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选刊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学研究 > 论文选刊 > 正文
       

解读高庙遗址出土的娘熊脸谱(饕餮纹)

来源:中华龙凤文化学者 吴心源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9/05/29 13:35:40

(一)龙腾盛世 天下大同

               1.(亮相亚洲文明论坛的湖南省吉首市火龙钢花)

2.(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中共湘西州委书记叶红专为吉首市马颈坳火龙点睛)

(二)解读高庙遗址出土的娘熊脸谱(饕餮纹)

中华龙凤文化学者吴心源

2009年11月25至27日,笔者在湖南省苗学会第四届年会暨洪江中国第一古商城学术研讨会上,就洪江地名的来历,作了简要的发言,受到与会专家学者的好评。随后,着手收集相关资料,写就《洪江地名探源》一文。同时惊喜地发现洪江高庙遗址出土的所谓“饕餮纹”,有人说是蚩尤环,也有人说是神农,笔者认为实际上就是花垣苗族数千年来传颂不止的先祖蚩尤的母亲娘熊脸谱(娘熊庞面庞陌niax xongb pangb mianb pangb mes,庞目庞陌pangb mux pangb mes,汉语有面庞、脸庞、面目,陌面人、陌生人等词)(见下图),再往上追溯便是盘古时期的女娲脸谱(娲奶娲帕,即高祖女娲),与独立学者黄饮冰先生所述,不谋而合。

1

2

娘熊庞面庞陌两边是苗族的仡楼仡栏ghob loub bloud ghob lanxb loud ,叫干栏式建筑--雕楼。雕楼(木楼,为两柱一瓜的椎鉚结构)雕堡(土或土木混合结构的楼房),解放前湘西苗区比较富裕的人家都在正屋前修有雕楼,是一种带有瞭望、监视异情的防御性建筑。(彭头山遗址里面有干栏式建筑,早于高庙、早于河姆渡干栏式建筑。干栏ghob loub是苗语东部方言的基本词汇,吊脚楼,楼上都叫仡楼、干栏ghob loub),那梯级象缠绕的龙,也可以说这是苗族的图腾像和图腾柱,图中顶上为三角形的是鼓楼和望星楼,有专门的男子白天击鼓报时,夜间观察星象;右边三角形内带圆形图案的是闺楼绣楼,白天未嫁闺女在内做绣活,夜间对歌,男女幽会,相互倾述爱慕之情;中间的脸谱常常被称为饕餮纹,也可视作家族族徽。

高庙高宇shanb mleax bloud shanb yenx bloud是苗语地名,源于仡庙仡宇ghob mleax bloud ghob yenx bloud。高宇今作高椅,在洪江比邻的会同县,洪江在历史上曾隶属会同县,会同源于会同会盟、鼓会鼓盟(就是苗族的鼓社节),也可写作会峒会盟,意思是在地势平坦的地方踩鼓跳舞、椎牛祭祖,这些都是苗语词汇,作为炎帝故里的会同,炎人国神农帝经常在此聚族会盟、祭祖议事。《宋史•地理志》载:会同于宋代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因为此地有一个古老的“会同”地名)置县。有人说会同县名源于《诗经•小雅•车攻》:“赤芾金舄,会同有绎。”这是文人的雅化和附会。《论语•先进篇》有“宗庙之事,如会同”、“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论语》中的“宗庙会同”能起源于会同吗?显然不是的。《诗经》时代,会同地处荆楚之地;《论语》之时,同属蛮地,此时不知是炎帝故里,更不知会同为何物,那么“宗庙会同”当然不会指今天之会同。

庙在现代汉语中有几个含义:①旧时供祖宗神位的处所,如宗庙、家庙。②(书)指朝廷,如庙堂,廊庙。③(书)已死皇帝的代称,如庙号,庙讳等。当然还有别的意思,此处不再列举。⑵宇,其中一层含义是房檐,泛指房屋,如屋宇、栋宇。⑶“仡”字作四音格(又叫四字格)构词的双冠词复踏音节,“构成许多多音节的名词或词组,这是对苗语构词的功能的丰富。……更富于表现力与人文感情色彩。”⑴如仡庙仡宇就是如此,高庙高宇的地名更加显得形象高大、历史久远。

