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散文随笔 > 正文
       

苗乡侗寨走亲戚

来源:湖南省怀化市司法局 吴展团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8/09/11 18:17:06

近些年,有一种潮流正在悄然兴起,就是每到节假日,人们常常选择远出休闲旅游。而我,却截然相反,总是喜欢往最偏远的地方去,走访亲朋好友,体验民族风情。

难得有公休假,今年八月中下旬,我和爱人在家乡靖州周围的苗乡侗寨走了好几个地方。

人世间,最重要的莫过一个“情”字,爱情、友情、亲情,都是弥足珍贵的。尤其是亲情,这是与生俱来的,从最初出生到最终离世,陪伴你一辈子。我们无法选择,也始终不离不弃。

试想一下,一个人如果没有亲情,亲人有难不伸出援手,即使本领再大、能力再强,在亲族中会被嫌弃、抬不起头,也会让外人指指点点、瞧不起。鲁迅先生说得好:“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也许有人冷酷,但绝不能无情。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重视人情世故的社会,这一点在相对闭塞的农村,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更为明显。

在过去,由于受地理环境等限制,少数民族同胞与外面接触的机会少之又少,所以大家都非常重视与邻里及亲戚之间的关系。于是,逢年过节,或红白喜事,走亲戚就成为必不可缺少的一项活动。

然而,随着社会的变迁、时代的发展,农村与城市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越来越多的农村人走出大山大坳,到大城市工作生活了。

我们都心知肚明,大城市里是一个陌生人的社会,缺少人情味,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联系相对封闭,甚至老死不相往来。大家彼此之间似乎毫无瓜葛,即使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也很少说上一句话。

说起来惭愧和悲凉,我曾在靖州县城居住的邻居,现在于怀化居住的邻居,虽然“门当户对”多年,却叫什么名字都不清楚。

相信很多城市居民,也和我处在一样的尴尬境地!

久而久之,一些常年生活在城里的农村年轻人,受到潜移默化,对亲情的认知,便开始发生变化。近几年,很多农村人都在感叹,现在的亲戚越来越不“亲”了。

亲情的维系需要靠经常走动,所谓“亲戚越走越亲,感情越走越近”;如果互不往来,虽然不影响“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情存在,但难免会逐渐地愈来愈疏远。

苗族人素来热情善良重情义。因长期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对我这个正儿八经的锹里苗民来说,是这样深爱自己的民族,也是那样珍惜每一份感情。耳濡目染的熏陶,让从小我就喜欢走亲戚的那种温馨氛围,并且小小年纪还学会了唱苗族歌鼟。

我的亲戚都在乡下,全是苗乡侗寨人。参加工作后,平时身不由己,只有假期才有时间偶尔走动。然而,仅仅春节和国庆放假的时间稍微长一点,许多亲戚依然还是不能常来常往,有的几年也难见上一面,甚是想念。

好在今年有公休假,十五天的时间,圆了我与亲人团聚的梦想,化解了挥之不去的浓浓乡愁。

于是,我们马不停蹄地奔走在苗乡侗寨走亲访友。

第一站,三锹乡元贞村。

我的两个姐姐都嫁在元贞,大姐在冲头牛皮形,二姐在冲尾老寨脚。这里自然成为我走亲戚最多的地方,基本上每年都会送妈妈去和姐姐们住一段时间。

每次去,姐夫的房族们都会来作陪。苗家人就是这样,一家来客,就是全房族、整个寨子里的客人,济济一堂,喝酒唱歌,热闹非凡。有时不仅吃一餐,还要去其他亲戚家吃饭,从中午一直坚持到晚上。

