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名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族人物 > 企业名人 > 正文
       

中国东方歌舞团一级演员、苗族青年女高音歌唱家杨琼:最美的歌儿献给你

来源:光明网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2/11/22 22:25:10



远方的朋友快快来呦,


苗山的茶花为你开,


请到我家的木楼上,


泡一壶清茶香满腮。


阿唻……


这是中国东方歌舞团青年歌唱家杨琼在演唱苗族飞歌《苗家盼你进苗寨》,歌声热情、高亢、欢快、悠长,有如天籁之声般地美妙。透过歌声你仿佛看到,一群热情美丽的苗家少女在苗寨木楼前载歌载舞;你甚至可以闻到,苗家新茶、米酒、腊肉的芳香……


杨琼是一个婀娜娇小的苗家女儿,她做人低调严谨,对朋友坦诚大度,对生活充满感恩,更把歌唱艺术视为契而不舍毕生追求目标。2005年9月,她被评为“国家一级演员”,如此年轻取得这样的成就,这在国内的文艺团体并不多见。梅花香自苦寒来,这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证明,这个来自大山深处的苗家女儿,在歌唱艺术上付出了怎样艰辛的努力。


苗家歌手初长成


如果想真正了解一位艺术家,就必须了解他们的成长环境和人生经历。


杨琼的家住在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小山城三穗县,黔东南地区山青水秀,这里居住着苗、侗、水、瑶、壮、布衣、土家、仫佬等少数民族,民风淳朴,人民善良,热情好客,处处洋溢着浓郁的高原豪放之气。各民族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在创造美好家园的同时,创造了绚丽多姿的民族文化,形成了各具特色的风土人情。黔东南就是我国苗族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地区。


杨琼的爸爸是苗族,妈妈是侗族,她是他们四个孩子中最小的女儿。妈妈爱唱歌,她干活时随口哼唱的民歌就是杨琼早期的音乐启蒙,妈妈的歌声是世上最美妙的声音,儿时的杨琼模仿妈妈的歌声惟妙惟肖。妈妈会唱的歌毕竟有限,这让杨琼意犹未尽。


后来,杨琼的大哥当兵复员,大哥即兴吟唱的流行歌曲,让她听得如醉如痴。于是,大哥又成了她追求模仿的榜样,大哥能唱的歌,她不仅会唱,甚至还有些即兴发挥。


偶然的机会她学会了吹口哨,口哨吹得清脆悦耳。当时,吹口哨只是作为一种兴趣即兴而为,渐渐地她无意中发现,吹口哨时收住小腹,就有一股气息支撑着,能使口哨的声音更洪亮。无数次的揣摩又让她感觉吹口哨和练习唱歌在气息方法上是相通的,运用丹田之气,内紧外松,歌声就高亢有力。不断的捉摸,不断的探索,不断的巩固,越练越有劲,口哨和歌声交替变换演唱,成为杨琼最初的创作。青山夹碧水、口哨伴歌声,她成了小伙伴心目中崇拜的“小童星”。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三穗县的群众文化活动十分活跃,经常组织一些群众性的文艺演出、歌咏比赛和中小学的文艺汇演。“小童星”杨琼用自己练就的发声方法,字正腔圆、声情并茂地演唱《我爱北京天安门》、《火车向着韶山跑》、《小小少年》……在各种汇演、比赛中崭露头角,逐渐成为县里有名气的“小歌星”。


只身走向大山领悟飞歌


“小歌星”引起了县教育局长的关注。一天,局长对小杨琼说了一句话:“你的歌唱得很好,将来待在县城就给埋没了,你走出去会有更好的前途。希望你唱着苗歌走出深山,走向世界!”这句话杨琼记住了,她知道从部队转业的局长是个有见识的人。


不久,县教育局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放在会议室里,晚上允许职工家属和临院县人大宿舍的人来看。杨琼在电视里知道有一位扎着大辫子的彭丽媛姐姐,她唱的《谁不说俺家乡好》好听极了;她还知道了北京有个东方歌舞团,还有一位了不起的王昆团长是德艺双馨的艺术家,王昆团长已经培养了许多优秀歌唱演员,比如:朱明瑛、牟玄浦、郑绪岚、成方圆、程琳……还有东方歌舞团演出的印度舞、斯里兰卡罐舞等,这些都令她陶醉。她像灰姑娘一样,梦想王昆团长有一天也能发现她。


