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舞蹈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族文化 > 音乐舞蹈 > 正文
       

苗族最古老、最简单的乐器——木叶

来源:湖南省怀化市司法局 吴展团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8/09/03 11:03:13

一片片普通的叶子放在嘴边,就能吹奏出清脆悦耳、优美动听的音调!?

你不必怀疑,这绝不是影视中的虚构镜头,在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的苗乡侗寨,随处可见人们以多种不同的手法,让一片片小小的、青青的木叶演绎出悠扬婉转的乐曲,演者出神入化,听者如痴如醉。

在农闲时节,这里的男女青年常常相约“坐茶棚”“赶歌场”“玩山”,或不期而遇邂逅了,他们就以木叶传情,以歌声结伴,在青山绿水间,在古道凉亭里,陶醉了山水、增进了情感、成全了姻缘、忘记了时光……

木叶,是最简单、最古老的乐器。原始社会狩猎时代,我们的祖先曾以拟声捕猎禽鸟,后来逐渐转化为以声代乐、以音伴唱的乐器了。

几千年来,吹木叶盛传不衰。不过,见于史籍较晚。到了唐代,吹木叶逐渐盛行起来,在皇室宫廷乐队中也占有一席之地,正式用于“十部乐”的“清乐”中。《旧唐书·音乐志》称吹木叶为“啸叶”,并记述宫廷音乐“叶二歌二”,表明在乐队中有歌唱者二人、吹叶伴奏者二人。

以上所述证明了早在1000多年前,吹木叶不仅在民间广为流传,而且是宫廷乐队中常用的乐器。

当然,木叶虽登大雅之堂,但更多的毕竟还是民间技艺,最受草根一族喜爱和欢迎。

木叶,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天然乐器,中国有许多少数民族的人民常常就地取材、信手拈来,树叶虽小,音色优美,音乐动人,独具风采,他们把音乐艺术发挥到了极致。

在我国中南、西南地区清澈的江河两岸,在云贵高原幽幽的山间小路上,经常可以听到一阵阵高亢、悠扬的乐声,这就是既朴质又聪明的少数民族,利用一种叶面光滑、具有韧性的椭圆形树叶,通过各种吹奏技巧而发出的清脆、明亮的乐音,他们就像是多才多艺的歌手在欢乐地歌唱。

人们常说:吹木叶可以获得爱情,木叶声是幸福的先声。还有一首苗族民歌这样唱道:“一首木叶一首歌,两首木叶翻山坡,三首木叶过岔口,阿妹何时得见哥?”

由此可见,吹木叶特别受到苗族青年的青睐,它也与爱情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

在贵州的苗族地区,每当月朗风清之际,就会从寨边飘出娓娓动听的木叶声,这是青年小伙子在邀请姑娘出来“游方”(即男女青年用对歌来谈情说爱),姑娘也能根据木叶吹出的曲调,辨别出自己的情侣。所以,在苗族的民歌中,有“吹木叶要趁叶子青,谈恋爱要趁年纪轻”等诸如此类的词句。

关于吹木叶的起源,是与爱情密不可分的。在黔东南的苗家村寨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很早以前,有一个苗族青年小伙叫姜兄九,有一个姑娘叫戛兄九,他们的家被一座高山阻隔着,终年不得相见。

有一次,他们“游方”时一见钟情。没过多久,姑娘就到姜兄九家来了,可是,小伙子的母亲对姑娘却看不上眼,总想撵她走。为了能挽留姑娘,姜兄九就故意装病卧床不起,姑娘也就一直留在身边服侍。

戛兄九不知是计,服侍三年仍不见病愈,只好提起包袱怏怏离去。

姜兄九赶紧爬起床追出门,顺手摘下门前的花椒叶,放在嘴边吹吐真情。优美而恳切的木叶声飞过田野、飞上山岗、飘到半山坡上,姑娘闻声而返。

小伙子的母亲见姑娘如此深情,不好再赶她走了。他们终于缘定终生,从此一家人过上了和睦幸福的生活。

在靖州的锹里苗乡山寨,也一样流传着不少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在苗族歌鼟的起源的文章中,我曾提及过张郎刘妹以吹木叶传情,以禾筒声为媒喜结良缘的传说。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据说,在很久以前,苗乡山寨有一个名叫春兰的姑娘,能歌善舞,十分漂亮,她的山歌唱得非常动听,鸟儿听到也会停止鸣叫,躲在树上聆听她美妙的歌声。因此,她在十里八乡名气很大,许多年轻后生都想约她玩山、唱歌。

