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选刊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学研究 > 论文选刊 > 正文
       

“放驩兜”的“崇山”在湘西花垣

来源:本站 麻明进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9/05/08 18:05:11

《尚书·尧典》记载的“放驩兜于崇山”,是说远古部落长久惨烈相冲突后,驩兜部落被迫迁徙到崇山。而崇山在哪里?时常引人研究、争议,至今也没有服人的定论。对此,本人也谈谈自己的观点。

(一) “放驩兜于崇山”及相关事态

要明确“放驩兜于崇山”这一重要的远古事态,及崇山在湘西花垣还是那里?有必要先了解“驩兜”“崇山”“放”的简要词意。

“驩兜”,是苗族远古两个非常著名的祖先之一,即在蚩尤之后就是他了。驩兜在古籍中又记为驩头、讙兜、讙头、鴅兜、观兜、欢兜、灌头、观兜等名,是以蚩尤为君的“九黎之后”。“颛顼生观兜,观兜生苗民”。驩兜又是五千多年前的古老部族,兴起于灌水(今陕西华县),东徙兜牟山(今河南灵宝)发展为部落。后来在豫西南山地和丹水、汉水、长江中游一带,与中原丹朱部族、苗蛮部族融合三苗部落,又称苗蛮部落群,驩兜被推为三苗首领。“三苗”又叫“苗民”“有苗”,主要分布在湖南洞庭湖到江西彭蠡之间﹐即长江中游以南一带。驩兜在晋南河南原阳山东与共工、鲧等结盟反对舜继尧位,几经相战后失利,被舜“窜三苗于三危,放驩兜于崇山”繁衍生息。之后苗族始向西南迁徙,少量支系迁到越南、老挝、法兰西、美国等国外。周秦时苗族被称为,汉代移居湘黔以后称长沙蛮五溪蛮”“武陵蛮”等蚩尤、驩兜的后裔广布南方,形成现在苗族的绝大部分。

“崇山”,驩兜部族到了崇山,这地域就成为驩兜再度发祥的故里。夏时“崇山”就是祥瑞之地,更因驩兜而扬名。《史记·孙子吴起传》“夏之兴也,融降于崇山《竹书纪年》:“夏道将兴……祝融之神降于崇山《国语·周语》:“昔夏之兴也,融降于崇山” 多少年来,人们对崇山的名号越来越引起关注,时有争论,不同地域的崇山都与驩兜扯开来。综合来看主要:一是尧治洪水时驩兜被置于河南登封市的嵩山为崇山; 二是唐州牂牁江(广西北盘江)之崇山;三是越南荣市的崇山; 四是张家界大庸)西南20公里处与天门山相连的崇山; 五是《太祖实录》称明洪武十一年“置崇山卫于湖广孟洞之地”,位于今湘西)花垣县境苗语称柔崇的崇山。

”,从句意来说,显然是炫耀战胜方——舜的能力,而把驩兜等流放、驱逐至远方崇山之意。然而通过下文分析,应该还有舜的无可奈何之意。即驩兜部落败至崇山后,舜帝就拿他无办法了。

前人的历史,后人所记总是简略的。《尚书》记载放驩兜于”崇山”,也没有指点具体位置。那到底放驩兜”的崇山在哪里?对此,本人经过探讨和深思,认为放驩兜”的崇山”并不单单是某座山!而应该是大有深意的,于是先提出这样几个问题:崇山固有别样的特征和所处区域是什么?放驩兜的崇山还有哪些古老部落?哪里的民俗与三苗驩兜的民俗联系最为切合?驩兜的后裔是苗族更或是某个族姓?驩兜被舜”了之后其后裔主要聚居在哪处地方?