中学时的杨琼对唱歌有了更高的追求,不再满足单纯地模仿演唱流行曲目,自治州歌舞团演唱的苗族歌曲深深地吸引了她。苗族歌曲的音调高亢嘹亮,豪迈奔放,声振山谷,有强烈的感染力。苗歌多用在喜庆、迎送等大众场合,见物即兴,现编现唱,十分符合杨琼的特点。


杨琼的姨妈家在黔东南大山深处苗族聚居的雷山县,当地居民能歌善舞,在长期的劳动与生活中,千古传唱的酒歌曲调、大歌曲调、飞歌曲调具有节拍分明,抑扬顿挫,声音明快的浓郁地方特色。到雷山县学苗歌又成了杨琼的梦想。


上高中时,杨琼得知雷山县民族中学从湖南请来了一批有教学经验的老师,毅然向父母提出要去雷山上学,在那儿既能在文化课上得到提高,还能领略和学习苗族的音乐文化。几经争取,父母同意了她的要求。杨琼朦朦胧胧地感到只有走进深山学好苗歌,才能唱着苗歌最终走出大山。


杨琼打点好行装,只身一人向群山深处走去……


雷山县至今还完整保留着苗族的传统文化风俗,那里的苗族讲苗族的语言,过苗族自己的节日。当地苗族的主要节日有芦笙会、爬坡节、姊妹节、“四月八”、吃新节、龙舟节、苗年等。这些节日集会就是展现苗族风情和灿烂文化的百花园。


雷山县民族中学以苗族学生为主,杨琼生活在得天独厚的苗族生活氛围中,对苗族文化有了较深的了解。她从内心体会到苗族歌曲中最具代表性的飞歌的热情高亢、激昂奔放,细心领悟着“古歌”的委婉动听,“酒歌”的抒情委婉,“游方歌”的质朴无华。很快,杨琼学会了“飞歌”中特有的“降咪”的发音,歌声婉转柔和、抒情浓郁,演唱初具韵味。


唱着苗歌考上中央民族大学


临近高考,杨琼决定考艺术类院校。她接连报考了贵州民族学院艺术系、贵州艺术专科学校和西南师范大学艺术系,专业考试的成绩都是前三名,这让她十分开心,以她的文化课成绩考上这几所大学十拿九稳。


这时,在南开大学读研究生的二哥对杨琼说:“你不妨到北京考考中央民族大学音乐舞蹈系”,这又成了杨琼一个新的梦想。


1990年4月底,杨琼第一次走出深山“进京赶考”。连坐了三天两夜的火车才到北京,她怀着兴奋的心情走在长安街上,看到了雄伟壮观的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一路走一路看,从北京站一直走到了中央民族大学。


杨琼的专业课考试是顺利的,一榜、二榜、三榜,学唱歌的考生只剩下9个时,她依旧榜上有名。考试时杨琼用苗语唱了《苗寨好风光》和《清水江之歌》两首歌,考场的七八位主考老师顿觉耳目一新,杨琼的声音又甜又纯,有很强的表现力,而且还是个“大白嗓”。这种未经训练、先天条件好的“大白嗓”是老师们最喜欢的,就像未经雕琢的璞玉,可以随意雕琢造型。


第二天,杨琼拿到了文化课考试的通知书,高兴地回家备考去了。三个月后,中央民族学院寄来了录取通知书,她怀揣着梦想来到了北京。


对学习声乐的人来说,悟性十分重要。所谓悟性,其实就是一种心有灵犀的领悟,方法正确,掌握要领,就能一通百通。学习声乐对杨琼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说难是因为她直至上大学前,从未受过声乐的系统基础训练;说容易得益于儿时悟到的口哨练声法。


在中央民族大学学习的日子,杨琼学习专业课时表面上不像其他同学那样苦用功,但她有自己独特的学习方法。每天一早,她就钻进琴房练声,寻找老师教的各种发声法的“感觉”,只要找到这种“感觉”,她就能融会贯通、运用自如。她在演唱时,对歌曲的每段、每小节都能用自己的“感觉”处理,她演唱的每首歌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特色。


