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历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学研究 > 苗族历史 > 正文
       

鲜为人知的城步苗乡抗日活动

来源:雷学业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5/07/10 09:40:24

(一)红军长征过城步播下革命种子

 19347月,任弼时、肖克、王震同志率领红六军团由湘赣根据地突围西征,于9月初从湘南进入广西全州,98日到达广西资源县车田乡。根据中央指示,立即从车田乡出发,经黄龙翻越湖南界分两路进入城步县境,红军在横水界与湖南保安第二十三团谭有晋部发生激战,大败国民党军。911日,红六军团与国民党李觉部之独立三十二旅、五十五旅在观音阁、下团莲花桥发生激战,战斗从下午四点打到次日凌晨,将敌军击溃。912日清晨,红军进丹冲,上围洲界、应声崖、白木山、乌鸡山,进入绥宁之上堡、界溪、赤板一带宿营。914日进入通道县境。

 红军主力部队八万六千多人在党中央直接领导下,于193410月中旬,从福建长汀、宁化和江西瑞金、于都出发,开始进行长征。125日,红军主力部队从广西资源县车田乡和堑头出发,经大湾进入城步杨梅坳,经下牛水到蓬峒的横路口宿营。蓬峒是城步世居苗族的五峒之一,当地苗胞为人淳朴善良,待人和睦,对红军极其友好。126日至11日,红军经茶园至五团、南山、长安营等地,进入绥宁和通道。红军经过城步,大力宣传抗日救亡政策,大量书写标语,宣传“红军是抗日的队伍”、“白军兄弟们不要打抗日的红军”。城步苗族人民对北上抗日的红军非常敬佩,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极为不满,不帮白军帮红军,千方百计救助红军伤病员,送米送菜,送信带路,亲如一家。据不完全统计,为红军带路的有90多人,给红军主动挑担的有80多人,为红军报信提供情况的有120多人,冒着生命危险收养红军伤病员的有70多户。由于给红军带路、收养红军伤病员而惨遭国民党杀害的苗民100多人。

 红军经过苗区,确定了“争取少数民族,消除民族隔阂,团结各族人民,共对对敌”的民族政策。19341129日,中央红军到达与城步相邻的广西龙胜县时,发布了《关于瑶苗民族中工作的原则指示》和《关于对苗瑶民的口号》,指出“共产党是主张民族平等、民族自治、解放弱小民族的”,“实行民族自决,苗人的一切事情由苗人自己解决”。同年1221日又发布了《关于创立川黔边疆根据地工作的训令》,规定在中心工作时,“要明确执行本部对苗瑶少数民族的指示”。《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布告》规定,“民族平等与汉族工农同等待遇”,“不论汉族、苗族、布依族,不论各族人口多少,都一律平等,政治上、经济上,苗人、侗人与汉人有同样的权利”。贺龙率红二方面军进入湘西时宣布:“一要注意帮助苗民剿匪,二不经苗民许可不得进入民房,三对苗民之习俗、衣着不得干涉”。所过之处,发布告,贴标语,宣传红军的宗旨及民族政策,深受各族人民的欢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在城步苗乡播下了抗日救亡的种子。

(二)地下党在城步开展的革命活动

 抗战初期,城步境内没有中共地方组织。国共第二次合作开始后,中共中央派徐特立回湘,任八路军驻湘通讯处主任。徐特立根据当时湖南面临的形势,主张在武汉失守,日军攻入湖南后,由中共独立领导开展游击战争,创立抗日民主根据地。1938年,武汉失守,中共湖南省委决定在武冈塘田寺创办“塘田战时讲学院”,以培养抗日人才。该院于七月开始筹建,九月正式开学,吕振羽任党代表兼副院长。19392月,塘田战时讲学院贴出广告,春季招生,拟招收研究班和补习班各一个,每班50人。城步露润乡青年肖强欤(又名肖炎)、肖宝南、唐卓立、肖盛才、陈士善5人进入“塘院”学习。入校后,他们勤奋学习,进步很快,并于课外同其他学员一起到附近举办农民夜校,办扫盲识字班,组织抗日宣传队,书写抗战标语,教唱《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在松花江上》等抗战歌曲。“塘院”党支部十分关注城步学员的进步,并指派中共党员刘逊夫对城步籍学员进行考察培养,分别与他们进行谈话,启发他们的政治觉悟,介绍他们阅读马列主义进步书刊,鼓励他们投身抗日救亡。3月下间到4月中旬,刘逊夫先后为唐卓立、肖强欤、肖宝南3人办妥一切入党手续,吸收他们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组建了中共城步县支部,指定肖强欤为书记,直属湖南省委领导。1939421日,国民党派出三路兵马包围“塘院”封锁大门,贴出布告,强行解散“塘院”。肖强欤等3名党员返回城步后,时局发生了急剧逆转,国民党反动派在邵阳城内制造白色恐怖,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八路军驻湘通讯处和中共湖南省委也相继被迫撤离邵阳,中共湖南省委将党的工作由半公开状态完全转秘密状态,对关系复杂和边远山区的党员停止了联系,肖强欤等3名刚刚加入组织的党员顿时没有了主张,他们惧怕白色恐怖,不会开展党的活动,也不敢开展党的活动,终于1939年秋脱离了党组织。

