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饮食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族文化 > 苗族饮食 > 正文
       

为了天然味,竟捅马蜂窝

来源:湖南省怀化市司法局 吴展团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9/01/04 09:58:34

在朋友圈,看了友人曹晓明《这里风景独好,欢迎你来吃虫》一文,感觉非常有趣,感慨也是颇多。同是从靖州农村走出来的“乡巴佬”,对乡下的各种味道一直情有独钟、念念不忘,尤其对那些年“烧蜂子”时光的危险、快乐和口福,更是感同身受,印象深刻。

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

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这首《蜂》是唐代诗人罗隐创作的一首七言绝句。前两句写蜜蜂飞到平地山尖,经历了无限美丽的风光,不辞劳苦、不畏艰险;后两句写蜜蜂采集百花,酿成蜂蜜,为人辛苦、给人甜蜜。

其实,蜜蜂只是蜂类中的一种,除了辛勤酿蜜的蜜蜂外,据了解,这种膜翅目昆虫在全世界各地都有分布,多达10万余种。今天,就重点说一说给人类提供蜂蛹美味的野蜂。

蜂蛹一般是胡蜂、黄蜂、黑蜂、土蜂等多种野蜂的幼虫和蛹,这些蜂都属昆虫纲、膜翅目等科类的昆虫。在山区,一年之中野蜂可发展2代-5代,采摘期在高龄幼虫至变蛹之时为最宜。

蜂蛹营养丰富,风味香酥嫩脆,是真正的纯天然美味食品。而且药用价值极高,是解暑、降温、保健的上等保健品和美容品。

蜂蛹系鲜活产品,除鲜炒取食外,大部分采用干制法加工,以便于贮藏、包装。近年来,在湖南的湘西、张家界、怀化等地,蜂蛹每公斤售价高达600元,成为人们致富和馈赠亲朋好友的又一名贵特土产。

现在,我家的冰箱里还珍藏着一包蜂蛹舍不得吃,准备过年的时候再拿来享用。

靖州人对各类蜂虫统称为“蜂子”,而最常见的、经常可取蜂蛹的是一种叫马蜂的蜂子。

马蜂,学名“胡蜂”,又称为“蚂蜂”或“黄蜂”。这种蜂子体大身长毒性也大,是一种分布广泛、种类众多、繁殖迅速的昆虫。

靖州人把马蜂叫“箩蜂”,其实非常形象生动,因为它的蜂巢确实大如箩筐。箩蜂有几种,蜂巢吊在空中如树枝上、房檐下的称为“吊箩蜂”;蜂巢建在地下的喊做“地箩蜂”。

马蜂身上长有一根长而有力的螫针,在遇到攻击或不友善干扰时,它们会群起攻击,可以致人出现过敏反应和毒性发作,严重者还会导致死亡。

于是,民间就有了“捅马蜂窝”一说。意思是,当人们拿着棍棒去捅马蜂的窝时,马蜂就会四处逃窜,并进行反击保护自己,往往让人苦不堪言,甚至送命。故而,这个词是比喻自己给自己招惹麻烦。

犹记得,小时候在乡下,我们可没少挨马蜂蛰,至今想来仍心有余悸。

那个时候的农村孩子,没现在的小孩金贵,常常要去野外放牛、砍柴、打猪菜、做农活等。一不小心,就碰到了蜂巢,如惊动蜂子,就会被追得鬼哭狼嚎、魂飞魄散。能逃过去不被蛰的是命大,逃不过去的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不仅小孩怕蜂子,大人对蜂子也无计可施、无可奈何。前不久,老家来人。在闲聊中,他们说起有两人上山去捡核桃,其中一人被蜂子蛰得哭爹叫娘、奄奄一息。另一人赶快跑回家报信,一帮人前来救命,把他抬回去,才捡了一条命。

可见,蜂子之毒、之狠、之危险!人们见了蜂子躲藏还来不及,谁敢轻易去捅马蜂窝自讨苦吃呢?

