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选刊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学研究 > 论文选刊 > 正文
       

九黎之源

来源: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9/12/02 15:00:11

九黎之源1

石朝江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屈原《离骚》

我们知道,中华文明五千年,主要始于司马迁《史记》一书,是以黄帝打败蚩尤为起始的。其实,司马迁《史记·太史公自序》曾明言:“余闻之先人曰:伏羲至纯厚,作《易》八卦……于是卒述陶唐以来,至于麟止,自黄帝始”。司马迁明确告诉后人,他只写“上起黄帝,至于麟止”的历史,之前还有伏羲作《易》八卦。

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和考古资料的不断发现,我国学界一部分人认为,中华文明不止5000年,而是7000年。汉族和苗族是中国两个最古老的族群,不仅汉族的族属渊源可以往前追溯,而且苗族的族属渊源也可以往前追溯。也就是说,汉族的历史渊源不止于炎黄,苗族的历史渊源也不止于蚩尤九黎。

中国大量的史籍资料记载,中国经历了伏羲太昊时代,神农时代,炎帝(后世神农)、黄帝、蚩尤时代,然后才到尧、舜、禹时期,夏、商、周时期等。

中国有文字记载最早的原始部族,是距今7000年前的伏羲太昊(太皞)部族,少昊(少皞)是太昊氏的族裔,少昊氏衰落后,同部族内以蚩尤为首领的九黎势力发展起来了,蚩尤为九黎之君。

《帝王世记》:“太庖羲氏,风姓……有龙瑞,以龙记官,号曰龙师。”

《左传·昭公十七年》:“太昊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

《三坟》:伏羲“命臣飞龙氏造六书,命臣潜龙氏作六甲……命降龙氏倡率万民,命水龙氏平治水土,命火龙氏炮治器用……”

上述史籍资料告诉我们,太庖羲氏即伏羲氏,风姓,以龙纪官,分理海内,号曰龙师,为龙师而龙名。中国人为龙的传人由此而来。

《左传·昭公十七年》:“秋,郯子来朝,公与之宴。昭子问焉,曰:少皞氏鸟官名,何故也?郯子曰:我知之……太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名。吾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乌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自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

《左传·昭公十七年》的这段古汉文记载,用今天的白话文来说,即是:秋天,郯子来鲁国朝见,鲁国昭公和他一起宴饮。昭公问郯子:“少皞氏以鸟名作官名,是什么原因?”郯子回答:“他是我的祖先,我知道……太皞氏因为龙的吉兆而治理政事,所以设立官长就以龙名作官名。到我的祖先少皞挚即位时,凤凰恰好飞到,所以就由鸟而治政,设立官长就以鸟名作为官名。比如凤鸟氏,是掌管历法的官;玄乌氏,是掌管春分、秋分的官;伯赵氏,是掌管夏至、冬至的官……”

从《左传·昭公十七年》记载可知,少皞氏(少昊)是太皞氏(太昊)的族裔。郭沫若曾在《中国史稿》中考证说:“同太皞的传说相关联的是关于少皞的传说……这个部落最初可能是从太皞氏分出来。”2

《山海经·大荒东经》:“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 “少昊之国”在“东海”。

《尸子》辑本卷上:“少昊金天氏邑於穷桑,日五色,互照穷桑。”

上述资料又告诉我们,少昊之国在东部,挨近东海边,建都于穷桑。王大友在《三皇五帝时代》中考证说:“少昊氏是太昊氏迁徙到古黄河下游的一支……少昊氏母家皇娥为鸠鸟氏,以相风重,大风雨表为司职,是太昊家族世传,其后裔羲和、常羲,与少昊氏世代联姻,组成少昊羲和常羲之国。少昊故地在今山东曲阜一带”3

吴小如主编的《中国文化史纲要》则考证说:“东夷集团的活动区域主要在黄河下游,包括今山东、河南东南部和安徽中部地区……三皇五帝中的太昊、少昊,以及与黄帝恶战的蚩尤、凿井的伯益、射日的后羿、为舜掌管刑法的皋陶,都属于这个集团。”4由此可见,太昊、少昊、蚩尤、伯益、后羿、皋陶等历史人物,他们都生活于东部,属于上古时期的“东蒙”人。

《帝王世纪》:“少昊帝,名挚”。“邑为穷桑,以登帝位,都曲阜,故或谓之穷桑帝。”

《通志》:“少昊氏之衰也,九黎乱德。”郑玄曰:“九黎之君,于少昊氏衰,而弃善道。”

《越绝书》马融曰:“蚩尤,少昊之末,九黎之君”。

从上述史料又可知,少昊(少皞)立国在东部离海不远的地方,即在山东的穷桑和曲阜一带。少昊衰落后,同部族内以蚩尤为首领的九黎势力发展起来了。所谓“九黎乱德”和“而弃善道”,这只不过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记录而已。综观中国史乃至世界史,盖历史上战胜之族,必强加给败者以罪名。而实际的情况应该是,少昊氏衰落后,在本部族内以蚩尤为首领的九黎势力发展起来了,蚩尤是少昊之末,又是九黎之君。

