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族人物 > 文化名人 > 正文
       

与国家级非遗传承人龙景平一起嗨歌

来源:湖南省怀化市司法局 吴展团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9/03/07 17:30:14

 苗族歌鼟,已经成为靖州锹里地区苗侗同胞的生命礼赞,是聚会时必不可少的交流媒介,是增进感情、比拼才华的最佳平台,也是我一辈子的最爱。这种情感,渗入血脉、刻入骨髓、融入灵魂。

只是,苗族歌鼟作为“国宝”,因其艺术性、技巧性的高度统一,要唱好苗族歌鼟却有一定的难度,不是每个人都会唱的,就算是苗族人,也有很多人唱不出,尤其是年轻人甚至听不懂了。所以,苗族歌鼟出现后继无人,面临失传的状况。

由于生在苗乡,从小耳濡目染,我与苗族歌鼟有着不解之缘。八岁时,就去跟大姑娘对歌。长大后,尽管长期在外地生活,但也一直力所能及地弘扬、传承民族文化和民间习俗。

我始终觉得,推介苗族文化、宣传家乡风情,是苗族儿女的义务与职责。并且随着与家乡越走越远,年纪越来越大,这种情结更是与日俱增,心心念念!

我知道,虽然自己对苗族的习俗、文化等掌握得还不够多、不够深,对苗族歌鼟也只知皮毛,在高手面前仅是小学生,许多时候,滥竽充数而已,图的不过是开心罢了。

但是,世事难有十全十美,尽了最大努力就无怨无悔。于是,每一次和家乡的同胞见面,我们总是会以歌会友、交流感情;每一次和其他民族的同志喝酒,我也总是不忘唱歌助兴、展示特色。

其中,最难忘的一次是去年在湘西州参加湖南省苗学会年会,我与国家级非遗传承人龙景平一起嗨歌的情景。

龙景平出生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苗族歌鼟的发源地之一——靖州平茶镇棉花苗寨。在这里,小孩学歌、年轻人唱歌、老人教歌,是与生俱来、世代相传的生活习惯。

龙景平从小对苗族歌鼟情有独钟,6岁就跟着长辈学唱苗族歌鼟,凭着极高的悟性以及勤奋学习,十六岁便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歌手。

在四十多年的唱歌生涯中,龙景平掌握的演唱技艺特点鲜明,能唱会教。他经常向当地、外村名师学习、请教苗族歌鼟演唱和编歌技巧,日积月累掌握了大量即兴编歌的技巧及各种场合对歌的礼仪,在当地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和影响力,在师承祖传几代口传身教的基础上努力创新和不断发展苗族歌鼟。

尤其是面对苗族歌鼟的困境,近些年,龙景平更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自己钟爱的苗族民歌事业上来。他出版了很多文字书籍和音响资料流传全国,还创办了靖州第一个苗族歌鼟传习所,举办苗族歌鼟培训班,积极开展授徒传艺活动,并组建了苗族歌鼟表演队,培养出近百名苗族歌手,促进了苗族歌鼟的保护与传承。

龙景平不计报酬的付出,得到了苗族群众和有关部门的高度评价,被县苗学会授予“苗族歌师”荣誉称号。2018年5月8日,入选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当之无愧地成为靖州首个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龙景平比我大,我们是忘年交,每次在一起都会交流歌鼟。他与苗乡侗寨的有些歌师不同,不但歌词高雅、声音洪亮,而且既不忘传统,唱有根有等的老歌,又能与时俱进,编适应时代的新歌。最为难能可贵的是,他热情、谦虚,乐于助人,从来没有架子,人们都喜欢与之交往,喜欢和他学歌、对歌。

那一次在湘西,我们不期而遇。苗族人是最喜喝酒、最爱唱歌的,这就是他们的命根子。如果一餐饭没有酒、不唱歌,哪怕满席山珍海味,美味佳肴,也毫无兴趣,难有胃口。

然而,现在改进作风了,接待不再上酒。因此,那顿晚餐,许多人吃得闷闷不乐。

晚饭后,靖州来的几个老乡出去散步。大家这里走走,那里瞧瞧,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家烟酒商店。龙景平眼前一亮,赶忙走进去,这瓶酒摸摸,那瓶酒问问,掏钱要了两瓶。然后,我们又去找烧烤店,买了几个菜!

回宾馆的路上,大家可高兴了,叽叽喳喳的,说着说那,像小孩子一样。

来到房间,立马把床头柜移出来,把菜摆好,把酒斟满,又打电话约了邵阳市绥宁县前来参加活动的杨焕礼等人,简易的酒宴就开席了!

有没有好菜没关系,只要有酒就会尽兴;是不是好酒无所谓,只要唱歌就能开心。三口酒下肚,氛围就渐渐热闹起来。

这时,龙景平提议:“机会难得,莫负了良辰美景,唱支歌助助兴”。大家一听,兴趣高涨,一起附和,鼓掌通过。

龙景平干咳两声,脱口而出,我应声而起,跟着帮腔。悠扬动听的苗族歌鼟山歌调此起彼伏,顿时在并不宽敞的房子里弥漫开来。

一支歌唱罢,掌声四起。虽然都是苗族,但绥宁的几位朋友不会唱这种腔调的苗歌,有的还是第一次听到,听得如痴如醉,看得目不转睛,乐得合不拢嘴。

边喝边聊,又一轮酒后,我心里痒痒的,于是发话:“要不,再唱一支茶歌热闹热闹!”他们积极响应,再次以掌声通过。

我稍稍酝酿一下,就作歌了:“今朝是个好时日,有缘相会湘西城。有吃冇吃是个礼,这份情谊万万年!”

因是在我的房里喝酒,我算是主人,他们是客人,故而歌词中有“有吃冇吃是个礼”之句,含有怠慢贵宾之意。

一句歌词刚出,龙景平立即起歌,杨云旺跟着伴唱,高亢、嘹亮的歌声,随即抑扬顿挫、高低起伏地不绝于耳。一时之间,美妙的歌声笼罩整个房间,久久飘荡、来回缭绕。

苗族歌鼟中的茶歌调、酒歌调,比山歌调更有煽动性、互动性,也更加豪迈气概,参与的人不限,越多越好越气势磅礴、韵味无穷。

这次唱茶歌调,虽然只有三个人,但是我们的声音在苗乡侗寨也是顶级的,何况龙景平还是国家级的最高水平,而且观众又非常配合、非常安静,没有一丝杂音,现场的氛围自然恰到好处,歌词清晰、歌声优美,画面格外的唯美,场面特别的温馨!

有些热闹不在于人多人少,有些开心不在乎吃啥喝啥,有些感情不在意或远或近。

曾经经历过苗乡侗寨龙头宴上的不少大场面,说说笑笑、热热闹闹,确实让人情不自禁,念念不忘。但这次在异地他乡的小聚餐,尽管只是偷偷摸摸、简简单单,没有人声鼎沸的喧哗,没能尽情地吼三喝四,却是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次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