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饮食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族文化 > 苗族饮食 > 正文
       

虫子宴:挑战胆量的美食

来源:湖南省怀化市司法局 吴展团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9/01/08 17:33:07

说到吃野味,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独特喜好和不同口味。从水里游的,到地上走的,再到天上飞的,许多飞禽走兽都无法躲过我们的舌尖,让人无不感叹中国饮食文化的博大精深和无穷魅力。

但要说哪个地方的饮食口味最重,那不得不说是在广大少数民族地区。

一直以来,少数民族地区总被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我曾写过一篇《为了那口天然味,我们竟捅马蜂窝》的文章,介绍了在我的家乡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的苗乡侗寨,人们烧蜂子、吃蜂蛹的习俗。

其实,岂止这些?还有蝌蚪、蝗虫、葛根虫、打屁虫等,都是乡亲们最爱的美味佳肴。

而在西双版纳等少数民族地区,这里的人更加“重口味”,他们甚至连蜘蛛、蟑螂、蜈蚣、蝎子等这些让人心惊胆战的虫子,也成为“盘中餐”,想起来都不禁头皮发麻、腿脚发软。

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吃穿讲究卫生、健康,吃虫子的习俗逐渐远去,成为记忆,尤其是城里人特别提倡生活质量,对一些腌臜的东西往往避而远之。

但事实上,在历史进程中,吃虫子不仅仅是少数民族或是某一些地区的奇风异俗,全世界的文明中心在早期都曾经啖虫如命。

在《周礼》中,就记载了周天子宴饮必须要有蚁酱,而古希腊、古罗马等也都有着自己的食虫经。

那个年代的人们为什么喜欢吃虫呢?“我很丑,可是我很有营养”——因为许多昆虫就是优质蛋白质的来源,含有多种人体必需的氨基酸和其他微量元素。

昆虫看似貌丑可怕,其实健康环保,它们不携带禽流感之类的病毒。更重要的是,不少虫子的味道确实还不错。

这些可食用的虫类,是营养丰富的滋补名菜,养生价值极高。貌似难以入口,实则味道鲜美,咬一口,酥、脆、嫩,香味盈于喉咙,美味融入肠胃!

相对而言,少数民族之所以有食用虫子的习俗,关键还在于与当时的生活环境有关。

在远古时期,少数民族生活的地方普遍环境十分恶劣,物质极度匮乏,随时都面临着消亡灭绝的危险。为了生存下去,人们不得不与大自然作斗争。而“吃虫”不仅有助于改变口味和增加食物种类,还可以大量消灭对农业生产有害的昆虫。

据了解,居住在贵州省的仡佬族,不但有食虫之习,还专门设有“吃虫节”的传统节日。

每年农历六月二日,是仡佬族一年一度的吃虫节。在这天,家家户户都要买肉置酒,男女老少一起到田里捉虫。捉完虫之后,便带回家里做成各种小吃,与酒肉同食。

为什么这里有如此稀奇古怪的节日呢?传说这个节日最先始于一位名叫甲娘的妇女。

相传,在很久远的时候,仡佬族地区连年遭受虫灾,庄稼所收无几,人们苦不堪言。

甲娘望着这一切,心如火焚。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带着几个孩子到田里捕捉蝗虫等害虫,然后将捕获的昆虫带回家,加入佐料爆炒。意想不到,味道居然与众不同,她便邀请寨子里的人来分享。

凡是吃过甲娘加工的昆虫的人,也纷纷效仿,把捉来的各种虫子做成可口的食品,任人品尝。有的人家因一时吃不完,就备存着,当有来人来客了,拿出来招待贵宾。

从此,这里的害虫减少了,庄稼获得了大丰收。为此,甲娘受到寨老奖赏。

甲娘把寨老奖给她的肥猪杀了,宴请全寨的父老乡亲。同时,在席间约定每年的农历六月二日为吃虫节,并规定人们在吃蝗虫、蚂蚱、蝶蛹等虫子之前,还要举行仪式,大喊一句——“嚼它个粉身碎骨,吃它个断子绝孙!”

传说归传说,带有调侃之味。不过,从中看出了人类发展到今天的艰难历程,也看到了我们的祖先改造环境的顽强意志和聪明才智。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美好生活必须倍加珍惜。时至今日,虽然我的老家没有特定的“吃虫节”,却依然还保持着平日里吃多种虫子的风俗。

记得油炸蝌蚪或清水蝌蚪汤曾是苗乡侗寨最有特色的稀有名菜。

每当清明时节前后,当小蝌蚪即将长出“手脚”成为青蛙之际,妇女们便相约去水田里用筲箕撮蝌蚪。带回家放在清水里过滤几天后,再把蝌蚪的内脏挤干净,倒入锅里油炸。当水分蒸发得差不多了,加些嫩辣子、红辣椒、生姜末、大蒜葱花等配料,一道色泽透亮、美味可口的美食便做成了,简直就是人间极品!

同时,在锅里留下一小半炒熟的蝌蚪用来打汤,加入冷水煮沸后,就成了一锅香飘四溢、垂涎欲滴的汤。舀一匙冒着热气的汤放入嘴里,浓郁芬芳,精神气爽,整个人儿似乎都融了,化了,醉了。

秋收过后,当稻田漫满水,一场秋雨下过,一种黄色的青蛙(靖州人叫“黄蛤蟆”)就会到水田里下蛋,人们便在夜晚打着火把去照“黄蛤蟆”。“黄蛤蟆”也是一道美味,无论用新鲜的打汤,还是炕干了辣炒,味道都不赖。

有好菜自然少不了用好酒配。最妙的莫过于来几壶农家米酒,一大桌人把酒言欢、唱歌说笑,真可谓是“玉盘珍羞直万钱”了。

当然,青蛙是益虫,是人类的好朋友,我们不能因为贪吃而杀生,特别是吃蝌蚪更是“涸泽而渔”,破坏性尤其严重。好在现在出台了生态环境保护法,人们再也不敢以身试法捉蝌蚪、照蛤蟆了!

不可否认,蚯蚓、壁虎、蜈蚣、蟑螂、毛毛虫等,既恶心又美味,“虫子宴”就是挑战胆量的美食,一般人没有这个口福,因为他们没有这个胆子!

现在的人对于吃虫子总是有着一种既害怕又好奇的态度,这在情理之中,可以理解。

许多到少数民族地区的游客,看到摆满了蚂蚱、蝌蚪、蜂蛹、竹子虫、蚂蚁蛋等虫子的宴席时,既想试试味道又迟迟不敢动筷子,有的用筷子夹了又放下,有的放进嘴里又吐了出来。

其实,只要你大胆地吃进去了,常常回味无穷、欲罢不能,只会嫌这样的美味为何不多一点!

要做吃货,先练胆量!每到一个地方,我们要学会随乡入俗,对于那些从未体验过的风土人情和从未品尝过的山珍海味,如果没有勇气参与,注定会留下终生的遗憾。

所以,对昆虫宴中那些或香或臭的丑八怪食物,你一定要勇敢地大胆尝一尝,毕竟吃过的人都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