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散文随笔 > 正文
       

吕洞山,那美丽的遇见和作别

来源:文 石远定 摄影 石元新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7/06/23 18:55:45

/石远定  摄影/石元新

 人世间百转千回的聚散,抬头遇见,回首作别,自山垭来,消失在山垭,时光影影绰绰,行径若隐若现,吕峰唵嗳蓊郁。

 季节不断更替,年华依旧葱茏,看惯了的日起日落、风起云涌百看不厌,呼一声山风,打一个激灵,暗香盈动,生命灿烂。

 每一次花开嫣然的重逢,推开季节的窗口、山垭的门帘,煮一杯天地精灵而饮,唱一首山歌助兴,看路转路回,谈天高、山高、苍松高,指着山寨询问亲朋安好和收成。

 那些消失在山垭的小径,亘古而来从不生草;那些如同岁月书简的茶园,亘古而来从不荒废,你来我往的情怀,浅念暖暖,情意悠长。

 脚步从来都是轻盈的,用心聆听山的声音,鸟声,山泉声,松涛声,还有采茶声,浑然一体的意境,山性即茶性,山影即人影,茶情即人情,岁月香暖。

 如烟的光景,禅意盎然,心念清雅素淡,眼望处,翩翩的青鸟,漫延的清香,旖旎的风光,流年轻声轻语。

 曼妙的时光无所不在,闻一闻梨花,看一看枇杷,打一打苗鼓,每一次凝眸都是惊艳的初见,路边,树下,田埂,溪流边,或者吊脚楼上,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的故事上演到今。

 每一条行径,尽头都是家,曾经一路相依的人,不是亲人就是亲戚,五百年前是一家,五百年后是一家,从岁月里来,最后回到岁月中去。

 你在这边山,我在那边岭,道路再漫长都在行走的脚板里,岁月再悠长都在眼睛里。

 【吕洞山,湘西保靖的一座山,因山上有两个穿洞形似“吕”字而得名,苗语名为“格剖格孃”,意为“祖宗的山”,山名即区名,是苗族南迁到达湘西后最早的定居地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