我们知道,崇山的称谓在苗族历史迁徙中,是中国社会及特定区域的重要产物,一些史籍记载的各地崇山,与驩兜部族活动之事应有其是,相关古迹遗址也无是可否定的。考大江南北皆有崇山,各古籍的述载是有不同时效的,或是“相传”的,或又是某一片断的。对不同地域的崇山进行甄别,确实要把多方面因素综合起来考虑。显然,远离洞庭彭蠡之西、北部及国外的崇山,明显不是放驩兜之处。而有的史志记了与驩兜一名相关的几处遗迹,认为今张家界西南连天门山的崇山是放驩兜的崇山,其实也是不确切的。因为应有的——驩兜后裔(苗族)这一最基本的特征,此地是不具备的!在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时,张家界全市三县区有34个民族,少数民族115.25万人,占总人口的77.19%,占绝对多数的是土家族和白族;2006年末实有土家族人口101.56万人、白族11.21万人,苗族仅2.67万人。其苗族人数微乎其微,也没有苗族聚居之地,其中相当部分还是近一二世纪零星流入的,显然此处不是放驩兜的崇山。

我们应该肯定,舜“放驩兜”的“崇山”,必然有多种显赫于世的重要特征!相较之下,我认定这个崇山就在湘西花垣县!为使大家更加明了,下面从多方面情况来深入阐述,说明花垣的崇山是与舜放驩兜于祟山”的史实相符的。

(二)花垣自古有特定的崇山——柔崇”尖岩山

湘西花垣具体的崇山在哪里?可以说到现在为止,虽然还没有书面上的肯定。但是当地人们知道,这里自古就有苗语称为柔崇的特定崇山。从苗民对当地各名山的称谓与汉语有所区别得知,汉籍记载苗区的地名多考于苗语称谓。处于花垣县麻栗场镇用汉语名尖岩山”,苗语自古以来就叫柔崇”。《永绥厅志·山川》卷之三云:“崇者嵬伟之象。”苗语”的汉语直译是石头”,引意即岩山”,的汉译是”、陡峭”,柔崇汉译就是崇山”。这也就是放驩兜”的崇山”特定的代表性之山!

柔崇此山从底部周长约10公里盆地中突兀而起,高耸入云,恰似立于天界锅底突起周围广阔无山相连,处所特征明显,苗语因此又叫仁薄鋺高薄鋺”。”和”都是苗语对山岭的简称,其四字格称呼是比高比仁”。此山岩崖雄伟、形尖陡唐代一文人曾题上联:“尖山似笔,倒写蓝天一张纸;”加上从319国道一侧观看,大半岩崖绝壁自山腰直插山顶,东西向看此山犹如大大的毛笔尖,后来以汉文书写就用“尖岩山”。

崇山柔崇是永绥(花垣县)八景之一,东南距湘西州府吉首市区50公里,西北距花垣县城20公里,319国道从山下川过,高速公路从对面的大王坡架桥到此山腰划境而过。山头时飘祥云,雄鹰翻飞,凉风徐徐。山顶海拔868米,比山脚平地垂直高差360多米。南北远看形如古代官帽,东西向视恰如毛笔尖头,山上有磨子岩、长寿泉、笔峰寺、文昌阁、观音洞、一碗水(金盆映月)、冷热洞、仙人桥等十几处自然和人文景点。东晋道教师尊葛洪曾游居此山,建有道观和炼丹窑,今虽全毁,瓦砾尚存。

站在山顶俯视,可见围绕山脚而居的四个村寨,千户人家。处处炊烟瓦密,良田沃野相映,溪河弯亏伸展。就因为这非常明显独立而又雄伟的山体,使国民党在解放初图谋反攻大陆,于1953年4月26日傍晚秘派飞机载4名特务及枪支弹药、电台、望远镜等物资飞来时,误将它当作崇山地区密林深处的莲台山进行空投,结果两天内被麻栗场镇当地军民全部围捕与击毙。

