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寨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族文化 > 村寨文化 > 正文
       

擒头坡

来源:本站 龙骏峰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7/05/25 17:57:34

  擒头坡又名齐心村,有近千年历史,是吉首市唯一一个位于腊尔山台地之上的村庄。

 这里的建筑非常富有特色。村民因地制宜,开采当地盛产的青石为材料,利用其特性及天然纹理,打制成石条、石板、石片、石柱,再随山就势,垒砌出石头房屋、石头院墙、石头道路,甚至石桌、石凳、石磨、石臼,住行坐卧无一不是石头做成。那些石头建筑,全部用手工一块块垒起来的,中间没有粘合一点石灰水泥,不仅取材天然,建法更巧夺天工、浑然天成。穿行寨中,形态各异的房屋、碉楼、寨墙、古巷、道路如同一件件精美工艺品摆放在眼前,造型古朴自然,色彩柔润,线条流畅,与山水树木巧妙融合成一体。整体透出的美感和沧桑感韵味十足,仿佛走进神话传说中的石头城堡,让人心灵震撼。

  这是一个纯苗族聚居村寨,除了书面上写的擒头坡、齐心,还有原始苗语地名:苟拧。相传最初是有人在附近放牧,结果水牛跑到这里不肯走了,牧人顺着水牛足迹寻找过来,发现此地开阔平坦,水源充足,非常适宜居住,于是安家落户,久之形成村落。“苟拧”的苗语含义,即水牛走的路。齐心这个地名的由来,则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各地大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开动员会时,社塘坡乡政府把会场设在擒头坡,会上有人大发感慨,说今天开会的目的就是动员大家齐心协力完成好农田基建任务,意义重大,建议把擒头坡改名叫齐心村表示我们战天斗地的决心。于是齐心村作为官方正式的行政地名一直沿用至今。

 无论是“苟拧”还是齐心,均不如擒头坡这个叫法更有传奇性。据地方史料记载,擒头坡原写作岑头坡。清朝乾隆五十九年冬,湘黔边境爆发苗民大起义,义军连打胜仗,引起清廷震动,乾隆赶紧下旨要云贵总督福康安担任主帅奔赴苗疆平乱。福康安率大军进入湘西,原以为一战而平,哪知道与苗王吴八月对阵数仗均吃大亏,部队损失惨重,让他十分恼火。这一日,福康安探得消息,说是吴八月的队伍驻扎在岑头坡一带,心中大喜,赶紧分派人马要去偷袭苗民义军。清军摸到岑头坡苗寨,双方一交锋苗民义军便退走了,清军不费吹灰之力就占领了寨子。打了个胜仗,让福康安志得意满,认为苗民义军实力不过如此,他率部下在苗寨里四处巡视,问地方官员说这个寨子叫什么名字?地方官员答道叫岑头坡。福康安很高兴,连声赞说这地名起得好,岑与擒同音,就改叫擒头坡,不日内我要在此擒吴八月的头。手下将官一听,赶紧叫好,纷纷称颂福大帅英明。

 当夜福康安把帅营驻扎在擒头坡苗寨里,妄想明日天亮后派出大军把吴八月的“残兵败将”一扫而净,直捣苗民义军大本营平陇苗寨。福康安不知道,清军攻占擒头坡其实是吴八月定下的策略,苗民义军已预先设下各种机关,然后故意示败好引清军入瓮。福康安扎营时,为防义军深夜偷袭还布下重重哨卡,殊不知擒头坡苗寨里有通往山下的暗道。下半夜清军熟睡后,吴八月亲自率队从暗道里摸上来,像猛虎下山直冲入清军营帐,砍瓜切菜般杀得清军哭爹喊娘,四散奔逃,黑暗中有的掉下悬崖,有的栽入稻田,有的陷进深沟,死伤无数,溃不成军。福康安在睡梦中被喊杀声惊醒,吓得连衣服也来不及穿,由亲兵护卫狼狈逃往鸭堡寨,勉强捡得一条性命。吴八月偷袭清军的暗道至今还保存着,老百姓都把它叫做“八月路”。

 又过数月,不甘失败的福康安再次集结兵马向擒头坡杀来。这次苗民义军变换战术,不在擒头坡与清军朝面,而是利用地形优势,在寨前的背子岩一带布下“口袋阵”,将人马埋伏在峡谷两边深林中,只等清军钻进口袋来。福康安在擒头坡吃过一次大亏,这回特地下令,不在擒头坡扎营,直接穿寨而过经骒马峒峡谷向平陇进攻。他以为这样可躲过苗民袭击,哪知道正好钻入义军布下的口袋里。清军走到背子岩时,只听得一阵牛角声响起,两边山坡上突然冒出大批苗民,手舞刀枪齐声呐喊直向清军冲杀过来。福康安见中埋伏,大惊失色,赶紧下令还击。可是谷底狭小,清军大队人马困在里面施展不开,乱哄哄地堆挤作一团成为苗民的活靶子。福康安站在帅旗底下更是显眼,混战中被一枝冷箭射中身体当即倒地不起,部下死命把他抢背出来,逃回到大营没多久就箭伤发作一命呜呼了。出师未捷主帅先死,下属们怕乾隆责罚,不敢说实话,于是谎报说福康安是得急病死亡。乾隆十分伤心,下令为他举行国葬,并亲自主祭。

 福康安死后,他把岑头坡改名为擒头坡的那番话流传了出来。苗民们纷纷嘲笑道:还想擒别人的头,不成想自己的头却被人擒走了。擒头坡这个地名从此留传下来,如今很多人只知道福康安在擒头坡被苗民打死的故事,却不知道这个地名其实就出自福康安之口,更不知道他想擒别人头结果自己被擒头的曲折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