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医苗药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族文化 > 苗医苗药 > 正文
       

湘西南苗医苗药文化的传承发展与保护路径探析

来源: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20/11/24 17:11:45

——以城步苗族自治县为例

雷学业(苗族)

 

    摘要苗医苗药文化是中医药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内容丰富,形式特殊,有自己独特的医学理论和医学思想,是中华民族传统医药宝库中的一份珍贵遗产,为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民族繁衍昌盛做出了重要贡献。要认真总结归纳苗医苗药文化精髓,保护好苗医文化传承人,建立苗医药学研究机构,开办苗医药学专业课程,培养苗医药学专业人才,创办苗医药传承保护基地,永续传承和弘扬苗医苗药文化。

关键词湘西南  苗医苗药  传承发展  保护路径

 

城步的高山峻岭是苗医药滋生的沃土(雷学业 )

    一、城步这块土壤是苗医苗药滋生成长的肥田沃土

(一)城步适宜的地理环境是苗药生长的温床

 

发源于城步兰蓉苗乡的巫水河上游  雷学业

 

城步巫水河上修建的白云水库(雷学业 )

 

位于城步巫水河上游的白云湖国家湿地公园(江雪花 )

    城步地处湖南西南边陲,沅江支流巫水上游,位于北纬25°58’—26°42’,东经109°58’—110°37’,平均海拔696.8米,地理位置适中,属亚热带山地气候,年平均气温16.1 ℃,无霜期271天,年降雨量1218.5毫米,适宜各类动植物生长,是天然动植物基因库。城步河溪纵横,水川密布,山岭耸立,物产丰富,境内原始次森林极为丰富,苗药药材漫山遍野,手到便拿,苗药资源丰富,种类繁多,门类齐全,包括植物、动物、微生物共八百六十五种,其中常用的动物、植物、矿物药材六百零九种,分属一百五十四种、三百四十八属。而据该县丹口镇双龙村周杨斌医师编录的《城步药用植物名录》记载,城步植物类药材种类达1300种,其中收录进入其本人2018年编辑出版的专著《城步草药》一书的有110科370种。

    (二)城步苗族有自己独特的医术

    几千年来,城步苗族同胞生活战斗在城步这块神奇富饶的土地上。

早在原始社会时代,城步这片土地就出现了原始人类的活动。西岩镇朝园里石斧、石钺、石铲等石器的考古发掘,留存了新石器时代城步古代先民的文明生活痕迹。

 

城步老苗医用石碓舂药(雷学业 )

 

城步苗药(雷学业 摄)

    城步苗族人民在长期的生存实践中,创立了自己的医药学。有史可查的苗医术,可上溯至三国时代。到了明代,已有苗医,走村入寨,挟技行医,利用草药为人治病。尤其在伤风流感、创伤骨科、禽兽伤害和妇幼疾病等方面的治疗上,有自己独到的医术。神秘医术更是独领风骚,惊艳四方。

    1、传统医术治百病

城步是高寒山区之地,山高林密,云深雾重,路险道窄,野兽出没横行,人们易受寒湿之气侵袭,伤寒感冒不时发生,跌倒摔伤和野兽侵害更是防不胜防。而且战祸连绵,民不聊生,刀枪伤害令人毛骨悚然。

 

城步苗医杨成善正在河边洗草药(雷学业 )

 

晾晒苗药(雷学业 摄)

    为了战胜疾病伤害,城步苗族先民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和战斗实践中,发明创造了诸多神奇有效的苗族医术。

    传承至今的城步传统苗族医术主要有:

夹(扯、刮)痧散寒。当患者出现腹痛、腹胀、头痛无汗、全身疼痛、肌肉胀痛等症时,术者备清水一碗,先用手醮上少许清水轻轻拍打患者裸露的胸背,再用拇指或食指中节夹之,使局部肌肉隆起。然后,以食指和中指夹肌肉揪扯,直至局部皮肤出现轻度淤血(紫红色)为止。

    爆灯火止痛。一般用于各种疼痛,如头痛、牙痛、腹痛、关节痛、淋巴结肿痛等。术者备桐油灯一盏、灯草数支,嘱患者安坐,暴露其施术部位,将灯草醮油点燃,朝所需施术部位(穴位)点爆,当燃烧的灯草碰到穴位时,发出一种清脆的点爆声,火苗随即熄灭。

