯子”,可老谭总是一笑了之,泰然处之,让它飞短流长。许多人也为之感叹,说他“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梦、干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

他,梦想成真告慰满朝荐

谭善祥是一个追梦人,每个时期都在追逐属于自己的梦世界和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求,并且坚定不移,一个个去击破、去实现。老谭人生最大的梦想是向世人推出一代廉吏满朝荐,由于他的长期执着和努力,他的满朝荐著书梦、戏剧梦等,一个个梦想成真,不断告慰满公在天之灵,而且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好评如潮。

俗话说:“十年磨一剑”。可谭善祥的《怪臣满朝荐》一书却是三十多年“磨一剑”的一部精品力作。早在1993年第一版问世后,时任湖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伍新福就撰文书评,称其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书。”24年后的2013年,新版《怪臣满朝荐》(全三册)出版后,他又命笔以《一代清官,一部佳作》为题,在书评中赞曰:“满朝荐与《怪臣满朝荐》一书,可以说二者都是一个品牌,都是一张名片,而且是国家级的廉政文化精品。”时任中共湖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黄建国在新版《怪臣满朝荐》序中写道:“再次将满朝荐这个机智、传奇、受人敬仰和拥戴的我国历史上一代清官介绍给广大读者,这无疑对践行科学发展观和推进反腐倡廉具有现实的借鉴意义和教育意义。”中国纪检监察报、湖南日报、新湘评论、清风和人民日报人民新闻网、中国方正图书网、中国网、清风网、红网、苗人网等中央和省市20多家新闻媒体相继推介满朝荐与《怪臣满朝荐》一书,在全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新编大型历史剧阳戏《满朝荐》和花灯戏《泥巴县令》,是老谭《怪臣满朝荐》一书结下的两大丰硕之果。2009年12月下旬的一天,怀化市纪委分管宣教的领导找到老谭,谈了他想把满朝荐的书改编成廉政文化的戏,二人一拍即合,由老谭写出策划书和有关资料一并呈送市纪委书记,领导同意后,市纪委立马组织编剧组,几次召开会议,实地考察,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创作和排练,2011年4—5月在全市成功巡回演出20多场,每到一处演出后,一个个满朝荐的优美传说又在人们中“火“起,一篇篇赞美的文章在新闻媒体显现,这段时间,《满朝荐》阳戏成了人们的热门话题,满朝荐的名字再度响起,传遍五溪大地,走进千家万户。

新编大型历史剧花灯戏《泥巴县令》,是《怪臣满朝荐》一书改编物又一戏曲精品。剧本通过幽默、诙谐、老百姓喜闻乐的艺术手法,结合麻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花灯戏,重新讲述明万历年间麻阳人满朝荐任陕西西安咸宁知县不畏权势、为民除害,深受百姓爱戴,并最终战胜邪恶,还陕西民众太平生活的故事。该剧已入选中央文化部艺术司国家2016年度戏曲剧本孵化计划扶持项目,实现了怀化历史上戏曲国家立项零的突破。现在,此剧被腾讯网站纳入“热点剧集综艺”,分上、中、下三集常年播放,全剧生动地诠释了“泥巴县令”满朝荐亲民反腐、为国为民的清廉形象。人们纷纷赞誉该剧是一部“清正廉明”的优秀历史剧目。

40集电视连续剧《怪臣满朝荐》,这是老谭圆他人生中最后一个梦想。《怪臣满朝荐》先后3次出版,影视界一直看好。早在1994年,潇湘电影制片厂就出台了《关于拍摄满朝荐电视剧的集资函》。2003年,《怪臣满朝荐》二次出版后,该制片公司又出台了《20集电视剧〈怪臣满朝荐〉广告(赞助)招商书》,称“《怪臣满朝荐》是一部优秀的历史剧目,更是充满传奇与幽默、古怪与机智的商业剧目。”“最大的优势就在于题材现实性、民族性和观赏性。”2012年,老谭与人合作创作的40集电视连续剧《怪臣满朝荐》,(2016年国家广电总局已立项备案并公示,湖南一文化集团已拨资金数千万元投拍,后因故而搁置。我们坚信,该电视剧一定会成功,满朝荐一定会成为继推出包公、海瑞、于成龙等历史清官之后我国历史上优秀廉政文化的又一个突出代表,也一定会在我国清官和影视史册上留下浓墨重的一笔!

当下,沉睡在地下四百多年的一代廉吏满朝荐又鲜活地再现世人面前,谭善祥功不可灭。我们惊奇地发现:老谭与满朝荐两人虽然时隔400多年,但在某些性格方面却有着惊人之处,有人戏言:他俩“人同乡,血同型”,都是“憨”型血。这种憨,憨得可贵,憨得可爱,憨得可敬,而且憨与怪之大名,也注定都会被人们牢记在脑海中!

谭善祥现年过“古稀”,已是76岁的老同志了,可他那闪烁着聪颖、才思敏捷的明眸,看上去并不显老,仍然满头青丝,有人问他头发为什么没有白,他风趣答曰:“满朝荐保佑啊!”如今,老谭把“光荣在党50年”荣誉当作新起点,不骄不躁不停步,决心在新时代里牢记使命,践行初心,砥砺前行,在有生之年,为继续圆其办刊梦、著书梦和满朝荐的电视梦,不断地突破自我,达到自己梦想的顶峰!

作者简介

1.谭士珍,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创作出版各类文学作品16部,曾执笔创作著名长篇小说《朝阳花》,有作品入选中、小学语文课本;

2.汪太理,中共湖南省委党校教授,省监察学会副会长,省华夏廉洁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清风》杂志总编辑;

3.李满春,中南大学教授,省华夏廉洁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4.吴俊,湖南《清风网》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