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散文随笔 > 正文
       

下寨赏荷

来源:本站 石远定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8/07/20 16:18:25

赏荷,无论是游记还是诗歌,标题冠上地名就要写环境,如果那地缺乏灵性,或者与荷花的色彩和韵味不协调,往往会破坏意境,写不下去。

下寨不会,它中间的坪地似莲蓬,四周的山似花瓣,无论是形还是神,地与花合,即可观又可意会,如严羽在《沧浪诗话》中说的,“透彻玲珑,不可凑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如果不合,就像中医中的濡脉,如帛衣在水中,轻手相得,为软之象,虽细软却不可观。

所以,荷美,也要环境美,水居功至大,环境也居功至大。

下寨的美,自然是荷花与天与地浑然一体的美,但,这种美不能仅靠直观,要用心感受。

万物生长靠太阳,这话不错。下寨位于凉都客楼的中部,由龙山、上寨、下寨、周家湾等几个自然寨组成,属于盆地范畴,采光性好,日照充足,虽如此,夏天却并不十分炎热。境内生长有大量野生红豆杉和其它树木,这些树木吸收大量水分,赤日炎炎之际释放出来,使得空气清凉,花草不枯,那些荷花吸取天地精华,养精盈韵,无论是雨天还是晴天都保持空灵,展示芳华。杨万里的赏荷诗《小池》仿佛是为下寨而写:“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说空灵,空灵是一种意境、一种内涵,“空”为空阔、高深,“灵”为幻化、灵韵,空灵是“静”与“动”的统一,是心灵短暂的休息和调适。下寨的荷花,因为地形和气候的因素,无论从东看还是从西看,从南看还是从北看,一眼望去,荷花点点,荷叶幽幽,蜻蜓翩翩,微风徐来,蜻蜓不惊,花叶轻舞,珠光溢彩。再远望,荷花、荷叶如同镶嵌在青翠的山色里,似在山中,似在山外。若闭眼,天空地阔,无棱无角,一池荷花,宁静致远。再睁眼,初,色彩与闭眼前的不同,更清新,更空灵,随着视觉慢慢恢复,又回到原来的样子:“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若是夜晚,月光笼罩四野,借着月光和住户的灯光,看见荷花沐着夜光,寻找红豆杉方向,农舍与农舍并排,青山与青山对峙,虽有声音,却是夜的声音,不喧噪,纯净得让人不敢大声呼吸。而“我”,孤零零地站着,不露声色,不恐惧,遗世独处,反而平添真实感。

赏荷也需要有良好的心态。一个心情不好的人,来到下寨赏荷,当他(她)看到这里空气清凉,看到这里山不压人,看到红豆杉因为吸收的水分来不及蒸发纷纷散落如雨,看到草尖探出个头来,心情会好起来,然后深呼吸,用处子般的心赏荷:

蓝天白云之下,谁在这里画的一幅画,是画,却深邃、悠远。云霞自上而下慢慢游览,小鸟自林丛飞来,想停驻,然后又飞去。荷叶那么干净,是谁相濡以沫固守那片纯净?是山与荷?是人与荷与山?是道法自然?若是多愁善感、重情重义者,想着天荒地老厮守,想着荷花落去莲蓬结子,生命和爱生生不息。

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荷叶、荷花、莲蓬,还有它们所处的环境,至始至终保持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荷生,山色正散晕。花开,山色正浓郁。花谢结子,山色正华丽。有一天荷败,莲子沉入泥潭,山色也沉了下来,但仍然保持生命的美丽和洁净。山,静静呵护,荷,涅槃重生。

下寨赏荷,并不是远遁,而是短暂休息。漫步高原荷花池,拥抱千年红豆杉,聆听庄稼的拔节声,伸伸手,闭闭眼,深呼吸,释放血液里的疲劳因子,身心舒畅,回去好好工作,承担家庭责任和社会责任。

――2018年7月14日上午于黔岑巩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