油针挑脓。术者备桐油一碗,纳鞋底针(或三棱针)一枚,将针置炉火上煅红,立即插入桐油中,随即迅速取针刺入脓包中,使脓液挑出。

    灼铁断脐。婴儿降生后,以灼铁触脐带使断开。

    打地铺祛风。以三块烧红的土砖置于“围子”中,嘱伤风患者进入“围子”,将米酒洒在砖上,酒液遇热蒸发,患者于酒的热气中祛风散寒。

    烟熏防治麻疹。麻疹流行时,在健康的小孩房中用生松柏叶子熏烧,使烟雾在房中弥漫,以预防麻疹。

    银器刨风。将数种苗药(如过墙风,为中药半边莲,车前草等)合鸡蛋数个煮熟,取出鸡蛋切开,去掉鸡蛋黄,把一枚银戒子合草药置入熟鸡蛋中,用细棉布包裹,置热药液中加热,取出在患者头部、胸部、背部反复轻刮。待戒子表皮变成黑色,痧气便排出。

    蜈蚣浸油治无名肿痛。将蜈蚣投入适量生香油(菜油)内浸泡备用,取油液涂于瘀肿部位,即可消毒消肿。

    桐油通便、治“缩子”。大便阻结,于直肠中灌入少许桐油可通便。将桐油加热涂于“缩子”患者的阴囊处,可使睾丸回位。

    药物敷脐。用不同药物敷脐,可治小儿腹泻、腹痛、腹胀、食积、疳积等症。如小儿腹泻发烧,将燕子窝泥、绿豆、食盐、生鸡蛋清、油籽等按一定比例掺和,掏烂成泥汁,涂敷于患儿脐眼周围,以布巾固定保持24小时即愈。

    2、神秘医术驱病魔

在城步神奇的苗族医术里,有一道神秘医术令人叹服不已、五体投地,如“降仙术”、“蒸胎术”、“收吓术”、“寄名术”、“华佗水”等等。以神奇的意念化除病人痛苦,麻痹意志,转危为安,“意”到病除。“降仙术”。每当有苗民家庭灾祸连绵,厄运不断,医药无用,寸步难行之时,就会寻求“降仙”之术,请巫婆指点迷津。病人家属准备好香米、冥钱、鸡公之类礼物,在不提前告知巫婆的情况下突访巫婆家,详细说明缘由,请求化解厄运。巫婆接过香米,焚香化钱,叩师敬祖,施术行技。见其慢慢闭目摇身,幻化成仙,口中念念有词,仿佛人在半空,化身病人某位故去的亲人,声音情调惟妙惟肖,细说病人家住哪里,来自何方,人丁几口,坐向何方,是屋场出事,还是祖山遇到侵害?是厉鬼缠身,还是恶魔附体?巫婆会活灵活现地为求医者指点迷津,道破天机。随后,巫婆缓缓从仙人化身凡人,降临身旁,病人亦经神明指点,如梦初醒,恍然大悟。吃过巫婆茶饭,立马回家处理巫婆指点的事情。若是祖山有事,请师公敬祖谢坟;若是屋场逢凶或厉鬼缠身,请道士做法事一场,驱妖降魔,清静屋舍,还原安康。

 

城步苗药包胎草(周杨斌 )

“蒸胎术”。若有小孩丢魂走魄,担惊受怕,魂不守舍,食宿难安,在走投无路之时,会请来巫婆做一道法术“蒸胎术”,招回魂魄,收回元心。只见巫婆用稻草扎一个人形,穿上儿服,生上灶火,架上灶锅,将稻草人立于锅中,合掌做个十字,在小草人身上扎七根针,口中念念有词,待水开过,把将蒸煮过的草人抱到小孩床上,将草人朝东,面朝上,和小孩同睡三晚,切忌莫让他人看到。到时小孩魂魄归体,恢复健康。

 

城步苗族神秘医术“蒸胎术”传承人杨嬷嬷在展示她制作的稻草人(雷学业 )

 

正在施行中的蒸胎术(雷学业 )

