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育英民族学校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济旅游 > 凤凰育英民族学校 > 正文
       

凤凰苗族武术与精准扶贫的探讨

来源:本站 龙茂刚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7/09/04 13:41:02

凤凰县育英民族学校党支部书记、副理事长 龙茂刚

2017年9月1日

 摘要:一个民族传统文化活动的价值,并不仅在于是否能成为国际性的活动项目,全国各民族人民都有悠久的文化活动,与国际上盛行的许多民族文化,在方法、制度上有所不同,但它们却有不容忽视的历史文化价值。凤凰苗族人民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活动,比如说传统的体育文化—苗族武术,就是是苗族文化的组成部分,是在该民族特定的环境区域和特定的社会生活共同体中,经过长期实践,随着社会的发展生成和积累的。它包含了该民族的心理、气质、经济、文化、道德和社会组织形式,往往与一个民族的生存环境、节日庆典、土风民俗结合在一起,构成独特的民族传统体育文化,表现出特有的民族特征和相对独立性。因此,我想提出的是把苗族武术的研究提升到精准扶贫的文化项目中,这即可传承老祖宗遗传下的苗族文化,又可以丰富凤凰苗区精神文化内涵,也可以使更多的贫困户脱贫,比如说凤凰原生态旅游的武术表演、舞龙舞狮、大型文艺活动演出,就可以带动凤凰苗区建档立卡户学习和使用这项苗族文化项目,使苗族武术文化在全县全域旅游经济发展和精准扶贫工作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关键词:苗族武术传统文化精准扶贫文艺亮点。

 一、苗族武术的发展史。

 1、苗族武术源于生活生存需要

 苗族武术源远流长,历史悠久,它是苗族人民长期生活中与大自然抗争的一种生产生存技能,是一项以 “防守自卫为宗旨,健体延年益寿”为目的古老的体育运动形式。它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不断继承发扬本民族的传统武技,吸取其他民族武术之长,从而形成了丰富多采而又独具特色的苗族武术。

 苗族武术叫着“舞吉保”“苟动”“苗技”“苗拳”它与苗族发展史紧密相关,苗族的历史可以说是一部被征服的悲惨史,是一部敢于反抗斗争的英雄史,大量的史实证明,自夏商时代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苗族人民一直摆脱不了强盛部落或其他封建阶级的“伐”“征”“讨”“剿”的战争厄运,历史上的“赶苗夺寨”“赶苗夺业”“赶苗夺疆”等強肉弱食、残酷暴政的社会里,以及其他民族不文明的侵略行径,促使苗族人民不得不加强自身家园建设和自我保护意识的训练,召唤全球苗裔子孙吹响“跨江过河”“夺回中原”的集结号,通过不断的摸索,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创造出各种武术套路,并利用各种生活农具作武器,创造出“棍”“刀”“枪”“弩”等各种武术器械,在20世纪80年代整理《湖南武术拳械录》中记录苗族武术起源,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的“角觝”,根据《山海经·大荒经》记载:“蚩尤作兵伐黄帝……蚩尤斤头角,与黄帝斗,以角觝人。”

 2、蚩尤为中华始祖之一得到全球学者公认

 苗族武术究竟源于何时,历史上没有记载,但是根据苗族民间传说和苗族拳师收徒“立堂子”的请师决中,以及一般“祭水”的咒语所言,苗族武术源于始祖蚩尤所创,凤凰县苗族武术有一种神功,叫着“九牛水”,其咒语中念出“绞额苟尤”的古苗语,“绞”就是九,“额”就是水牛,全句意译为“九头牛力气集于一身的蚩尤”,历史上有一个“九黎国”,就是古苗国,始祖蚩尤率先发现了粮食耕种作物,开始种植农作物,需要“育苗、肥苗、壮苗”而得三苗之名,故,又称“三苗国”,古汉语中的“黎”,可译成使用牛耕田的农具,这也与“九头牛力气集于一身的蚩尤”之意相吻合,而我们凤凰县纯苗区日常训练的就是蚩尤苗拳,尊蚩尤为始祖,是整个民族自古至今的一种信仰,也是古今中外史学家大多数公认的事实,历史上也是有一定的根据,在《史记》《山海经》《中国民族史》《中华民族抗战史》等古代典籍和现代史书中,都共同记载着这样的一个史实,蚩尤最早统一黄河流域、长江中下游、淮河流域等诸原始部落,与炎黄战争后,建立三苗国,历史学家宋文炳在《中国民族史》一书中写道:“蚩尤在黄帝时期为酋长”,陈安仁也在《中华民族抗战史》一书中指明:“苗族始祖为蚩尤”他最早有三项发明----武功、药功、兵器。历代皇帝都追封蚩尤为战神、战帝,兵主神。据说蚩尤与炎黄大战败走江南,炎黄大帝仍以“蚩尤之旗而折服诸侯令天下……”自逐鹿之战后,苗裔同胞从大河大江大湖的平原肥沃之地逼进高山深谷之峡,爬山涉水,飘零流落,散居在湖南、湖北、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四川、重庆等省内的深山老林溪峒之中藏身。为了民族的生存需要,一直视蚩尤始祖的三大发明为镇家法宝,多次在历代封建王朝的镇压和围剿中,绝处逢生,求得一席之地,因此,苗族武术是民族人民一项頼于生存的必修之技击术,苗家习武,经久为俗,不管男女老少都要学习自卫保身的技能,直到今天仍就蔚然成风。