 1942年秋,城步县立中学创办并招生。县立中学设在简易乡村师范学校内,由于班次增多,中学教师短缺,校长肖浩然在长沙登报征聘教员。当时在长沙市与党失去联系的中共党员陈琼璋(长沙市人)经友人介绍应聘到城步简师任教,到职后,被当时国民党城步县长张光国所器重,任命为简师教导主任。陈想利用这个机会与党组织取得联系,他知道在茶陵教书的胞妹陈绚兮是地下党员,便写信要她来城步教书,并要她设法寻找党组织。陈绚兮在茶陵教书时结识了周建一,经联系由周建一介绍原江西省清江地下党任抗日宣慰队队长的梁中杰来城步简师任教。周建一、梁中杰都是中共党员,周是原中共江西省赣西南特委领导成员,1940年春特委遭破坏后周潜至茶陵教书,梁也来到茶陵找党组织,周指示梁赴城步简师应聘,相机建立党组织。梁到城步后,经过一段时间观察,介绍陈氏兄妹重新入党,组建了城步乡村简易师范地下党支部,梁任书记。不久周建一到重庆找党组织回来,根据上级指示,向梁布置了工作。梁根据周的指示,开始了对敌情的调查了解工作,并对城步的派系斗争、反动派内部的矛盾、简师的教职员工以及学生的情况进行了全面摸底,并在学生中教唱革命歌曲,宣传革命思想,传播革命火种,并参加群众性抗日救亡集会,捐款捐物,支援前线。当时在简师求学的杨文辉(苗族)、吴仲华(侗族)、杨盛俊(苗族)等进步青年,受到了城步地下党的熏陶,以后成长为城步民主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领头人,解放后相继出任城步县党政要职。1943年春季开学后,梁中杰给衡阳党组织写信,请周建一设法派人到城步来,不久,衡阳党组织派来了熊宗涛。熊原来在江西清江当过苏维埃红色政权的区长,后被捕叛变,受国民党江西省党部特务头目冯奇派遣,来湖南追踪赣西南党组织成员的下落。他在衡阳骗取了黄茶岭党支部的信任,被介绍到城步后,多次询问周建一的去向,打探城步的中共党员姓名,逐步引起梁中杰的怀疑,对其有所警惕。1943624日上午,熊向城步简师校长、国民党“蓝衣社”特务肖浩然密告梁中杰、陈琼璋、陈绚兮三人均系中共党员。肖立即将此情况报告县长张光国和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张琴,27日上午十时许,城步县警察局长李一中奉张光国之令,率领十余名警察将梁中杰3人逮捕。进步青年易克勇(银行会计)、罗晃(县法院法官)、蔡声硕(县邮局局长)受株连。由于叛徒出卖,城步简师和衡阳黄茶岭两个中共党支部被破坏。

(三)城步青年积极参加抗日远征军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苗族人民的宽广胸怀。抗日战争爆发以后,城步苗乡青年踊跃参军参战,他们奋不顾身,积极投入抗日最前线,前仆后继,为国捐躯,谱写了一曲曲抗日救国的壮丽篇章。

 1938年初,八路军驻湘通讯处主任徐特立多次在湖南广播电台讲演中国共产党颁布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动员有志青年参军参战。城步各抗日团体积极响应徐特号召,在全县范围内持续深入开展兵役宣传活动,动员苗乡青年应征入伍,抗日救国。广大爱国师生、公务人员和农村知识青年积极报名参军,全县当年共有300多名志愿者加入抗战队伍,他们着装出发时,县城民众沿街鸣炮欢送,盛况空前。这批热血青年以保家卫国为己任,英勇杀敌,血洒疆场,其中有名字可查的抗战殉难军人就有64人。1938年至1939年,该县还有陈鹤泉、段刚、鲁敏之等5名进步青年学生,冲破国民党重重阻挠,冒死来到延安,来到抗日最前线,加入到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成为八路军和新四军战士。1922年出生于城步儒林镇的李荣忠,1933年自邵阳联中毕业后,考入黄埔军校第二分校,编入黄埔第16期第8中队。19403月毕业,分配到国民党军第五十军任少尉连长,他在前线英勇抗日,不怕牺牲,多次负伤。1944年在平江县九岭抗击日寇的战斗中身负重伤。伤愈后被调任九十七军上尉参谋、营长等职。1949年他随国军过台湾,历任团长、副师长、师长。第十五军军长,金门、马祖前线副司令员。被授予少将军衔。后担任中华民国国防部纪检组长。1985年退休。1988年后先后10次回乡探亲,大力支持家乡经济建设,被城步县委统战部评为“爱国台胞”。2002年在家乡病逝。

