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选刊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学研究 > 论文选刊 > 正文
       

对湖南城步“六月六山歌节”的回顾与思考

来源:王安伯 曹正城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8/12/10 17:38:54

王安伯  曹正城

城步“六月六山歌节”,源于明、清时期城步农民大起义的烽火年代。山歌在每次城步农民起义斗争中发挥了重大的作用,极大地鼓舞了义军的士气,沉重地打击了当时前往镇压农民起义的官军。于是,年复一年,便约定俗成地把农历六月初六日定为“山歌节”,一直延伸到现在。“六月六山歌节”在城步已连续举办了21届,它经历了一个由民间到官方,由小到大,由粗到精,由传统到现代的过程。“六月六山歌节”对城步的影响是全方位的,特别是对优秀民族文化的传承和旅游业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要坚持不间断地办好“山歌节”并适当延长节会活动的时间;应持之以恒的打造本民族的山歌手和山歌名曲,可聘请知名的词曲作者来城步现场采风创作并指导本地歌手提升山歌演唱水平;打造一个相对固定又具有神圣感的节日开幕启动仪式;考虑在县级层面建立一个相对固定的节会筹划机构;创新“六月六山歌节”展演形式、活动内容、山歌内涵及曲调的基础上,建议将其上报为国家民族民俗文化节庆活动品牌,由国家民委、国家文化和旅游部、湖南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然后逐步通过市场运作,交由社会承办。

关键词城步 “六月六山歌节” 回顾与思考

2018年湖南(南山)六月六山歌节演出现场  资料图

著名人类学家维克多·特纳说过:“节日是人类发明的最大规模的仪式”。我县“六月六山歌节”[2014年起改为湖南(南山)六月六山歌节]到2018年已连续举办了21届”了。回顾这21年的节会举办历程,我们认为有必要对城步“六月六山歌节”进行一次客观地回顾和理性思考。

、城步“六月六山歌节”的起源

城步人民爱唱山歌,而将山歌唱成一个民族的重大节日,其中有悲壮、有历史、更有故事。城步“六月六山歌节”,源于明、清时期城步农民的大起义。因为山歌在每次城步农民起义斗争中发挥了重大的作用,极大地鼓舞了义军的士气,沉重地打击了当时明、清军的嚣张气焰。

明朝正统元年(1436年),横岭峒(今长城步安营镇)大寨村的侗族农民领袖蒙能联合广西龙胜蒙顾峒的苗、侗同胞揭竿起义,反抗明朝的腐朽统治,曾经一度攻下新宁、绥宁、会同、靖州等州县。天顺四年(1460年)农历六月初六日那天,在一次战斗中,起义军以唱山歌的形式激励将士奋勇战斗、传递信息并大获全胜。

还有清代乾隆初年,又是天灾,又是人祸,苗、瑶、侗族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阶级矛盾日益加剧。于是城步县横岭峒侗族首领粟贤宇、莫宣峒苗族首领杨清保等,在广西义宁(今龙胜县一带)侗族首领吴金银举行冷江拜王滩起义的影响下,他们打起明代苗民起义领袖李天保的旗号,于乾隆五年(公元1740年)共同领导苗、侗等族同胞揭竿而起。他们高唱山歌:“高山苗寨皇帝远,种田人少相公多。三年两歉苗民苦,十室九空没奈何。”“欺人百步人要反,反上州县杀狗官。官逼民反民就反,拼着性命干一番!”。起义的烽火形成燎原之势,迅速向新宁、通道和广西等地蔓延。清廷惊恐万分,急命湖广总督班茅率兵镇压。农历六月初六日,清军将领刘策名坐镇城步儒林镇大竹坪,指挥清军分数路进攻义军:一路由张文英率领,从界溪攻打在白水洞的义军。往西他们看到义军旗子,听到义军的歌声,都成了惊弓之鸟,后被义军击败。一路由盖瑞曾等率领,自绥宁进攻城步竹岔山、枧头山。结果,被义军诱入龙开口,一时伏兵四起。滚木、雷石、箭族如雨,辣烟、毒雾笼罩全冲,清军官兵死伤过半。正如山歌《龙开口 歼敌歌》所唱的那样:“清军闯入龙开口,飞蛾扑火烧自身。两岸壁陡水又急,十人进来九丧生。”“清兵慌忙去逃命,倒钩刺上难脱身。山沟辣烟冲天起,毒雾笼罩十里冲……龙开口,歼灭战,义军将士多英雄。”