“收吓术”。小孩受到恶狗或其它莫名的惊吓,心悸不安,长哭不止,则要请师公为其“收吓”。师公来到堂前,焚钱鸣炮,宰杀鸡公,请动神明,画符化水。小孩喝过师父的“化水”之后,止住啼哭,恢复宁静。有的父母还带上符纸,背小孩到受吓的地方喊饭三次,为小孩“收吓”。还有的则请师父用符纸写上四句咒语“天青地绿,小儿夜哭,诸君念过,夜夜安宿”,贴于行人来往较多的桥亭、路边电杆、树木之处。三天之后,小孩归于宁静。

 

城步苗族巫术师傅杨姆姆做作的稻草小孩(雷学业 )

    “寄名术”。小孩体质虚弱,长年感冒咳嗽,三五天打针吃药,说明小孩子与父母生肖不合,八字相冲,不好带养。这种情况靠药物治疗是不行的,需要一种神秘医术——“寄名”来化解。“寄名”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在当地或外地找一个八字与小孩相合的老人认“亲爷”(亲娘),由“亲爷”(亲娘)为小孩取一个姓名,名义上解除了孩子与亲身父母的父(母)子(女)关系,使其父(母)子(女)不再相冲相克,孩子的身体状况从此逐步好转,走向健康。但小孩也得感恩图报,终生孝奉“亲爷(亲娘)”,视同亲身父母。第二种情形是找一处名木古树、奇石异山认“父母”,留原姓,改名字,取名“岩生”、“石保”、“松柏”等等,使小孩身体如岩石一般坚硬、古树一般长寿。逢年过节,父母仍得带小孩到岩石、树木“亲爷”那里去鸣炮、上香、献礼、叩头拜年。

“华佗水(化水)”。这种医术多用于骨折、创伤、刀枪伤等,使用这种医术的师父被称为“水师”。“水师”接见患者,认真察看伤情后,心中有了底数。于是前往家先牌位或药王爷处,请动师父,搬来咒语,打一碗清水,做一道手诀,吸一口清水在嘴里,口中念念有词,“卟”的一声猛力喷在伤者患处,瞬间将患者错位的骨头复位。随即敷上草药,系紧夹板,患者病情立减。一般一至三个月痊愈。伤好后再行“收水”术。城步兰蓉乡牛毛冲方氏水师,从明代行医至今,已传承27代,至民国时方南山水师为盛。现有方波浪、方荣一兄弟挟技行医。

 

城步著名苗族水师方波浪为患者取水施行华佗水术(雷学业 )

 

城步著名水师方波浪在为患者施行华佗退水术,口中念念有词  (雷学业 摄)

 

城步苗医方波浪在为患者敷药(雷学业 )

 

城步著名苗族水师方波浪在为骨伤患者敷药(雷学业 )

 

用芭蕉叶包好的骨伤药和夹板(雷学业 )

至于化水口诀,因师而异,各不相同。

 

城步苗族老水师杨柱杨进步 

    城步原岩寨乡新华村著名水师李连章所传华佗水口诀是(苗语默念汉语记录):“华佗法水通天下,香炉头上,一关祖师,二关祖师,关请原王,启教宗师:戴法通、戴法开。寅卯二上叩主有:李海公。辰上叩请:杜思。再来有请:华佗重千斤。我是及时望来临,弟子举身来相请,请在碗中见原形。痛处要保,肿处要小(消),粉骨粉身,即时见接。皮断皮相连,骨断骨相接。一朝风云起,天和地相连。四方立起四天王,八方立起八金刚。一部金刚出到此,千年牛皮要生毛,万年古树要发荪。弟子祝请生富贵,妙时九万古传名。碗有三百六十并五里。断住断痛,皮撕皮相连,骨断骨相接,退痛要旨来追保。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令旨。