 二、苗族武术的特点

 苗族武术的特点十分突出,不仅在名称和风貌方面与众不同,而且在形式、内容、技巧上都有自己的民族风格。

 1、命名独特:

 苗族武术的命名主要在手法、身法、桩法、动作等方面多数用苗语命名,反映苗族语言上的特色,,比如“打叫观包米”(猴子瓣包谷)“巴笔苗”(鲫鱼)“果拉瑙多”(古藤缠树)“苟动剖尤”(蚩尤拳)等等,这些命名又是在苗族人民日常生活形意相似的动作名称中借取的。

 2、防守为主:

 苗族武术在技击手法上少有进攻他人的动作,而是防中有攻,预防为主,明显反映了苗族人民在历史上长期受压迫、受歧视、受剥削而反抗的斗争中锤炼形成的一种自卫术,只求安身保命,不思扩张侵略是苗族心理特点。主要有“三十六攻打、七十二防守”之说,还有“两防一攻三变五合”之技巧,从这些动作中可以看出我们凤凰县苗族武术是“防多于攻,先防后攻,防中有攻,攻中有防”的民族特点。

 3、灵活多变:

 苗族武术的技击方法非常特别,讲究的是粘功,多用于滑手、滚手、点穴道、反关节等手法,而且还十分注重内功的修炼,善于使用粘连手法,比如拳之“靠手”,棍之“罩手”,剑之“揽手”等等苗功手法,不完全靠握力持械,而是在用粘功法则使器械活动自如,这样,即可防止敌手洗械而伤及自己,又可变化无穷而迅速应对变化。

 4、桩功严密:

 苗族武术最大的特点就是桩功,俗话说:“打拳不练功,到老一头空。”苗拳师傅教拳之前必先教其练习桩功,桩功练不好,不教练其拳,苗拳桩功动作严密,拳型紧凑,活动面积小,反映了苗族人民生活在高山深谷的地理特点,特别善用“七字步”,又名“赶步”,进腿多用踩“品字步”,套路多用“四门步”历史上历代封建王朝的征剿战争中,苗族武术用短兵相接的战场多数大获全胜。

 三、苗族武术的种类

 苗族武术在凤凰县苗族地区开展十分广泛,种类繁多,主要有苗拳、苗棍、苗刀、苗枪、苗锤、苗叉、苗锏、蚩尤镗等正规训练拳种。还有民间在日常生活使用的农具,也是苗族武术种类拳法和器械,主要有毛签、弹弓、锄头、镰刀、扁担、板凳、棒棒烟、钩钩刀、链枷刀、木耙、流星火、丝帕绞、头巾、银器等日常生活用品,都是苗族武术的器械类型,这是苗族人民古代在技击方面的一份杰作,也是灿烂的苗族古文化的一项珍品,更是我们苗族人民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一项重大特技功能,苗族人民历来视着“传内不传外”的民族传家之宝。

