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选刊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学研究 > 论文选刊 > 正文
       

湘西苗族宗教的历史渊源及历史作用

来源:收集整理人:石正武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7/03/14 15:43:08

湘西及黔东北的苗族(以下简称湘西苗族),通同苗语东部方言,自古同为一个社会部落群体,民族传统宗教文化相同。其民族宗教文化中,有把对、道教两种教派。把对又分苗老司(苗语为把对雄)和汉老司(把对扎)两种职司。湘西苗族自称本民族为“果雄”称汉族为“果祭祀语言用苗语者,苗语把对雄;祭祀语言用汉语者,苗语把对,由把对雄把对分别从事本民族各种宗教祭祀活动。当今,有许多学者热衷于苗族宗教文化之研究,有的文章苗族宗教把对”称之为巫教有的文章则把对写为“巴代”侧不贴音;有的文章则以苗语译汉语意“巴”为父,“代”为子,将巴代的含义解释为“父子”,实属牵强附会。简释之,苗族把对就是代表人间与祖先及诸神勾通对话的使者。

一、湘西苗族宗教的历史渊源

华夏的原始宗教为儒教、道教、佛教三大教派。儒教的创始人是孔子;道教的始祖是老子;佛教的始祖是释迦牟尼,于汉代从印度传中国,唐代进入全盛时期。

苗族信仰的教(把对)道教都以老子为祖师。老子(约公元前571年—公元前471年?)姓李名耳,字伯阳,又称李聃,周代春秋时期楚国苦县历乡曲仁里(今河南省鹿邑县)人唐代,被唐皇武后封为太上老君。老子不仅是道教的祖师,又是苗族教(把对)祖师,传承至今已有二千五百余年历史。

据苗族宗教职业者口头传说:苗族把对雄(苗老)、把对扎(汉老)和道教的道士三人同时去向太上老君投师学法学法即将结业,太上老君再次考验这三个徒弟的品德,带他们外出历练,遇到一条河,苗族把对雄是个盲人,却抢先背着太上老君过河,把对扎(汉老)在旁边扶着太上老君,而道士则懒洋洋地拿着几本经书跟随在后。

正式为这三个徒弟分派从事各种法术时,太上老君对把对雄(苗老师)说:“你的视力不好,可坐着椅子从事三十六种法事,法具中,用于讨诰的那副竹诰(苗语叫康)用一条棉线连起来,丢在地上定阴阳吉凶后,只要摸着一片,就可把两片同时收回。”

太上老君对把对扎(汉老师)说:“你从事七十二种法事,必须站着进行,法具都是趋恶鬼凶神之武器,吹起牛角,可调集十万八千兵马。”

那道士最后问道:“那我从事什么法事呢?”太上老君说:“各种法事都分派完了,只有送亡人这项法事未分派,你就单一从事超度亡人这项法事。”

苗族把对做祭祀法事,是本民族的原始宗教,道教自明朝期间才传入湘西。苗族受汉族道教文化的影响,在清代才通过学习和开始传播,在现代也不完全盛行。

老子创立的教义是汉族语言文字,而苗老司把对雄)以太上老君为祖师,所做祭祀则全部用苗语,这是根据老子传授法术的原理,用本民族语言创立的原始宗教。苗族汉老司(把对扎)做祭祀的语言全部为汉语,与祖师老子传承渊源内在联系。

二、湘西苗族宗教职司具和语言

(一)苗族宗教的苗老司(把对雄)做法事的法具有三种:一是竹诰(苗语叫康)。诰须选用有7节的竹根削成角状并劈成两辩,竹诰中端钻孔用一条棉线相连,为讨诰法具。二是竹罄(苗语叫禾行,用留有三个结的节竹子在其一面切开两条小缝,中间形成根竹弦,竹弦两端横向各卡一竹签,使竹弦高于竹筒,竹罄两头用动物小蹄按4条腿,做法事时,用一节箬竹杆敲着竹罄上方的竹弦,形成咚咚响声。三是铜铃。