有意思的还有,围绕柔崇”山脚而居的四个寨子,书写虽分别叫沙科、老寨、尖岩、新桥,而苗语则是分为柔崇熊”(含沙科、老寨)和柔崇扎”(含尖岩、新桥)柔崇熊”全是古老苗民居住,房舍依苗族崇尚与习俗,都是背靠连绵重叠的后山,《辞海》里记的苗剧”就诞生于此,创始人石成鉴石成业进京表演曾受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老寨村苗语就叫柔崇”,最早来定居的是仡轲宗施姓(轲潕)和仡沙宗刘姓(仡沙代表性姓氏是廖),后来有仡驩石姓等;沙科村由老寨发展而来,以仡沙宗刘姓为主,苗语尊其祖先名为村寨名。刘姓是出于九黎的黎或犁之音转,与廖姓同属于湘西苗族仡熊仡夷”中的仡夷族仡沙宗。柔崇扎”的尖岩、新桥两寨村民,多是是后来居住的讲汉语的汉族、土家族等客民;其房全背靠不求后山。而其中的部分客民,究其源应是苗民。如这里的张姓讲汉话虽自定为土家族,而与本县团结镇老王寨等讲苗语的张姓苗族同源,其祖均系宋时江西仡夷章氏兄弟落业繁衍再改为张氏,从泸溪迁来花垣后“庆吊犹相通云”。

(三)花垣有古老盛名、最利阻敌的障天高岭——崇山地域

放驩兜“祟山”不仅是某个具体的山,更是泛指的崇山区域。从历史状况及史籍记载整体来看,这驩兜是以驩兜为首的古老而广袤的部落联盟,与舜长期相战失败后,仍有强大的部族集团,迁徙到崇山后还有庞大的人群。《尚书·尧典》记载舜“流共工于幽州,放驩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来说,幽州、三危就是区域。因之,古时流放”一个大的驩兜部落所到的崇山,决非弹丸之地,应当是个使之生存而较为宽阔的苗疆山区。这就是以花垣麻栗场孤峰耸立的“柔所代指周边峻岭显赫的崇山地域花垣县永绥是大湘西苗族的中心地带,占绝大多数的苗族人口,属于驩兜三苗部落集团的后裔。花垣唐虞,三苗地”,正是《潕溪武山考》记的“北东南三面环立”特殊的地理环境,能使古老的驩兜部族再度力抵外悲,重新奋起,繁荣发展。

放驩兜”所在的湘西花垣“祟山,明初起就记载有明指的崇山及泛指的崇山地域。《大明一统志》记镇溪所“在卢溪县二百三十里……洪武二十八年建所,经镇崇山、沿场、高岩等处”,“洪武元年置崇山卫于老卫城、后撤卫改置崇山千户所”。清朝厅贡生张先达在《潕溪武山考》中撰述的苗疆诸山空间坐标——“远见崇山、吕洞、巴斗西晃,北东南三面环立,相去一二百里,数十里”。光绪《湖南通志》、《乾州厅志》、民国29年1月发行《湘西乡土调查彙编》都载:“崇山,在县(乾城)六十里,蜿蜒高峻,山顶有瀑布,声闻若雷。《辰州志》还说舜放驩兜于崇山即此。元置崇山卫于山下,明史废止。按:此乃崇山之麓,崇山顶当在黄瓜寨苗村高处。此山由梵净发脉,虽未巍然挺峙,而高岭障天,可与武山颉颃。乾隆《辰州府志》曰:“崇山卫,城东郊三里许,衙舍街道古迹宛然,即旧夜郎坪地也。”乾城和永绥有“崇山124寨”苗寨等等。宣统《永绥厅志》载:“永绥厅治居湖南西北,自雍正八年开始,居吉多坪,踞崇山卫城二里。新治谓之新卫城,明崇山卫谓之老卫城。”老卫城建于明初,由夜郎坪改建而来,先后在此设立崇山卫和崇山千户所。老卫城为土城,当时墙基宽10-12米,顶宽3米,高4-10米; 城周长4公里,面积35万平方米,呈椭圆形,开东、西、南、北、北小门,五门赐名“归化门、宣威门、长治门、振武门、文安门。”