苗歌声起一鸣惊人


1994年对杨琼是格外重要的一年。


这年3月,她即将毕业时参加了在广西举行的“首届中国民歌电视大奖赛”,参赛曲目是苗歌《芦笙情歌》。歌词大意是:


哥吹芦笙,妹唱歌;


芦笙六个音,吹起来真动听,声声动妹心;


妹忙出门看,越听越动听;


想说说不清,想走走不动。


这本是一首十分普通的情歌,一代代的苗家妹子曾在家门口、山坡上反复吟唱,但要把它拿到全国大赛上演唱,还必须进行二度创作。


杨琼初生牛犊不怕虎。对这首歌的前半部分采用说话的形式,选用了苗族情歌原生态的唱法,中间弱起渐快,表现苗族少女的纯真和质朴;而在后半部分则借鉴了美声花腔女高音的唱法,淋漓尽致地表现出苗族少女对爱情的向往。这样一改增加了演唱难度,她大胆采用强、弱、强、弱的对比方法,将这首情歌的平顺部分变成由弱渐强的表达,使整个歌曲变得生动活泼不再平庸,每个小节都有自己的特点。


大奖赛的评委们一听,这种唱法既有苗族情歌原生态唱法鲜明的地域特色,又与美声唱法音色完美结合,非常独特,听后感到震撼。


比赛结束后,评委会主任金铁霖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谈到这次大奖赛特色时只举了一个例子。他说:“杨琼这位选手演唱非常有特色,有地道的苗族歌曲的风格,又运用了科学的发声方法,这一点她结合得很好,很有特点,是这次比赛的一个亮点。


拿到“首届中国民歌电视大奖赛”金奖后,杨琼对媒体的报道并不在意,对中央电视台要把《芦笙情歌》拍成MTV的计划,杨琼更是恬淡地说:“拍它干什么呀?我还得赶回学校联系工作单位呢。”摄制组的人听后全乐了,说:“你这个小姑娘真怪,这是好事呀!要是换上别人,上赶着还来不及呢。”
后来,拍成MTV后的《芦笙情歌》在中央电视台多次播放。


拄着拐杖闯入央视“青歌赛”


6月,学校又派她参加第六届CCTV青年歌手大奖赛,参赛曲目仍是这首《芦笙情歌》。就在她顺利通过了初赛,一天在学校附近的饭馆吃饭时一脚踏空,右脚腕摔成了骨折。在积水潭医院治疗后,右腿打上厚厚的石膏,拄上了拐杖。


这时,杨琼表现出苗家妹子特有的韧劲,她暗下决心,就是拄着拐杖也要继续比赛。她顶着酷暑、脚疼的煎熬,戴着很重的苗家银帽、服饰,在激烈的比赛中脱颖而出,以排名第四的成绩进入决赛。决赛时的电视直播,别的选手都是一入场就切入镜头,而杨琼是拄着拐杖上台,镜头要在她单脚站好、去掉拐杖后才开始切入。天气炎热,衣帽沉重,加上长时间单脚站立,等她演唱完毕,全身已是大汗淋漓。凭着这份毅力和执着,她的决赛成绩排名第五,获得了铜奖。


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73岁生日,第六届青歌赛颁奖晚会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杨琼被荣幸安排在为数不多的独唱节目里,她向党献上了一首《敬酒歌》,表达了黔东南各少数民族欢庆丰收,向党敬上三杯酒,感谢党的好政策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的心声。


12月,杨琼又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中国民歌精英赛,参赛曲目还是《芦笙情歌》,但演唱得更加完美,获得金奖。


难忘的第一次登台演出


参加CCTV青歌赛期间,中央民族大学根据杨琼取得的优异成绩,特批毕业分配留京指标,她被从小就梦寐以求的东方歌舞团录取。


令杨琼最难忘的是到东方歌舞团后的第一场演出。


1994年初夏,东方歌舞团通知杨琼到北京五洲大酒店参加一场演出,观众基本上都是外宾。那天,她带着演出服和伴奏带来到演出场时,竟还不知道要自己带化妆品化妆,队长见状,忙安排其他人帮她化妆。不料,临近出场杨琼越来越紧张,她不知道该怎样走上台,甚至希望负责催场的工作人员把自己忘掉,这样就可以不唱了……


