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游记文学 > 正文
       

边地小镇木江坪

来源:本站 龙骏峰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7/05/18 16:04:02

 木江坪有个小小的火车站,在镇子东边半坡上,下临深谷,铁轨从陡峭的山壁间直穿而过,通向不知名的远方。每隔十来分钟,就会有一趟火车过路,喇叭声震动山谷。二十年前,每天还有好几趟慢车在此停靠,如今铁路提速,许多车次都把这个停靠点给取消了,仅剩一趟怀化至澧县的短途客车,会在这里停上五分钟。

 很多时候,这个小站显得寂寞而冷清,就像山坡上的花树,年复一年盛开着,却没有人关注。然而每一个乘坐火车准备去外地闯荡的湘西游子,都会对木江坪印象深刻。因为火车离开这里,便出了湘西州地界,小站是回望故乡的最后节点。一边是对乡土的眷恋之情,一边是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每天在这里交织上演。小站有很多故事,只是那些悲欢离合像飞驰的列车一闪而过,还没来得及开始就已结束,唯有小站亘古不变般伫立万山丛中,面对岁月无穷寂寞。

 这是一个边区小镇:凤凰、泸溪、麻阳,一脚踏三县。东边的兴隆场、南边的踏虎和板栗树,还有北边的解放岩,几个乡镇与木江坪相互接壤。独特的地理位置,对促进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与融合具有优势,也让木江坪独具一种与众不同的边地风情。全镇近八百户人家,有三大姓:向、田、肖。来源同湘西大部分村寨所传述的那样,祖先从麻阳、沅陵等地迁来,再往上溯则来自江西。元末战乱以及明朝洪武初年至永乐十五年的“江西填湖广”,是铭刻在湘西人心灵深处的共同历史记忆。

 小镇有一条两里多长的市街,农历每月一、六日是镇上赶场的日子,三县交界处几个乡镇的老百姓会聚集于此,贸易往来、互通有无。还有许多外地客商,携带大包小包商品乘坐火车从远处赶来。规模大时,长街上一天有上万人进出。人流量的保证,带动了市场繁荣。小小的集镇里,各种店铺林立,经营包罗万象,从时髦的物品到传统的山货,吃穿玩用应有尽有,甚至很多只有在县城里才能看到的商品,木江坪却同样获许供应。在本地老百姓心里,童年时到木江坪赶场的经历,是人生的一道美好记忆。

 木江坪这个地名,有山有水,蕴含内容丰富。每次念起,脑海里会浮现出一幅生动景象:绵延的群山盛产木材,碧绿江水从小镇流过,河边坪坝是先民们的宜美好家园。据本地的老人说,地名由来确实如此。忆起旧事,老人们一脸深情,说镇子历来以人口众多、物产丰饶、经济繁荣而闻名,所以从前叫头强乡,解放后为突出地理地貌才改名木江坪。那时小镇漫山遍野都是茂密森林,四季鲜花盛开,倒映着清清沱江水像画中仙境一般。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修铁路时,特地在这里设一个小站,采伐的木材装满车皮、一火车一火车地拖往山外。

 水是木江坪的灵魂。发源于腊尔山苗疆腹地的沱江在凤凰境内百转千回,经过与高山巨岩的无数次交锋,湍急的江水冲破重重阻碍,流经木江坪时变得平缓而宽阔,就像一位离开懵懂年纪刚刚长成的少女,性情温柔,散发出楚楚动人的风情。江水光滑如缎,倒映着江边高大的白色楼房。浅水边生长有许多垂柳,绿条下泊系着木舟,有渔人坐在船上垂钓。更远处两岸的田野上,盛开着成片的金黄色油菜花。

 小镇有很多老码头,站在码头石级上,可看见临江小楼的窗台上悬挂着花花绿绿的衣服。这样的风景,总让人不由自主想起沈从文笔下描绘的沅水边那些吊脚楼内的景象。于是会心生恍惚,似乎看见隔着那些玻璃花窗,里面坐着身姿绰约、面容姣好的女子,正独倚窗台等待良人归来。

 好多年前,沈从文离开凤凰或返回故乡,都要在浦市登船或上岸,这中间要步行上百里山路,穿越几个乡镇,木江坪就在这条线路范围内。看着小镇遗留的旧迹,再对比沈从文关于湘西的文字,你会浮起这样的念头:当年他一定来过木江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