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选刊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学研究 > 论文选刊 > 正文
       

湘西神祗“三王爷”考析

来源:本站 隆名骥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8/10/25 17:35:37

在湘、黔、渝、鄂四省边区和湘西南地区。自宋以来,人们信仰的三王爷,封号白帝天王,由于是兄弟三人,亦称三王爷或三王神。建庙受祠名曰:天王庙。其庙以乾城县(现吉首市)雅溪天王庙为首建,庙堂最宏大。迄今大部分庙被撤毁,但人们又在原址建立简陋庙房,砌石为台,新塑神像,定期或不定期朝拜,可见信仰之深,敬奉之诚。关于三王爷的出生地区、姓名、族属以及功勋业绩等,名家所言,莫衷一是。特撰此文,作些探究,以一得之见,望同好正之。

一、籍贯姓名

三王爷出生何地、姓甚名谁,各书所载,均不一致。

《史记、西南夷传》曰:剖竹中得小儿,长为夜郎候、汉帝杀之,有三子,皆蛮夷所推,而第三子尤雄勇。后人以竹王非血气所生,有神灵为立庙;今庙中神状,三郎尤猛烈,为苗所畏,当即此也。

《辰州储志》载:天王爷是辰州人,杨名者,兄弟三人,皆为宋骁将:葬于靖州黔阳托口,因沅、靖二州,宋时皆南江地,本羁縻于辰州,

《凤凰厅续志》言:三天降袖之始,本龙种也。为靖州穆姓外孙,嗣于渭阳杨氏,状皆魁猛,命名金龙、金彪、金綦,即三王也。

石启贵著《湘西苗族调查报告》记:查天王,原系乾城县(今吉首市)砂子坳人,杨老栋官之女。杨老有女,曰穆,长未择配,貌美异常,天旱时浣衣雅溪钻潭中,龙神现身,与之交孕,遂生三子,英武俊杰,有母无父,后人称之,龙胎而生,因是始定,父姓龙姓母姓杨,三王则称龙福金,龙福银,龙福雅。

我认为谓夜郎候第三子,依据不足,考苗蛮所虔者竹王,不会不祀竹王,而祀三子,况神为三位,与此不合;谓田疆三子,亦不是妥,查三子忠义,皆秉其父命,不应舍父而祀其子;谓杨名兄弟三人,也不确切。称三兄弟皆宋骁将,而宋史无记载;谓三王降神本龙种和谓杨女与龙神交孕,乃同源异说。据到湘西南,黔东南等苗族地区考查,苗民传说是杨女与龙姓苗王公子私通受孕,一胎三子,个个武艺超群,名曰:龙福金、龙福银、龙福雅。现今苗民祭祀三王时,其神号仍如此称谓,是其佐证。

二、属于何族

三王的民族属性,从地方史志所载和明清以来专家学者著述看,有两说:一是汉人,二是苗人。我认为三王是苗人,主要依据有三:

其一,从三王出生的地域看,大部分地方史志和民间传说,都认为三王出生于乾城县(今吉首市)雅溪,乾城县属苗疆腹地。民国28年王宗甲《湖南乾城县乡士调查报告》讲:“乾城县山川险阻、素为苗族负隅之区,在(清)乾隆前,汉人足迹尚少,多系游官而来。但中国政治向以汉人私入苗地最为严禁,故以此地为畏途,政府亦漠不关心,视为化外,政令之推行与否概不论也。故苗王名义仍然存在,至嘉庆元年,苗乱平后,政府始知注意筑城修池,严加防范,移沅州游击驻其地,以摄镇之,而汉接踪前来,”此说与《苗防备览》所载,大体一致。由此可知三王出生地明清仍属苗区,唐宋更不用说。因此,说三王是苗民是可信的。

