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游记文学 > 正文
       

苗乡侗寨起新屋

来源:本站 吴展团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6/11/02 15:15:51

1

 前些天,老家堂弟打来电话,说家里起新屋,要我回去陪客。离家多年,根本不改,但凡家乡有喜事、做好事,如若有时间,我都会抽空回去帮忙的。起房造屋,是乡下老百姓的一件大事,按说不应该推辞,得回去一趟,何况多年没有看到乡里人家起新屋的那种欢乐场景、神秘仪式、厚重文化了。

 可很不巧,恰逢新晃侗族自治县成立60周年,我先前就被安排去新晃参加庆典活动。家里人经常告诉我要以工作为重,这次不能回去,想必他们能够理解的。于是只好让母亲和爱人回老家去,自己只有在心里存一丝遗憾了。

 然而,意想不到,在新晃却得到了惊喜!在县庆文艺演出现场,居然有一个《竖排上梁》的情景剧,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道具,演员们神乎其神、惟妙惟肖的表演,让我油然而生身临其境的感觉,好像又走回了魂牵梦萦的苗乡侗寨,走进了回味无穷的似水年华……

 大湘西这一带,少数民族的风情虽各有特色,但部分传统文化却大同小异、异曲同工。就拿农村起新屋来说,各地的形式全都神秘传奇、内涵丰富,而且建房的基本程序也八九不离十。因此,在新晃看到侗族起屋的表演,就好像亲自参加了苗乡建房一样亲切。

2

 靖州的苗乡侗寨,风土人情相近、风俗习惯相通,居住喜靠山傍水,建筑素以用料讲究、构图精巧、造型典雅、淳朴自然、技艺精湛而著称。团寨一般选在半山腰或山湾里,层层向上,重重叠叠,如蜜蜂造窝,称为“蜂蝶式寨落”;也可建在沿河、田坝或较平坦的开阔地带,这些民居则较为分散,称之“散居事寨落”。但不论是哪一种,都选在山环水绕的地方,因为苗族、侗族人奉信靠山即安、依山而稳、傍水而活、临水而美的山水理念。

 吊脚楼与黑瓦房是苗侗民居的主要形式,尽管时代发展变迁了,但是这些房屋长期以来都是木质结构。由于受地势地貌影响,民居有的下撑木柱,架高底部,以防潮湿;有的因山势陡峭,为增加实用空间,把柱头前部翘出来,形成回廊式吊脚楼。黑瓦房则通常为五柱六挂,木板装壁,上盖青瓦,板壁用桐油反复涂抹,风吹日晒,乌黑发亮,干净干燥,冬暖夏凉。房屋大都坐北朝南,通风向阳。

 如此建房,美观舒适,让人羡慕。我曾多次跟爱人说,退休后把老家的房屋装修装修,回乡下生活去。其实,不止我有此想法,城里人都向往这样的环境和这里的生活。有一个段子很能代表人们的心声。一天,一乡下人和几个有钱人一桌吃饭,问他们:“你们这么有钱,你们的理想和生活目标是什么?”他们说:“等再奋斗几年,就去农村起个吊脚楼。养点鸡鸭狗猪,种点花花草草,春天打野菜,夏天翻螃蟹,秋天挖红薯,冬天烤炭火。没事的时候,约几个朋友斗斗地主,喝喝小酒,吹吹牛逼,农村生活多美好啊!”吃完饭,乡下人回家琢磨半天,若有所悟:“妈的,土豪的理想就是我现在的生活,我还有必要奋斗个屁啊!”

3

 笑话归笑话,但是在山清水秀、白云深处的苗侗地区,过着以吊脚楼、青瓦房为标志的田园生活,终究还是十分惬意的。而建筑的丰富性、多变性、艺术性,无不体现了苗侗人民的聪明才智。

 苗侗地区建房起屋主要有选屋场、备料、偷梁、发墨、施工、竖房、上梁、安龙谢土、装神龛、立楼门等程序。这里简单谈谈发墨、偷梁、竖房、上梁。

4

 先来说偷梁。在靖州苗乡侗寨的习俗里,人们一直认为栋梁生在深山老林,长在银盆宝地,有山神专门护佑。因此,如果起新屋的人家看上了哪一棵树用来做梁,不论路途遥远,也不管是哪家的,都会翻山越岭去“偷”。

