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散文随笔 > 正文
       

苗唢呐(三)托儿寨·唢呐之根

来源:文 吴怛忠 苗文 龙建杰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8/04/03 12:46:16

 托儿寨,是个袖珍苗寨,静卧在腊尔山台地的东南角。寨子十七八户人家,都姓刘。时年八十六岁的刘仕强老人说:“祖先从水田来当兵,喜欢上拉斗阳的女子,赶不上队伍留了下来。大约有五六代了”。察看此地周边,明清的塘、汛、哨、碉、关、卡星罗棋布:万溶江碉堡、隘口、火炉坪丫刺关、塘寨、官庄坪等等,据此推算,这个刘姓的祖先应该是嘉庆年间清政府推行屯政时期招募的一名屯勇。传说他水田家人来这里找他,他就和爱人从官庄坪(原两头羊乡政府所在地)搬迁到了这个地方。

 托儿寨,上世纪解放前夕,这里曾经出过两个名可噪一时的唢呐大师。曾在山江博物馆表演的早岗村唢呐师傅吴恩阳(1945年农历2月生)向炳新(1945年农历10月生)、千工坪香炉山吴培海兄弟(1955年10月生),他们的唢呐祖师是托儿寨的,还有七篼树、大塘(托儿寨后人)、高山村的唢呐祖师都是托儿寨的。传说兄弟俩酷爱唢呐,看到别人的长处,便虚心求教,有样学样,且能心领神会,举一反三。他们勤学苦练,即使是在土匪猖獗时期,他们在山上躲土匪时,为了不让土匪听到声音,他们把喇叭对着山洞或石头孔吹奏练习。刘仕强老人说唢呐手是他们的爷爷辈,原来他们吹不过板如(两林)的,后来加油练习,就有了突飞猛进。两兄弟一个叫“双贵”,另一个叫“剖正”(“剖”是爷爷的意思。推测名字叫“刘双正”),被土匪杀害了。

 据说黄永玉《山鬼》的创作,就是在距此不远的洞脚苗寨。这一带正是苗语地名中带“鬼”的集中地:棍当(鬼塘)、柳棍(鬼井)、刀棍(苗语名ndut ghunb,鬼树。即官庄坪。鬼有“王”的意思,“鬼树”即“风水树”)等。托儿寨苗语名:dongs ghunb nieax有三种解释:一、鬼叫坨。可能是这个地方的原始地名,表示凄凉;二、听鬼叫。可能是有人住在这个地方后的一种自嘲或他人开玩笑的戏称,同样表示凄凉;第三种解释:鬼肉坨。说这里是官庄坪苗法师做法事(苗语讲“做鬼”)杀猪宰羊分肉(鬼肉)吃的地方。三种说法都能自圆其说。  

 托儿寨,她在凤凰版图上标注的地名是“东棍岩”(苗语名音)。她在一条普普通通山路上一个不经意的拐角处;她在一个你以为路走到了尽头的地方(距官庄坪0。6公里);她静得偏僻,近乎苍凉。听得懂苗语的人,会直接联系到那个“听鬼叫的地方”;她美得叫人怦然心动,坐地感伤。她有意无意与世隔绝,两百年来孤芳自赏,二十来个房子错落有致,“坐南朝北,午山子向”,瓦房子、青石块、土砖墙……

 历史短暂的两百年,却已是无数的生命繁衍沉浮。乾嘉苗民起义、嘉庆6年的反缴枪斗争、顾家齐剿匪焚烧拉斗羊大小十八寨,兵荒马乱、血雨腥风,使得这里的刘姓散居周边各寨,还有一支迁徙到千工坪新桃一带去了……

 这个曾享负盛名的唢呐圣地,如今竟然没能留下一支唢呐。两个唢呐师的老屋场现在是一片菜地,断壁残垣。

 托儿寨,是东部苗族历史动荡的幸存者和幸运儿。是一部打打杀杀、恩怨情仇、起伏跌宕最后超凡脱俗宣告爱情胜利的连续剧!

 托儿寨,以爱的名义和生命的形式保留了东部苗族历史的一个活态片段!

 托儿寨,以一种英雄上路的气概演绎了一段苗唢呐的悲壮传奇!

                                       2018/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