对此,著名苗族史学家伍新福教授在《论评与考辩》中考证得很清楚,他说:从先秦文献和汉晋后的史料记载看,太昊、少昊、蚩尤是“东夷”内先后发展起来的不同部落集团的首领……少昊,《通志》列为中国远在“五帝”(即少昊、颛顼、帝喾、帝尧、帝舜)之首。据皇甫谧《帝王世纪》载:“少昊帝,名挚。”又云:少昊“邑于穷桑,以登帝位,都曲阜,故或谓之穷桑帝。”《山海经·大荒东经》载:“少昊之国”在“东海”。《春秋左传·昭公十七年》载:郯子曰:“吾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穷桑、曲阜,均在今山东省。5在这里,伍新福虽用学界比较通行的“东夷”概念(笔者认为应是“东蒙”,因为太昊、少昊乃至蚩尤时期还没有形成“华夷五方格局”,“东夷”的概念是黄帝打败蚩尤入主中原后,至夏商周时才逐渐产生的) ,但伍新福教授把太昊、少昊、蚩尤之间的关系给说清楚了。

《越绝书》:“少昊治西方,蚩尤佐之。”

《周逸书·尝夏》:“蚩尤宇于少昊,以临四方。”

从上述资料记载看,“少昊治西方”,结合许多史籍记载来看,当然不是指神州大地的西边,应是“两昊”集团居住领域的中西部,这也是少昊活动的中心区域。“蚩尤佐之”,应是蚩尤曾扶佐少昊治理集团领域的中西部。“蚩尤宇于少昊。”就是蚩尤居于原来少昊的地方。

对此,伍新福教授也作过专门考证,他说:从活动的地域看,蚩尤九黎同东夷(应为东蒙)是重合的,即在同一个地域。《周逸书·尝夏》载:“昔日之初……命蚩尤宇于少昊,以临四方。”少昊即少皞,系太皞之后。‘宇于’即住于。其意应是蚩尤居住在原少皞的地域。《左传·昭公十七年》载:“太皞氏居陈。”陈,今河南淮阳县境内。《春秋左传》注引杜预云:“少皞墟,曲阜也。”据此,太皞、少皞时代活动的地域,在今山东西部、南部和河南东部、河北南部黄河下游一带。蚩尤九黎部落是居在少皞氏的地方,当然是同一地区。正因为黄河下游是苗族先民蚩尤九黎部落的祖居地,为抵御由西部黄河上游东进的炎、黄部落,双方才在涿鹿即华北平原发生了激烈战争,而绝非蚩尤九黎部落从遥远的南方,跋涉北上,去同炎、部落争夺华北平原。6

由此可知,少昊是太昊之后,蚩尤源于少昊,少昊衰落了,以蚩尤为首领的九黎势力发展起来了,蚩尤就居住少昊原来的地方。“以宁四方”,意指九黎部落占据的地方很宽阔,蚩尤就是九黎这一强大部落联合体的首领。

王大友在《三皇五帝时代》中考证说:“蚩尤为伏羲族裔,自泾洛迁于莱芜、沂源附近的苗山、九山、鲁山……传说苗族祖先之一伏羲女娲大洪水之后,于昆仑山兄妺为婚,再传人类。以地察之,西有雷泽、泰山、徂徕山,东有高密(虙氏之阜邑)、莱夷、黄夷,北有嵎夷,与伏羲氏、女娲氏故地毗邻,所以得到发展。”7

总之,中国史籍记载与学人研究考证是一致的,伏羲太昊(太皞)、少昊 (少皞) 与蚩尤,他们之间是一脉相承的关系,都是上古时期同一区域内的“东蒙”人。蚩尤是两昊 (两皞)的族裔。蚩尤九黎部落强大起来后,仍然居于原来太昊氏、少昊氏的广阔地方。

由此可见,苗族的历史渊源不止于5000年前的蚩尤九黎,还应该追溯到7000年前的伏羲太昊。当然,人们要普遍接受这一史实,还需要有更多的资料证明,还需要有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段。本文看似一家之言,实际上是综合了学界一种新的观点。

1这是 “九黎系列”之首篇。

2郭沫若:《中国史稿》,第111、113页,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

3王大友:《三皇五帝时代》第344页,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2005年出版。

4吴小如主编:《中国文化史纲要》第18页,北京大学出版2001年第1版,2006年第7次印刷。

5伍新福:《论评与考辩》第234页,岳麓书社,2013年出版。

6伍新福:《论评与考辩》第219页,岳麓书社,2013年出版

7王大友:《三皇五帝时代》第105页,中国当代经济出版社,2005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