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散文随笔 > 正文
       

秋到吕洞

来源:石远定(文) 石元新(摄影)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7/08/10 18:00:34

乡村即景

 不知不觉,家家户户的院子扫干净了,架子铺上了木板,路也修补好了。

 吊脚楼上挂着辣椒、玉米、和高粱。鸡鸭不时地抬头张望。小狗串来串去嗅着什么。玩童坐在拖着青柚的小木车上,双脚一蹬,驶向远眺的爷爷。

 天空高远。白云飘荡。阳光炽烈。

 阳光和秋风赛跑。秋风掠过屋顶的时候,阳光照射亮瓦,熠熠生辉。

小河欢歌

 金秋的小河。狗尾巴草和莎草摇曳着舞姿。偶尔看见新鲜的稻草踏着岁月的行板漂向远方。

 是谁一声吆喝?太阳躲进了云层,在河里洗澡的孩子齐齐上岸,哆嗦着蹲在一起。

 秋风拽着秋阳。在远处,一只青鸟俯冲入林。然后又向小河飞来,像侦察机拍照。

唰。一个孩子抓来一把河沙涂在另一个孩子的背上,被涂的孩子一转身把他掀倒在地,两人抱在一起在沙滩上翻滚。

 喔。其他孩子散开,或站立,或坐在地上,喊破喉咙助威。

 看着类人猿演化成人类之前的朝天沟夹着河沙,稀里哗啦抖落,孩子们笑弯了腰,笑痛了肚子。

 搞不得。是谁似笑似骂,拉开孩子们做游戏的序幕。

 “我们打水漂吧,看今晚吃几碗饭!”

 石块飘在水上,声音从远古传来,一碗、二碗、三碗……

牵牛放的老爷爷

 爷爷的斗篷是天。满是皱纹的脸是时空。

 天穹深处,时光隧道,旱烟吧嗒吧嗒的响——

 那是爷爷习以为常的吆喝,唤起奶奶此起彼伏的回想。

 爷爷的肩上挂着拾来的稻穗。手里拎着几条鱼。嗓门打开,几个幼小的身影飞驰而来,幸福的叫声冲破云天。

 阳光被秋风从山前拽到后山。又从山后拽到山前。爷爷那双眼紧紧地盯着牛,那头牛吃一会儿草又抬头,吃会儿草又抬头,人盯着牛,牛看着人,一根绳子连在一起。

 麻雀叽叽喳喳热场。山路像彩带一样飘逸。山坡上,路两旁,一簇簇野菊花开正艳。

山歌野韵

 距离可以模糊视线,却模糊不了歌声。

 你坐在那边山,我站在这边岭,看得见你影子,来不到你跟前。

 呜——呼——山那边的妹子唱首歌哦。一声吆喝后,歌声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乘风而来。

 空山不见人,但闻歌声响。拿着斗篷的汉子,戴着围裙的姑娘。累也唱闲也唱、哭也唱笑也唱的山歌,从古到今日、积夜累堆积成山。

一茵茶树一秋茶

 岁月苍老了容颜,却苍老不了心情。

 季节变换了色彩,却变换不了诗意。

 一茵茶树一秋茶,一家小院一地香。

丰收季节,吕洞山泛彩成金

 一坛一坛的酸鱼,冒泡发出声响。

 一坡一坡的茶树,摇曳婀娜青枝。

 咚。咚。响声此起彼伏,从这个坝子,从那个山谷。

 田间一角,黄扁条一头插进泥土一头翘首向天;孩童戴着用野菊编成的草帽,坐在稻草上迎风而歌。

 阳光过处,麻雀成群起落。沉甸甸的稻穗闪耀金光。汗水成珠的喜悦,被蜻蜓创编成舞蹈,迎风而跳。

 花开有缘故,丰收有缘由。从古而今的岁月,劳动开花结果,劳动殷实生活,劳动坚定信念,劳动充实思想——

 丰收季节,吕洞山泛彩成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