不过,俗语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俗话又说“胀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总有那么一些人,禁不住香喷喷的蜂蛹的诱惑,铤而走险去烧蜂子来解馋,并总结出一套找蜂窝,烧蜂子的经验。

要想吃到蜂蛹的美味,不是轻而易举的,至少要走三个程序:找蜂子、放蜂子、挖蜂子。可以说,这既是一项技术活,也是一件危险事。

蜂子好吃,蜂窝难找。蜂窝一般建在半山腰的灌木丛中,有的挂在树上,有的深藏泥底,很是隐避,除了运气好偶遇外,刻意去寻找有一定的难度。

但是,这难不倒聪明人。有经验的人,往往通过抓住一只蜂子,然后将其放生,再觅其踪迹,就找到了蜂子的藏身之处。

农村有句土话叫“七蜂八蛇”,这是人们在长期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农谚,既道出了找蜂蛹的最佳时间在农历七月,也说明了这个季节的蜂子和蛇最为猖獗。

做这个活路,通常需要几个人通力合作。先是大家一起找蜂子,一旦发现哪里有蜂子,就有人给蜂子喂食,又有人小心翼翼地用一缕五六寸长的线,一头缠住蜂子的腰身,另一头拴上一根指头般大的红纸条或白色羽毛,然后放飞蜂子,看着带有记号的蜂子飞向哪山哪岭,只要加紧跟踪追击,即可找到蜂子的老巢。

在靖州的广大乡村,几乎每个寨子都有一批捕蜂能手。千百年来,捕蜂人一年四季都有蜂蛹可拿、蜂蜜可取,蜂蛹和蜂蜜也成了山里人家食用和换取油盐及布料衣服等的主要经济来源。

找到了蜂巢不要急于下手,记住地点就行,烧蜂子、挖蜂子一般要等到天黑之后。当蜂子陆陆续续地归巢了,人们才会从家里带上稻草、火把、吹火筒、锄头等,守候在蜂窝旁,等待时机成熟再动手。

挂在树上的蜂窝基本采用木棍捅下来或直接摘进袋子里的方式方法。只是如果要取到蜂蛹,常常还得用燃烧汪汪的明火放在蜂窝边,引诱蜂子“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埋在地下的蜂窝更麻烦一些。开工时,先在蜂窝口烧稻草,用吹火筒将浓烟吹进洞里,将有攻击性的成年蜂子熏晕或者熏死,再把蜂窝挖开取出蜂巢,带回家就大功告成了。

以往之所以放在晚上点着火把挖蜂窝,是因为那个年代还没有特殊的工具和防护服,哪里像现在城里的消费队员配备了衣裤帽一体的防蜂服装以及手套和头套呢。

回到家,把蜂巢取出来,每个蜂巢孔里都装着一只白白胖胖的蜂蛹,像婴儿似的扭动着,甚是可爱和可怜。慢慢地把一个个肥肥大大的蜂蛹拽出来,或用油炸,或用水煮,无需任何调料,菜色生猛,妙不可言、回味无穷。

难忘的时光总在童年和乡下。城里孩子放风筝,乡下孩子放蜂子。那些年,我也和小伙伴们经常跟着大人一起去“捅马蜂窝”。吃不吃蜂蛹并不重要,关键是图个好玩,更重要的是要体现农村人的勤劳与勇敢。

如今,离开山村已经很多年了,农村的生活水平也一年比一年在提高。如果想吃蜂蛹,在市面上常能买得到,何况老家的亲戚还不时带一些野味来。

然而,“捅马蜂窝”那种刺激、精妙的感觉,却是无论花多少钱都难以买到的。

人生一世,重在多姿多彩、有滋有味。我们需要的不一定是山珍海味、美味佳肴,或许更多的恰是一种与众不同、非同寻常的生活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