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散文随笔 > 正文
       

苗唢呐(七)遥远的比赛·唢呐之盼

来源:本网 吴恒忠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8/07/06 17:41:25

有人说“在苗区经常举行吹奏唢呐比赛”。《湘西苗族》(《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增刊,1982年第3期)第197页:“苗族唢呐曲牌大多都是标题音乐。在苗区经常举行吹奏唢呐比赛。比谁吹曲牌多,比谁吹技术高。苗族唢呐是苗族音乐发展的高峰。”

有人说苗唢呐“曲子不下数千余种”。湖南人民出版社石启贵《湘西苗族实地调查报告》第372中这样介绍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湘西苗唢呐:“吹声嘹亮,闻达数里,颇为社会人士欢听。两人齐吹,双音鼓动,声雅异常……各方亲友作客道贺,唢呐师云集,决争胜负。甚有高手,曲子不下数千余种。”“吹鞭,俗谓之双管唢呐,苗语称‘漂界’(PLOB  NGHANB)。系用约小指大之竹节二筒,各开七眼,系做一排,上端用二小竹节,寸长筷大,用刀削之,开一薄片,安开眼竹节上,吹之即鸣。”  

也有人讲“苗族唢呐曲牌有300多首”。网上还能够找到《民族音乐研究》李改芳《湘西苗族唢呐》一文,大约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调查资料:“湘西苗族唢呐,系苗族吹管乐器。流传于吉首、凤凰、花垣、保靖、古丈等县以及永顺部分地区。尤其以凤凰腊尔山乡、花垣吉卫乡、雅酉乡和吉首矮寨乡等地更为盛行。”此外,黔东的松桃县,也盛行苗唢呐。“苗族唢呐曲牌有300多首”。

在苗家的习俗里,一般在婚礼、打三朝、树屋的喜庆日子都会请唢呐,通常是一至五对唢呐,刚刚出师的,或看到别人水平很高的,抱着学习的态度,吹奏几曲就不吹了,也有不敢吹的。而高手则你来我往,通宵达旦,有时能够分出个高低,也有不分伯仲、势均力敌的。

如今的苗寨里,还能够在婚庆的夜晚吹奏两个通宵且曲子不重复的唢呐手不多了。如果婚庆夜晚是两对唢呐,一般是各吹两个曲子,留足给对方抽一袋烟功夫的时间。如此你来我往、引起彼落,每一方得吹奏两百多个曲调。

传说解放前,托儿寨的兄弟唢呐曾经应邀到花垣的“夯雄、东歪”苗寨参加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比赛,组织比赛的是一匪首,共十二支队伍参赛,按照一对12 块光洋设奖。比到最后,他们和‘夯雄’的一对不相上下。比赛赢是赢了,可托儿寨兄弟远在他乡,断然不敢轻举妄动,就是不敢拿钱,匪首放话说:“怕什么,到了我这里,泼了冷水我赔你油。”不知是什么原因?最后还是匪首取光洋塞进他们的头帕和腰带里,他们两对唢呐分得了设奖的全部光洋。

解放后,石二哥石三哥进京表演。据说就是经过了从县到州的层层筛选。

今年2月,花垣举办了一次“湘黔边区苗族春节‘百花’艺术表演活动”,唢呐有幸成为一个比赛项目,虽然规模、影响不大,但已经难能可贵。

在数十年难于见到一场唢呐比赛的今天,我们的苗唢呐正悄悄地被边缘化,传承问题形势严峻;艺人老化、技艺下降、曲目锐减、传承人寥寥无几……

今年二月,湖南省民族歌舞团二级演奏员石友恩在呐喊,说他有个愿望:在有生之年搞个唢这场比赛,不是他一个人的奢侈。

201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