    “一更下冷露,二更下浓霜,三更下大雪,四更雪上又加霜,五更金鸡来报晓。龙来龙串(蜕)爪,虎来虎串皮,砍一刀,锋一斧,三十三天云来补。辰时砍却卯时生,刀刀砍在水上根。左脚盘砂来塞海,右脚盘砂塞海门。塞河塞断口,塞断长江水不流。此碗不是非凡碗,左手拿一个法水碗。此水不是非凡水,天下降下一朵乌云水。天中流到地中,地中处在碗中。江中取来长流水,井中取来了涌泉水,塘中取来养鱼水,田中取来养禾水。此水一到:一赐东方寅卯木,二赐南方丙丁巳午火,三赐西方庚辛申酉金,四赐北方壬癸亥子水,五赐中央戊己土。不是不变,自来自变。法水到此,安功复位。肿处要消,热处退凉,痛处要保,及时安好。

“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令旨,师父千叫千应,万叫万灵,千里眼,顺风耳,隔山喊隔山应,隔河请隔河灵。师父莫哄弟子,弟子莫哄来人。可能弟子忘多记少,师父填补。弟子少一句,师父添一句;弟子少一横,师父添一横。事上关语:口传教导师父邓长春(甲辰年九月初九)。事上关请:口传师父李三发(乙卯年九月二十七)。”画符录一道(略)

 

城步苗族拳师、水师陈本兆夫妇(雷学业 )

 

城步苗族把师兼水师陈本兆先生在教孙女苗拳(雷学业 摄)

 

城步苗族水师陈本兆抄录的华佗退水法之后部分(雷学业 )

 

城步苗族水师陈本兆先生抄录的“华佗退水法”之前部分(雷学业 )

     而该县兰蓉乡水源村苗族把师、水师陈本兆老人所传的华佗水口诀则简练得多:

“华佗仙人住在北,手执金枪平日月。奉请九个仙人止血,斩断长江水不流。一收不要作血,诀断不出血,用金丝猫来吷,一吷断不出血。信似痛处,寄在铁炉边。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令。”

“有请太阳菩萨、雷声普化、四大天王、八大金刚、五百蛮雷、关圣帝君,请在弟子香炉头上福州县,本处秦王福主祠下。一切道德大王,本届沐安神圣,请在弟子香炉头上,作安祖师华佗仙人观音大士以作证明。关请二十四位诸大圣,水似江边杨柳根,吉时砍断吉时接,及时破及时生,信似痛处,寄在铁炉边。有请华佗仙人、风血先生、牛皮龙皇、铁皮龙皇、风血先师,请在弟子香炉头上,绪在会中,八仙飘海,各显神通。肿处退消,热处退凉。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令。”念完口诀,还要用手攀出二道诀:金五祖师一道、金五祖师下道。用朱砂雄黄调好,用毛笔画出三道符:金五祖师、五百蛮雷、关帝圣君各一张(符略)。

二、城步苗医药文化的发展历程

(一)城步早在秦代就出现了苗医活动

 

《城步乡土志》中对苗药的记载(雷学业 摄)

    据《城步县志》(同治版)、《城步县乡土志》(光绪三十二年版)载,三国蜀汉建兴三年(225年),诸葛亮率领大军南征九溪十八峒,驻军城步雄溪北岸。那时代的雄溪河水宽阔凶猛、冰凉透骨,河上无舟无桥,将士们只能涉水过河,饮水止渴,以致众多士卒全身湿透,腹痛难忍,上吐下泻,疟疾(打摆子)爆发,伤寒肆掠,战斗力几乎完全丧失,不能行军作战。诸葛亮于是下令停军休战,在雄溪北岸修筑土城,安营扎寨,请军医为将士熬汤疗病。为治疫情,为稳军心,诸葛亮带上厚礼,深入蛮首家中询问详情,得知此河叫雄溪,为五溪之首,河之北属荆楚地界,河之南属骆越地界,雄溪水源是从骆越地界的古田山上流下来的。秦时,秦始皇发兵十万征岭南,与当地蛮人和骆越人大战于古田山,死伤数十万,血流成河,尸首枕籍,以致溪流悉数被染,阴魂不散,导致雄溪之水从此不能饮用。而居于雄溪南岸的蛮民,历代皆有巫师施傩祭法,祀神驱疫,因而河水澄清,可直接饮用。诸葛亮探明真相,立即返回大帐,令属下备好三牲大礼,在北岸立下祭坛,摆好香案,面向雄溪行傩施法,祭奠冤魂,驱除疠鬼,终使雄溪恢复了安宁,使雄溪北岸之水亦可饮用。同时,诸葛亮还请来当地苗医,为患病将士刮痧散寒,用生姜熬汤热喝驱疫。不过旬日,将士们就恢复了体力,即可行军作战。诸葛亮下令挥师南下,一举收复了九溪十八峒。这段史实说明,城步早在秦始皇时代就出现了苗医活动,拥有了行傩施法的神秘医术,到三国时已运用自如,为蛮民驱疫除病。