苗老师没有专门司服,随俗着装。做法事是在火炉堂的下方坐着椅子进行,所念的法事祭语全部是古老而又深奥的苗语,不杂一句一字汉语,全靠苗老司牢记背熟,边敲着竹罄或摇铃边讲苗语祭词。竹诰则是用来断决吉凶时,将合拢的竹诰丢在地上,一阴一阳为顺诰(吉),两阴两阳为反诰(平或凶)。所念请神法语的开头语为:“奇亚卧,卧齐亚,阿哈哈!”重复念了三遍之后,才进入“调斗老白,拨中老操……”之正词。至今,一般苗族群众皆不懂此祭语是何含意。

(二)苗族宗教汉老司(把对扎),做法事的法具有种:一是司刀,用铜打造成直径20厘米环状,环的一边连接一把带柄的双刃尖刀,环内扣7个小铜圈,做法事时握着刀柄左右摇摆,这是用来与恶鬼凶神斯杀的刀具(苗语叫腾鬼)二是水牛角号(苗语称解年),是调动十万八千神将神兵号角三是柳巾,由苗族七大支系的妇女帮助刺绣各种颜色和花纹图案的布带36条,排列结在长约40厘米长的桃木棍上而成,又称为令旗四是神鞭,即长约50厘米竹根鞭,尖端扎一红布条五是令牌六是神印七竹诰(苗语叫康竹诰不用绳连接八是小铜锣和鼓各一件是;九是司服,身穿用红布并刺绣花纹的长袍,头带司冠。站着走着做法事,吹起牛角,舞着柳巾或摇着司刀,严然一种武将之气魄。把对扎做法事的语言全为汉语,未杂一句苗语,有的将法事祭词书写为珍藏本,以备熟背和传给继承人。

(三)苗族信仰的道教,其语言全部用汉语来念经文文教与武教之分超度亡人的灵堂设观音神像及香案,道具为观音神像、道服(迦纱)、木鱼、铜铃锣鼓。主持道教的法师穿着道服,头带道冠,一徒弟敲着木鱼,数徒敲着锣鼓,附和着法师念经,所超度经文,必须一字不漏地念,念错一字必须重头念起。武教则要破十八层地狱,将亡人地狱中解救出来,送归极乐世界。

三、湘西苗族宗教的祭祀分工及祭品

在苗族宗教活动中,不存在道教、巫教(把对雄、把对扎)谁为主谁为次,谁统领谁的问题,按照俗规,各行其事,各司其职,除了村寨接龙由把对雄、把对扎共同进行祭祀法事之外,各种宗教祭祀活动,没有存在三教共同参与的现象,而是按俗分别由苗老司、汉老司、道师单独进行。教义上不发生相互排斥、贬褒等争议和纠纷。

苗族把对,存在苗老司把对雄属于文官,汉老司把对扎属于武将之区分。据说,苗族存在趋三十六种恶鬼,祭七十二种吉神,都分别按不同的趋鬼祭神俗,分别由苗老司、汉老司来进行村寨接龙则由12个把对(10个把对扎、2个把对)共同主持祭祀。苗族把对从事趋三十六种鬼,祭七十二的宗教祭祀活动,名目繁多,有的祭祀事项已不盛行,现仅几种主要祭祀内容作出简述。

(一)苗老司把对雄所从事的主要祭祀活动内容

1、接龙祭祀,分为户接龙(苗语叫许表)和村寨接龙(苗语叫许绒阁)两种某农户或某村寨出现病灾或频繁发生非正常死亡之状况,始举行龙祭祀,请“把对”驱恶鬼,龙神,以保祀农户或村寨全体民众安康

接家龙祀,则请苗老司在农户家里举行,祭品则为一猪—公鸡,祭宰后将心、肝、肺、肾、颈项肉及五花肉等五色肉用清水熟,切后用竹签窜成五窜,插在五米之上,摆酒五碗,由苗老司烧纸香,念法语,先用活公鸡驱四个方位恶鬼(苗语叫洗屋),再进行将祭给龙神和本家祖先之法事。

