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散文随笔 > 正文
       

女人的背篓

来源:本网 石峰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20/10/26 16:43:07

——长篇叙事诗《苗家女人》之七

 

湘西的时光很久远

在开疆拓土的那些日子

湘西苗家女人就时兴背背篓

那时背的是今夜怎么活到明天

背的是明天如何生存到后天

湘西苗家女人虽然有自己的梦想

但找不到前方的“草标”1

看不到希望的路有多远

苦难的苗家女人啊

流着泪水苦水背背篓

 

落脚湘西的苗家女人

知道湘西的山很高路很长

但苗家女人有一双坚实的脚板

有柔弱但又坚挺的脊背

背着背篓爬高山涉溪流

行走在家乡的路

行走在湘西的山水间

湘西的稻谷包谷黄豆很丰盛

湘西的桐茶布满山

苗家女人双颊流着汗水

再多再重的那些东西

也能用背篓背回吊脚楼

背到家的谷物晒满坪

 

东山晨光初露

女人就背着背篓上路

背回小山似的牛草猪草

喂得耕牛很壮实

喂得肥猪肉质很爽口

背回的谷粒都金黄

打出的糍粑最养人

背回的黄豆亮闪闪

做出的豆腐细又白

背回的柴火堆满一坪坝

冬天温暖着一家人

 

苗家女人用背篓背着儿女

长大的儿子勇敢又聪明

上山敢斗虎和豹

上战场勇杀侵略者

读书刻苦又认真

不少人读出了大山

进了大都市谋大事

长大的女儿善良又能干

山歌唱得甜蜜蜜

唱得心里美滋滋

衣裤绣出了花朵朵

绣出女人的情和爱

正因为有妈妈的背篓

这才《小背篓》民歌的传唱

 

然而——“困难时期”
        一代苗家女人命最苦

无米下锅的女人早早起  

肩扛锄头背着空空的背篓

上山挖蕨根和野菜

可是  肚子饿得咕咕响

举不起几斤的锄头

挖不断小小的根茎

暮色中夹着阴霾

无奈空着背篓回家转

看着吃不饱的儿女

看着饿得浮肿的公婆

苗家女人躲在灶门前偷偷地哭泣

 

适逢改革开放的年代

苗家女人很幸运

如今的背篓装满了花棉被

装满了香烟和美酒

背篓装满了银饰和花衣

女儿笑逐颜开待出嫁

女婿开来了花车笑眯眯

鞭炮震响全村寨

拦门的酒喝醉了迎亲人

“黛帕”的鼓舞一遍又一遍2

但见女儿女婿磕头拜

说一声  往后一定

孝顺父母 尊敬兄长

工作卖劲 家庭和顺

 

背着背篓的苗家女人呀

背出一家人的生计

背出儿女的爱情与婚姻

背出自己曾经的艰辛

也背出如今的幸福

苗家女人的背篓呀

从久远的年代背到当今

述说一代代苗家女人的故事

 

透过苗家女人的背篓

我们还惊奇的发现——

长期遭受封建王朝的民族歧视和迫害

苗家女人有的还背着背篓无奈地逃往他乡

有的去了广西去了贵州去了云南

有的还去了湖北去了海南

有的更去了老挝缅甸越南和泰国

有的随着男人漂洋过海

到了美洲和西欧等国

苗家女人的背篓呀

既是一种必须也是一种负担

既是一种生活也是一种责任

既是一种品质也是一种顽强

既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苦难

注释:

1草标(苗语叫吉班),是苗家人在山上或路边用青草打上一个“结”,草标有多种文化含义,其中之一是导引方向。

2黛帕,苗语,即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