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族人物 > 历史人物 > 正文
       

苗族才子石昌松

来源:石远定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4/12/09 09:55:26

 石昌松,号茂斋,今湖南省保靖县葫芦镇大岩村人,清光绪二十五年(公元1899年)考中秀才,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中举,历任广西苍梧检察长、湖南沅陵政府顾问官,五品顶戴,《苗族文学》写石昌松时这样写道,“光绪年间……苗族举人石廷辉、石昌松、秀才石板塘等,都写出较有影响的诗歌和散文。”

 石昌松考取秀才前,他的父亲在所里谋生,赴永顺考试时,有人攻其冒籍,袁吉六(毛泽东国文老师)闻讯后据理质问:“石昌松是保靖籍,在葫芦寨我家读书,怎么不准报考?!”监考官说:“有人告发他是乾城县所里人,该去辰州府(今沅陵)报考。” 袁吉六先生驳斥道:“他父亲是为谋生暂住乾城所里,他本人仍在家乡读书,怎么说是乾城县籍人呢?!他是所里人的话,去辰州府应试乘船顺水而下,一天即可到达,何必花巨资走好几天路来永顺府报考,岂不怪哉?!”监考官理亏,准予考试。石昌松考中秀才后,袁吉六很高兴,挥笔写下一首诗张贴在客栈大门上:“横理实难容,能冠众苗童;气坏两小子,才拔石昌松。”

 石昌松诗文俱佳,其中应试论文《理财论》为不朽佳作,录入《中国苗族哲学社会思想史》,影响至今:

古今理财政策多矣!《大学·平天下》言:“生财有道”,《周礼·大宰》云:“赋敛财贿”、“均节财用”,凡财政称完全者视此。何也?财为国家之命脉,不生之,财源不开;不欲之,则款不齐,则用不度。然理之云者,非损益也,非剥民也,非苟税以裕国也。就财之界统,生之敛之节之,而行之以法也。其善者因之,其次教训之,其次利导之,其次整齐之,最下者与之争。故头会算敛,剖克朘削之为,均非礼也。或规万世利,或救一时利弊,莫不有法以统计於周密,则焉患夫贫窘耶!然吾观天下大势,国贫民窘,亦已极矣!上之府库空,则行新政难;下之经费绌,则办自治难。百计敷衍,无一善后,是岂财不够用哉?夫财者自然之利,天地生之,人力成之,无穷尽也。当轴者苟善理之,以维持出入之间,自足供用而各给,又乌患夫贫窘邪!然中国竟贫与窘也,何故?曰:濬财之源隘耳,耗财之途广耳!加之侵蚀者半,虚糜者半,兵荒弃之无着者半,而赔外款,还国债,聘西师,购洋货,漏扈外洋者又半。苍苍者天,不雨金粟,虽智者莫能筹,勇者莫能决,仁者莫能施矣。然或者曰:“裁顿兵,汰冗员,撤乐膳,则可省费也;加赋税,征羡馀,则可裕课也是;劝捐纳,开彩捐,议罚锾,则可筹款也是;召股票,派户口,榷烟酒,则可集资也是;移民粟,行货帐,求协济,则可救荒也。呜呼!此岂强本良谟哉?!不观古人乎,于食之源,畜牧之利,器用之资,以道生之,义取之,礼用之,则不加赋而国足,不捐账而民生厚。其变也,或行开矿以裕饷,或造钞券以足币,或改度支,移折色以以征赋,亦有济也。其弊也,君则或吝啬,或侈肆,臣则剥民肤,椎民髓,每竭泽鱼,诛求遍天下,卒之上下孔棘,海内困敝,不可救药,岂非明验哉?!况今日者泰西各国聘智巧,逞能力,而于学界、农界、工界、商界、兵界之进步,汽车、轮船、铁路、飞机、邮电交涉之发达,凡关财政问题,莫不日改良,日精美,以焜耀人耳目,环迫人边要,占据人肠里,攫吸人脂膏,故富甲全球。我中国可仍以不一律、不明晰、不公平,一切苟且之法,罗掘粉饰,遂能转贫为富强耶!夫攫之术,聚敛之策,有行之效者,然害且随之。或储粮以贲寇,或积币以饱夷,是固言之可为于邑者,然即剜医补苴,又岂道乎?!惟是天下事,有治法,贵治人,欲兴利,在除弊。柴潮生之策,重用人,名论也。且德者,本也;财者,末也。苟不务德政、用贤人、除积弊、开源节流,而但横征焉、暴取焉、智力以搜索焉,外以填欲壑,内以中饱,是犹割股疗饥,虽愚且昧者,知害烈也!然土地之大,人民之众,物产之繁,乾嘉之际,已号殷富,今岂正供减顿,关市免税,农田芜,水利淤,地不产矿,山不生财乎!胡为乎贫穷也!孔子曰:“不患贫”,《大学》曰:“则恒足”,岂欺人语哉!伏为我中华肉食,诸公撙节爱养,恺泽滂流,使仁义之道彰,富强之业久也!

 参考资料:

1、保靖政协《袁吉六先生专辑》。

2、大岩村石昌镛《集录奇货》。

3、石朝江、石莉《中国苗族哲学社会思想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