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选刊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学研究 > 论文选刊 > 正文
       

湖南城步长安营苗寨神奇的供奉“天王”习俗

来源: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 雷学业(苗族)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9/12/02 08:48:23

 

在湘桂边陲的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长安营镇长安营村,在该村的龙塘冲口,至今保存有一座初建于宋代的庙宇,里面供奉着3尊“天王”菩萨,人称“天王庙”,信众很多,香火旺盛。修建“天王庙”,供奉“天王”,并于每年农历六月举行“抬天王菩萨”巡游活动,这个习俗在全国绝无仅有。

“天王庙”的传说

2019年7月19日,农历六月十七,笔者以民俗专家的身份,应邀参加了长安营村“抬天王菩萨”巡游活动。在现场,笔者就“天王庙”的来历采访了该村7组现年81岁的蒙古族老人蒙仁光。蒙仁光老人告诉笔者,其祖上是乾隆八年(1743年)从镇筸镇随清廷绿旗军迁入长安营来的,辛亥革命后长安营裁撤,蒙家随军化民,在当地安居。

关于“天王庙”的来历,蒙老给笔者讲述了一段当地流传的民间传说。

相传唐末宋初,湘桂边界地区生活着一位杨氏苗王,苗王夫妇生育了11个儿女,其中最小的是个女儿,取名幺妹。幺妹十八岁那年夏天,她独自一人下河洗澡消热。阳光明娇艳,彩云飘飘,河水哗哗, 蝉鸣啾啾。当她不知不觉游到河中央时,忽见三条彩带向她漂来,红的灿烂,黄的艳丽,白的耀眼,紧紧缠住了她婀娜的身躯。幺妹迷迷糊糊,恍恍惚惚,似乎在河面上睡去。待她醒来,已经傍晚,幺妹连忙上岸,穿好衣服回家。

此后数月,幺妹神不知鬼不觉的怀了身孕,而且一怀就是三年六个月,产下了三个男孩。苗王为三个外孙取名杨进安、杨进远、杨进书。三兄弟天资聪慧,活波可爱,犹如神童。待其长到五六岁,苗王请来当地最好的私塾先生和把师,悉心栽培,孔孟百家,天文地理,苗拳武术,奇甲异盾,教给他们文韬武略,三兄弟在良好的教育环境中长大。

转眼到了宋太祖末年,辽兵大举南侵,朝廷四处征兵抗辽。苗王响应朝廷号令,迅速组织三千精兵,交由进安三兄弟各带一支队伍北上抗辽。苗兵一个个运用苗刀苗棍,施展苗拳苗腿,英勇斗敌,视死如归,所向披靡,杀得辽兵鬼哭狼嚎,昏天暗地,纷纷北退。半年后,苗军大获全胜,班师还朝。宋太祖在金銮殿宴请三兄弟,各赐黄金千两,绢帛百匹,御酒三坛。三兄弟欢喜之至,领赏而归。回到营寨,三兄弟各将黄金绢帛分封部下,拿出御酒同饮庆贺。谁料当晚,三兄弟均中毒身亡。原来,宋太祖早闻杨氏三兄弟出身奇异,本领不凡,疑是星宿下凡,唯恐今后尾大不掉,夺其天下,故下此毒招。

三兄弟被御酒赐死的噩耗传回苗寨,苗王大怒,欲举兵十万反宋。此时,北有辽军南犯,南有苗人叛乱,宋廷南北受敌,岌岌可危,急忙丞相与苗王议和,下诏谥封三兄弟为“白帝三王”,准建“三王庙”予以祭祀,以此慰问苗族军民,平息内乱。于是,苗王应旨在长安坪隆重建成了“三王庙”,供奉抗辽有功的皇帝钦封“白帝三王”。随着岁月推移,百余年后,世人将“三王庙”叫做“天王庙”了。

“长安营”的来历

长安营位于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西南面,地处八十里大南山鹿,东接丹口镇和南山牧场,南界广西龙胜县,西邻怀化市通道县,北毗邵阳市绥宁县。长安营地理位置偏僻,但地形地势险要,挟控湘桂黔三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要地。明清时期,城步苗侗民族首领蒙能、李天保、粟贤宇、杨清保、李再万、吴先亥、蒲寅山等都曾在此聚众起义,反抗朝廷官兵。