由于多种原因,以上城步农民的多次起义虽然最后还是失败了,但在我国的历史上却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为了纪念上述起义军的壮举和“六月六”这个可歌可泣的日子,后来城步横岭峒的各族同胞修建了“天王”庙(纪念明朝中叶城步苗族农民起义领袖李天保。景泰七年(1456),蒙能牺牲后,义军拥立李天保为首领 ,建立了苗族史上第一个王国——“上堡古国”,年号“建元武烈”,李天保自称“武烈王”。天顺五年(1461)闰十一月,起义失败,李天保在贵州清水坪(绞洞)被俘,后在北京遇害。),每年的农历六月初六日这天,苗乡侗寨的各族人民都来到寨中心对山歌,正所谓“一山响雷万山应,苗乡侗寨起歌声”。这一天,到处都是歌海,遍地都是歌声。于是,年复一年,便约定俗成地把农历六月初六日定为“山歌节”,一直延伸到现在。

二、城步山歌的基本概况

城步,地处湘桂边陲,南与广西桂林接壤,素有“苗疆要塞”之称,是全国五个单列的苗族自治县之一,也是邵阳市唯一的少数民族自治县。全县总面积2647平方公里,境内住着苗、汉、侗、瑶等24个不同的民族,总人口为30万,苗族人口占63%。这里民族文化璀璨、生态优美、风光旖旎。这里也是湖南省唯一、全国首批十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之一。

城步素来就有“山歌之乡”的美誉。有人说“中国山歌在苗族,苗族山歌在城步”,可以说山歌已深深地融入了城步各族群众的血液和民族情感,是城步各族同胞表达爱情、传递友谊、互通信息、教化民风、教育后辈的重要手段和载体,在老百姓的生产、生活中山歌无处不在。城步山歌内容丰富、种类繁多,上山有挖土歌、采茶歌;下水有放排歌、洗衣歌;红喜事有迎客歌、敬酒歌、年轻人结婚男方唱贺郎歌、女方唱嫁女歌;长者过世有葬歌、扫坟歌;找对象唱情歌;娱乐休闲有摇摇歌、游戏歌、螃蟹歌、溜溜歌。风格上有的庄重、有的幽怨,有的诙谐。表现方式上有的抒情、有的叙事、有的状物、有的写景。按唱腔分有四句腔、傩腔、自由腔、高山腔。按地域分有汀坪调、五团调、长安调、丹口调等,城步山歌可谓五彩纷呈,美不胜收,甚至有人说城步山歌就是南方的“诗经”,早在五六十年代就受到了民族音乐工作者的高度关注,著名作曲家白诚仁先生于五十年代末就两次专程到城步采风,由著名作家叶尉林作词,著名歌唱家何纪光老师演唱的《挑担茶叶上北京》,就是白诚仁先生根据城步的“贺郎歌”的曲调改编而成的。曾经唱红大江南北,而今已成为了中国民歌的经典之作。“六月六山歌节”就是根源于这样的民族文化沃土之中。

三、“六月六山歌节”的办节启示

由于城步县委、县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视,“六月六山歌节”已连续举办了21届,它经历了一个由民间到官方,由小到大,由粗到精,由传统到现代的过程,回顾我们的办节历程,要打造一个知名节会品牌,我们觉得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启示:

