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选刊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学研究 > 论文选刊 > 正文
       

九黎地望

来源:本网 石朝江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9/12/24 17:56:12

九黎地望[1]

石朝江

 

我们前面已经研究考证了九黎族的源出,九黎族之君。下面,我们将考证九黎部落的地望分布。而实际上,我们前面引用中国史籍“太皞(太昊)为龙师而名”,“少皞(少昊)为鸟师而鸟名”的历史承接关系,“太昊,都陈”,“少昊邑为穷桑,都曲阜”,“蚩尤,少昊之末,九黎之君”,“蚩尤宇于少昊,以临四方”。实际上已经涉及到或交待了九黎部落的地望分布了。

太昊建都于陈,即今河南淮阳;太昊后裔少昊建都于穷桑,即今山东曲阜;蚩尤是少昊之末,少昊衰落后以蚩尤的九黎势力发展起来了,蚩尤宇于少昊,即蚩尤所统领的九黎部落就住在少昊氏原来住的地方。

这就明确的告诉我们,蚩尤九黎部落集团的地望分布在中原地带。诚如范文澜在《中国通史简编》中说:“九黎族最早进入中部地区。”[2]

我们之所以要强调九黎族的地望分布,实际上还有一层意思,就是针对学界一些人错把“三苗”的地望当作“九黎”的地望,即错把“三苗”的苗区当作了“九黎”的苗区了。

中国史籍除上述记载涉及九黎的地望外,还有众多史料记载九黎的地望分布在中原。

《初学记》引《归藏·启筮》:蚩尤“登九淖以伐空桑。”

《尚书·西伯斟黎》:“西伯斟黎。”

《左传·宣公十五年》:“晋宗伯数赤狄酆舒之罪云:弃仲章而夺黎氏地。”杜预注:“黎氏,黎侯国,上党壶关县有黎亭。”

《左传·宣公十五年》:“秋七月……壬午,晋侯治兵于稷以略狄土,立黎侯而还。”杜预注:“狄夺其地,故晋复立之。”

《诗经·邶风序》:“《式微》,黎侯寓于卫,其臣劝以归也。”

《诗经·邶风序》:“《旄丘》,责卫伯也。狄人迫逐黎侯,黎侯寓于卫,卫不能修方伯率之职,黎氏之臣以责于卫也。”

《史记·周本纪》:“败耆国。”《集解》引徐广曰:“一作阢。”《正义》:“即黎王国也。”

《汉书·地理志》:“上党壶关县。”颜师古注:“有羊肠阪,沾水东至朝歌入淇。”应劭曰:“黎侯国也,今黎亭是。”

《后汉书·郡国志》:“壶关县,在黎亭,故黎国。”

《说文解字》云:“(黎)……在上党东北。”

《汉书·地理志》:(黎)在“上党壶关县。”

《括地志》说:“故黎城,黎侯国也,在潞州黎城县东北。”

《磁平寰宇记》说:“蚩尤城在(安邑)县南十八里,其城今摧毁。”

《水经注》:“瓠河东经黎县故城南,世谓之黎侯城。”

上述文献资料大概只是记载了九黎部落联盟的中心区域,或部分区域,不是九黎部落联盟所占有的所有区域。且有的资料记载的可能还是黄帝打败蚩尤后,在山东地方还曾经建立过的黎国。而我们重视的是,上述记载九黎部落地望分布都不是在南方,而是在北方,即后来人们所说的“中土”、“中原”或“中国”。

关于涿鹿大战前九黎部族的地望分布,我们且看众多学人的研究与考证。

梁聚五在《苗族发展史》中,引用徐松石、童书业、钱穆等的资料考证说:“徐松石氏说:‘蚩尤与黄帝大战于河北的阪泉涿鹿,苗族的势力,当时似扩展到冀北境,逼近今日所谓关外。’童书业氏说:‘钱穆的《古三苗(即九黎)疆域考》,谓古三苗(即九黎)疆域,在今中原,其境约西至陕西东部,北至山西南部,东至河南中部,南至河南南部。此一区域,实为古代羌族与苗族斗争之处’……总上几说,得到一个看法:即九黎区域,可能西至宝鸡,东至嵩山,北至怀来,南至信阳。黄河由北而南,抵潼关,折而东,构成‘乙’字型,贯通九黎全境。而离石水、无定河、延河、北洛水、渭水、洛水、泌河又纷纷注入,更助长黄河的趋势。沿岸土地肥沃,耕作便利,确具有古代建国的条件。《史记》说:‘昔三代之君,皆在河洛之间’,这不是偶然的。一追想到当时发现这块地方,辟草莱,以诛除害人的毒蛇猛兽之创史者,又不能不归功于‘九黎’的君民了。”[3]梁聚五强调说:“据顾颉刚先生考定,约西至陕甘交界处,东至嵩山,南至河南中南部,北至今山西境,正是苗区所在地也。’这里所谓‘苗区’,是九黎时代的‘苗区’,不是苗族南迁后,所谓三苗之‘苗区’。南迁后三苗之‘苗区’,乃在今长江中游,即两湖、江西、安徽……一带。”[4]

梁聚五对九黎部族地望分布的考察,是建立在许多史学大家的研究基础之上的。他特别告诉我们,九黎时代的“苗区”不是苗族南迁后的三苗之“苗区”。九黎时代的“苗区”在黄河流域,三苗时代的“苗区”在长江流域。