(二)城步苗族的接骨术到明代已达高峰

 

城步丹口镇蓝玉故里之太平桥  资料照片

 

城步丹口镇蓝氏宗祠(雷学业 )

 

城步蓝氏先祖、明朝开国大将蓝玉  资料照片

 

电视剧《朱元璋》中的蓝玉剧照(雷学业 摄)

据《城步蓝氏墨谱》记载,该县扶城峒(现丹口镇)蓝氏先祖拥有断头吻合之术。如果有族人在战斗、劳作之中头颅断裂或脱离,只要将其立即接合好,施以法术药物,马上就能完好吻合,恢复功能,立时就可参加战斗或劳作。蓝氏祖公是一位战神,身材高大,力大无穷,作战勇敢,冲锋在前。元末明初,在一次攻击元寇、守卫边关的战斗中,蓝公率兵冲锋陷阵,杀敌无数,他自己也连续三次被敌人砍下头颅。前面两次都被随军参战的祖婆接合好了,继续上阵作战。第三次因祖婆退回后营舂米作饭,待祖公提头来到后营时,祖婆一时难以放下即将舂好的米粒,其头颅耽误了片刻,待祖婆缓过神来接合祖公头颅时,因祖公头血流干,其头颅再也无法吻合了。这段神奇的传说,印证了城步苗族先民拥有绝妙的断头吻合之术,至明初时期即已达到了高峰。

    (三)当代城步苗医队伍日渐发展壮大

风湿内科医术领先。在城步,擅长于治疗风湿内科的苗医比比皆是,杨初田、江衣让、周杨斌等即是代表。

 

城步著名老苗医江衣让(雷学业 )

 

城步老苗医江衣让正在为患者把脉(雷学业 摄)

 

城步老苗医江衣让(左)和他的传承人合影(雷学业 )

杨初田医师出生于1957年,1977年毕业于湖南中医药学院,先后担任城步卫生学校校长、城步县人民医院中医科科长、城步县中医医院院长。他从医40余年,对临床上的常见病、多发病及疑难杂症有独到医术,擅长对胃脘痛、真心痛、胁痛、中风、小儿发热、咳嗽、腹痛、腹泻、疳积、食积、妇科病、颈腰椎病、水肿、晕眩等证的治疗,有其独到医术,药到病除。40多年来,杨医师共治愈患者40多万人次。

 

城步老苗医杨初田(左)父子在为小儿患者诊病(雷学业 )

 

城步著名苗医杨初田在(左)师徒在为妇女患者诊病(雷学业 摄)

 

城步苗医杨初田(右)和他的女儿女婿传承人(雷学业 )

城步中年苗医周杨斌传承了他师父用牛粪为小儿退烧的绝技。有一个小孩患了乙型脑炎,五天五夜不退烧,县人民医院已无计可施。父亲抱着小孩回乡下老家,准备好小孩咽气后一埋了事。幸运的是在半路上遇到了周医师,问明缘由后,嘱咐家长将小孩放下,赶快去附近找来一大堆新鲜牛粪,将牛粪涂满小孩全身,留出眼睛、鼻子和嘴巴,轻轻置放地上,结果半夜功夫小孩就退烧了,乙型脑炎痊愈,并且没有留下半点后遗症。

 

城步著名苗医周杨斌在他的苗药基地(雷学业 )

 

城步苗医周杨斌在自家种植的苗药(雷学业 摄)