(一)、民俗节会品牌打造离不开党委政府的支持。农历六月初六,在城步又有半年节之称,其中一项重要的活动就是“对山歌”。六月六对山歌起初是一项纯民间的自发组织、自发参与、自娱自乐的活动,即每年的农历六月初六十里八乡的群众自发地汇聚到本乡本土一个人烟相对集中、风景相对较好的地方摆开歌台,相互对唱,如遇天气晴朗,有的可以对上几天几夜。在对歌中增进了解,加深友谊,有的年轻人则在歌场情定终身,颇有当今电视上的相亲节目的韵味。第一届山歌节是1997年在当时的长安营乡大寨村村口的河滩上的古杉群中举办的,当时乡村两级只是给冠了一个“山歌节”的名称,派少量人员做了些秩序维护工作,基本上是群众自发的,相当的“原生态”,后来先后移师在长坪村、桃林村等轮流举办,到2007年才开始上升到县级层面加以组织打造。到2013年首次将“山歌节”与“湘桂原生态风情节”两节合办,取得了较大成功,产生了较大影响,省委宣传部领导现场观看后认为城步的山歌节特色明显、内涵丰富、底蕴深厚,2014年便决定将城步山歌节上升为省级品牌节庆活动打造,通过连续四年的不懈努力,城步的“六月六山歌节”现在已正式成为了湖南省四大民俗节庆品牌之一。

(二)、节会影响传播离不开现代科技传媒的参与。城步“六月六山歌节”从2015年开始引入“互联网+”的模式,与新浪合作,通过山歌大赛为载体,在全国掀起了一场原生态山歌创作演唱风潮,全国五大赛区上万名原生态山歌手竞相角逐,最后通过决赛,产生了东西南北中五大山歌王,社会各界关注度持续升温,微博话题阅读量在当年曾两度登顶全国热门旅游微博话题榜首。起步于城步的“六月六山歌节”,由此走出大山、走出湖南、走向全国,成为“互联网+节庆”的典范之作,再加上省级电视媒体的推波助澜,其影响力可谓是“更上一层楼”。

(三)、节会水平的提升离不开专业人士和团队的指导。城步“六月六山歌节”近年来在发展中提升品质,最初是乡镇文化站及民间人士粗放式的指点,逐步过渡到由县文化、民族工作等部门的指导,再到邀请专业音乐人士及团队来打造,节目的品质和档次一年上一个新台阶。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国少数民族文化艺术促进会、湖南省音乐家协会;北京市音协的孟勇老师、还有吴碧霞老师、中央民族歌舞团的蓝剑老师等专业机构及专业人士均到城步现场指导山歌节,他们都是按照国家级水准,从歌曲创作改编、舞美、灯光、音响等方面给予了精心指导,使得“山歌节”的档次逐年提高,特别是开幕式晚会,其场面壮观、气势恢弘,震憾人心。

(四)、节会内涵的丰富离不开当地传统民族文化的融汇。“六月六山歌节”举办之初,其形式与内容都还比较单一,前期基本上是以对歌为主,点缀少量的其他形式的节目,我们感觉要提升山歌节的观赏性、娱乐性和吸引力,很有必要将与山歌相关的一些传统的民族元素加入其中,特别是一批国家级和省级非遗项目与山歌节融合在一起。如木叶吹歌、苗族服饰展演、城步吊龙舞、庆鼓堂、傩舞展示、油茶制作与品偿、山歌传承人竞选等。这些元素与山歌同根同源、共生共长,相得益彰,极大地丰富节会活动的内容,提升了节会的品质。同时也使这些民族传统文化借助山歌节这一活动平台得以展现与弘扬,使外界更多的认识和了解城步的民族文化和人文底蕴。

四、“六月六山歌节”对城步的影响

应该说“六月六山歌节”对城步的影响是全方位的,特别是对优秀苗族文化的传承和旅游业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一)、游客数量进一步增加。通过举办“六月六山歌节”,来城步旅游的游客人次由2012年的50万人次增加到2017年的208.8万人次,增长了317.6%,年均增长53%以上。

(二)、旅游产业的拉动力进一步增强。随着旅游的升温,旅游产业的发展为城步经济的跨越式发展注入了催化剂,旅游产品加工产业、观光农业及相关的服务产业相继崛起,旅游综合收入由2012年的3.2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15.4亿元,增长了381%,年均增长63%。