村寨接龙,以自然寨为主,规模盛大。祭品则为一猪一羊—鸡,祭宰后将心、肝、肺、肾、胰、大小肠、颈项肉及五花肉等五色肉用清水熟,切成用竹签窜成五窜,插在五米之上,摆酒五碗,祭给龙神村寨接龙12个把对(10个把对扎、2个把对)共同主持祭龙神祭祀仪式,全寨户户捐款参与。必须选择1名相貌俊美儿女众多的中年妇女,穿着苗族盛装扮龙母,另有11名穿着苗族盛装中年妇女扮为龙女,苗老司引,龙母龙女居中,身后跟随全寨男女老幼形成一条长龙,绕寨中小巷行走“把对”先在小巷路口念法语,先用活公鸡驱四个方位恶鬼(苗语叫洗寨),接龙队伍走玩寨中小巷再行走到祖传安龙的地方,做法亊将祭祭祀龙神。大家共聚一餐。祭祀的目的是本寨有龙神护卫,全寨户户安宜,人人安康。

2、打(杀)猪祭祀,分为本家先家中傩神两种。凡苗族某家庭有较大灾难,必须杀猪祭祖,消灾消难。家庭缺少子嗣,则向傩神求子许愿。凡向先或傩神许愿所养之猪定为祭之猪后,不能卖掉,到时必须请苗老司杀猪祭祖,或者傩神。届时请苗老司念法语将活猪交给祖先后才宰杀,杀死猪时将猪切开为两半,躺在地面的那一半(连头带尾巴)则要送给舅家,另一半归主人在祭祀时食用。同样由刀手将内脏五色肉煮熟,切成五碗,筛酒五碗,打的祭品,摆在火炉堂那间房子贴近山墙的中柱与二柱之间的位置(砌墙时留—凹口,苗语叫夯高,祖先之神位),由苗老师做祭祖法事。汉族将“天地君亲师”之神位安在堂屋正中,苗族将祖先神位安在“夯高”。祭傩神,则用一竹签扎纸条(苗语叫禾愿傩)安插在堂屋屋顶三排桁条,为傩神之位,不能隨意移动。

杀猪祭祖所祭的祖先,首先祭始祖蚩尤(苗语称剖尤,即尤公,与炎帝、皇帝同为五帝时期三大首领之一),其次是祭本家的列祖列宗。送给家那一边猪肉又称为斋肉(苗语叫安豪),舅家用背篓(内垫稻草)背回家,只能请本族同姓男子共同来吃斋肉,小孩不懂忌禁不出入席,需另到市上买肉单独炒给他们吃,以免哭闹。斋肉不能上灶台煮炒,在火炉堂架三角架和铁锅,将切好斋肉放在锅内加清水煮熟。吃斋肉时特别讲究,煮熟的斋肉不能上桌,大家围坐在火炉堂边,腰伸筷向三角架上铁锅内夹斋肉吃,油汤不能粘在衣裤上,骨头不能让狗猫抢食,吃完后要将碗筷、刀具和铁锅洗净,衣服被油汤弄脏也要当场用清水抹净,地面清洗干净,残渣剩汤及洗碗水不能作潲水喂猪,只能倒往溪流,缺水的村寨,侧将残渣剩汤及洗碗水深埋地下。如违背此忌禁者,就会被老虎攻击因此,苗族吃斋肉谁也不敢违背十分严格的忌禁规定。苗族自古居住深山,豺狼虎豹出没一旦被虎击伤,都认为是违背吃斋肉的相关忌禁规定而引起的,必须向苗老司(把对安)报告,由其解除,并购祭品祭物重新祭神。