据道光《宝庆府志》卷三记载,明朝建立不久,就派兵到西南各民族地区骚扰人民,勒索钱财,霸占田地,因而各族人民反苛派、反卫所屯田、反官吏的斗争不断发生。正统元年(公元1436年),广西蒙顾峒(今龙胜县境)和湖南横岭峒(今城步县境)等峒爆发了蒙能领导的苗民大起义,一度攻下新宁、绥宁、新化、靖州、会同等州县。至景泰元年(1450年),义军势力西至贵州播州(今遵义)、隆里,东至湖广衡州(今衡阳),北至沅州(今黔阳),南至桂北。当年十二月,明王朝派都御使王来总督湖广军务,以总兵梁瑶、参将李震等领大军前往天柱、靖州、东山、临口、城步、武冈等地镇压。义军退守广西。景泰五年(1454年)九月,蒙能率义军50000人打回黔东。景泰七年(1456年)四月,蒙能率兵攻打平溪卫(今贵州玉屏县)时被官军火枪击中身亡。义军拥立李天保为首领,蒙能之子蒙聪为元帅,以城步横岭峒为根据地,继续坚持斗争。李天保自称“武烈王”,用蒙能所留之银印作敕书,制定了年号“建元武烈”,筑将台高九丈余,悬挂黄白旗,建立真龙殿,设立长坪府大寨县,称要“攻武冈,直抵湖广至南京”登殿。朝廷大为惊骇,当年十一月,明代宗朱祁钰派遣南和伯方瑛为总兵,调集四省粮草,七万官兵,数路进剿,残酷镇压。起义军英勇斗争,鏖战五年之久,周旋于湘、桂、黔三省边区。直到明英宗天顺五年(1461年) 闰十一月,,终因众寡悬殊而遭到失败,李天保在贵州清水坪(绞洞)被俘,遇害于北京。

这次起义几起几落,长达二十四年,是苗族人民古代斗争史中最壮丽的篇章之一。

李天保起义失败后,许多达官显贵乘苗民起义失败之机,大肆侵占民田,欺压苗民。城步苗族人民被迫不断举行反抗斗争。弘治十四年(1501年),城步苗族人民在莫宜峒茶园(今城步江头司)苗酋李再万的领导下举行起义,义军张挂黄旗,设立了天王、总兵等名号,李再万号称“天王”,聚众数万,攻城夺地,迅速控制了城步五峒四十八寨和广西义宁、兴安等地。他们将官府霸占的良田分给苗民耕种,并对那些作恶多端的豪强地主乡绅进行镇压。明廷急遣湖广巡抚阎仲宇、总兵徐琦领兵65000余人,从武冈、绥宁、全州、兴安、义宁分兵八路进剿,截杀义军,义军抢占岩险,立栅自固,巧用滚木、垒石及长枪、药矢等奋力抗敌。因叛徒告密,官军抄小路潜至横龙界和大侯,攻入义军大本营茶园,苗军败走湘桂接壤的黄墙、炮溪二山,被明军围困,伤亡惨重。第二年二月,苗军万余人趁冰雪封山之机沿藤而下匿于吊丝洞中,雪化后,明军上山断藤堵洞,苗军全部因饥冻死于洞内。据当年参与镇压苗民起义运动的刽子手吴宗周奏《处理城步蛮事宜疏》所载,城步五峒四十八寨原约有5~6万人口,镇压后,尚活1万人。可见镇压之残酷,苗民死亡之严重。

李再万起义被镇压后,明廷深感其统治在千里苗疆鞭长莫及,乃及时调整苗民政策,于弘治十五年(1502年)在今城步北境首次实行“改土归流”,大批苗民被编入户籍册,结束了“民不上丁,田不上丈”的历史,使城步成为全国最早“改土归流”的苗族。明弘治十七年(1504年),明廷析武冈县武溪半图、石井二图、城步图及扶城、拦牛、莫宜、蓬峒等地和绥宁安化四个都、赤水图及横岭峒地,始置城步县,隶湖广布政使司宝庆府,以原城步巡检司旧址拓为县治。

到了乾隆五年(1740年)正月,城步横岭峒苗民首领粟贤宇以长安坪为根据地率众起义,自称“李天保再世”,称“阁老”;城步莫宜峒苗民首领杨清保在莫宜峒起兵响应。随后,义军在竹岔山、长塘等地大败官兵,声震朝廷。七月二十八日,清廷命贵州总督张广泗率两湖、两广和贵州五省官兵30000余人,分五路进剿义军,义军退守南山。八月十四日,张广泗合兵进攻南山,义军寡不敌众,死伤惨重,杨、粟相继被俘牺牲,苗民起义失败。这次起义,共有湖南城步、绥宁和广西义宁(今广西龙胜、资源县)、怀远、融县(今广西融水)、永宁(今广西永福)两省七县万余苗胞参加,英勇抗击清廷调遣的湖南、广西、贵州三省三万多名官兵,共击毙清军3000余名,其中千总、把总、游击、外委等将校尉官8名,大灭了清军的威风。

