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游记文学 > 正文
       

帽子坡沟逍遥游

来源:本站 吴展团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7/06/05 17:26:20

 端午小假,不宜远游。早几天,校友杨贤满就信息联系,说约几位朋友在附近的一个神秘地方走走。周围哪里有神奇之地呢?我迷糊!为了保持悬念,他没有告诉我具体地址。

 多久未聚,也不想假期外出凑热闹,加之一份好奇,我满口答应了。

 5月28日,假期的第一天,当我还在懒床,贤满的电话就来了,告知9:30到怀化学院东校区去集合。急忙起床洗漱,赶忙吃过早点,我和老婆开车匆匆忙忙赶到了约定地点。

 已经有人在此等候了,贤满介绍这是怀化学院的刘忠阳教授,那是东尚国际美术学校的樊奇。虽然都不认识,还是礼貌地打了照面。然后,一起去买了些水果、凉菜等。

一会儿,所约之人全部到齐,还有读黔阳师范时的宋祖荣老师(他虽然没有上过我的课,而且母校已不复存在,但因与他弟弟宋祖军是同班同学,所以一直保持联系,也一直喊他老师)和夫人,以及同届校友李小元、逍遥派纯手工刺葡萄酒厂的宋建平。人不多,共七男两女。见面寒暄之后,我们就往目的地进发。

 贤满和刘教授坐一辆车在前面带路,我们紧随其后,往鹤城区城郊杨村东南方向而去。七转八拐,转过几个田庄,车子就往上开了。天气晴好,蓝天白云,树木碧绿,山风徐徐,心情顿时舒畅起来。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在半山腰的公路上停车了。

 刘教授先下车招呼,告诉大家到了!对于多是大山里出来的我们,对山的一切太过熟悉、并不稀奇,那些奇峰、那些山珍、那些野花野草,哪一样没有见过、吃过,但是我们也只有半信半疑地下了车。

 抬头望,蔚蓝晴空,白云朵朵,懒散地慢慢从头顶飘过;朝前看,一座高山直耸云霄,郁郁葱葱的草木,点缀得格外赏心悦目。仔细留意,那山仿佛就是一个高大的巨人,戴着一顶漂亮的官帽,居高临下、威风凛凛。这大概是这个地方叫帽子坡的由来吧;往下瞧,山城尽收眼底,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密密层层、整整齐齐,车水马龙、熙来攘往,好一派繁华景象。

 这时,我才明白贤满故弄玄虚,就是为了给我们惊喜。但是贤满却不承认,他说是刘教授找的地方,自己也从来未曾来过。才不计较这些,大家忙得一个劲地按开门、留纪念,生怕遗漏了美景。

 刘教授却发话了:“别急,好戏在后头,后面更精彩呢!”于是,他带着我们往一条山路向上走去。

 上山的路并不狭窄,也不陡峭,或许是夏季草木茂盛,也或者是多年很少有人光顾,原本比较平整的山路,杂草丛生、藤蔓缠绕、树枝遮路。这可苦了两位女士,她们穿着裙子,尽管小心翼翼走路,也时不时被划伤手臂,牵扯裙子。

 刘教授兴致勃勃在前面开路,右手拿一根木棍敲打遮拦的草木,左臂夹着一件十多瓶的葡萄酒,我们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他却一马当先、奋勇前行,把我们远远地甩在了后面。其实,刘教授只是不显老,已经60多岁、退休了,真是老当益壮,身体棒棒,让我们羞愧不已!

 走了一段路,不再往帽子坡上爬,而是朝着一个山冲进去了。这里是一片郁郁苍苍、重重叠叠的竹林。

 远看,竹林绿得像一块无瑕的翡翠。近看,竹林又像一道绿色的屏障,有的修直挺拔,直冲云霄;有的刚出世不久,却也亭亭玉立,别有一番神采。竹林的枝叶犹如一顶碧绿色的华盖,遮住了太阳、白云、蓝天,给大地投下了一片阴凉。

 此时,金灿灿的阳光洒在竹浪上,泛起碧海金波,漫天云朵快乐地跳起舞蹈,我们情不自禁地陶醉了,好像走进了电影《藏龙卧虎》中周润发与章子怡打斗的那一片大竹海。

 竹的色彩是绿色的,但却不显单调,给人以生机。一株株翠竹高耸挺拔,顶天立地,无论是严寒,还是酷暑,四季常青。清代诗人郑板桥在《竹石》中写:“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竹子的这种坚贞不屈,不正是人们应该具有的正直、质朴的品格和积极向上、艰苦奋斗的精神吗?

 正当口干舌燥之际,往山冲里抬眼望去,远处的山壁上,郁郁葱葱、花花绿绿的树木间,隐隐约约的可见一条白色的带子。再往前,有哗哗的水声、凉凉的雾气,才认准了那是一帘瀑布。

 大家兴奋起来,力气又上来了,忘记了疲劳,加快了脚步,急忙来到悬崖下。

 看瀑布最好的季节,是在夏天。刚立足,大家好像听到了统一指挥,不由自主地抬起头,只见一股山泉从涯缝间冒出,迎面扑来,匆匆落下,雨珠打在峭壁上,继而滑落深潭中,溅起朵朵浪花。有的水珠随风飘扬,散落在脸上,凉凉的,像清甜的吻,非常舒服,驱赶了一身的倦意。怪石嶙峋上的几株稀奇古怪的绿树,纹丝不动、苍劲提拔,好像要顶破天了,与蓝天白云相映成趣、相得益彰。