3、祭死亡者。苗族人正常死亡,户主就要先请苗老司来祭送亡人之灵,非正常死亡者,苗老司不能帮做法事。亡者遗体先放在堂屋中间架设的门板上,亲戚所送的祭被和纸香要由苗老司祭给亡人。杀猪宰牛待客,要将牛鼻或猪腿捆着绳子,一头牵在亡人手上,由苗老司念词交给亡人后才宰杀。儿女或亲戚所送丧被或纸香,也由苗老司念词交给亡人遗体定时入棺出殡时,由苗老司用挖锄向大门上方反三下,表示开门送亡灵出门。

出殡当晚,又由苗老司做法事来查找亡人的归宿。祭品要三根水草、一个竹筒装着七条小虾和一把不带柄耨锄,摆在火炉堂祭祀处的旁边,同样摆些酒肉祭品,烧纸香,并在瓦片上烧谷糠为香火。苗老司一手敲着竹罄念着祭语,一手提耨锄耳孔穿绳)和诰绳,用问诰方式来确定亡人是否得了何病,何鬼神缠身而亡,是否归到了祖居之地,其葬地的份量如何,并询问祖先在阴间的状况,后代在世间的未来祸福状况。问的不对,诰不抖动,问对了,那诰自然抖动。最后再用打好的糯米粑,先放在箥盘上摊成薄片,用刀切成五份,祭给祖先和亡者,祭祀活动结束后,共同分食另预留的糯米粑,吃不完的可送本族或亲戚带回,苗老司按规带回一份。所用祭品水小虾糯米粑耨锄等,表示着苗族祖先原居住在水草丰美,有魚有虾的洞庭湖畔,亡者归阴之后要具备祖先原居住地的良好条件。凤凰苗族吴姓(苗姓代肖)不能吃箥盘上的祭祀糯米粑,缘于古时侯,代肖的长辈死亡,数兄弟操劳丧事三天三夜不眠,将亡者安葬后,当晚由苗老司做法事,打糯米粑时,数兄弟先去睡一觉,由外戚人帮打糯米粑,外戚人打好糯米粑后,去叫的代肖数兄弟,快起床吃糯米粑,睡得正深数兄弟有点发火,说不吃糯米粑,吃了如何如何的不吉利之话。为此禁言,吴姓(代肖)禁吃祭祀用糯米粑

4、祭土地神。苗族先人开村立寨定居时,都要在村边设一个小型土地堂,栽一株树木。土地堂不用砖瓦,全部用石板四面立墙和盖双斜屋面,墙正面凿一门洞,两边刻有“土能生万物,地可发千祥”之对联。建土地堂的用料,说明苗族古代祖先住的是石板屋。土地堂的新建和人为毁坏后修复,要由苗老司做祭祀仪式,用一头猪作祭品奉供给土地公公。全寨共同新建或修复土地堂时,祭品按户筹资,祭祀活动户户参与。人为毁坏的,由毁坏人的家人出祭品请苗老司主持祭祀,本族数名长辈参与。

(二)汉老司(把对扎)所从事的主要祭祀活动内容

1、还傩愿,祭傩神。这是苗族最铺张的祭祀活动,一般是中等以上较富裕的家庭才举行。祭祀的目的是为了求子嗣或消灾,毫时四天三夜。祭祀活动要请舅父家和所有亲戚及全寨人参加。因此,祭品视家庭经济状况和请客人数多少而定,可一猪一羊或双猪双羊及一只公鸡等。祭祀堂布置在正屋中堂,用五色纸扎一楼牌,上书“五岳中宫”,房屋横梁贴满用五色纸剪成各种花纹图案的条幅,牌楼内正中安设木刻的傩公傩母之塑像,身穿五色彩服。神像前摆两张方桌,上摆香米、酒杯、糍粑等供品。汉老司举行祭祀仪式时,先将祭品祭物祭给傩神。并选一童子扮傩神之子,名曰沉香。傩公傩母者,源于苗族《洪水滔天》、《阿剖苟倍斗雷神》的神话故事传说。相传远古洪荒时代,苗族祖先阿剖苟倍(苟倍公公)与雷神斗法,用榔木树皮盖房,内皮朝上,雷神呼风唤雨,雷鸣闪电要劈死阿剖苟倍,榔木皮盖的房子雨淋很滑,雷神踩上去就摔倒在屋檐下,被阿剖苟倍捉拿关进钢仓铁仓,要出去买油盐来炒雷神肉,并嘱咐孙子孙女不能给雷神火种。雷神再三相求,兄妹两才把在潲水桶浸湿的火种送给雷神,雷神吹燃火种,发雷电劈开钢仓铁仓,送给兄妹两人二个南瓜种子,要她们马上种到山上,能及时长藤结瓜。雷神回到天上后,就连续下了七七四十九天大雨,洪水滔天,大地淹没,人间绝迹,仅存两兄妹坐着空了中心的大南瓜存留世上。为续人间烟火,兄妹两含羞成婚,生一囫囵胎,切成十二块,放在大地四面八方,变成十二部落,才繁衍了人类众多子民来。苗族才将兄妹两称为傩公傩母,当作洪荒之后人间始祖来祭祀。