或许是怕麻烦人家,但更多的应该是担心不胜酒力,我和爱人一般都是当晚尽兴回县城,而妈妈则住下来,在十天半月后才由他们送到城里。

第二站,贵州省锦屏县城。

爱人的姑姑远嫁在贵州,以前也曾去过几次锦屏,一晃就十余年了。

走亲戚,人越多,情越深。这一次,还约上了爱人的大哥、老弟、侄子、侄女,感觉更是与以往不同。

锦屏也是少数民族地区,以苗侗为主,风俗习惯与靖州大同小异。原本历史上锦屏就属于靖州管辖,锹里地区四十八寨其中有二十四寨都在锦屏县和天柱县境内。

所以,喝得尽兴,情到深处时,大舅佬便要我领头唱苗族歌鼟“与民同乐”。锦屏那边的亲戚虽然听不懂,但也有模有样、咿咿呀呀地跟着我们附和,大家开开心心,把快乐的相聚推向了高潮。

第三站,三锹乡地妙村。

这里是爱人的娘家,走亲戚的次数自然不少。只是岳父去世后,这些年岳母跟小舅佬住在县城,加上大舅佬一家只他一个人在家,其他人外出务工、读书了,所以去得相对较少了。

去锦屏时,我们是从靖州县城出发,往大堡子这边走的。回来的时候,为了方便大舅佬,改走敦寨,这边的路是高速,离地妙更近一些,一个多小时就到家了。

三锹乡多为苗寨,可地妙例外,却是侗寨。不过,在锹里来说,苗侗就是一家,除了讲话有所区别外,其他的风土人情基本一致。因此,每次来走亲戚,也和在苗寨一样,一天到晚都是热热闹闹的。

原以为悄无声息地来,不会有人知道,准备简单吃点中饭就回县城。岂料,还是被学生陆建灵碰到了,硬是拉着去他家吃饭。盛情难却,只好客随主便。

我和爱人都曾是三锹中学的老师,三团两寨的学生不少。陆建灵的爱人潘秀娇也是我们的学生,正在家里炒菜,更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弟弟陆建成也在家。陆建成同样是我们的学生,在海南三亚某海军服役,正好回家探亲。

于是,师生团聚,无拘无束、好不开心。近20年不见了,说起在学校里的时光,我们无比留恋,感慨万千。

其实,师生情是最纯洁的情,没有任何私心杂念。这一次的相聚,不也是在走亲戚吗?

第四站,邵阳市绥宁县。

绥宁与靖州的关系非常密切,一衣带水、人文相近,历史上也隶属靖州管辖。只是在这边我家并无亲戚。

不过,这没关系,天下苗人是一家,就算不认识,只要你进入人家的屋门就是客人,只要大家在一起就彼此认亲戚。

因绥宁籍的著名歌手阿苗千千也是苗族人,她喊我师父,并多次邀请去绥宁走走,趁着有时间,我们高兴的应约,就当是去走亲戚了。

因是音乐人,那天晚上的晚餐安排在阿苗千千民族艺术馆,阿苗千千说这是家宴。她除了自己深情送上一曲民族歌曲外,还喊了当地的苗族山歌师傅、侗族琵琶手以及在大城市里唱流行歌曲的知名歌手前来助兴,让我们大饱眼福、大呼过瘾,享受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音乐盛宴。

同时,为了表达谢意,我和爱人也唱起了苗族歌鼟,分别演唱了山歌调、茶歌调、酒歌调、担水歌调等多首歌,原汁原味、闻所未闻的天籁之音,把他们震得目瞪口呆,听得如痴如醉。

非亲非故、素味平生也可以是亲戚,这在其他民族或许是不可想象的,但是苗族人就是那样的质朴、那样的重情重义!

阿苗千千说第二天要陪我们到周边四处看看,因她正忙于筹备“音乐有约——刘果林歌友会绥宁站”活动,我们谢绝了她的好意。

于是,阿苗千千便要当地的苗族知名学者杨焕礼、姚礼发为我们以及从江西省赶过来的歌手刘荣锦父子当导游,大家有说有笑地游玩了黄桑、上堡等风景区、民俗地。

在品读美丽风光的同时,我更领悟到了与众不同的民族文化,尤其难忘那一份真诚的情谊!