忐忑间,团长从外宾观众席起身走上台,拉着杨琼的手走到舞台中央,对中外观众说:“杨琼是刚从中央民族大学毕业的,她穿的是苗族最漂亮的服装,这身服装是苗族姑娘出嫁和在节日才拿出来穿的,你们看这漂亮的银头饰戴在头上是很重的。今天是她到东方歌舞团后第一次登台演出,希望大家给她一些鼓励。”


团长话声刚落,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时,杨琼的紧张心理渐渐消失了,在台上完美地演唱了民歌《景颇姑娘爱唱歌》,台下再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1994年是杨琼人生最幸运的一年。


一个歌唱家要不断超越自己


1998年哈尔滨之夏音乐会上,文化部举办“98,新人新作声乐比赛”,此时,杨琼已经调到了中国歌舞团工作,团里派她作为唯一的女演员参赛。


说起杨琼离开东方歌舞团的原因,是她想多获得一些演出的机会。在东方歌舞团时,团里所演出节目多为外国歌舞,她被安排学习泰国歌舞,泰国歌舞的节奏和动作很慢,只能在特定场合演出。文化部实行改革后,演员与歌舞团实行双向选择,杨琼考上了中国歌舞团,这下她真的忙了起来,有过最多一天演出3场的记录,正是这些演出使她的舞台经验日渐成熟。


“98,新人新作声乐比赛”是政府举办的大赛,获奖证书盖着有国徽的印章,受到了全国各文艺团体的高度重视。杨琼的参赛曲目是原创苗族飞歌《苗家盼你进苗寨》和山歌《苗岭谣》。


飞歌和山歌是苗族歌曲的不同形式,飞歌的内容以颂扬、感谢、鼓动的歌词为主,苗族人民过苗年、划龙舟等节日喜庆活动,一般要唱飞歌。


飞歌的音调高亢嘹亮,豪迈奔放、明快,有着强烈的感染力,多用在喜庆、迎送等大众场合,见物即兴,现编现唱。苗族的山歌与飞歌不同,它明快、优美、悠远,多以赞美家乡优美的风光为主。


在这次比赛中,杨琼演唱的《苗家盼你进苗寨》充满了激情,充分表达了苗族人民欢迎远方客人到山寨作客的喜悦心情;演唱《苗岭谣》时,在木叶、铜鼓、芦笙的伴奏下,歌曲的引子悠远优美,由远到近,把听众带到了黔东南的清水江畔,鱼儿在水中游,山上开满杜鹃,牛羊满坡,层层梯田……


杨琼的演唱又一次获得成功,夺得了“98,新人新作声乐比赛”二等奖,获奖后她破格晋升为国家二级演员。


一个有实力的歌唱家必须不断超越自己,不断提升艺术生命的质量。1996年12月,中组部、中宣部、文化部、广电部联合举办“歌颂孔繁森声乐作品比赛”,杨琼参赛的曲目是《英雄》和《高原之子》,这两首歌的风格有别于她以前演唱的那些甜美的民歌。其中,《英雄》这首歌风格凝重、饱含深情、需要驾驭较强的情感力度。歌中唱道:


都说英雄他甘为孺子牛,


怎知他也在浪里行走,


都说英雄他是硬骨头,


怎知道温柔心他也有,


有泪的时候不轻流,


有愁的时候不能愁,


……


独自飞跃黄昏宇宙!


于是,她怀着对孔繁森的崇敬,将《英雄》这首歌唱得既委婉深情,又具有情感迸发力度,使情感始终在如诉如泣的叙事和高亢嘹亮的抒情之间递进转换,催人泪下。


这首歌的成功演唱,是杨琼歌唱艺术上的又一个飞跃。她发现:“原来我还能唱这样的歌”。由此她领悟到演唱好一首歌,需要的不仅仅是演唱技巧,更重要的是需要情感的积淀和迸发,演唱者必须用心唱歌,真正的情感投入也是一种难得的功力。


发明“琼式练声法”


歌唱家的歌声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


一般来说,歌唱家声音最好的年龄段在25岁至35岁之间,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生活习惯的因素,声音也会老化。因此,练声就是保持嗓子音色的每日必修课,这样可以延长歌唱家高质量歌唱的生命力。