2005年5月,笔者出差之余来到湖南高椅古村实地考察。该村落位于会同县城东北48公里处,三面环山,一面依水,宛如豪门贵族家高大的太师椅(风水术语),故此得名。它自然环境优美,建筑规模宏大,人文历史丰厚,而且保存较完好,被专家誉为“古民居建筑史书”、“古民居村落活化石”,具有“中国第一村”之美称。在临进高椅古村的山道上,有几株高大显眼、需几人合抱的枫香树,村里是桔柚茂密、花果飘香,这都是蚩尤崇拜的产物。眼前的一切,使人不禁想起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名句佳作来,难怪高椅村民祖先威远侯杨再思的三代孙通碧公于宋隆兴元年(1143)辞官不做,带领子孙后代,花费了124年光阴,消磨了五代人的心血找到这块他们心中的风水宝地,自元代至大四年(1311)迁居于此,600多年间,杨家子孙苦心经营,自明代洪武十三年(1380)到清代光绪七年(1881)先后建造了300多处明清古建筑,在这里安居乐业,生存繁衍,为后代子孙留下了一份丰厚的家业与厚重的文化遗产。

笔者深得苗家“鬼谷先生”、“鬼谷仙人”、“ 白鹤先生”、“白鹤仙人”风水术真传,深知高宇(高椅)也是杨救贫先生弃官为民,远离京都,回到南方,为避战祸,拓地立户的地方,当问及村民是否知道此事时,当地村民避而不答,或许是真的不知道,或许是避讳,更或许是不愿意告知貌似外来之人。于是,我便告知村民高椅村的败穴所在,是村民视为“圣山”、“禁山”的地方;同时,村中人口发展不大,得到时任村小校长(上门郎)的证实,该村人口始终在二千人左右俳徊;告知他们,其开基祖公杨就贫的墓豕在贵州玉屏。民间相传,杨就贫父亲身故,他精心择地待葬。赵匡湚的父亲也亡故,托杨师卜地而葬,杨就贫施展平生之术,找到一处“犀牛望月”之宝地,在一天坑中。杨告诉赵家人,要将杨公先考骨灰挂在犀牛头上,赵家先考骨灰挂在犀牛角上。赵家怀有私心,把其先考骨灰挂在犀牛头上,杨家先考的骨灰挂在犀牛角上,也不告诉杨就贫实情,但杨就贫先生掐指一算,一目了然,于是说道:“就这样好,赵家一朝出王,杨家代代出将。”后来的事实果真如此,宋朝江山一朝终了,杨家出将代代名扬。由此可见,高椅古村的历史上溯了若干百年。

蚩尤是中华民族的三大始祖之一,“饕餮纹”、“图腾龙”是整个苗蛮语族乃至中华民族的图腾纹,如今,矗立在天安门前的华表便是源于“图腾龙”。双耳图案的娘熊饕餮像在湖南东部苗语区的巫经巫词中还可以找到证据。在古称“六里红苗”的花垣县苗疆腹地太黎山寨一带,自古到今流传着一个妇孺老幼皆知的故事和一曲传颂不止的史诗,苗语的传述是:

太黎欧然先,[身身]熊欧然谋……

阿大啊!太碧郎剖:

度豪白剖,度细白仲,

少沙吉化夯,哨呐古化戎。

大戎诺单,大笮弄登,

太碧郎剖寿德昂,代戎代笮拢单登。

娘帕如戎义窟扁,保佑代加凸能人,

代秀太碧松汝达,叉到仙女勾处能。

枷帕枷义汝高亚,凸部猛单阿盘登。……⑵

网友武陵主峰提供苗文:

teab lix oub ral xand,

niax xongb oub ral mloux……

古歌一开始就告诉我们,太黎•仡戎长有两排僚牙,其母娘熊长有两排耽耳(即有福之相)。太黎仡戎七八岁时,父亲被远房叔叔设计害死,并把母亲娘熊卖到一个叫“过莱过乍”(苗语地名,今名待考),生离死别,苦不堪言。长大后,太黎仡戎到“过莱过乍”寻找娘熊回苗乡椎牛祭祖,全家团员。于是,这古歌传代代相传至今,告诫代熊不要忘记大家是太黎仡戎的子孙。

1991年高庙出土了一件精美的高直领白陶罐,上面的画面中间是长有“双羽翅”的獠牙兽面,其两侧各竖有一个由两立柱构成的“梯阙”,共有四级,还有环梯盘旋而上达于阙顶。当时即有人怀疑这是远古的祭祀建筑遗迹,不过人们并未找到相关证据。笔者,从小在苗乡长大,太黎•仡戎的故事熟记在心,所以,看到此图,就马上认出这是娘熊的脸谱,那“双羽翅”实际是“欧然谋”(两排耽耳)。这个“饕餮纹”中双重耳朵的出现和苗族古老话中的“niax xongb oub ral mloux“苗祖婆双重耳”的说法一致,耳读弭若mloux,读佴若naix,不是巧合。“饕餮纹”面世后,被主持发掘该遗址的贺刚先生指认为“神兽”、舒向今先生认为是与三苗密切相关的“神人”、柴焕波先生认为是虎图腾的最早图案。除舒向今先生的结论尚属正确外,其余结论有失偏颇。因为,他们不知道苗族口耳相传的娘熊故事,当然就不明白“饕餮纹”图腾的原生意义是什么,情有可原。李学勤先生认为“淅江反山、瑶山发掘的一大收获,是发现了良渚玉器饕餮纹的最完整、复杂的型式,如图。对于这个纹饰显示的图像。可以从三个层次去理解。第一,将整个图像看做整体,也就是一个两个面孔的人形。第二,将图像看做上下两部分的重合。第三,将图像看做以兽面为主,上面的人形是兽面的附属部分。”⒂这个三种方式都未能正确识出此图。正确的方法是,将整个图像看作一个整体,这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全身裸像,两手弯曲撑护着双乳,乳下是佩戴的是装饰物,象今天苗人的银饰,这是富有夸张和想象力的作品,也是娘熊的全身像。

