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散文随笔 > 正文
       

苗族美丽的服饰

来源:本网 石峰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20/12/14 16:39:58

——长篇叙事诗《苗族女人》之九

爱美是人类的天性,是真善美的心灵,是情感的表现。

——作者题记

湘西的苗家女人有一双灵巧的手

巧手制作美丽的苗族服饰

她们付出辛勤的劳作

那是她们心灵的张扬

在那上世纪六十年代前

她们最先用双手开垦一块块山地

再在山地将棉种一粒一粒播撒

秋季来临  清风送爽

秋风中  棉花如云朵般洁白

她们用那细软的双手采摘

如云的棉花晒满自家的竹晒垫

再一捆捆堆满自家的箱柜

 

入夜 苗族的山寨静悄悄  

在闪烁的松柴的火光下

或微弱的煤油灯的亮彩中

有一种脆亮亮的声音嗡——嗡——

声响时大时小时强时弱

响声传在村寨的家家户户

响声传在山寨的夜空

原来呀——在旺旺的火塘旁

女人们右手转动着纺车

左手巧妙细细地抽出棉纱

一个个橄榄型由小变大

最后成为一篮子一篮子的纱锭

 

女人们像缮写的诗人

一步步将纱锭编成一首首诗

她们在织布机前来回行走

“诗”开始哐哐有节凑地响起

布匹在织布机中成为长长白色的瀑布

瀑布照亮满屋  更照亮女人们的心

勤劳的苗家的女人们呀

随后她们走向密密的山中

采来板蓝根这些独特的染料

将之浸泡在大大的土染缸

连同白色的布匹

连同一代代女人们的梦想

 

她们用蜡描绘的各种图案浸泡成蜡染

蜡染的作品成为女人们的裙摆

她们用线扎起狗脚印成为特色的扎染

扎染的头帕戴在男人头上威武潇洒

那靛蓝色的布匹成为衣裤和花鞋的布料

女人们在刺绣的花架前

用锉花贴在靛蓝色的布料上

用七彩丝线穿在细小的绣花针孔

在绣楼中她们开始刺绣美丽的衣裤

她们在放牧牛羊的青山中和小溪旁刺绣

那里有背篓伴随她们刺绣的身影

爱情的歌谣萦绕在她们身旁

 

她们裁剪的布料一片片

一片片的布料摆满几张四方桌

接着布料在她们手中缝制

她们一线线的在深夜中穿引

她们一针针的在火塘边运行

阿婆或阿妈在细心传授各种针法

在傍的女儿认认真真地实习

经过多少日夜多少寒暑

一件件苗家的服饰已经成型

有夫君的衣儿子的裤

更多的是女性精制的苗服饰

这一切是女人们祖祖辈辈传下的技艺

 

苗族服饰成为一个独特的系统

男装四季简约但十分得体

女装分为盛装和便装

不管是盛装或便装

不管是凤凰吉首或花垣古丈………

女人们作为服饰的创造者和养育者

她们不受外在因素的干扰

千百年来保持苗族服饰的自主性和独立性

她们热爱生命热爱生活向往未来

她们将自己的追求和梦想

通过美丽的服饰制作的寄托

让苗族服饰保持顽强的的生命力

 

女人们没有理论家的那些高端审美意识

但她们不缺对美的艺术的理解

在她们的服饰上有各种吉祥的图案

通过自然物彰显服饰的美奂美伦

有草儿青青  有四季花开

有石榴结子  有蝴蝶飞舞  

有鸳鸯成双  有狮子戏球

有鱼儿戏水  有龙凤呈祥……

在她们的服饰上有数不尽的花花朵朵

还有道不完的飞禽走兽

苗族女人们不仅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

也将儿女从头到脚装扮的色彩斑斓

 

苗族服饰的美不仅很自然很质朴很实际

苗族女人也不缺情感的创造力

她们的服饰中有丰富的苗族文化的意涵

石榴结子那是对多子多福的直接表达

鸳鸯成双那是对夫妻恩爱的追求

男人狗脚印头帕那是对神狗的崇拜

服饰中也有众多的隐含的寓意

蝴蝶飞舞那是对蝴蝶妈妈的怀念1

四季花开象征着百年富贵

在女性的裤管和衣袖上

还有着苗族先民多次迁徙的记忆述说

服饰中还有很多后人无法解读的生命密码

 

苗族服饰在生活中呈现多姿多彩的画面

女人们穿着便装在家进得厨房

 

来到田间山地  挽起衣袖一年四季可劳作

她们穿着盛装尤其表现自我的精神世界

——她们华丽的盛装彰显苗族的气派和特色

赶边边场  盛装让她们貌若天仙吸引壮实的黛纳2

接亲迎亲  她们一身华丽给喜庆添姿添彩

 

在盛大接龙的仪式她们变成龙女让场面盛况空前

在锥猪锥牛的仪式上她们的盛装场面尤其庄严肃穆

即或贫穷人家  有了她们的盛装出现也蓬荜生辉

美在苗族的服饰  美在苗族服饰中的文化

——苗族服饰是苗族穿在身上的文化

 

改革开放的大潮汹涌澎湃

让湘西州的苗族女人更放飞着梦想

她们不再是往时前辈只制作一套嫁衣

而是舍得花钱身穿一套家藏几套

她们不再保留旧有色彩的单一性

而让色彩的变换更迭使服饰更加亮彩

红色热烈大气  黄色贵气庄重  绿色朝气十足

加之银饰的佩戴 花带的点缀 裙摆的飘逸

让女人们从头到脚一派富丽堂皇

苗族的各种祭祀活动和四月八赶秋节离不开她们

早些年她们就已经出现州县大庆的大场面

她们的造势活动带来了地方的经济效益

 

经过多少岁月世纪  苗族保存了自己

苗族女人又保存了苗族灿烂的服饰艺术

毫无疑问  这是苗族灿烂的历史文化

同时也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今——社会更需要文化的滋润

文化需要苗族服饰这样的多样性地方性独特性

旅游经济需要苗族服饰的烘托和造势

尽管对苗族服饰的认知有相识恨晚的感觉

但不影响今日的传承和未来的发展

消除族群的狭隘性 剔除任何社会偏见

让苗族服饰通过女人们继续流淌着特色

祝苗族文化在神州大地发扬光大

注释:

1蝴蝶妈妈,苗族称为妹榜妹留”,是苗族神话传说,苗族民众视蝴蝶妈妈为人之祖。苗族女性衣襟上的蝴蝶图案和蝴蝶扣等,是蝴蝶神话文化实体,体现苗族“祈蝴蝶妈妈庇佑”的心态。

2黛纳,苗族东部苗语,即小伙子、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