花垣的险峻的地理环境,是驩兜部族迁徙最利阻敌和生存的场所。从地理方位来看,长江南北皆有崇山,最远在越南,最近的则在花垣县。在三苗强盛之际,今花垣县属于三苗的势力范围。处在武溪峒河上游西抵黔川水界这块隆起的祟山峻岭,嵬伟之象”,地域险要。民国修湘川公路以前,东边排料乡至排碧乡与吉首交界的矮寨镇间,被绵长十数里、上下300多米穿插错落的悬崖峭壁阻隔,只有几条小路让当地苗民攀爬。清廷七省之兵镇压乾嘉苗民起义出击永绥境内时,也不敢在此间寻道进军。数千年前驩兜三苗部族战败,被逐鹿退往西南的苗族先民,分别从“左洞庭右彭蠡”出发,沿沅水经武溪,在辰、泸、乾等地留下部分。其余“十二支十二系”到吉首市的矮寨,就被绵长高大险山挡住。只好在张排寨分两帮人马,一部分沿德夯、天星沟上到“比高立峒”吕洞山区;另一部分沿大小龙洞瀑布汇合的高岩河盘旋而上,到了崇山卫边补抽的“比高立社”(吉索山)。从此,驩兜率领的苗族先民,摆脱了舜部落的追杀。汉史为舜美其名为“流、放”,记作“放驩兜于崇山,以变南蛮。”

苗族多有将山拟人化。驩兜为首的先民们在吉索山和吕洞山一带,创建基业、建村立社、分枝发派,再迁各地,人们将此两山称为湘西苗族的祖山。俗传“清明三天阳雀叫,催耕催种吉索来”,吉索山是阳雀开始叫的地方。在祖山之一的“比高立峒”吕洞山不远处,还分别有阿婆山、阿公山。这里的苗族习以“娘亲舅大”,比娘、舅更尊的是“奶”即母。因之,人们将崇山“柔崇”称为祖山中的外婆山,也就是驩兜部族重新发迹的代表山域。

(四)花垣相对众多的苗族,与驩兜三苗部族一脉相承

从有关史籍看来,驩兜部族及在崇山的后裔是苗族。《山海经·大荒北经》:“颛顼生驩兜,驩兜生苗民,苗民厘姓。”《山海经·大荒南经》:“大荒之中有人名曰驩兜,鲧妻士敬,士敬子炎融,炎融生驩兜……有驩兜之国。”贾逵曰:“其苗裔驩兜也。”《史记》载:“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 放驩兜于崇山,以变南蛮; 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 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 驩兜的三苗之国,左洞庭而右彭蠡。而今此五溪又距洞庭最近,彼必为三苗之裔而系渐由洞庭迁居于此五溪者也。〈永绥志〉直谓彼为三苗之裔焉《五溪苗族古今生活集》)。这都肯定驩兜部族及其后裔南蛮——苗民——苗族。驩兜被“流放”“崇山南极之山”的区域以后,其部族及后裔如今广布于南方的湘西、黔东北、川东南区域,其间的中心地带就是花垣县这块生苗险境。

永绥(花垣)的苗族人口数字,与各地比较历来都是首屈一指。在清朝嘉庆年间,湘西的永绥(花垣)、凤凰、乾城(吉首)、保靖、古丈五厅县共有苗寨2029寨,其中永绥苗寨725寨占总数的36%(其次是凤凰679寨);周边的麻阳、桑植、龙山三厅县仅有苗寨117寨。据石启贵《湘西苗族实地调查报告》1935、1938年调查,乾城、凤凰、永绥、古丈、保靖五县总人口352829人、苗族248723人凤凰为58734人,乾城40871人,保靖23882人,古丈23722人,其中的永绥总人口116146人、苗族101514人; 永绥苗族人口占五县苗族总人口的41%。《永绥直隶厅志》载:永绥在清雍正十一年有苗族3228户、23636人,乾隆十六年有苗族4256户、28836人,嘉庆二十二年有苗族12103户、50954人。民国二十九年一月发行《湘西乡土调查彙编》96页:考苗族散居于滇、桂、湘、黔、蜀各省,兹就湘西各县言之,以永绥、凤凰为最,乾城、保靖、古丈次之,其他各县为数较少,总计约有七十万,居处面积约占二万公里。