(三)、旅游基础设施进一步改善。以举办“六月六山歌节”为契机,城步的基础设施得到大改善、大发展。一是交通环境和设施得到全面提质升级,通过“山歌节”活动的助推,高速公路已通到县城,150多公里的景区公路得到升级改造;二是旅游休闲基础设施大大加强。自2014年以来,城步先后建成县民族文化体育中心、南湖公园等重大文化旅游休闲场所,大大提升了城市品味;三是民族特色更加彰显,民族发展展示馆、山歌博览馆于近两年相继建成,通过改造,县城主干道的建筑物民族风格更加熠熠生辉。

(四)、知名度和美誉度进一步提升。城步原是一个“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山区民族小县,在外界几乎没有知名度,人们对城步的民族文化、民风民俗、景区景点更是知之甚少,通过山歌节的举办,城步在外界名声雀起,来城步旅游观光的络绎不绝,来城步投资置业的成倍增加。上级领导及社会各界对城步也更是关爱有加,给予城步的荣誉纷至沓来,近几年来,城步先后被授予“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县”、“全国法治创建活动先进县”、“全国绿化工作先进县”、“中国南方杨家将文化艺术之乡”、“中国最美县域”、“中国山歌之乡”等荣誉称号。2018年9月,“六月六山歌节”荣获“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中国优秀节事奖”。

(五)、苗族山歌文化得到进一步普及。通过连续成功举办21届“六月六山歌节”,城步山歌文化得到了极大普及。唱山歌已是尉然成风,山歌由农村唱进了城市,由田间地头唱进了机关、学校。唱山歌的群体由中、老年人传递到了广大的青少年。对歌的平台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来是在本乡本土见面才唱歌对歌,现在是数千山歌爱好者在山歌微信群里天南地北相距千里的唱歌、对歌。

五、“六月六山歌节”的不足

“六月六山歌节”在城步虽然已连续举办了21届,也取得了一些令人欣喜的成效,但毋庸置疑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和不足,在观赏性、娱乐性、趣味性、持久性、吸引力等诸多方面还有许多有待进一步改正和加强的地方。

(一)、注重开幕式文艺演出的打造,忽视山歌原真性的展示。或者说注重了某种意义上的创新,忽视了传统的坚守与尊重。一个有持久生命力的节会活动,关键在于保留和坚守它的原真性和全民性,否则就走了神、变了味,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夭折。城步山歌的原真性应体现为其歌手的原真性——来自民间,歌曲内容的原真性——即性而发;歌唱形式的原真性——对歌为主,而山歌节在举办过程中,特别是近几届山歌节对山歌原真性的展示和关注呈现出明显的弱化趋势。

(二)、注重官方感受,忽视民间感觉。城步的“六月六山歌节”逐渐由民间上升到官方举办以后,认为只要来参加活动的领导满意就是成功,而且是把搞好开幕式晚会作为衡量领导是否满意的标尺(我们也不否认,领导的满意和认同是必不可缺少的)。而开幕式晚会的场地和时间毕竟有限,大部分普通群众是无法参与其中的,这就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一些群众不满和置身局外的感觉,他们感受不到一种全民狂欢的愉悦,认为山歌节只不过是一场官方的娱乐聚会。

(三)、注重了山歌的表演性的一面,忽视了山歌对抗性的一面。城步一些传统的山歌曲目是具有很强的表演性。如流传在县域南部的《挖土歌》、《四十八层万花楼》等曲目均可作为表演类节目,让人欣赏它的歌词之美和韵律之美,但本人认为城步山歌最大的特点和最具趣味性、观赏性的亮点就在于山歌对歌,山歌手之间比的是智慧、是口才、是反应的灵敏度。对歌最能体现歌手的水平和素质,而观众也在其斗智斗勇中得到极大的愉悦感。如何放大这种效益,应是日后办节需打造的一个重要环节,而近几届的山歌节,参与原生态山歌赛的选手,基本上是将事先准备好或排练好的山歌上台表演一番而已,没有真正体现出山歌对抗赛固有的精髓和精彩。