 四、苗族武术发展现状

 凤凰县苗族人民自古就有“练武强身、保疆卫土”的习俗,在苗区练武已是家常便饭,特别是凤凰县两山纯苗地区的山江、腊尔山最为普遍,山江的凉登崔儿,木里的柳甲七兜树,千工坪的岩板井板当禾,腊尔山台地的两林禾库,吉信的两头羊火炉坪,三拱桥的斗角大田等最为出色,山江凉登主要以湘西王陈渠珍的保镖、黑旗大队的总教头龙长卿为主,其练的是苗家蚩尤拳和太平天国武官、峨眉山的杨金榜(苗语金榜杨)拳法系列的整合拳种,特别是龙长卿独创的苗拳十二套基本功,发展深广,如今,他的曾孙龙正云仍继承着这种拳法,已获得湘西自治州非物质文化遗传传承人资格,目前,他流传贵州、重庆、四川等省传播苗族功夫,徒儿遍及南疆苗岭。岩板井板当禾、柳甲七兜树的吴大将,也是杨金榜拳法上的创新拳法,特别是龙作为、杨求峨、龙柒生、吴大将(零化哥)等传奇武术人物也特别逊色。千工坪板当禾的杨求峨更为得到祖训真传,他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更精苗族始祖发明的武功、药功,在湖南、贵州、四川、重庆、湖北、广东、广西等省的一些苗民聚集地非常有威望。千工坪岩板井的龙作为也精通武功和药功,但最为出色的是软打,即点穴功,苗语为九牛神水和隔山打羊,练就了这种功夫的上乘之法。木里柳甲的龙柒生是当地著名的苗歌王,他也上通天文,下晓地理,更知天下武功和俗语歌谣,从苗族迁徙的大河大江大湖到高山深谷溪峒的点点滴滴,他都可用苗歌唱出来,每逢村里村外有喜事唱歌对歌过夜不眠。木里柳甲七兜树的吴大将在贵州一代,名震黔、川、渝,所传之徒也遍及大江南北。到处传播苗族武术,到目前为止,凤凰县传播苗家功夫的还有三所武术学校,那是凤凰县育英民族学校、凤凰县文武学校、凤凰县魁星文武学校,该三所武校的负责人都是苗族武术传承人,每年传授弟子上千人学习苗族武术。最为突出的是凤凰县育英民族学校,办学至今应该有上万人学习苗族武术,目前在籍学生将近600多人,占地面积300多亩,是目前凤凰县最大的苗族武术传播基地,该校理事长廖精武思路创新,理念超前,率先进入国际市场,两次跟随国务院领导出访欧洲各国交流和传播中华武术,而且学校也有少量的外籍学员,专门开设苗族武术课堂,传授正宗的苗族功夫,多次参加全国苗族武术比赛,荣获苗拳、苗刀、苗枪、集体对练等项目的冠军。凤凰县育英民族学校以“转良教育素质”为核心,以“培养民族特需”为特色,以“武术转化艺术”为发展,正秉承民族教育政策的东风,一年一个变样的,风调雨顺的高速发展,把武术转化为艺术,搬上大众银屏舞台,为武术的发展率先找到独特的发展曙光,给武术界的朋友们指明了一条光明的康庄大道。在提升自己的同时,也得到了可喜的经济价值,为学生开拓了一条升学发展空间和就业致富发财之路。学校主要“以活动为平台,以比赛为资本,以艺术为载体,以舞台为价值,以升学为理想,以成才为目标”的发展理念,对学生进行因材施教,而量身定做一个成长成才的发展平台,给广大家长朋友们一个“放心、认可、信赖”的教育环境。实践证明,育英的发展理念是可行的,是可信赖的民族教育平台,也传承苗族武术的理想教育基地,目前学校已成功申报为凤凰县传统体育训练基地。

 综上所述,苗族传统文化----武术演绎着当代文艺活动的亮点,把武术转化为艺术,使之走上银屏舞台的这条路径,早在07年中央军委春晚,08年奥运会上的太极拳,09年建国60大庆上的武术狮子,10年上海世博会、北京武搏会、北京国际电影节、广州亚运会、岳阳民运会、成都金砖国际电影节,中央电视台多年的春节晚会,湖南经视的《越策越开心》河南卫视的《武林风》青海卫视的《英雄传说》广东卫视的《功夫达人秀》湖南卫视世界大学生汉语桥的《汉子功夫》湖南卫视2017年春晚,以及多部电影、电视连续剧的拍摄等一系列的武术节目在荧光屏上灿烂夺目,得到世界各族人民的亿万观众喝声呐彩,为中华武术的精气神所震撼!由于武术演绎着艺术的亮点,同学们武术专业的出色出彩,应届毕业生先后被国家自由搏击队、湖南武术队优先录取和武警部队、特警公安择优录用,龙金宝和龙玉飞两个同学被奥运会国家队攀岩项目录取,其他同学分别考取北京电影学院、湖南航空学院、湖南体育学院、湖南警官学院、湖南化工学院、吉首大学等高等院校,为同学们奠定了上大学之梦想,创造了单招专业直通车的绿色通道。

 党的十八大会议之后,习近平总书记把传统文化作为国学的重要理论之一来部署,对传统文化的武术五进项目作了重要批示,教育部列出七项国家重点扶持体育项目把武术放在足球后,提升到第二位,今年6月份湖南省委书记杜家豪对湖南武术工作的重要批示,要形成湖南特色、健康湖南,对人民群众精气神的养成的重要活动,是“健康中国、健康湖南” 推进建设的重要载体,是给全省老百姓发放的健康“红包”,因此,我们作苗族文化研究工作者,一定要以此为契机,抢来武术即来的春天,把我们苗族武术作整体、系列的梳理,也可以边研究、边思考、边行动、边成型,为老百姓的健康事业带来更多的福利。在凤凰县的全域旅游和精准扶贫工作的道路上,载上苗族武术教育的快车,发展和传承苗族武术,并在原生态旅游的武术表演、舞龙舞狮、大型文艺活动和表演比赛项目上落实精准扶贫的政策,就可以带动凤凰苗区建档立卡户的下一代,传承这项苗族文化项目的精髓,也可以使苗族地区建档立卡户的下一代到专业苗族武术学校,比如到凤凰县育英民族学校去接受正规的苗族武术训练,以继承好这项丰富的实用价值和宝贵的苗族文化遗产项目,那是为少数民族地区人民服务的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宏伟事业。

湘西王陈渠珍的保镖、黑旗大队创办者兼总教头龙长卿的曾孙当下苗族武术大师龙正云训练苗家十二路基本功直拳

凤凰木里龙启勋的苗家枪

凤凰县育英民族学校苗家刀术冠军获得者石芳仪同学

老少组合的苗族功夫

凤凰县育英民族学校苗家棍术冠军获得者滕辉同学

 (注:本文参考和引用了有关苗族专家的部分文献,在此表示感谢!其他的若有雷同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