总面积0.11万平方公里的花垣县,1953、1964、1982年7月1日三次全国人口普查数,苗族人口分别是99191人、97214人、152349人,占总人口139316人、138332人、208086人的71.7%、70.3%、73.2%。经对比,花垣县苗族人口数在湖南全省排第一,占全县总人口比例数在全省也排第一,在全国排第二。就是在后来民族成份更改实施期间,花垣苗族人数也没有因政策变动而变化,不愧是驩兜苗裔最聚居的区域。

(五)花垣有相对众多的驩兜后裔——仡驩石氏

花垣不仅苗族人数相当多,自称是驩兜后裔的仡驩石氏,人数在本县排为苗族五宗六族、十二支十二系之首。从湘西苗族族属固有的具体称谓看,五宗即仡蹻吴姓、仡芈龙姓、仡沙廖姓、仡驩石姓、仡轲麻姓,六族即仡熊、仡夷、仡颛、仡恺、仡莱、仡鲧。所谓“十二支十二系”,即仡蹻吴姓、仡弄伍姓、仡芈龙姓、仡扁隆姓、仡沙廖姓、仡驩石姓、仡佧时姓、仡轲麻姓、仡枷杨姓、仡莱田姓、轲夯施姓、轲潕梁姓等。湘西苗族“吴龙廖石麻”五大人口最多的苗姓,在花垣县的排序是石龙麻吴廖,石姓人口最多。

湘西境内的苗族,向来称苗族石姓为“仡驩”,石姓自己谦称“代驩”,为仡颛族仡驩宗。他们一直奉驩兜为祖先,明白无误地表示石氏是驩兜的后裔。《苗族简史》:“湘西苗族五大姓之一的石姓,苗族呼为‘仡驩’。石姓有大小之分,其中大石苗语竟直呼作‘驩兜’”(此注:小石就是从“仡驩”石氏中分出的“时氏”)。花垣各地及村寨地名,有许多与驩兜相关:如许多的石家寨叫“者驩”“让驩”,排料芷耳寨(石氏某先祖立的寨)叫“吉驩”。雅桥乡苗语就叫“果驩”,这是石氏一部居住的“大冲大坪”,其实就是仡驩石氏先祖巴嘌、西家两兄弟分居后,西家远离父兄最先安居立业的地方。之后他俩的后裔再分繁各处,遍及整个花垣及周边的吉首、保靖、凤凰、古丈和黔东、渝东南区域。

关于湘西苗族所用汉字姓,及仡驩用石字作汉字姓的由来。随着刘邦称帝建汉、秦统一六国、唐朝施以“羁縻”等大流,国人随融汉族。加上明洪武元年朱元璋血洗湖南,原南蛮之长沙蛮、零陵蛮等地蛮民大多易族改姓。而居于湘西及西南的苗蛮,大部分致死不改。朝廷为了“治苗”,根据苗族各宗族的特性“赐”了汉字姓氏而编册入籍,从便统计人口、征收赋税,苗民代延岁久后便在书写时逐步使用。《辰州府志》:“泸溪在唐初建县时,唐王朝即封吴、龙、廖、石、麻五姓首领为都头,统其部族”,这五宗六族成湘西苗族主要成份。其中仡驩用的石姓,系因其始祖是驩兜,又“颛顼生观(驩)”,即为仡颛族仡驩宗。苗民以四字格称驩兜为驩兜驩柔,苗语的“兜、柔”译成汉语是指“土、石”,汉赐姓时忌驩兜字的“土”意,而用“石”为汉字之姓。

有关仡驩石氏的迁徙分居地及先祖名,本人综合几个版本,载于花垣县岩锣老寨马鞍《石氏族谱》,现摘要列述如下,以供考究。

苗族仡驩随五宗六族从泸溪现、泸溪峒,迁到比高立社(崇山卫边吉索山)、比高立谱(保靖吕洞山)以后,仡驩石氏普豆一部首先到与永(绥)、乾(城)、凤(凰) 交界的米良坝仁夯图,普王去花垣雅酉高达再迁凤凰禾库,善友去乾城高现几抓再到寨阳和姜阳吉娃,巴格去凤凰仁吉老后过继廖氏,从而形成湘西苗族仡驩石氏几大祖居之地。其他喜施一支去四川巴国、浙江西施部族及云贵高原。如今花垣县仡驩石氏主要从坝仁盘帕、坝仁夯图分来,先经高现高求、较昨勾壤到达啥,再从正干答、正西答下到加干加嘎、某找夯连、某揉峈茹。然后吾林生有巴国、西家两兄弟,因为承接祖业以比赛开荒,牵涉发现水井不能共饮之争,分出两支分迁各地。