其二,从专家学者的考察论证看。民国28年,教育部战区中心小学教师劳九服务团,进入苗区进行实地调查,其中闻之侠,高学问合编《浦市乡地士调查》说:“浦市有三王行宫,据说他是苗人”;王宗甲编《湘西特种部族鸟瞰》讲:“苗祭天王用宰大黑水牛,祭太后(三王之母)不用牛而用猪,草扎茅人,张雨伞盖之,服饰如苗妇,盖像其形而祭之也。”三王其父是苗王公子,其母又苗妇装饰,三王无凝是苗民。

其三,从民间祭祀活动看。民国年间汉族学者杨力行著《湘西苗民的信仰》(载《西南边疆》第11期)写道:“苗民所迷信的神祗很多,但不如祀天王普遍”。又说:“苗敬祀三王和他们的母亲——太后,要高过汉人许多倍”。苗祭三王“庙中香火,日夜不绝,尤每年农历五月、六月间,即小暑前,由辰日起已日止,说是三王忌日,禁屠宰、止钩、忌猎,不着红色衣裳、不着任何娱乐,否则将降灾。湘西苗民以及川黔滇桂的苗民都携猪羊和批子酒来雅溪祭天王。此种祭祀,迄今苗民地区仍然存在。从所周知,古有“民不祭非类之说,”苗族对此更为忌违。汉代伏波将军征苗死后,湘西各厅县建立伏波庙,亦称马王庙,祭祀者多系由外省迁入苗疆的汉民,苗民无一祭祀。史书有记载,封建王朝大加表彰的征苗将领,苗民尚不面祭之 ,而正史无记载的三王,苗民能畏其威而祭之吗?绝对不能,只能说是为苗族立下了功勋,苗民感其恩而祭之。由此可证,三王是苗人,而不是汉人。

三、祖籍何在

三王爷是宋代人,不是神,封三王爷为神,是封建王朝所为。封建王朝统治者做贼心虚,既用毒酒毒三王,又怕三王阴魂报应和苗民不服,聚义反抗。凭措三王神灵来自愉和愚弄苗民。说杨氏女在漩潭洗衣,被龙王拖去相交,回来而生三子,是神话传说,隐去与人相交的托辞。实际是与苗王公子或龙姓后生私通,其父不承认。那么三王是何处人氏?多年来带着这个问题,从境内各个苗族聚居村庄的历史情况去考查,发现凤凰县两头羊乡政府所在地的它滚村和火炉乡政府所在地合鼓坪这个两个地方,都有传说讲三王是他们那里的人,并立庙受祠,现地名庙址尚存。具体考究:两头羊乡的它滚村,属多姓氏杂居,没有以姓氏为名的大寨,古代没有农贸市场,不是临近苗民集会的地方,说三王是哪里人氏,依据不充分。火炉乡之合鼓坪是古代苗族以地区举行椎牛合鼓的圣地,现合鼓坡、合鼓坳、合鼓堂遗址尚存。古为农贸市场,是苗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合鼓坪中既有龙家大寨遗址,又有龙氏头人巴巧,以其名而立巴巧村遗址,传说养有公马99头,不仅合鼓坪周围是他的领地,而且连两头羊乡与火炉乡交界的河及两边山林士地,统称曰“巴巧汝”,汉语即巴巧辖地。唐代苗族进入领主经济、唐朝实行羁縻政策,苗族领主经济得到发展,传说苗民领主巴巧为首组织大型椎牛祭祖,合鼓结盟活动。从椎牛合鼓时三个氏族所栽的三株纪念树来看,树龄有千年以上,就是有力的见证。宋依唐制,苗领主经济仍存在。其领主仍可能为首织织以地区性的椎牛合鼓圣典。苗领主经济仍存在。共领主仍可能为首织织以地区性的椎牛合鼓圣典。雅溪杨氏女有可能到合鼓坪参加苗族椎牛合鼓圣典而结认龙姓公子,龙姓公子也可能沿天星溪而下,经三拱桥到乾州赶集而认识杨氏女。合鼓坪中的三王庙,历为龙姓头人为首建筑和管理。当地龙姓老人都称三王是三个祖公,说三王是合鼓坪人氏是可信的。