 上梁的头天晚上,主人请地理先生选定砍梁木的良辰吉时,清早就叫上八个人,带上爆竹、香纸、叫鸡公、米花糖果和封好的红包,与木匠一道上山“偷”梁木。红包里的喜钱,可多可少,并无定规,一般尾数带8,寓意发达。到了山上,找到事先选定做梁用的树木(做梁最好的树木是梓木,现在这种树比较少了,多用杉木代替,而且一个树蔸长出的分岔越多则表示后代越兴旺),由木匠点上香纸,宰了叫鸡公,用鲜血绕树脚淋上一周,进行祭拜,再燃放爆竹,接着砍下树来,将红包留在树蔸之上,作为买树之钱,然后热热闹闹抬回家。偷梁之人往往选五官端正、子孙齐全(意为添子发孙)的,新屋上了此梁,定能荣华富贵。

 抬梁木的人,一路招摇过市,不以“偷”为耻,反而觉得很光彩,树主也不会追究,反过还要表示祝贺。留在树蔸上的红包,并不一定就是树木的主人来拿,谁先发现谁就可以拿去,叫做“捡喜钱”。梁木砍回来之后,最为重要的一条禁忌,就是不准女人横跨梁木。

5

 再来说发墨。木料备齐后,请寨子里帮工的人员抬进屋场,举行发墨仪式。木匠们将中柱修圆修直,平放在新木马上,柱脚向东,柱头向西。用细绳捆一只红公鸡于木马架脚,木匠中的师傅将公鸡冠子割破,用鸡冠血涂在马架与斧头、锤子、锯字、刨子及角尺、墨斗等工具上,意为祭鲁班仙师。然后由主人与师傅发墨,发墨的墨线是特制的新粗棉线。发墨时,主人拉墨线于柱脚,师傅牵墨线于柱头,庄重地将墨线弹于中柱。以发出的墨线粗直、均匀为大吉大利。师傅一边弹墨一边朗诵贺词:“墨弹一根线,金钱进万贯;墨弹一线天,主东家发万万年......”。

 发好墨的中柱,禁止骑坐和踩踏。发墨仪式结束,全体工匠就可以动手造房了。削、创、锯、锉,分工协作。柱、挂等凿孔位置,木匠师傅用鲁班字码在树料各处标注,这些专用符号其他人是无法识别的,所以帮工的人都听从师傅的指挥、安排。

6

 接着说竖房,这是整个起屋中最辛苦、最危险的环节。大家手抱肩扛,穿枋排扇,安瓜铆榫。 经过一段紧张与繁忙的劳作,新房子的各个部件造好后,立新屋就开始了。

 一切准备就绪,众人各就各位,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有的用羊角叉顶、有的用板子推、有的用绳子拉,大家一起喊着号子,齐心协力将一整排一整排的排扇立上去,架到地脚枋上。立完排扇,年轻的、胆子大的,立即爬上柱子,将每一排排扇用枋嵌链接起来,形成四排三间或六排五间的木屋构架,也就基本成型了。

 建房起屋是一个系统工程,比较复杂,也是苗乡侗寨同胞一辈子的大喜事,主人非常重视,工匠们精益求精,需要很多帮手。在苗侗人们的观念里,一家起房百家事,哪家起新屋时,只要主人需要,家族邻里与亲朋好友个个都会放弃忙着的活路,乐意帮助主人家建房。大家帮忙也都是自带工具,无偿劳动,不要报酬,主人家管饭就行了。

 以前苗侗山区的群众散落在各个坡岭和溪沟,人烟稀少;现在外出务工的人员逐渐增多,劳力不足。所以起新屋这桩大事便成了各寨团结一心、百亲帮忙的契机,长期以来,这一传统代代相承,至今依然保留完好,充分体现了苗乡侗寨同胞共建美好家园的众志成城、同舟共济。

7

 最后说说上梁,这是起新屋最精彩、最隆重的时刻,也是最能体现文化魅力的所在。这里的上梁,风趣独特、韵味无穷,众人参与、热闹非凡。当木房构架完成之际,远近的客人陆续到来,他们拿着贺礼和鞭炮前来庆祝,共同参与上梁、放炮、抢抛梁粑等活动。

 主人在起屋的头几天,就请人打糍粑,捏成小笼包一样大的粑粑,以备抛梁之用。上梁时辰一到,全寨的男女老少都来观看。在众人的期待中,两名壮汉抬着已经修整好的、红彤彤的梁木进场了,放在事先准备好的木马上。木匠师傅便杀鸡祭梁,边把鸡血淋到梁木上,边唱祭梁歌:“王母赐我一只鸡,生得头高尾又低;头戴凤冠配彩云,身穿锦缎五色衣。此鸡不是平常鸡,鲁班先师祭梁鸡;千年基呀万年基,红血宴梁大吉利。”