兄巴国一支后代,先从德夯上的某业排捧分迁。德林配斗忑豆特后有几子:秋柔到排料补毫、太柔到芷耳吉瓜、阿首阿油到打挖伢禄,有吉略去高太、阳矛去排料、阳寿去盘岑、阳拿去夯比、阳腊去驩仁、阳保去盘帖、阳楼去高脬、阳清去龙孔、共卡去占卡。伢禄之再东再文分坐岩锣祷铓和榜公,打瓦有普干普白坐让共,分大富大贵去排腊让乍、普花去排碧、普望去黄岩、普守去板栗勾吉、普齐去武戎僚帕。共豆改为时姓去了山朱,有仕容去浯库、仕古到浯杠,比首去雷公、比闹到豆子,得江去夯哉、八潘到朱抓,补齐去翁科、兄休到吾攻,当业去某龙,当由到务连及补共坪、芶主岭等地。

弟西家一支,翻过麻栗场而下坡下坪,先去夯仁大坝、夯潕大洛。果龙袍去了金溶排乍,阿头去了者仁不高。母书到流党有巴家去盘捞、大豆去告弄拿往、不记去果驩都冷和吹雷差那;拢空去串爱、系巧去摆起;大嘎入到不都有不锣去六主、辽当、哪哦,大介去绷勇、驩廖驩咬及仁垂地垂、地左仲巧至垂现垂勾达、盘僚窟欧摆、地现地果、不独等地,采采、略果去几洞坪、果杂、排楼排摆、老楼辽吾及平道田道、平塘阿留。个敲去往民乐,送怪到民咙、果六到扫把;有流兵到窟如、捞来到恶找、必系到趴月、捞妈到者扬,再有大各茹去排向、三公去排中、四公去加排;有业麻到窟楮、细舀到岩妈,再有米老去斗拱、阿恶去皆白盘宗、阿嘴去斗头、陪衬捞片去孤恰。个娅去往洞乍,有老求到辽老丑、老思到绕芈能、老友去仁造、仲保到枷董潕、代并去溜业、代嘻到地早、奖记去坝呆、三哥到马从没、里洋去仁潕、将改到高现。

(六)花垣苗民的时尚文化,极具驩兜部族的固有特征

从有关传统习俗来看,花垣苗族极具驩兜部族的风尚。驩兜与丹朱融合,尚好朱砂、朱红,被叫驩朱国。《山海经·西山经》有石脆之山,“灌水出焉,北流注于禺水,其中有流赭,以塗牛马无病。”郭璞注:“赭,赤土。今人或以朱涂牛角,云以辟邪,马或作角。”灌水即华县西小赤水,禺水即大赤水河,是驩兜部族的起源地。古人以赭涂于皮肤,以避蚊虫叮咬,消除瘟疫。至今葬人坟地先撒朱砂,皆防虫防腐。驩兜南迁湘西崇山地域,族裔苗族尚红成了一种风尚习惯龙炳文著“驩兜和僚的后裔都成了尚红民族——红苗种。”道出红苗爱穿红衣、装饰尚红的审美观念。张岳奇指出:“苗族自染布,初出染时皆红色,所著新衣皆红,入水洗后则变黑,因其色称‘黑苗’‘红苗’,色虽不同,而民族则一。”花垣苗族居于湘、黔、川(渝)边区的中心要地,历来都承驩兜部族尚红之习,成为“红苗“黑苗”最聚居的厅县。