 收住眼,脚下是一汪清泉。水潭十平方左右,潭水清澈见底,透明、透亮、透光,倒影摇曳、波光粼粼。忍不住弯下腰,掬一捧水,甘甜可口、沁人心脾,不知比矿泉水要清甜多少倍。难怪下车时我们准备带水来,刘教授连忙制止,说山里有神仙水。年轻人樊奇和宋建平立即把带来的水果放到水中清洗,把葡萄酒放在水中浸泡,以期沾天地的精华和山水的灵性。

 照拍够了,水也喝饱了,我们找到一块稍微平整的地方坐下来,就餐了!本来带了白酒,我们决定还是喝“逍遥派”葡萄酒,这才吻合今天的环境和心境。

 随着一声“干!”,大家也不推辞,不用劝酒,一杯见底。宋老师说,原本打算戒一段时间酒的,可是身处如此诗情画意、其乐融融之中,不喝说不过去,岂不浪费了这些景、这份情?所谓“酒逢知己饮”“相逢不饮空归去,洞口桃花也笑人”!

 喝酒的人不讲究菜,大家吃得津津有味。几杯酒下肚,放开了,更加无拘无束,话也多起来。说学生时代的美好,话当前日子的满足,对未来生活的憧憬,畅所欲言、无话不谈。六瓶酒不知不觉就干完了,如果再喝下去,非要醉倒一两个不可,在这崇山峻岭的荒郊野岭中,怕下山有闪失。大家理智地打住了,提议酒也不带回去,刨一个坑,把剩下的四瓶酒藏起来,过一段时间又来喝。

 此景此情,肆意酣畅,我们好像穿越到了魏晋时期,成了“竹林七贤”,喝酒纵歌,逍遥快活!

 水潭右前方十米处,是一座独岩峰,临崖凸起,蔚为壮观。刘教授开玩笑,说将来要到峰顶建一个寺庙,来此长住。我们立即附和,决定先去考察一下。

 酒壮英雄胆,说干就干。七个男士来到山崖下,刘教授带头抓住树藤往上攀登,一松一紧,一攀一爬,左拉右拽,左踩右踏,真像一只利索的老猴,嗖嗖嗖就上去了,回头摇着手,呼唤我们上去。

 看得我们惊心动魄、如痴如醉,拍手叫好。我有恐高症,最怕“高处不胜寒”,常常告诫自己“高不可攀”。如果是在平时,可能就放弃了。但今天喝了几杯酒,而且“老猴”都上去了,我们这些“小猴”怎好意思做胆小鬼。

 走近独岩峰底部仰起头,只见整座山岩高高耸立,大概有100米高,峰尖直插云霄,看得头晕目眩。根本没有路可走,全是密密麻麻的杂草和树枝,肯定也从来没有人爬上去过,我们就当一回探路者吧。

 我有点想打退堂鼓了,又担心他们取笑,只好麻起胆子、硬着头皮,抓上一根粗藤,一步一步往上爬。周身都是藤和刺,牵牵扯扯,穿着短袖,划在手上,也记不得疼痛。越往上越高,我不敢朝四处看,担惊受怕地盯住、抓紧面前的藤枝,心儿都快跳出来了。磨磨蹭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上峰顶,瘫坐下来。

 喘口气,睁开眼,却是别有天地。山高人为峰,真正领略了“无限风景在险峰”的魅力。一览众山小,山下的两位女士只是若隐若现。而她们仰望,我们似乎已登天,驾着祥云成仙了!

 凉风轻拂,阳光斜射,山泉叮咚,碧树泛光......此时此刻,我庆幸自己勇敢地上来了,才有了这终生难忘、妙不可言的精彩!

 峰顶非常狭窄,刚好容下我们七人。机会难得,要两位女士从远处帮我们拍照。下面是万丈深渊,贤满和刘教授胆子大,抓住草木,站到了最边缘,而我不敢向前迈一步,更不敢往下看,紧张兮兮地闭着眼睛,也不管形象是否好看。

 危机四伏,不能待久。我第一个逃亡似的战战兢兢地下来了,长长舒了一口气,好大一会还拍着胸脯,心有余悸。

 大家陆陆续续下来后,坐在潭前的石头上休息了一会,就准备下山了。然而,刘教授真是一个“老顽童”,意犹未尽,“你们两位女士回避一下,下一个节目,我们要洗澡啦!”

 洗澡?大白天的光天化日之下!我们有些迟疑,刘教授却已脱了个精光,慢慢地走进了深潭中。

 山涧野浴,可是小时候的最爱。那时候,在溪壕里翻螃蟹、摸夏蚌、捉鱼虾,顺便泡个澡,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多么美妙的享受!

 于是,我立马响应,三下五除二就脱光了,顾不上害羞,“噗通”一声就跳了下去。水刚好可以淹没人,把脑袋露出来,美滋滋的搓起澡来。高山流好水,沉静的水潭里真是“沁水”(冷水)地呀,让人不禁打寒颤,浑身起疙瘩了。大家还童心未泯,打起水仗来,更是凉透心底,爽到肺腑。

 不敢久泡,毛毛糙糙搓几把,就爬起来了,以免着凉感冒。古有七仙女沐浴,今有七闲男洗澡,她们流传千古假话,我们未必能留下美丽传说。但这不重要,开心才是最好,经历就是幸福。在这里,好像又回到了久违的童年,回到了久远的山村,可以忘记身份、忘记年龄、忘记时光流淌……

 仁者爱山,智者爱水,今天我们却是二者结合的“疯者”。明静的山,清澈的水,沉醉其中,忘乎所以,不愿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