 这时,分别从正堂两边中柱顶上抛下两匹红绸青萝,由地面的人拴住梁木的两端,静听师傅宣唱《上梁词》。当听到“升梁”之词,一旁顿时鞭炮齐鸣,上梁的人立即扯布,直至把梁木搁稳于堂屋两边中柱的顶端方才礼毕。

 最有文化底蕴的在《上梁词》里。主修师傅唱的上梁歌,版本众多,内容丰富。比如在上梯子时唱到:“走进堂屋四四方,主家请我来上梁。脚踏云梯步步高,登上新屋亮堂堂。仙桃堂中累累挂,主家富贵万年长。一上一步人气旺,二上二步子孙强,三上三步家道旺,四上四步状元郎,五上五步五谷丰,六上六步六畜壮.....”。比如在安梁前要“问梁”:“梓木梁,梓木梁!生在何处?长在何方?”主人答:“生在金山银山,长在昆仑山上。”又问:“何人见它生?何人见它长?”就答:“地形龙脉见它生,日月星辰见它长。”

 梁木安好后,还要踩梁。踩梁师傅脚穿主人专做的新布鞋,手持三尺竹尺,边在梁上走边唱踩梁歌:“一踩梁头,万里封侯;二踩梁腰,世代天骄;三踩梁肚,大展宏图;四踩梁尾,荣华富贵……”

 师傅踩梁完毕,陪着上梁的人就出场喝酒划拳。苗侗人民是天生的诗人,划拳也唱歌词:“快发起来呀!”“六位高!”“八发财!”“九长久!”……全部都是一些吉利的“拳曲酒令”,两人一组,谁猜中了另一个人就喝酒。

 上面喝得欢,下面等得急。酒过三巡,最令人兴奋的抢粑粑的活动终于要开始了!师傅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两个大糍粑,口中念念有词,滔滔不绝祝贺:“……后山金竹滚滚,前山秀水明明。贺言至此,恭贺主东,人发千口,粮发万石,发达无休!”接着朝堂屋下面的主人问话:“要富还是要贵?”主人答道:“富贵都要!”于是师傅就把那两个粑粑掉下去:“赐你富贵双全!”男女主人对扯着一匹花布,立即迎上去接住“富贵”。

 接下来就是抛梁了(现在生活好了,抛梁的物品不再仅仅是糯米糍粑,还配有硬币以及各色糖果)!师傅在抛梁粑时,边抛边唱。抓一把抛向东面:“一抛东,子孙代代在皇宫”;抓一把抛向南面:“二抛南,子孙代代中状元”;又抓一把抛向西面:“三抛西,子孙代代穿紫衣”;再抓一把抛向北面:“四抛北,子孙代代兴家业”。抛粑粑的过程极为有趣,师傅东南西北都抛后,其他几个人也加入进来,遍地开花,将糍粑抛向各方。围观的人们先是伸手跳跃到空中去接,接不住,也顾不得斯文,就拥挤到地面上捡,你推我挤,你争我抢,吆喝连天,笑声一片,无不欢呼雀跃,喜庆气氛达到高潮。

8

 当然,新屋立起来,才只完成了一半,主人还需进行架屋檩、订椽皮、盖瓦、装板壁、榨楼板、立大门、挖火坑等工程,房子才算正式居住使用,其间还有开大门、安神龛、祭火坑等礼仪。

 而起新屋的当天晚上,在酒桌上更是又一个欢乐开怀、热闹非凡的场面。高朋满座、举杯互敬,一碗接一碗斗酒量,一句接一句比口才,尤其是主人和客人一唱一和讲根等、说由来的苗族歌鼟,让人受益匪浅、大开眼界。比如主人唱:“鲁班仙人造花架,紫微星君坐中堂。紫微星君来赐福,赐得荣华富贵长。”客人就祝贺:“竖柱喜逢黄道日,上梁正遇紫微人。白鹤仙人看好向,人财两发满朝廷。”那些悠久的典故、那些华美的辞章,信手拈来、头头是道,这莫不是一场友情交流、才华比拼的精彩盛宴吗?

 苗乡侗寨安居乐业,苗侗人民知书达理。就是起个新屋,礼仪也如此繁杂,规矩也这样严苛,每一个环节都是丰富的内涵、深厚的文化。木匠师傅不但要有精湛的工艺,还要有出口成章的文采;前来道贺的亲戚朋友也是个个能说会道,对歌答笑,猜拳行令,经常通宵达旦。这种艺术表达形式,将苗侗人民勤劳勇敢、聪明善良、互帮互助的民族精神、民族性格和文化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一切,不能不令人敬佩和称赞:民族的,就是最美的;苗侗人,真是好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