伍新福在《论评与考辩》又考证说:“根据文献资料记载,九黎和三苗各自生息与活动的地域,都十分清楚。蚩尤九黎在登上历史舞台时,其活动地域是在黄河下游山东和河北南部、河南东北部,以及淮北平原;而三苗所居则为‘左洞庭、右彭蠡’的长江中游地区。目前还没有任何资料可以证明,蚩尤九黎部落是发迹和首先生活在南方长江流域。”[5]

陈靖在《论苗族在中华民族形成和发展中的贡献》一文中也写到:“蚩尤部族在北方所开拓发展的主要地域,从史学家们的论述来看,在今河北、山东、河南及山西南部的‘黄河中下游’这片土地上。从考古学家们的物证来看,那就远不止此了。以徐旭生为代表的中国古史学家还绘制了一幅地图来表达他们的观念:南起杭嘉湖平原,北至冀豫平原,从东海、黄海至渤海这条海岸之西,至太行山、大别山这片土地,并认为这是中国古史最辉煌的时期,是我国古代最发达,文明程度最高的良渚文化。”[6]

奉恒高主编的《瑶族通史》第一篇第二章第三节,题目就是:瑶族的远祖九黎与三苗。文中说,“关于九黎的活动范围,《周逸书﹒尝麦篇》说:‘昔日之初……命蚩尤宇于少昊,以临四方。’指蚩尤住于少昊原来居住的地方。太昊、少昊为东夷(应为东蒙)两大集团的首领。少昊晚于太昊,或说少昊为太昊之后。‘太昊氏居陈’。陈在今河南省淮阳县境内。‘少昊虚,曲阜也’。少昊氏遗址在山东曲阜……总上观之,作为太昊、少昊后裔的蚩尤九黎部落,其活动地域应在今山东西南部、河南东部,即今黄河下游与济水、淮水流域一带。”[7] 

郭克煜等在《鲁国史》中考证说:“太昊之后是炎帝和黄帝时代……黄帝以作轩冕之服而著称,故又称为轩辕氏,传说多以为他生活在渭水流域……黄帝入住山东时曾受到曲阜一带蚩尤部落的强烈反抗。《逸周书·尝麦篇》记载‘蚩尤宇于少昊’,即居住在少昊氏的地盘之内,也就是说蚩尤是今山东曲阜一带的东夷人的首领。”[8] 

徐晓光等在分析九黎部族经济是法的物质条件后说:阶级的出现是产生国家与法的催化剂,而城又是阶级社会开始的标志之一。城,在这里的概念,是指人口较为密集,居住相对稳定,是本民族或本氏族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九黎时期是否有城?据梁聚五先生《苗夷民族发展史》的考察:“有说九黎城都,是在今山西黎城县,或河北浚县东北之黎河附近的。”在苗族西部方言的《苗族迁徙歌》中开篇就这样唱道:“古时苗族住在直米力/建筑城恒九十九座/城内铺垫青石板/城外粉刷青石灰/城里住着格蚩尤老格娄尤老/直米力城建在上一方/直米力城啊/直米力城/平又平来宽又宽/大坝子一望无边。”直米力,注为:“地名,是一个宽广平坦的大平原。传说在河北一带。”力者,黎音也。这就是城在民族史诗中的反映。虽有些夸张的成份,但城的背景极其明确:一是大平原;二是蚩尤时期。在贵州省威宁县苗族古史传说中,“格蚩尤老”(蚩尤)时期,就有“乌城”、“力城”、“金城”之说,开曰元老三人(包括‘格蚩元老’和‘干骚毛比’)住此地很久,土地肥沃,筑有城市。[9] 

闻一多在《伏羲考》中则说:“古代所谓‘诸夏’,和至少与他们同姓的若干夷狄,他们起初都住在黄河流域的上游,即古代中原的西部。”[10] 

刘起钎在《古史续辩》考证说:“所谓姬、姜两姓,实际原是黄河居于渭水流域到甘陇一带的我国最早孕育出华夏民族的氐、羌族中分化出来的族姓……他们自黄河上游逐渐向东发展,自会先横过今山西省境,并继续循黄河两岸以东进。在前进过程中必然遇到原居民黎苗族的抗击,就发生了历史上传说中有名的与蚩尤的涿鹿之战。”[11]  

从上述诸多学人考证来看,与黄帝涿鹿大战的蚩尤部落集团,其地望分布在北方,即后来人们所说的中原地带,而以山东曲阜为中心,可能西至宝鸡,东至嵩山,北至怀来,南至信阳的广阔地带。而炎黄发祥于黄河流域的上游,即中国的西部地区,后来沿黄河东进,才发生了著名的涿鹿大战的。

 释:

 [1]本文系“九黎研究系列” 之三。

 [2]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第89页,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

 [3]梁聚五:《苗族发展史》第20页,贵州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4]梁聚五:《苗族发展史》第17–18页,贵州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5]伍新福:《论评与考辩》,第218页,岳麓书社,2013年版。

   [6]陈靖:《论苗族在中华民族形成和发展中的贡献》载《先秦史研究》1996年1期。

   [7]奉恒高主编:《瑶族通史》第87页,民族出版社,2007年版。

 [8]郭克煜等著:《鲁国史》第31页,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9]徐晓光等:《苗族习惯法研究》第7页,华夏艺术出版社,2000年版。

 [10]闻一多:《伏羲考》第27页,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1第二次印刷。

 [11]刘起钎:《古史续辩》第55–56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