三王爷成人,寻根探祖,代领苗民反抗封建王朝的征讨,是完全可能的。三王的后代,可能从母性,也可能从父姓,从湘西杨氏安二个神盒看,可能是从母性的杨氏,即一个神盒祭杨氏祖先,一个神盒祭龙姓祖先。再从湘西龙与杨姓祖传字班,均是再正通光昌顺秀七个字,也是一个有力的见证。

四、功勋业迹

三王功勋,史志所载,虽不一致,但总的认为是征苗或平苗叛有功。据考三王不是奉命征苗与平苗叛,而是率领苗民起义,威震苗疆,其依据主要有三:

其一,从苗族民间传说看。三王英俊魁武,率领苗民反抗官府,宋王命其舅父招其归顺,后帝诏见,归赐毒酒,于白马渡饮之,大哥饮一点,死是白脸,二哥饮一口,死是红脸,三哥一饮而尽,死才脸黑,观三王塑像的面谱,正应此传说。

其二,从祭祀三王的巫词看。其神号为龙家圣主,指其父而言,杨家圣婆,指其母而言,三王则称龙福金、龙福银、龙福雅。苗民称三王曰:“不来普高”,汉语意译三位祖公。巫词中还教导后代子孙说:“凡我苗民,必须牢记,打起仗来,他打平地,你打高山,他打高山,你打平地,不许对面相逢,只准把背后砍”。显然三王是苗民的战斗渠帅。

其三,从民间歌谣看。民间赞颂三王的歌谣是四句,即:

三十六人杀九千,杀到奇梁洞门前。

大刀丢遍山坡岭,盔甲陷进烂泥田。

此首民谣流传时,顺应封建统治阶级的需要,只讲前两句,看不出三王是率领苗民起义或是平定苗叛。而联系到后两句一起来看,就一目了然,确是三王率领苗民起义,杀得官兵丢盔卸甲的真实写照。此民谣载于杨氏族谱,正应苗民的传说。

五、立庙祭祀

据《凤凰厅续志》记载:三王死之年,《凤凰县都吾杨氏前朝谱谍》曰高宗绍兴庚午,跟靖康丙午王生之年,才二十岁。别传云孝宗淳熙庚子。远庚午三十年。三王死后两年,英魂澡于杭,簪笏队中,手捏奸臣立毙。连日凤霆昼晦,形现殿庭,帝导悔而封之,命祀于专祠(一建乾州雅溪,一建凤凰厅观景山)题主北阴总管,其晋称白帝天王,则由呼呈乞灵,姓尊加之号也。国朝嘉庆初,屡因摧敌捍城,赐封:长为靖远候,次为镇远候,三为绥远候,均冠以“宣威助顺”四字。咸丰后敕封为王。历加封号曰:“灵应保安、显佑、护国”。因而各地“普新祠宇,”使三王逐步神化,这都是封建王朝为了巩固政权,而从精神上愚弄人民。但是,封建统治者,往往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苗民把三王作为英雄祖先来祭祀,在三王庙吃血酒,举三王的战旗进行反抗封建王朝的武装起义。

天王庙,湘、黔、渝、鄂四省边区都有,但以湘西最多,庙宇又以乾州雅溪最大,被称总庙。据民国二十八年王宋甲编《湘西特部族鸟瞰》曰:查天王庙仅于湘西及贵州有之,尤以乾城之雅溪为最大最灵验,路旁立有下马碑,前湖南省主席何健亦曾送“威震苗疆”金匾。解放前雅溪天王庙欲存,解放后庙神具毁。现在人们又在原址建庙塑像,虔诚祭祀。吉首市民委曾出面筹划资金,谱修天王庙,作历史文物保存。有人认为是恢复封建迷信活动。我认为人民祭祀三王是属祖先崇拜性质。不是由巫婆、神汉所玩弄的以作骗钱财为目的的封建迷信活动;有人担心引起苗民愤恨,影响民族团结,我认为三王是苗民敬奉的神祗,天王庙是湘西地区的一个重要文物;谱修雅溪天王庙,对保存民族传统文化,促进民族繁荣是有所碑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