蛇伤医术登峰造极。城步治疗蛇伤医术古已有之,历代相传,蛇医遍布苗乡山寨。该县白毛坪镇大横村陈世良老先生,历任该县大阳卫生院、白毛坪卫生院、兰蓉卫生院院长。他从父辈继承了治疗蛇伤绝技,是第四代传承人,长期从事蛇伤防治与研究工作,被吸收为中国平衡医学研究会会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急救医学专业委员会会员、蛇伤学会会员。他主持的邵阳市科技重点项目“中草药防治毒蛇咬伤”1984年获得邵阳市科技成果三等奖。他撰写的《用大蛇藤治疗毒蛇咬伤68例的总结》、《用中、西草药治疗134例蛇伤病人的临床观察》、《用中、草、西医结合抢救银环蛇咬伤致重度昏迷90小时一例的报告》等3篇论文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1989年他携论文《分型治疗蛇毒咬伤》出席了在新加坡召开的国际毒素大会并获论文一等奖。骨科医技声名远扬。伤科是苗族医学的最高成就。严重的枪伤经敷药后不但使肌肉再生,而且可使弹头退出。

 

城步著名蛇医陈世良简介(雷学业 )

 

城步著名蛇医陈世良出席全国蛇伤学术会议的证件(雷学业 摄)

 

城步苗医唐思俊展示他配制的蛇伤药和烫伤药(雷学业 )

 

城步苗医唐思俊在为蛇伤患者换药(雷学业 

城步县白毛坪乡白毛坪村苗医杨远悦,自创“用肺形草鲜叶适量,用口嚼烂同棕树绒毛拌匀,外敷伤口”处方,治愈刀斧外伤动静脉出血30余例。原岩寨乡六甲村苗医唐思范,用百鸟不及二层皮适量,嚼烂外敷伤口,纱布包扎固定,三日一换,不论天气炎热,外敷不感染化脓,生肌长肉。唐医师用此方治愈刀斧伤40余例,最多两次促进伤口愈合。原长安营乡兰桂村苗医韦德祥,用狗粪适量涂伤口,使人肉枪弹自行退出。该县汀坪乡团心寨村苗族把师兼水师杨昌宁,民国时期经常往返桂林挑盐。1927年军阀混战,一队枪兵路过团心寨,看到杨家比其他人家富足,便向他家索要500光洋。杨家实在拿不出,枪兵就把杨家老小三口绑上南山“吊羊”。过了几天,又一队“粮子”(指正规部队)也赶到南山,双方发生混战,“吊羊”的枪兵伤亡惨重,其长官胳臂大腿被子弹贯穿发炎,恳求杨水师救治。杨便找来几根棕绳,从伤口处穿过反复拉扯,清除腐肉,再上山寻来草药,塞进伤口,几天功夫就痊愈了。枪兵将其三口放回家去。

    三、保护弘扬苗医苗药文化的对策和建议

    中医药学是中国传统文化在应用科技层面上唯一保存至今并继续发挥重要作用的活化石,在防病治病和防治重大疫情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不仅为中华民族繁衍昌盛做出了重要贡献,也对世界文明进步产生了重要影响。2020年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医药在抗疫战争中发挥出来的重要作用,让世界刮目相看。苗医药文化是中华医药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内容广泛,形式特殊,有自己独特的医学理论和医药思想,为各类疾病伤痛的诊断治疗奠定了一定的科学基础。苗族传统医药具有自己鲜明的民族特点,有自成体系和派别的医药理论和诊疗方法,是中华民族传统医药宝库中的一份珍贵遗产。要全面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2019年10月印发的《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文件精神,保护弘扬苗医苗药文化,使其永世传承,发扬光大,为此建议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加以保护传承和创新发展。

(一)要对各地苗医苗药文化进行总结归纳,将历代苗医的成功经验、有效验方收集整理,结集出版,就如中医经典著作《本草纲目》、《伤寒论》、《金匮要略》一样,传诸后世,造福子孙。城步苗医周杨斌遍寻、搜集城步本土苗药材,拍摄照片,分纲归属编成《城步草药》一书自费印刷出版,功德无量。

 

 

城步苗医周杨斌编撰的《城步草药》著作(雷学业 )

(二)要对中老年苗医进行保护,将那些颇有建树的内科、骨科、蛇伤医师申报为苗医苗药传承人。对热爱苗医苗药文化的年轻人要进行培养,送高校定向培训,学成回乡担任乡村医师。目前,城步有一批具有行医资格的中青年人走上了乡村医师的工作行列,如兰蓉乡水源村、白毛坪镇黄伞村、袁家山村、汀坪乡横水村、团心寨村等村卫生室,都由医学专业毕业的苗医担任医师。