一次,春兰上山打猪菜,一边忘情地轻吟着歌鼟,一边埋头打猪菜,忘了看路,摔了一跤,跌到山洞里去了,摔得骨酸筋麻,爬不上来。她大喊救命,天都快黑了,都无人听见,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个时候,春兰反而冷静下来了。她随手摘下身边的一片叶子,慢慢地吹起歌鼟来,清脆悦耳的歌声从山洞里传了出去,传得很远很远。

这时,正好有个苗族后生过路,听到洞里传来的木叶吹奏的歌声,便顺着声音寻去,发现了春兰。

后生连忙找来一根树藤,将藤子一头捆在一蔸杉树下,一头丢下洞去,顺着藤子下到洞里,把春兰背着爬出了深渊。

二人相见,分外诧异,顿时春心荡漾。

春兰心想:救我的人竟是这样一个标致的后生,我过去在歌场和山上唱歌,怎么没见过呢?她对这个后生暗暗惊喜。

这个后生叫成山,他得知眼前这个美若天仙的姑娘就是声名远扬的春兰时,也不禁动心了。

双方的爱慕之情油然而生,郎情妾意,便互唱歌鼟表明心迹,然后依依不舍各自回家。

后来,成山派媒人去春兰家提亲,春兰家得知是救命恩人,连连感激、满口答应,选定一个良辰吉日,他们结婚生子、成家立业了。婚后,他们相亲相爱、不离不弃,过着男耕女织幸福美满的生活。

是一片木叶救了春兰的命,也因木叶而成就了一段美好姻缘。所以,他们的奇遇便在苗乡侗寨传播开来。从此以后,吹木叶、谈恋爱的习俗就在广大苗乡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了下来……

爱情故事总是那样的美丽与传奇,但要学会吹木叶并不轻而易举。

在以前的苗乡,青年男女个个能吹会唱。和唱苗族歌鼟以歌传情一样,吹木叶也是谈情说爱的有效平台。如果你不会唱歌鼟和吹木叶,你就不算是正儿八经的苗族人,在苗乡是吃不开的,也很难找到意中人。

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今时不同往日,已经时过境迁。当前,与苗族歌鼟所处的困境一样,吹木叶也后继乏人,加上吹木叶本身就是一门绝技,会吹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到了濒临失传的绝境。

俗话说,“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方法,如果你知道做某一件事情的最佳方法,那么,你会觉得很好做,一点也不难。

吹木叶也是如此。给你一片树叶,不会的人,鼓着腮帮子吹一阵子,弄得面红耳赤,却怎么也发不出一声像样的声音;而会吹的人,一叶在手,轻轻放在嘴边,就会响起变幻无穷的声音,并吹出悠扬动听的旋律。

我也会吹(不是吹牛,是吹木叶,呵呵),多年来,曾在多个不同场合表演过,常常技惊四座,成为压轴戏。长期在外,我之所以会吹木叶,或许是因为环境的熏陶,也或者是由于自己从小好学。

记得小时候,看到年轻哥哥们用一片片树叶就可以吹出美妙的声音,非常的好奇,也非常羡慕。

有一次,和大人们去摘杨梅,看到他们边摘杨梅,边吹木叶,我也忍不住摘了一片叶子试着用力吹,然而越用力越不着边际,始终没有成调的声响。在大人们的反复指点下,渐渐地悟出了一点门道,可以发出一些音调了,高兴得差点从树上掉下来。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还不信了,别人都能做到,我一定也行!”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学会吹木叶。

于是,摘好杨梅后,我又找来一堆各种树叶,不断地进行尝试,并把树叶带回了家练习。

隔了几天,吹到嘴皮起泡、腮帮酸疼时,终于能够吹出响亮的声音了。虽还没法吹高低音调,但这已经让我无比兴奋和自豪!