第五站,三锹乡南山寨。

南山是生我养我的家乡,回去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把回家说成走亲戚好像有些不妥。

唐代大诗人贺知章曾在回家的诗歌中感慨:“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一个“客”字,道出了多少游子的无奈。

我们也不是处于这样的窘境吗?这些年,我们抽空“常回家看看”,可家乡的人总把我们当客人了!客客气气地请我们坐上席,热热情情地劝酒、夹菜,大大方方地开玩笑,从来不要我们做任何事情……

在苗乡侗寨,家人的感情一般都是深埋心底,不会表达出来的。我们所受到的待遇,哪里像是自家人相处的礼数?

而且,随着父亲去世多年,母亲与我们一起常年在外漂泊,我们已无家可归。亲人,已成为客人;回家,便成了走亲戚!

每次回家,我们就像去走亲戚,每次回来,都有说不出的滋味。

这一次,为了表示自己依然还是南山寨的主人而不是客人,我和爱人特意翻山越岭,去捡了一天的核桃,与堂哥堂嫂们一起劳作。虽然很苦、很累,但是乡亲们会清楚:我的根还在这里,我就是南山人!

第六站,藕团乡新街村。

藕团乡也是锹里地区的中心地带,这里有不少亲戚,妈妈的四个妹妹都嫁在这里的苗乡侗寨。因与老家南山的路途遥远,交通十分不便,当年又特别穷,所以一直没有走动。现在虽然条件好了,但是又常年在外,尽管有了联系,却也从来没有上门。

新街村的俗名叫烂泥冲,属于侗族,和地妙完全一样,说侗话却唱苗歌,与三锹乡地妙、菜地等地世代通婚、结亲很浓。

这里文化厚重、风情浓郁,曾是古锹里最大的团寨,尤以每年农历七月十五的踩芦笙活动闻名于世。近年来,不少民族的传统节日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新街村的芦笙节却年年如期举办。

小时候曾到新街看过一次踩芦笙,至今印象深刻。趁着假期,我们决定“重温旧梦”。

多年不参加这样的活动了,往事依依、浮想联翩。回来后,我立即情真意切写了一篇随笔《苗侗芦笙节不一样的特色》和一首诗歌《在芦笙节里吹笙起舞》。

今天,就不再复述活动的精彩和过程了。值得一提的是,举办芦笙节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为了给亲朋好友相聚搭建一个平台,去看芦笙,实际上就是走亲戚。

在新街的亲戚非常多,我的四姨妈就嫁在这里,可惜多年前已去世。舅妈、岳母、老婆嫂嫂的娘家全是新街的,还有旁边的七大姑八大姨等亲戚。

在芦笙场,碰到了不少亲戚,因为来得匆忙,而且村里统一安排在村部就餐,也就不上哪一家去拜访了。亲人相见,格外亲热,他们都极力挽留我们住一晚,那份真诚让人感动。

在与客亲们的交杯换盏、嗨歌谈笑中,我原本有些情不自禁地动心了。

但是,爱人私下交代我,这几天东奔西跑、吃吃喝喝,实在太累了。这里的同胞尤其好客,如果留下来,不但添麻烦,身体也受不了。过一会儿就偷偷溜号吧。

其实,苗乡侗寨的人是不怕麻烦的,他们觉得“客进旺家门”,哪家客人来得越多,表示越兴旺,他们反而越高兴。

宾朋满座,来的都是客!参加这次活动的人来自四面八方,主人们无法一一照应。于是,我听从了爱人的意见,抽个空隙,我们悄悄地、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新街侗寨……

刀不磨要生锈,亲戚不走也会生疏;亲戚是用来走的,感情是要联络的。这个假期的苗乡侗寨走亲戚,让我又回到了曾经那些美好的岁月、难忘的时光。

久别重逢,情意绵绵,说不完的话,唱不完的歌,喝不完的酒,叙不完的情……家长里短、其乐融融,嘘寒问暖、喜气洋洋!

走亲戚,是一种传统文化,是一种情感交流,加深了印象、增进了感情,尤其对离乡背井的游子来说,这就是化解美丽乡愁的最佳途径。这次苗乡侗寨之行,必将成为我人生征途中一段终身难忘而又回味无穷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