 

年轻的城步苗医林医生在为小儿患者诊病(雷学业 摄)

(三)各苗族地区要建立苗医苗药研究机构,成立苗医协会,创办苗药开发基地,建立苗药资源库,开辟苗药市场,让苗药产品走向社会、走向世界,让苗胞利用苗药开发实现精准脱贫奔小康。

 

城步苗医兼水师廖代红、杨盘梅夫妇在切制苗药(雷学业 )

(四)各苗族地区,要在有关高校开设苗医苗药专业课程,定向培养苗医苗药人才,建立一支具有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的苗医队伍,永续传承苗医苗药文化并弘扬光大。

 

城步女苗医卢飞燕在药房捡药(雷学业 )

    (五)开创苗中西结合发展的道路。既要保持苗医特色,又要吸纳现代的诊疗技术及管理办法。如苗医诊断技术除运用传统的“望、号、问、触”手段外,还可运用现代先进医疗设备进行必要的检查,明确诊断,提高治愈率,更好地发挥苗医苗药应有的独特功效。

四、结语

 

城步诸葛城夜景杨文武 

苗医苗药是苗族人民数千年来为战胜自然灾害和疾病伤害而发明创造的一种医药学文化,它凝聚着一代又一代苗族人民的智慧,源远流长,经久不衰,内容广泛,形式多样,有着独特的医学理论和医药思想及诊疗方法。苗医和中医、藏医等共同组成了历史悠久、丰富灿烂、博大精深、治病救人的中华医药文化,为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做出了重要贡献。在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们要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发展我国中医药文化所作的重要指示精神,一切以人民为中心,加大研发力度,提高诊疗水平,促进人民健康。各苗族地区要认真总结归纳苗医苗药文化,编辑出版《苗医苗药》经典著作,努力保护和培养苗医药文化传承人,建立苗药基地、苗药研发机构和苗医药学协会,全面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2019年10月印发的《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文件精神,使苗医苗药文化在新时期弘扬光大,永续传承,为推进苗族地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和美丽乡村建设做出新的贡献。

 

作者简介雷学业,男,苗族,中共党员,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兰蓉人,1962年4月出生,1981年7月从湖南武冈师范学校毕业参加工作,1989年7月北京师范大学中文本科函授毕业。历任城步四中教师、城步教委干部、中共城步县委宣传部新闻组组长、工会主席(正科)、城步报社社长、总编辑、中共城步县委统战部副部长、县政协学习文史委主任(四级调研员)、城步县第七、八、九、十届政协委员。系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苗学研究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民俗学会会员、湖南省民族研究学会会员、湖南省苗学学会会员、湖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邵阳市政协文史研究员、邵阳市第六届优秀社会科学专家、湖南靖州飞山文化研究会特约研究员。研究领域为苗族历史、文化、民俗和语言文字。已在《人民日报》、《中国民族报》、《人民政协报》、中国文史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杂志发表论文数十篇,主要著作有《城步苗族简史》、《城步苗族建筑文化》、《舌尖上的苗族》、《城步古苗文字的前世今生》、《只有共产党才能救苗族》、《全国苗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之比较研究》、《对于湘桂黔边区苗族习俗的调查与思考》、《湘西南苗族传统建筑的价值和保护路径》、《让古村落古民居成为“镇寨之宝”》等等,其中《全国苗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之比较研究》获湖南省社科联2015年年会论文评比一等奖。

  参考文献和资料:

1、《苗族文化史》(贵州民族出版社);

2、《城步县志》(同治版)、《城步县志》(《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

3、《城步苗族简史》(雷学业、刘志阶段著);

4、《中医文化》(刘秀莲主编2017年出版);

5、杨进步:《苗乡骨科神医:水师》;

6、周杨斌著《周杨斌医言》、《苗医苗药化水疗法之一—华佗水探析》;

7、《苗医苗药》(城步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撰);

8、《蓝氏墨谱》(城步蓝氏文化研究会)。

9、《城步乡土志》(光绪三十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