杨琼选择声乐作为终身职业后,每日坚持练功不辍。以前,她住团里的宿舍时,每天可以在家大声练唱,邻居不会提出异议。可自从搬到商品房小区居住后,她开始担心自己每天在家练声干扰邻居生活,于是她尝试了一种小声练声方法,


没想到几年下来,竞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她发现自己声音的力度和厚度有所变化,提高了演唱歌曲时的驾驭能力,唱一些难度大的歌曲变得轻松。


笔者将杨琼这种练声定名为“琼式练声法”。具体说,这种练声法要求练声者小声唱出的声音,要与平时正常演唱保持相同的音高和力度,这样练习一段后放开嗓子高歌会觉得很轻松。


杨琼说:“这种小声练声,对练声者气息量的要求比大声练声多一倍。长期练习后,练声者的腰腹部肌肉和横膈膜的功能都会变强,演唱歌曲时气息充足,高音可以轻松发出,音色自然更有保证。”


近年来,杨琼用“琼式练声法”教了一些学生,年龄小的十几岁,大的四十多岁,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北京的一名大学生,由于练声不得要领,演唱能力不仅没有提高,反而有所下滑,改用“琼式练声法”练声后,收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去年底,杨琼随团到江苏参加一场“纪念改革开放30年演唱会”,这次她演唱了董文华原唱的《春天的故事》,对这首歌她不是单纯照搬原唱,而是根据自己声音特点进行二度创作,在歌曲前半部分采用以说带唱的方式,观众听来亲切自然,歌者和听者有相互交流的感觉;而后,在高潮部分演唱激情流畅,使观众听后有不一样的感觉。演唱结束后,当地的演出商和赞助商对中国东方歌舞团党委副书记、著名歌唱家牟玄浦说,今天演唱《春天的故事》的演员,唱得非常好,太美了。


确实,杨琼演唱大众熟悉的歌曲时,都会根据自己对这首歌的理解进行二度创作,使之具有新的特色。


保持艺术青春是不懈的追求


一般观点认为:女歌唱演员是吃青春饭的,年轻漂亮声音甜美就是本钱。年纪稍长的观众也都经历过自己喜爱的演员由盛渐衰的过程。在某种意义上,这个观点似乎有一定的普遍性。但是,人们忽略了一点,对于一个有实力的歌唱家来说,艺术青春的时间跨度可以大大长于生理年龄。


观众固然希望演员年轻漂亮,但是,观众更渴望欣赏的是演唱者成熟的艺术造诣和艺术创造,这是社会对声乐艺术审美发展的要求。


杨琼对于“琼式练声法”的效果深信不疑。近年来,她的演唱功力又有所提升。为了自我检验,她一次连续唱了十几首歌曲,包括一些难度很大的作品,唱完后感到十分轻松。“琼式练声法”使她的演唱能力又有一个飞跃。


杨琼说:“搞声乐艺术要耐得住寂寞”。她认为,对一个年轻歌唱家而言,当你的舞台经验、演唱技巧成熟了,你就要努力保持和继续提升这种状态,因此,歌唱家长久保持艺术青春是一种不懈的生命追求。



一个歌唱家艺术生命的价值


一个歌唱家艺术生命的价值在于有幸、有能力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服务。这是杨琼参加“三下乡”活动后确立的信念。


1996年12月,中宣部、国家科委、农业部、文化部等十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开展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活动的通知》后,杨琼始终积极参加,只要团里“三下乡”演出需要,她宁可推掉所有的商业演出。


1998年夏秋,我国南方发生特大洪水灾害后,杨琼参加了中央组织的对江西湖口灾区人民群众的慰问演出。演出那天,天上飘着蒙蒙细雨,十里八乡赶来的乡亲密密麻麻地等在重修的河堤上。此时冰冷的风猛烈地刮着,为了能够演出,演出团长和工作人员紧紧揪着被风舞动的幕布,堤坝下临时舞台上,铺着淋湿了的草垫子……