2004年,考古工作队发掘了将近1000平方米的大型祭祀场所,距今约7000多年。这个场所呈南北中轴线布局,面朝正南方的沅水。在北部的主祭场所,人们发现了四个近方形、边长与深度各近一米的大柱洞,正好组成两两对称、略呈八字形排列的“双阙”状建筑。据推测,这么深且宽的柱洞,肯定是支持着至少三十米高的塔楼式建筑(应该叫干栏式建筑,苗语叫仡栏仡楼、楼房或吊脚楼。),否则扎这么深的柱洞,另人难以理解。通道一带的侗族是在宋代以后才从都柳江沿江上在当地落脚,其鼓楼的塔式建筑与七千多年前的干栏式建筑只是流与源的关系,那时没有侗族之称,因此,他们与干栏式建筑无关。把干栏式建筑说成是塔式建筑是本末倒置、偷梁换柱之为,别有用心。

这个布局让考古学家们很自然地联想到1991年发现的那个白陶罐,画面上双阙所处的位置和现场布局非常一致,它是当时人们祭祀场景的真实写照。这个“梯阙”,是古代祭祀场所中专设的供神灵上下的天梯,或者是神灵进出天界的天门。这处祭祀场所的发现,验证了白陶罐上所饰祭仪图的实景来源,也揭示了那些以戳印神灵图像为主的白陶制品,的确就是祭器。同时,在祭祀遗迹中的白陶上,还发现了各种建筑纹样,其丰富程度,甚至可以使考古学家得以把它们和柱洞遗迹一一对应,复原当时的木结构神亭纹同样为干栏式建筑,亭柱为三根,与苗族仡钢(火坑上的铁三脚)形式相同,体现了“一分为三、三生万物”的苗族生成哲学观。

2005年1月8日笔者得友人赠送一对白陶器皿,见图4。当时就联想到高庙的白陶制品,虽经多次找人辨别无果,但始终相信冥冥中它们是有联系的,直到认出娘熊脸谱后,这一想法才得到证实。

(图3)

(图4)

2006年5月25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高庙文化:新石器时代的“同位素”》一文,文中指出:“凤凰是传说中的神鸟,具有图腾的意蕴。史界及考古界一直公认,河流线型渡遗址发现的‘双鸟朝阳’象牙雕刻,是我国最早的‘凤凰图腾’。而高庙遗址出土的白色陶罐,其颈部和肩部各戳印有东方神鸟(包括兽面、太阳)图案,一只朝向正面,一只侧面回首,虽经年代浸淫,依旧栩栩如生。专家鉴定,沅水凤凰早于河姆渡凤凰400年。”⑷笔者在《凤凰县地名的来历》一文中阐述凤凰得名源于鸡公山,在《苗族古历》一书中论述十二生肖星野对应为酉(毕鸟、昴鸡、胃雉),鸟为鸭子,也是鸟类的类词统称,不懂苗语者,不明其意义。湘西苗族在椎牛祭祀时,要在院坪场上立一根花柱(又叫图腾柱)用来栓水牛,在花柱顶端,要立用一只用竹篾与纸制成的彩凤,供参加祭祀的人们膜拜。这种以鸟人为族称和崇尚凤鸟的文化习俗,便是高庙遗址文化遗迹的沿续。神农是会种会吃稻粟的人,龙的原生意义是人,娘熊脸谱、干栏式雕楼和太阳凤鸟图案表明,炎帝神农太阳崇拜、龙凤同源,“鸟耘象耕”是稻田养鸭、人耕其田,苗族传统耕作方式自古沿习至今。