 1945年参加抗日“远征军”,抗战胜利后复员回乡的阳文开老人,对城步苗乡青年报名参军,不远万里奔赴泰国、缅甸等地参加抗战的史实有过详实的回忆,他曾写过回忆录《城步青年积极参加抗日远征军》,刊登在《城步文史》第四辑。据阳老回忆,日军进犯湘黔,抗日战争进入最紧张阶段,1944年冬,国民政府发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号召,组建青年远征军十个师。城步县政府由教育科、军事科、三青团成立征集办公室,在儒林镇小学报名,招收具有初中、高中、师范肄业或毕业的适龄青年入伍,当年腊月自愿报名者达50余名。经体检及文化考核注册,次年正月16日在县政府报到集合,时任县长张光国作报告,设席饯行。每人发雨伞一把、干粮(大米)一袋,路费千元,父老乡亲千余人夹道相送。从绥宁、靖县、会同,抵洪江市、芷江、晃县,抵贵州玉屏、炉山,到达贵阳,分别编入青年远征军六一三、六一四团(第一辆车)。第二辆车抛锚,只好步行个多月,经镇远、施乘、黄坪、贵定、贵阳、扎佐,阳光等地,到达修文之马家桥,编入六一五团。体检口试不合格的陈厚宽、金明亮、黎明、吴安美等人被退返,吴病逝于贵阳医院。205师师长刘安祺、615团团长邓文僖、营长朱宝潮、连长张元良、指导员欧阳秉生、排长邓博文。这批青年远征军194545日正式入伍,进行实战演习,每人学会了使用步枪、轻机枪、重机枪、迫击炮、火箭筒等新式武器,其中一支远征军曾配合盟军到泰国、缅甸等地,打过胜仗。194561日,国民政府宣布青年远征军复员建国。每个复员军人拿着一张预备干部登记表、一张复学、复职或升学的介绍信解甲退伍。当时返籍者有阳文开、张学成、王光荣、刘昌隆、朱德仁、关荣光、戴思福、戴思寿、杨进贵、陈立财、陈通范、陈棣华、肖寿斌、刘斌、吕名福等十余名,回来向县政府报到,程守仁县长作欢迎词。当时尚留外省学习或工作的,有陈建栋、金锡华、吕名金、程平、刘敦晃、杨文晃、彭泽忠、杨支锦、杨华湘、阳传名、杨才轩等10余名。肖盛森在练兵时病故。

 笔者家族世居城步兰蓉峒大坪寨,是当地世居苗族。在那国土沦陷、民遭蹂躏的战争年代,笔者一家也有3位亲人主动报名参军,保家卫国,共赴国难。我的二伯父名叫雷禄生,1918年六月初五出生,1938年志愿入伍,后被编入青年远征军,在中缅边界与日本军队作战,参加了著名的腾冲战役,为国捐躯,壮烈牺牲,魂寄异乡。我的堂叔雷德生,生于1918年,1938年自愿报名参军,被编入远征军,对日英勇作战,后病逝于四川黔县。我的堂爷爷雷元绍,1945年应征入伍,被编入青年远征军,参加了抗日战争。后随国民党军队进入台湾,之后,音信杳无,未知所终。

(四)城步苗乡人民英勇抗日

 19448月,日军占领邵阳,城步告急。以陈纳德为首的“飞虎队”从芷江机场出发,飞过城步天空,轰炸日军基地。同年7月和10月,先后有两架中美空军飞机在城步上空失事,一架坠落于羊石田,一架坠落于鸡婆田,苗乡人民奋不顾身救起两名美国飞行员,并对他们热情款待,安全地将他们护送到县政府。

 据该县民政局退休干部陈定增回忆,1944年农历7月下旬的一天,一架飞机由东南向西北方向飞行,经扶城乡(今丹口镇)凤凰山过小坳子贴着山头向大洲飞去,飞到杨柳冲,又陡然旋转往南返回,经过察看地形,飞行员认为魁山(双龙)至杨柳冲是一大片开始成熟的黄色稻田,并无障碍物,是飞机降落的最好地段,于是就从魁山前面向北冲去,降落在鸡婆田,正好落在保长龙邦仕的稻田里,当飞机降落俯冲时,当地附近的苗族群众特别是苗族妇女被吓得要命。当飞行员钻出驾驶室,原来是个美国人,伊哩哇啦的语言谁也听不懂,乡长陈公鍼闻讯后,立即前往接待,并从城步简易师范调来一名英语教师陈建模当翻译,将美国飞行员护送到县政府。飞机降落后,周围20公里内外的群众因没见过飞机而纷纷前来观看,保长龙帮仕擅自用斧头拆了几块合金钢,拿回家打斧头、锄头、菜刀等用,后被政府追查责任,撤了保长职务。县政府组织人力将飞机分解,拆散送到县政府,上缴国家。