大山里的各式各样、郁郁葱葱的树叶,吹烂了一片又一片。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月后,我已经从只能够吹奏单音,变成吹奏苗族歌鼟甚至流行歌曲的曲调了。

学吹木叶的经历是那样难忘,既有趣也枯燥,可谓五味俱全。这里,以我的亲身经历,再简单介绍一下吹木叶的有关基本知识。

吹木叶,首要的是选择优良的树叶品种,通常采用桔、柚、杨、枫、冬青、杨梅、榕树、樟树等无毒的树叶。叶片的结构要匀称、漂亮,正、背两面都应平整光滑,以柔韧适度、不老不嫩的叶子为佳。太嫩的叶子软,不易发音;太老的叶子硬,音色不柔美。

叶子的大小对吹奏也有很大关系,过大或太小的叶子既不便吹奏,发音也不集中。一般使用的叶片,以叶长5.5厘米、中间叶宽2.2厘米左右的比较适宜。

叶子一般不耐吹,一片叶子吹几次就会发软,或破碎,不能再用了,必须重新换一片。所以,在吹奏时,演奏者事先需有多片树叶备用,于是,往往会折一枝帯叶的树枝拿在手上,这样,既是好看的道具,同时也是以应不时之需。

吹奏时,要把叶片上粘附的灰尘轻拭干净,将叶片正面横贴于嘴唇,用右手(或左手)食指、中指稍微岔开,轻轻贴住叶片背面,拇指反向托住叶片下缘,使食指、中指按住的叶片上缘稍稍高于下唇。有时,也可用双手捏着树叶的两端,把树叶贴在下唇处,更便于发力。

运气的力度是吹木叶的关键。吹奏的时候,不宜用力过猛,也不能没有“吹灰之力”。吹气要均匀,运用适当的气流吹动叶边,才能使叶片振动而发出齐整的声音。

其实,木叶就是簧片,口腔犹如共鸣箱,双手则可帮助起辅助作用,通过嘴劲、口形、舌尖的控制,手指绷紧或放松叶片等各种技巧,从而改变叶片的振动频率,就可吹奏出高低、强弱不同的音响。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木叶吹奏高低音时,需要转换不同的气量,唇部也随之忽松忽紧,控制气流的送出。因此,吹木叶不能随意断气、断音,特别讲究换气的技巧,这样曲调才会圆滑流畅、婉转悠扬。

若要使叶子发出不同的音色,就必须采取不同的吹奏方式。通常是按住叶子的下半片,用气吹其上半片,还有一只手按住叶片,另一只手轻轻拍打节拍,像吹口琴那样,发出来的音响既有共鸣,又能产生波浪音。

而技巧比较高的则是将叶片夹于唇间,不必用手扶即能吹奏,像吹竹笛那样,随着曲调的高低,送出急缓有别的气流,吹奏出优美动听的旋律。

这种吹奏方法,要选择优质的树叶,而且也与吹奏者的年纪有关,一般只有在年轻“气盛”时,才达到这样的境界。如果是老年人,连说话都喘气,根本提不上气来,还谈何吹奏歌曲。曾经,我也有这一手绝活,现在随着年纪的增长,气已经不是很顺畅了,再也难以运用自如。

技巧特别高超的演奏者能够一口同时吹响两片木叶,而且还不用手指帮助,就吹奏出动人的曲调。更不可思议的是,一张嘴巴发出来的声音,同时出现高音和低音、歌曲和伴奏,真是神乎其神,叹为观止。

这是达到了“成仙”“成魔”的至高境界,一般人是做不到的,这样的狠角色极少,属凤毛麟角。据说,我们那个寨子,千百年来,也只出了一个类似的人物,反正我没有亲眼所见,只是老一辈跟我们讲故事罢了。

小小的一片树叶,完全能够与人声媲美,具有山乡风味,全是生态气息。它可以独奏、合奏或为歌唱、舞蹈伴奏,有着十分丰富的表现力,演奏的乐曲大都选自人们所喜闻乐唱的民歌曲调和民谣小调,真是既便宜又接地气。

可以说,木叶就是最实际、最实惠的乐器,木叶声就是最简单、最动听的音乐!

“大山木叶烂成堆,只因小郎不会吹。几时吹得木叶叫,只用木叶不用媒。”

木叶这个最古老、最天然的乐器,吹木叶这个最原始、最纯粹的音乐艺术,曾在苗族的发展进程中,为婚恋、娱乐等方面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希望这一原生态、纯天然、零投入的艺术瑰宝,能够生生不息、代代相传、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