祭祀活动,周边苗寨的汉老司(把对扎)全部参加,共同舞柳巾,摇司刀,吹牛角号之声响彻云宵。其他吹鼓手吹唢呐,吹长号,敲锣鼓,场面热闹非凡。参加祭祀活动的客人,唱苗歌,打花鼓,通宵达旦。

缘于这古洪荒之后,傩公傩母兄妹成婚繁衍人类的传说,祭祀活动最后一项仪式,由一男子左手拿着一个木制擂钵,右手拿着宰牲畜割下来的生殖器,往擂钵中反复捣着,口中讲着男女性的丑话脏话,讲得越利害祭祀傩神才能取得越好效果。

据说,祭傩神只在湖南西部桃源县以西苗族聚居区域流行,因此,祭祀送神时有“送神送到桃源洞”之祭词,应证了常德至桃源—带,则是前秦时期楚国苗族祖居地。

2、椎牛祭祖。椎牛祭祖的目的同样为了消灾免难,这也是苗族最铺张的祭祀活动,一般是中等以上较富裕的家庭才举行,要请舅父家和亲戚及寨民参加。户主先选购一头身壮膘肥的公水牛作为祭祀之牛,由汉老司在其家的庭院立一椎牛柱,套一竹蔑环,将水牛览绳一端捆在竹环上。汉老司先后法事后,由舅舅家的青壮年男子椎牛,有的手持梭标先用柄点击牛身,水牛环着椎牛柱旋转,有的乘机用梭标刺向牛喉咙,牛死倒于地,头部对着户主正屋大门则吉,对着其他方向则不利。除了所椎之牛外,还要配猪羊等牲为祭品。所椎之牛要留一后腿给舅舅家,其余为来祭之客食用。清朝嘉庆年间,凤凰厅同知傅鼐下令禁止苗族举行椎牛活动。

3、祭龙神求雨。在民国及清代以前,苗区或汉区出现大旱灾时,寨中头人族长就要约寨民筹资,请汉老司祭龙神求下雨,以救禾苗保收成。求雨之地选择在名山大川、有水溶洞或溪河深潭。祭品为猪或羊皆可。龙神若愿相助,当日可降甘淋。龙神若不愿相助,汉老司还要与龙神斗法,将其捉住,名曰捉龙,逼其降雨。在今凤凰县沱江镇金坪村境内的沱江河边还流传汉老司捉龙求雨的神化故事。传说这个汉老司姓名叫成华如,他在老司洞祭龙神求雨,龙神躲在洞中不肯降雨,他就进入溶洞中捉龙,相互斗法,龙将洞口封住,他急忙将牛角号插进洞口岩缝中,缩身从牛角中钻出来。如今,成华如捉龙的溶洞名叫老司洞,洞口的悬崖叫老司岩,洞水流入沱江河的深潭叫老司潭。