(四)、注重办节的表象和即时效应,忽视了对节会的深层谋划及节会成果的后续利用。凭我们个人的感觉,每年的“六月六山歌节”的筹备都是比较仓促的,给人的感觉就是完成任务式的,缺乏深层的谋划,筹备机构的组建及人员都是临时凑合,作为一个有举办过21届山歌节的县,至今没有打造和固定一个特色鲜明的启动仪式,县一级没有设立一个专门的节会机构,也没有相对固定的人员,更没有打造出一个富有知名度的本土歌手,也没有推出一首能唱响一方的山歌名曲,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节会举办后,也没有对节会的成果进一步挖掘拓展和利用。景区文化难以看到山歌节的元素,城区市民中普及率极高的广场舞场所也难以听到山歌节的音乐。

以上所述不一定妥当和准确,仅是个人所见。

六、几点建议和设想

(一)、应坚持不间断地办好“山歌节”并适当延长节会活动的时间。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最不怕老,一是古董,二是节日,没有任何国家和民族会为自己的节日太过古老而汗颜,相反他们会为持久的秉承而自豪。城步的“六月六山歌节”已连续举办了21届实属不易,且有了一定的影响,作为后来者确实不能轻言随意地放弃这一节日。节日的最大功能就是创造更多的感动,而实现感动要靠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交流和畅快互动。节日的本质就是通过快乐或狂欢来实现贫富、身份、地位等差别的模糊和暂忘,其核心意义在于营造人的平等和尊重。为了发挥节日功能的最大化,“六月六山歌节”不能只局限于举办一场文艺晚会就收场了事,建议搞3—7天时间,让外来游客及本地居民有充裕的时间来实现互动,充分享受节日带来的欢乐和愉悦,这期间可安排具有特色的饮食文化体验、民族特产制作和购物体验、非物质文化遗产观赏体验,特别是对原真性的山歌对唱场景和氛围的体验,让歌手在对歌中既感受到对抗带来的压力,又享受对抗带来的快感;让观众在观看歌手对歌的过程中既有一种观赏文艺表演一样的悠闲和娱悦,又有一种观看体育赛事一般的紧张和激情。

(二)、应持之以恒的打造本民族的山歌手和山歌名曲,可聘请知名的词曲作者来城步现场采风创作并指导本地歌手提升山歌演唱水平。甚至可以考虑利用已经成为经典的名曲,如《挑担茶叶上北京》采取旧瓶装新酒的形式加入城步元素,再邀名家来演唱,让其再度走红。

(三)、应打造一个相对固定又具有神圣感的节日开幕启动仪式。德国慕尼黑啤酒节开场的重头戏就是盛大的巡游表演,且两百余年始终坚守着这一重复不变的仪式,即在啤酒节开幕的时候,人们穿戴传统的民族服饰,吹奏着乡间调式的音乐,驾驭着马拉酒桶的花车,载歌载舞地向啤酒城快乐进发……。我们的山歌节开幕启动仪式也应考虑策划和打造一个既具民族特色兼具宗教神圣感的仪式,并长期坚守届届承继,形式和内容上敢于重复才是厚重之节的象征,才更能彰显我们的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

(四)、应考虑在县级层面建立一个相对固定的节会筹划机构,有相对固定的人员,专门研究节会规律和整合节会资源,提升办节的水平,扩大办节影响,充分发挥节会的社会效应和经济效应。

(五)、在创新“六月六山歌节”展演形式、活动内容、山歌内涵(多赋予苗族文化新的时代内涵 )及曲调的基础上,建议将其上报为国家民族民俗文化节庆活动品牌,由国家民委、国家文化和旅游部、湖南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然后逐步通过市场运作,条件成熟后交由社会承办;同时还要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以上全部所述不一定妥当和准确,仅是个人所见。

作者简介王安柏,男,苗族,湖南南山国家公园南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处主任、城步苗族自治县苗学会副会长;

曹正城,男,汉族,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政协原党组第一副书记、常务副主席,正县级干部,邵阳市第二届优秀社会科学专家,著有《财苑拾零》,获邵阳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本文荣获2018年湖南省苗学会学术年会征文三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