苗民特性,列几则古籍可现一斑:《史记·五帝本记》《左传·文十八》“帝鸿氏有不才子,掩义隐贼,好行恶德,丑类恶物,顽器不友,是比周天下万民谓之浑敦”。浑敦两字,虽有侮辱之意,也显苗民天性刚直浑厚。被《湘西苗族实地调查报告》称“惟凤凰、永绥各寨,民性强悍,蜂拥暴发。”《湘西乡土调查彙编》72页:“永绥古称六里,向为苗民负隅之区; 至今犹梗顽不化,同守原始人之生活。

苗语对“驩兜”的解析,“驩”是氏族部落称谓,“兜”才是名。而“兜”之意,如今苗语当直爽、敦厚、悍将、勇猛及甚或“浑敦”。花垣苗族民风淳朴,以前在倍受封建盘剥不堪忍辱之时,就会奋起抗争,尤以“嘉靖起义”“乾嘉起义”“革屯抗日” “跳仙斗争”突出。陈心传对此指出:五溪苗历来之所以变乱不静者,其本身虽不无顽卤犷悍之咎; 然考察历代对于治苗所用之种种政策,亦末必尽善尽美,盖多为不平等之标治者也。故往往不得其心服而常在变乱不宁中也。”“性情顽卤,是封建统治思想的侮辱。

今人兴奋和鼓舞的是解放后,党和国家对湘西花垣苗区倍加关爱。多位领导人如胡耀邦、朱镕基、曾令红、贾庆林都分别莅临,亲切慰问、指导工作、扶贫帮困。习近平总书记还亲临花垣十八洞村,关照实行“精准扶贫”方略,花垣干部群众倍受鼓舞,以饱满的热情付诸实施并取得可喜成效。

此外,花垣苗语的交际范围和保留程度极广,苗族文化最为丰富。传说古时苗族曾有文字,因迁散而消亡,后来花垣又出现了板塘苗文和老寨苗文。特别是1951年,中央决定帮助没有文字的少数民族创立文字,1956年有关部门和专家组认为,古祟山卫这里能听懂吉卫苗语的人多,音位特点突出,又是花垣古代管理中心,就以吉卫腊乙方言制定湘西苗文拼音方案而推广。花垣苗族文化底蕴博大精深,被文化部授予“中国苗族文化艺术之乡”。本地作者在改革开放后公开出版的苗族文他书籍就有:《苗语字典》、《古老话》、《苗族婚姻礼辞》、《苗族装饰艺术》、《苗族生成哲学》、《苗族医药学》、《苗乡探奇》、《苗族古历》、《苗族蚩尤拳》、《苗族巴代古歌》、《板塘苗歌选》等。在国家出版的《苗族简史》中,点名或引用有关花垣(永绥)县资料上百处。

综上所述,湘西花垣是苗族及仡驩后裔最多最密的聚居地,心理素质、文化特色、意识崇尚等极其稳固,与远古的驩兜部族及后的三苗部落群相吻合。这里苗语习称的“柔崇”、汉字记为“尖岩山”,就是放驩兜的崇山!此山山体奇特显赫,周十公里间孤峰耸立,山体上下相差三四百米。花垣又有泛指的崇山区域,崇山“柔崇”周边峻岭绵延广阔,历称百里苗彊,是驩兜部族古时退守洞庭一带最近的崇山(及地域)。所辖位于湘西与黔东北、川东南三省交界处,是夏商周驩兜部族后裔再向黔川迁徙的重要门道。这里地形地貌别具一格:东南部自补抽高岩经峒河、矮寨至保靖吕洞山区,呈连绵刀劈悬崖、突兀高耸山林的自然特点,军事上更是易守难攻,也成为古时驩兜部落在平原地区战败迁徙后新的容身区域。明朝及后即设“崇山卫”、“崇山千户所”,乾嘉苗民起义十余年间,是与十八万清军战斗最初、最后及中期的主战场。花垣(永绥)厅县辖地虽小,而苗族甚至驩兜后裔,还是整个湘黔川(渝)当中人数最多和比倒最高的县份。这里的民族特性与古时驩兜三苗部落集团一脉相传。

驩兜崇山故里,就在神秘花垣。

2019年5月完成于上海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