4、祭波斯神(苗语叫许保洞占)。凡某苗寨12个年头(十二地支年份)之内,经常出现民众非正常死亡之灾难时,就要群众性参与这一祭祀活动,由汉老司主持,其他徒弟及帮手共同参与。汉老司穿着司服,头上带着三腿朝天的铁制三脚架,身后倒批着蓑衣,徒弟随后敲着铜锣,一行数人走到每家每户去趋恶神野鬼,以保日后平安,每户捐祭祀米一碗,手可抓的枝两小把。汉老司这种着装,就仿照苗族始祖蚩尤的化身,据史传说,五帝时期的蚩尤,头上长角,身有羽翅,虽与黄帝战于涿鹿,战败被杀,死后仍被皇帝称为战神,并画其像以威慑天下。汉老司就是装扮和借助蚩尤的威力来趋逐一切魑魅魍魉,以保民众平安。

(三)苗族道士的道教活动内容。

道教在苗区只存在超度亡者的单一内容,道士不参与苗族老司的各种巫教活动。道教中又存在文教与武教两教。文教首先要引亡灵到水井或河边取水。祭祀活动要设灵堂,靠棺摆一张方桌,上置观音神像、亡人灵位及供品。道士站在灵堂前念经超度亡人升天,带着孝子孝孙打绕棺。武教除此之外,则要边跳边舞破地狱,认为人死之后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要将亡人从地狱解救出来,送上天界。

苗族人正常死亡后,可请可不请道士来超度,不请道士超度的,必须请苗老司来进行送亡人之祭祀。请道士祭祀亡人时,苗老司不参与祭祀法事。道士在祭祀期间只素不开荤祭祀结束后才开荤食肉。

四、湘西苗族宗教传承法则

苗族把对与道教的宗教传承法则有很大区别。把对”与“把对的宗教传承法则有很大差异。

苗族把对的传承却有严格规定。即:生前必须将宗教各种祭祀活动的程序和法语法术传给儿子,如果出现断代,当传给本家族人。儿子幼小不能接续的,长大之后也要向其他把对拜师,以继承父辈的宗教职司。苗族把对继承父辈的宗教职司的重点是接,原坛不存在的要重新安坛,所安之坛不能移动,如果要建新房,必须举行移坛重新安坛祭祀。

(一)汉老司(把对扎)的传承方式比较特殊传承人必须拜师和“迁街”过法这一关。所谓过法,就是过“踩火犁”、“上刀梯”之法术关。“踩火犁”就是师父排列烧七堆大火将七张犁口烧红,让已掌握法诀的传承人赤足踩过去。“上刀梯”就立一根十米高的木柱,两边呈梯形状各横插数十把锋利无比的大刀,让已掌握法诀的传承人以手和赤足并用爬上去,并用肚子顶住刀梯顶的尖刀。能过上述两法者,说明法术已练到家,可正式成为传承人,可以接坛,未为接续父坛者,应请师父重新安坛。

(二)苗老司(把对雄)的传承方式苗老司(把对雄)的传承大体与汉老司(把对扎)相同,但没有过法这一关,只要正式接坛或安坛即可。

(三)道教的传承方式爱好道教,参与活动,能念经文者,皆可成为本道教小团体一成员,掌门老道士死后,由小团体中熟习仪式,能熟练念颂经文者接坛来当掌门人。道教无神授兵马,因此,道教掌门人接坛时,还要拜苗族把对(把对雄把对扎)为师,在祭亡人破地狱时,必须由苗族把对”授权,借用“把对”的天将神兵来驱恶鬼凶神。

(三)苗族(把对)死亡的祭祀仪式。

1、苗老司(把对雄)死亡的祭祀与平常亡人相同,但要请周边苗寨的苗老司参加祭祀。与平常亡人的不同之处是,要在(以木柱屋为列)笫三排立柱的中柱与二柱之间置一架纺车,搭一白布条升至中屋脊的横梁木,苗老司念完一段祭词后,反时针方向摇一次纺车,意即送死亡的苗老司坐车升入天界。针方向摇纺车,则表示负责祭祀苗老司天界坐车返回人间。