乾隆六年(1741年),清廷为防止和镇压城步及湘、桂、黔边境少数民族的起义,在横岭峒长安坪设长安营,隶属镇筸镇(今凤凰县),“长安营”因此而得名。原驻城步宝庆府理瑶同知移驻长安营,分防城步、绥宁两县苗瑶,史称“宝庆二府”。长安坪本是一个偏僻、闭塞而又荒凉的弹丸之地,自1741年起长期驻有1000多名文官武将和兵丁,加上本地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员,长安坪总人数达到五六千人,成为湘桂黔边地一个繁荣兴旺的重镇。直至宣统二年(1910年),辛亥革命成功地推翻了清朝政府,长安营被裁撤,历时170年。

辛亥革命以后的民国初期,社会动荡不安。1918年5月,当地苗、侗人民严禁鸦片,与土匪头子周宝臣(祁阳人)发生冲突。长安营古城遭到周宝臣匪的洗劫与烧杀。原来的官署、街道、寺庙、民房等被付之一炬,化为灰烬,遍地瓦砾,一片狼藉。昔日繁华富庶的长安营城变成一座废墟,再次沦为穷乡僻壤。

因为城步历史上三次规模较大的苗民起义大都以长安营为中心,领导起义的苗族首领都打出了“天王”旗号,所以长安营“天王庙”也有供奉城步史上有名的三大苗民首领之意。

“天王”巡游

“天王庙”建成后,当地苗侗同胞定于每年的大暑和小暑之间择吉日举行祭祀活动。

这一天,湖南、广西、贵州三省交界之地方圆百里的各族民众,从四面八方赶往长安坪,虔诚参加祭祀“天王”大典。

2019年的祭祀活动选定为7月19日,农历六月十七。

上午11时许,祭祀开始。司仪沐浴洁身,冠带整齐,立于台上,焚香点烛,诵读赞词。各地首士分站台下前排,民众列后,待赞颂完毕,一一向“天王”叩头跪拜,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礼毕,司仪打卦占卜,请出一位“天王”出游。今年占卜出来的是“二王”,几位年轻力壮的苗侗后生将“二王”从銮中请出,小心翼翼放进红色轿内,移出庙外,用力抬起,缓缓向长安古街游去。威武雄壮的黄龙紧随其后,摇头摆尾,时高时低,灵活舞动,跳跃飞腾,如似真龙。一路上鞭炮不绝,烟花冲天,凉伞护驾,彩旗飞扬,锣鸣鼓响,唢呐悠扬,山歌队,芦笙队,竹梆队,腰鼓队···长安街上人山人海,欢呼雀跃,意气洋洋,热闹非凡。

巡游前,会首们虔诚的为“二王”沐浴更衣 雷学业摄

“天王”出銮巡游,图的是风调雨顺,地方安宁,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人丁发达,国泰民安。果不其然,当天“二王”出銮巡游,晴朗的天空忽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持续半个小时,信众们无不感到神奇。

早在1993年,长安营村就恢复了抬“天王”出銮巡游活动。1997年,长安营村创办山歌节,将抬“天王”出銮巡游和山歌节合办,上午举行祭祀活动,下午开展山歌比赛,晚上进行篝火晚会,将祭祀和文娱活动融合开展,丰富了长安营村的文化生活,推动了旅游经济的蓬勃发展,也推进了精准扶贫和新农村建设。

作者简介雷学业,男,苗族,中共党员,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人,1989年北京师范大学本科函授毕业,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第七、八、九、十届政协委员、学习文史委主任(副处职级)。系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苗学研究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民俗学会会员、湖南省民族研究学会会员、湖南省苗学学会会员、湖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邵阳市政协文史研究员、邵阳市优秀社科专家、湖南靖州飞山文化研究会特约研究员。研究领域为苗族历史、文化、民俗和古苗文字。已在《人民日报》、《中国民族报》、《人民政协报》、中国文史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杂志发表论文数十篇,主要著作有《城步苗族简史》、《城步苗族建筑文化》、《舌尖上的苗族》、《湮灭了两个半世纪的城步古苗文字》、《湖南城步古苗文字的前世今生》、《只有共产党才能救苗族》、《全国苗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之比较研究》、《对于湘桂黔边区苗族习俗的调查与思考》、《湘西南苗族传统建筑的价值和保护路径》、《让古村落古民居成为“镇寨之宝”》、《让美丽苗寨传唱古老的歌谣》等等,其中《全国苗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之比较研究》获湖南省社科联2015年年会论文评比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