杨琼走上这特殊的舞台后,看见的是成千上万乡亲们渴望的眼神,她的眼圈红了。如今,对那天唱的是什么歌她已记不清,但是,她牢牢记住了两个挥之不去感觉,一个是看到乡亲们渴望眼神时刻骨铭心的感动,另一个是她当时同样刻骨铭心的渴望:只要乡亲们需要,即便没有音响我也会不停地唱下去。


这场风雨中的慰问演出,一下子升华了她的精神境界。


2002年春节前夕,中央歌舞团接到了到新疆南疆地区“三下乡”的演出任务,这次演出格外艰苦,路途的安全条件也不太好。此时,杨琼的儿子未满周岁,自己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她全然不顾主动请缨。


完成了在乌鲁木齐、库尔勒、塔里木油田、阿克苏、喀什等地的演出任务后,中央歌舞团又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领导的要求,临时增加了到我国最西部的柯尔克孜自治州慰问演出任务。这次演出被安排在阿图什市阿湖中学操场临时搭建的舞台上,当时的气温只有摄氏零下12度,是十年来同期最冷的一天,杨琼身着迷彩服,演唱了《走进新时代》,一位记者拍下了这个镜头,刊登在了《人民日报》上。


演出结束后,许多少数民族儿童围在台前久久不肯离去,杨琼迎上去向他们问好,拿出糖果送给他们。这时,一位四十多岁的维族大哥走上前,郑重地把自己崭新的帽子戴在她的头上,杨琼的眼睛湿润了,这显然不是接待人员事先安排的。


对杨琼而言,每次“三下乡”都是给自己“充电”。她一再和朋友们说:“我是从黔东南大山里走出来的,我知道偏远贫穷地区文化生活的贫乏,现在的那些商业性演出,城里人有多少人看得起?还有更多偏远地区的人民群众,可能一生都看不到一场中央文艺团体的演出,你只有见过那些充满强烈渴望的眼神,才会知道你的心可以和他们挨得那么紧,我渴望通过‘三下乡’活动,多为偏远地区人民群众演唱服务。”


十余年来,杨琼多次参加了“三下乡”活动,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被选为文化部青联委员、副秘书长。


心系苗寨只为弘扬苗歌艺术


音乐是时代的产物。近年,少数民族原生态歌曲在我国歌坛大放异彩,为中华民族文化的伟大复兴注入了活力,令杨琼感到十分振奋。


于是,杨琼利用平时到各地演出的机会考察当地的民歌艺术。因为,任何民歌都是以地域性为形式特征的,不同的地域特征决定一种民歌的艺术个性,人们迷恋某种风格的歌曲,迷恋的往往不是它的内容,而首先是它独特的曲调形式。通过对不同民族歌曲的比较,她更深地认识了苗歌的精髓所在,要想进一步弘扬苗歌艺术,就要充分展示苗歌的艺术个性。


2004年,中央民族歌舞团作曲家——《苗岭谣》的作者杨胜文,到黔东南黄平县老家参加苗族的芦笙节,他邀请杨琼同行。到黄平后,发现《苗岭谣》在当地已经传唱开了,这让他们十分高兴。


在芦笙节上,杨胜文对乡亲们说:“这次我把《苗岭谣》的原唱请来了,大家听听她是怎么演唱的。”当大家听了这位来自北京的苗族青年歌唱家演唱后,心悦诚服地夸赞:“唱得真好,苗语的发音很准。”其实,杨琼对苗语的语音、语调都进行过认真琢磨,在保持苗歌原生态美的同时,加入了中国现代民歌的元素。


现在,杨琼最想为家乡做的一件事,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喜欢苗歌。她对杨胜文说:“希望我们再合作创作一些好的苗族歌曲,要是能创作出一部像陕西《兰花花》那样的苗族歌剧就更好了,这是我最大的心愿。”


尽管杨琼定居京城已久,但她从来不曾忘记养育过自己的那片土地,那里有她少女时代的全部梦想,她要报答家乡的养育之恩,她希望乡亲们的日子越来越好,就像她在《苗岭谣》中唱的那样:


美丽的清水江弯弯流过,


流过苗寨流过苗岭,


江中的水清又清鱼儿水中游,


山坡开满杜鹃鸟儿欢唱,


苗岭的牛羊满山坡,


苗岭的梯田一层层,


苗家的生活就像花儿


一样美、一样香、一样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