2、汉老司(把对扎)不参与平常人死亡的祭祀,但其死亡后,传承人要请周边的汉老司(把对扎)参加祭祀仪式。汉老司死亡后,遗体并不及时入棺,以法术保持其遗体近期不腐,将遗体固定安坐在堂屋正中的座椅上,众汉老司穿司服,带司冠,吹牛角,舞柳巾,摇司刀,念祭词进行祭祀如此进行两昼夜之后,将遗体用竹筏抬进墓地,才将遗体入棺安葬

(四)苗族教职司者的酬劳。

1、苗族老司(把对雄、把对扎)对人家上门请求做各种祭祀活动,不能拒绝,不讲报酬。做完祭祀后,按祭祀习俗拿回应归他的一份,例如,祭祀的五碗五色肉,他拿其中一碗(串),祭粑拿其中一份,祭祀食肉中,由刀手砍一刀,不增不减。凡须用公鸡祭神(断刹)的,由苗族老司带回。

2、道教为某家的亡人念经超度,原来也不讲报酬,如今在经济利益的趋动下,才定有报酬标准,按一天一夜至三天三夜标准,整场法事收费少则1000元,多则3000元,参与人共同平分。因此,贫穷人家不请道士,只请苗老司做祭祀。

五、苗族宗教(把对)的历史地位和作用

在历史上,苗族宗教把对与其他少数民族“政教合一”的宗法制度不同,苗族教人士与平民百姓有同等权利,明清期间,个别威望高者兼任村职务,不成为苗族中上层社会的管理阶层。

苗族先民由于缺乏对自然界的认识,认为大地有着超自然能力的神灵的存在,因而,形成了一种朴素的神灵存在思维观念,以把对作为阳世人间与阴间祖先及诸多神灵勾通对话的使者,用神力来解脱人们的精神枷锁。在国家民族宗教政策的保护下,苗族巫教得以存续,并被确定为民族民间传统非物质历史文化遗产。苗族宗教把对的历史作用为:

(一)敬祖祭祀活动是一个民族尊重祖先的美德。列如:打猪祭祖、接龙、椎牛、祭傩神等祭祀,既是尊宗敬祖,又可聚拢人心,大家聚集一起唱苗歌,打花鼓,和睦相处,形成民族向心力,以利于共同抵抗大自然的各种灾害,共求生存和发展。

(二)苗老司祭祀土地神,对民众具有神力约束的作用。苗族对土地公公历来尊重不敢触犯。如今每个村寨边所保存下来的千年古树都基木上是土地堂古树。在建国前,苗族村寨制定的村规约(如保护公共道路、水源、公森林等),由苗老司在土地堂前举行神力约束法事,全寨人人参与,谁违约就怕受到土地公公惩罚。

(三)苗族教活动吉神趋恶鬼凶神,具有爱憎分明观念。吉趋恶带有迷信色彩,苗族认为人活在世为恶人,死后也会变成恶鬼残害人类,体现了苗族对阴阳两世间吉神凶神的爱憎分明思想观念。

(四)苗族老司(把对)具有借神力来调解民间纠纷的作用。在古代或近代,苗族内部的司法调解机构及制度不全,凡民间发生纠纷,寨长族长或理老无法调解断决的,涉事双方也不上告,则请苗族(把对)用神力来解决,即由自认有理一方出一只公鸡,由汉老司(把对扎)在寨边固定吃血的地方,将鸡杀死,鸡血滴成两碗,借着神力念动咒骂之语,让双方把鸡血喝下,把碗摔碎。亏理一方往往不敢喝,即使硬着头皮喝下,也觉心虚,怕遭咒语所说神的报应。有理一方也就不再纠缠此事。在如今司法制度健全的情况下,有个别地方仍然暗中采取这种方式在土地堂前来私自了结两者纠纷。

