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寨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族文化 > 村寨文化 > 正文
       

岑巩历史文化名寨——都素

来源:本站 石远定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8/07/04 17:24:30

都素村位于思州古城西北部,直线距离20.1公里,分布于龙江河两岸,海拔995.3米,依山而建,临水而居,隶属黔东南州岑巩县龙田镇。村域面积10.6平方公里。省道岑(巩)-石(阡)段穿境而过,交通便利。

《思州府志·古迹》载:“废都素府即今都素司。”《大清一统志·卷三百九十八》载:“废都素府在府城北七十里,元初置,寻废。”《读史方舆纪要·卷一百二十二》载:“……明初废。又废都素府,《志》云:‘在府北七十里。元初置,寻废。’”《贵州通志》疑为误载,经查阅《明史》《明一统志》《大清一统志》《钦定续通典》《贵州通志》《读史方舆纪要》等古籍,元、明或之前曾在西南设置“蛮夷军民长官司”,《明一统志·卷八十八》载:“……五代时,思州田氏据其地,宋干德后属湖北,路溪洞各授土人为蛮夷官掌之,元置潭溪等处军民长官司。思州宣抚司:本朝洪武初仍置蛮夷长官司,又立五开卫以镇之,属思州宣慰司。”结合《思州府志》《大清一统志》《读史方與纪要》将“都素府”作为古迹来写,“都素府”即“都素蛮夷军民长官司府”简称。明初属黄道溪司,永乐十一年(公元1413年),明成祖朱棣废除世袭831年的田氏土司设置思州府,以此命名设置都素蛮苗长官司,司治设于今龙田镇总院坪马口司,命何、周二姓领兵进驻,并轮流执印掌管。此后,为进一步巩固中央王朝对西南的统治,中央政府不断派遣军民进驻,这些军民与原住居民通婚,人口急速增长,其中何氏有部分人分住于此。随着社会的稳定,经济的增长,龙马河、路溪河、龙江河3河汇流之地——龙田,成为镇远都坪及石阡的货物集散中心,江西、湖南、湖北等19省的商人看到商机,纷纷经由舞阳河、龙江河贩运货物来卖,并将本地的桐油、柿子等土特产拉出去销售。这些商人和船员看到龙田一带宜居,便定居下来,姚姓、冉姓、文姓、杨性、代姓、陈姓等看到都素这里下连注溪上接龙田,是货船必经之地,便于此居住,形成18个自然寨落,汉族、侗族、苗族多民族团结共居。其中,小八(也写作“丈”)自然寨为贵州省“魅力侗寨”。

小八垱在龙江河左岸,坐山临水,风景秀丽,水源良好,日照率高。在方言中,“垱”的意思是“背靠山的锅底型旱洼地”,因为山势呈“八”字分开,而叫“小八垱”,与之相对的,河对面山的地名叫“大八垱”。居民姓姚,自湖南新晃侗族自治县迁徙而来,最初居住在今龙田镇严家院,后迁居于此,至今200多年历史,150余人。村落里,原来只有8栋瓦房,其余全是茅棚,后来铺设有石子花街道,打磨有石磨石槽,26栋具有侗家风格的青瓦木房错落有致。山上植被丰富,较好地保留了黔东北部侗族山寨风情。

房屋五柱六瓜,以木柱为支架,顶上为梁。根据用途,分正屋、左厢房、右厢房三部分,布局类似“口”字去掉一横,宜以进出,便以居住。正屋分堂屋、左住房、右住房,堂屋供奉神榜和土地牌位,中间一张八仙桌;左住房前半部为客厅兼厨房,客人来就请坐在客厅的火塘边,边烤火边喝茶边议事,后半部为卧室,主人就寝处;右住房则为子女住所。

厢房为干栏式,分上下两层,上层住人,下层为杂物间,安置碓窝、存放杂物等,有的也做猪圈牛圈用。上层房间开小轩窗,外面是走廊、美人靠。走廊雕花,临风散阳,视角很好,具有休闲和晾晒的功能。厢房一般为绣房,由闺女住,小伙子追求姑娘,就在厢房外唱山歌;来客人时,闺女到正房就寝,厢房给客人休息。

整个都素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粮仓,且多建于清朝末期,亦有建于民国年间,都独立成栋,具有防火灾、防鼠患、防虫蚁的功效。解放前夕,岑巩县的档案和一些物质藏在都素,其中,国民党岑巩县党部的档案被党部书记夏文友焚烧。

都素村的房子,以冉家大院最为著名。据老人回忆,解放前,这里居住着一户大户人家,户主人叫冉光斗,在人们吃不饱饭的年代,他家就可以打1000多担谷子、一万多斤大米。冉家大院有大厅、厢房、粮仓、院坝等,铺着很多青石板。解放后,实行土地改革,房子分给现在的彭姓与杨姓。至今,冉家大院虽是残垣断壁,地上所铺青石板依然还在,可以联想当年繁华的情景。

都素村传统民俗文化有赛龙舟、彩龙船、蚌壳灯等,其中,蚌壳灯是小八垱独有的一种传统文艺。原有的蚌壳灯由曲调、贺词及道白等表演形式组成,后来由于历史因素造成部分内容失传,现以哑剧的形式表演。表演者依靠自身天赋,把身上的潜能淋漓浸透发挥出来,摆弄各种逗乐形态,老少咸宜,深受广大群众喜爱。

彩龙船是小八垱的保留节目,该活动起源于龙江河水运文化。以前,龙江河两岸的人们划船运送粮食及其它货物,为祈求神灵的保护而供奉水神“杨泗将军”(即南宋洞庭湖农民起义首领杨么),彩龙船即是对水神的敬奉表演,祈求神灵保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六畜兴旺、五谷丰登、吉祥如意,后来逐渐演变成一种集娱神、娱人于一体的表演形式,既丰富了广大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又展现了表演者的文化素质和精神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