“太阳崇拜”是远古先人追求天人合一的又一种精神情结。2005年4月,高庙遗址挖出的“太阳彩陶”,已历7400余岁,为新石器早期陶工艺品。令专家心仪的是,此陶不仅有逼真的“红日”形象,还是我国出土最早的陶工艺品。⑸屈原《离骚》首句“帝高阳之苗裔”,此帝高阳不是颛顼,而是蚩尤。对此,张中一先生在《楚继承和发展三苗文化初探》中指出:“‘帝高阳之苗裔,朕皇考曰伯庸’。主人公楚灵均自述他的祖先是天帝高阳和伯庸,对照《帛书》中所述的楚人先祖炎帝、祝融是十分吻合的。《白虎通义》:‘炎帝者,太阳也。’……楚民族祀奉的‘帝高阳’正是三苗族祖国各地先炎帝蚩尤。”⑸从《包山二号竹简》记载:“楚先老童、祝融、媸酓”(蚩尤),酓者炎帝蚩尤也,可见楚族和苗族同祖。

苗语把崇山峻岭读作shanb gheul shanb renx,善皐善任(高山高岭),额门头高叫shanb reas bleid善冉碑(高额头),也喻指聪明人。岭renx的读音与人相同,人即苗语的乃,山人gheul乃的读音与山寨gheul乃相同,所以山=寨;高苗语读shanb,高人shanb乃与高岭shanb renx读音相同,高人即高山。传说在洪水天荒时期,只有住在高山上的人才有幸生存下来,与傩公傩母的故事相同。作为祭祀场所的高庙无疑是苗族先民的祖庙,所以才保留娘熊庞陌(脸谱)。洪江地名也是由于太黎•仡戎作为氏族长居住此地而得名,因为是百工之长,所以叫共工,也就是共同的公公(公濮,此处是苗官名)。

随着蚩尤部落(七戎八蛮北上,其余的代戎代笮仍然居住原来的地方)的北上中原、南下到东南之滨开创彭头山文明、河姆渡文明、大汶口文明、良渚文明、红山文明、龙山文明等,娘熊庞面庞陌也被不断地铭刻在精美的玉器和青铜器上,只是人们遗忘了苗族传说中的娘熊脸谱,抽象地认为这是辟邪福佑的神像了。其中最著名是商代的司母戊大方鼎。其实“司母戊大方鼎”还可读作“后母戊大方鼎”,“后”与“司”同形。“后”本是苗语哭丧时的发语词。哭父亲是“后阿爸”,哭母亲是“后阿弥”,引申为“后爸”、“后弥”(后妈)以后,“后”就有动词的意义。人怀念亲人最痛切莫过于痛哭流涕。所以,纪念亲人便叫“后”。 “后母戊大方鼎”即“哭母戊大方鼎”。哭喊相通,喊又与嘶相通,喊令即成司令,故“后”和“司”相通。在汉语中,司,后也;后,司也。而繁体字的“后”:才是前后之后的意思。我们俗称的太后、皇后的“后”、后稷的“后”,全作“司”意,也就是管理、领导的意思。司母戊的“司”就是“后”的意思。“司母”就是俗称的“母后”:王的亲生妈妈,或者是王的爸爸的正妻“戊”是人的名字,也就是王的妈妈的名字。我们知道商代王室都是以干支来命名的,比如商王“武丁”、“盘庚”等。

至今,湘西花垣苗人世代传唱“太黎欧然先,娘熊欧然谋”,歌颂和纪念苗族老祖母和蚩尤太黎先祖。苗族妇女把娘熊饕餮神像精心加工制作成银饰片,镶嵌在童帽上,以期保佑子子孙孙平安成长、福寿绵长。著名的史学者马少侨先生称娘熊饕餮神像是苗族的保护神。娘熊脸谱再现荣光(戎光、龙光),再次表明,洪江是龙的故乡、会同是炎帝故里,是龙凤呈祥、万物和谐的体现。

著名的历史学家李学勤说:“洪江市岩里村的高庙遗址,我个人看到的材料上的几件陶器(图片),让我目瞪口呆,怎么有这样的东西?我不懂得,它那文化系统方面与周围的有很大的差异,有它的独特性。这种独特性给人的印象深刻。我们可以看到湘西地区,包括怀化地区以我们会同为中心的一带,在整个中华文明中形成、发展的过程中同样有着很重要的地位。如果结合当地的传说,完全可以克服湖南上古是一个荒凉之区的这样一些偏见。”⑷

注释:

⑴石宗仁著《荆楚与支那》民族出版社2008年6月第1版第233页

⒂李学勤著《走出疑古时代》长春出版社2007年7月第1版,第54页。

湖南省花垣县文联编《苗河文库•始祖蚩尤》(石家齐、王子顺、龙明林执行主编)第9页,内刊资料。

⑵⑶《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商务印书馆1997年11月北京第207次印刷,第882、1537页。

⑷⑸《炎帝文化遍会同》—— 全国首届会同炎帝故里文化研讨会附属材料汇编,第170、27--28页,内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