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散文随笔 > 正文
       

祝老师们节日快乐,也致我那段难忘的教书时光

来源:湖南省怀化市司法局 吴展团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8/09/11 18:23:32

年年岁岁轮回,又是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到来!

9.10,这是每个人都不能忘记的日子。在这一天里,我们要感谢那些曾经或是正在日日夜夜陪伴我们成长的园丁们,是他们用“燃烧了自己,照亮了他人”的伟大精神滋养了一代又一代人成为社会的栋梁之材。

感恩教师节,感谢教师们,道一声辛苦,说一句谢谢,写一段祝福——

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古语云: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俗话说: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而我认为:老师是我们的知识父母、良师益友!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父恩天高,母恩难报,师恩同样无以回报。在求学的道路上,有老师的指点;在困惑无援时,有老师的帮助;在懈怠失望时,有老师的鼓励。一生之中,都是老师一直陪伴我披荆斩棘,一路前行!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有老师的足迹。讲台上,书桌边,寒来暑去,洒下心血点点;浇花朵,育桃李,春华秋实,奉献赤诚一片!

有一种精神叫默默奉献;有一种品质是大爱无私;有一种比喻为春蚕蜡烛;有一种职业喊人民教师。儿时不识师恩重,长大才知老师亲……

每到这个季节,我总是千百次地念叨和祝福我的老师:辛苦了,节日快乐!多保重,健康幸福!

每到这个节日,我也总是千百遍地回忆和感慨我的教书经历:多么美好的时光!多么难忘的岁月!

今天一大早,收到以前学生的祝福短信,倍感温馨和自豪。掐指一算,我已经离开讲台已经17年了,不胜唏嘘,万千滋味!

以前的每一年教师节,都是和同事们一起过节,学校常会发一些礼品,乡政府领导有时也会前来嘘寒问暖,开开心心、热热闹闹的。这一切,让我们这些老实巴交、少见世面的大山里的教师非常欣慰。

最让我们感动的还是,学生们自己制作了贺卡等礼物送给每位老师,五花八门的小物品把案头上堆得满满的,虽然很简单、不值钱,却是一辈子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

时间过的好快,转眼就是17年!回顾起来,才发现自己人生最光辉、最充实的时光,就是和学生们一起学习、生活的那些日子。

从教多年,自己一直被冠以教师的名号,所以如果某一天在某个地方,当有人喊我一句老师时,感觉是那样的亲切、幸福和光荣!

1994年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有“靖州西藏”之称、我的老家三锹乡,安排在中学教书。

按说,中师生一般是要从事小学教育的,多半都被下放到偏远的村小。只是那个时候,老家实在偏僻落后,外面的人都不肯进去教书,因此代课老师占了一大半,教学质量可想而知。

为了培养本地教师,以便长期安心服务三锹教育,当时的三锹中学校长何秀辉便直接去教育局把我“抢劫”了!

其实,别小看了中师生,他们是那个年代成绩最好、最上进的一批人。当年,只因家庭贫寒等原因,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们才不得不选择了报考中专。

而且,在师范学校读书时,他们受到了全面的培养和锻炼,不但要学语数外等多门基础学科,还要过“三笔字”、音体美等基本功,个个多才多艺,完全就是“万金油”,能够从事教育教学的任何一个岗位。

可以说,他们并不比专科生、本科生差,在一定程度上更适合教初中,尤其是农村教育。

那时候,学校追求升学率,补课是很正常的事。暑假里,我还没有去报到,学校就派人带信给我,让去为初三的学生上一个月的化学课。

三锹乡人口少,毕业班只有两个班,大概80多个学生。一天只两节课,也不算累。

初为人师,什么也不懂,看着比我还高的学生,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教好书,只有慢慢适应。

好在农村的孩子淳朴、本分,加上师生之间年纪相差不大,非常容易沟通,学生很快就接受了我。也得感谢中师三年时光的培养教育,我的综合素质不错,教学和管理都得心应手。

我比较喜欢文科,就跟校长汇报,希望能够发挥自己的专长,校长答应考虑。

开学后,学校分配了一位怀化师专毕业、学物理专业的老师来,叫李世汉。因物理已有专业教师,学校安排他教化学,他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于是,我推掉了毕业班的化学课。尽管只是短短一个月的交往,但是依然留下了深厚的感情,学生们对我十分认可,极力挽留再上他们的课。我也对这一届学生尤为牵挂,至今与我联系最多的却是相处时间最少的他们!

因为最初,所以最美。人生中的许多第一次,总是印象深刻、记忆犹新!

我正式开启教书生涯,是从初一带班开始的,既当班主任、教语文,又兼任初二两个班的历史课,还是学校的团支部书记和二课堂辅导员。同时,管理学校的广播站,天蒙蒙亮就起床放广播叫醒全校师生,并首次开办了“校园之声”,自己组稿、念稿,每天忙得不亦乐乎……

当时因为年轻,精力充沛、干劲十足,有着火热的心、从来不计报酬,我们全身心投入到教育教学活动中去,也让我的教学活动有声有色、收获满满。

课余,不少学生们都乐意和我交心谈心做朋友。喜欢打篮球的学生找我们交流球技,经常分师生两组进行对抗赛;喜欢看书的学生到我房里借书,探讨学习心得;喜欢写作的学生要我修改作文,推荐报刊杂志;甚至还有喜欢苗族歌鼟的学生偷偷地私下要我教(当时的人没有紧迫感,认为唱歌鼟不健康,现在许多年轻人不会唱了,后悔莫及。)……

那个时候,初一、初二我都教,而且暑假又带过初三,真可谓“桃李满园”,我也成为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

最让师生们开心的莫过于每年我们带学生进行一次野炊活动。男同学杀鸡、宰鸭,女同学洗菜、做饭,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教师与学生无拘无束、欢声笑语,融为一体,在大自然的美景中尽情地享受着欢乐,组成了一幅山清水秀、其乐融融的美丽画卷,也成为校园时光最美好的记忆。

一晃三年,我教的第一批学生毕业了,虽与外面的学校相比有差距,但与以前比已经有了很大进步,而且学生们告诉我,今后无论走向哪里,从事什么工作,一定不会被生活压倒,这使我很高兴。

在这里,我成家立业了,有了妻子,有了女儿,还参加了成人高考,进入怀化师专的政史系专科函授,并且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学校教导主任。应该说,我与自己的学生一起都在成长进步。

函授毕业第二年,通过公开招考,我改行到县委从事文字秘书了,后来又考到了市里工作,从而由乡巴佬变成了城里人、由教书匠变成了公务员,永远离开了充满活力的校园生活和酸甜苦辣的教师岗位……

教师这个职业其实就是一座围城,外面的人千方百计想挤进去,里面的人却又想方设法要跑出来。

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当老师;教书时,最大的追求就是进机关;而现在,又一直留恋最初工作的地方。七年的教师生活,有艰苦和劳累,也有开心和收获,让我常常念念不忘、津津乐道。

今天,借教师节之际,在祝福天下所有老师节日快乐的同时,我要衷心感谢扎根基层这个不同寻常的经历,我会永远记住教书育人这段不一样的难忘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