 此后不久的深秋季节,一天上午一架飞机从绥宁的梅口,向城步的沙洲羊石田方向飞行,经几圈盘旋视察地形后,再向羊石方向飞行,且越飞越低,降落在离溪口桥约300米巫水河道。当时是秋季,河水不大,飞机降落后,飞机的机舱、机翼都没有进水。约半个小时左右,乡长陈建锷派人用渡船将飞行员接到岸上,及时加以保护。这位飞行员也是一位外国人,彼此语言不通,他不吃城步苗胞为他做的饭菜,只吃自己带的手指头大小的的特制(压缩)饼干。第二天用轿子将飞行员送到县城。

 这两架飞机降落城步的原因,一是由于空战时间长,燃料殆尽,无法返回机场;二是飞机作战负伤,机翼打了三个弹洞。

 1945年春,国军第四方面军七十四军五十八师蔡仁杰部进驻西岩、水东、土桥一边布防,国军第三方面军二十六军四十四师蒋修仁部在大古山、白竹山、清溪和县城布防。国军在城步境内抗击日寇的史实,详见《雪峰山会战中的城步阻击战》一文,这里不再赘述。

 在日军兵临城步的危急关头,城步各族人民同仇敌忾,团结抗敌。全县组织了民众抗日自卫团,各乡设常备枪兵班,18岁至45岁的男子全部武装上阵,很多在外工作的爱国人士也纷纷返回家乡,组织和领导抗日斗争。如担任王耀武将军机要室主任的钟晓邨,自告奋勇回乡担任城步县县长,兼县民众抗日自卫团司令,以他娴熟的军事知识指挥全县抗战活动,积极协调军民关系,全面组织军需供应,广泛发动群众支援前线,指挥民众抗日自卫团清剿残敌,组织战后恢复工作。又如该县在陆军军官学校第二分校任上校教官的李擎化,得知城步告急的消息后,请假回乡担任县民众抗日自卫团副司令,配合国军开展抗日斗争,先后击毙击伤和捕获敌人数十人。时任国民党湖南《中央日报》社社长的的段梦晖也主动向设在武冈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二分校借步枪25支,弹药2500发,送给安仁乡抗日自卫分队用以抗日。

 威溪、大古一带的城步人民,因为遭到日军的虏掳,对日军咬牙切齿,自发拿起扁担、锄头,有的甚至赤手空拳,同日军进行殊死搏斗。1945427日,在武阳一带受阻的日军第五十八旅团猛攻武冈城,被国军第五十八师击退,多股被打散的日军残兵,陆续退往城步的花桥、威溪,巡原路折返新宁驻地。一日,一队日军残兵约60余人,仓皇逃到城步碧云乡的石山、山口团,自神门口窜入松柏油岭冲,在陡竹山竹林里迷了路,被抓来的当地向导故意将日军带到白果岭深山密林中。向导伺机逃脱,日军晕头转向窜了大半天才翻过山,来到牛角水、黑石头,烧杀抢掳,坏事干绝,当地群众高举扁担、锄头奋勇还击,闻讯赶到的县抗日自卫团勇猛追杀,敌人狼狈逃出县境。5月初,10个被打散的日军从武冈潜入威溪,欲返回新宁大本营,隐藏在桂花园南槽湾山中,当地群众发现后立即报告乡公所,乡公所速向县政府报告。县民众抗日自卫队副司令李警化率领两个中队,连夜赶到桂花园进行围剿,激战一天一夜,日军困兽犹斗,拒不缴枪投降,日军一名军官被击毙,我方一死两伤。为有效减少伤亡。自卫队决定放火烧敌,结果烧死敌军8人,缴获手枪一支,步枪8支,轻机枪一挺,1人化装脱逃,在白沙村与农民武术师张如兰相撞,张见其神色可疑,呼叫不答话,估计是日军,便立马回身追上将其一把抱住,日兵挣不开,便将别在腰间的一枚手榴弹拉开导火索,丢在脚下,欲同归于尽,张一脚将手榴弹踢下河去。这时,两个放排的农民举着斧头过来助阵,将日兵扭送到乡公所,从其身上搜出红绸一块,上书“天皇钦封少尉”字样。张如兰受到县政府嘉奖。

 参考资料:

 1、《城步文史第二辑》:《城步抗日阻击战》

 2、《城步人民革命史》:《城步抗日战事》

 3、《中国共产党城步县历史》:《各族人民同仇敌忾抗击日军》

 4、《苗族通史》第三十二章:《苗区革命根据地的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