(五)在封建社会中,苗族老司(把对)是苗族抵抗外敌的参谋者或决策者。据史料记载,乾嘉苗民起义期间,就有苗族(把对)穿法衣、吹牛角,摇旗呐喊助阵或指挥。

(六)苗族老司(把对)的一些秘术,如今的科学家无法作出解释。例如踩火犁。那烧红的犁口赤脚踩上去,这不是杂技表演的技巧,而是现今仍然存在的事实。

(七)苗族具有借助神力解脱精神枷锁作用。大部分苗族居住于深山,经常深入到人迹罕至的阴深峡谷或天然溶同采集山货或名贵药材,一般来说,单独一进入此地者,突然出现某种动物或怪事吓过度而得病送往医院治疗,很难检查诊断出病因,无法对症下药。苗族视这种现象为丢魂,即触犯山魈禁地,魂被山魈梆架,需由苗族汉老“把对扎”山羊或公鸡等供品祭祀山魈赎回其魂,才有一定效应。如长拖不祭,山魈也会“撕票”,其病难治或死亡。苗族以把对来驱恶鬼祭吉神,并非能完全解除—切灾难,但以神力解脱上述此类患病者的精神枷锁,比较灵验,往往能够解决大医院无法治疗此类疑难病症问题。我在现实生活中,也亲自见到和听到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两件事:

一是1956年,我在家乡天星小学(现凤凰县禾库镇天星寨村)读书时,启蒙老师吴绍春,三拱桥乡拉务村鱼孔寨人,是建国后第一代人民教师,积极宣传无神论。有一天早晨,他和几个大龄学生上山砍柴时,近入一个阴森的溶洞躲雨,洞中突然窜出一条一尺多长的大蜈蚣,他护着同学惊慌失措跑出洞外,回来之后,吴老师吓过度就病倒了,草医治疗不见效,村干部和其家属将他抬往湘西州人民医治疗,治了一个多月,被情反而越来越严重,生命垂危,其家族准备抬他回老家三拱桥乡拉务村以准备后事,我村干部却不同意,认为吴老师在我村发病应抬回我村,是否在我村请“把对”做一场法事也许有救。大家把吴老师抬回天星寨村后,村干部和其家属备了祭品祭物,请汉老司在那溶洞口做了一场法事,吴老师的病情就好转,天后就走进课堂上课了。

二是关于触犯土地神的两件事。米良乡叭仁村时任村长的石生云对我讲过:1967年文化大革命期间,他是一“造反派”头目,在破“四旧”时谁也不敢毁土地堂,他却不信邪,看到土地堂一株大树有一枝树叉干枯,他就拿着柴刀走进前,并说:“土地公公!人人都说不能触犯你,你的大树有一枝树叉干枯了,我家里正没柴烧,要把那枯枝砍做柴。”他把那土地堂大树枯枝砍断之后,下到树下,还未将柴捆好,肚子就疼痛难忍,无法走回去,只有让过路人去告诉其父母。其父母拿着纸香在土地堂烧了,说起代儿认错,请求宽恕之词,石生云肚痛立即停止,走回去吃了早饭,就往大兴寨赶场去了。”

另有一件事,一名才落实政策的干部在我村驻,为体现自已是无神论者,就令—名“四类份子”把我村的土地堂捣毁了,事隔不久,这名干部被疯狗咬了,年内发了狂犬病,其家人才想起他派人毁了土地堂,才来烧纸烧香向土地公公求饶,并请苗老司帮重新祭祀修复土地堂,可是为时已晚,不久就因狂犬病死亡。这事虽为巧合,但人们却说土地公公放狗把他咬了。

苗族对土地公公的崇拜,士人为他所写“土能生万物,地可发千祥”的对联,含义极深。大家共同保护耕地,在祖宗用汗水开造出来的梯田梯土上辛勤耕耘,便可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如果都象保护土地公公的石屋那样,保护好一切历史文物古迹,便可为人类留下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都象保护土地公公千年古树那样,保护好生态环境,便可防止水土流失,减少水灾早灾,为人类创造出更加美好的生活环境和发展环境。

 【作者简介】石正武,苗族,凤凰县禾库镇天星寨村人,县直某单位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