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节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族文化 > 苗族节日 > 正文
       

芭蕉湾龙灯——中国苗族·充满神奇色彩的民俗文化

来源:图/文 欧正进 龙进刚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4/10/31 16:25:43

中国西南山区

位于贵州省东北部的松桃苗族自治县

有一个充满神奇色彩的苗寨

芭蕉湾

造物主以其对美的钟爱

赋予了这里纯美秀丽的自然景观

同时也孕育了多姿多彩的民俗文化风情

 

2014年的春节将至

身在异乡的芭蕉湾人都回到了家乡

在这个重要的传统节日里

他们与家人团圆

村民们也聚在了一起

就在这篝火旁边

他们开始筹划一项重要的活动

那就是这里的舞龙灯迎新春的传统习俗

 

年轻人是舞龙灯的主力军

小孩儿也积极参于到活动中来

他们自己动手缝制活动的衣物

舞龙灯培养了他们积极向上的精神

同时也让他们学会了团结友爱

充分体现了老一辈对子孙后代优良的传统教育

 

次日早晨

几个年轻人上山去砍编制龙灯用的竹子

凭他们深厚的经验

他们选择了最适合编制龙灯的竹子

在砍竹子前

需要先祭拜神灵

告知神灵砍竹的用处

祈求神灵保佑村里在新的一年里风调雨顺

平平安安

人们把舞龙的各种器具从龙灯老巢拿出来

龙灯老巢是龙灯停放的地方

固定于村里庭院比较宽的一家

便于舞龙灯事务操作

龙坛也是安在这里

部分人上街去采购所需的物品

而其它人则开始编制龙灯

有人这样描述

龙作为一种神

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人民崇拜的民族象征

是艺术创造的产物

它集狮头蛇身鱼尾凤爪于一身

汇勇猛灵活友善高贵于一体

综合了人民的理想愿望智慧和力量

象征吉祥与幸福

制作龙灯必然要抓住这些特点

龙灯由前牌龙宝龙头龙身龙尾后牌和灯饰品组成

灯饰品有李三娘推磨年年有鱼猴子下山等等

 

人们把竹子划好

开始编制龙身与龙尾

它是由一个个竹篓组成的

在年青人巧妙的手中

不要多少功夫

一个个竹篓就编制出来了

而这些工序里最重要的是编制龙头

龙头的做工相当复杂

要在有经验的老人的帮助下才能完成

在另一边

前牌和后牌的制作也将近完工

整个龙灯制作完毕之后

就是给龙化妆了

远近流传的有黄龙白龙青龙红龙兰龙等多种

基本上都以化妆的颜色来称呼

芭蕉湾龙灯属于黄龙

化妆以黄色居多

 

一条龙的化妆在于龙头

龙宝五颜六色尽在发挥

龙身和龙尾画上五颜六色的鱼鳞状

前拍和后牌可以根据建筑物的构造画上砖块和琉璃瓦

其中龙头龙身龙尾用红布和麻绳串连在一起

避免用力拉断

 

龙灯化妆风干后

洒上烧开过的茶油

龙灯上的白纸倾刻透明

茶油洒在龙灯上亮度高

防火性比其它油类强

经过一翻艺术美化

一条栩栩如生地龙就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当地人把这种竹子称为苦竹

是做烛心的最佳材料

它易燃

且亮度高

人们把苦竹量好大概尺寸锯断

竹节不要

刮去绿色的皮

然后划成数条

把剪好的白纸条紧缠在竹条上

留出烛柄和烛须

烛芯就这样做成了

接下来就是炒烛芯

在锅里放些蜡块

把烛芯放进锅里

炒干竹条的水份

将炒好的烛芯捞出来

冷却浇上蜡液

让蜡液凝固在烛芯上

一根一根白蜡烛就做出来了

丧事用白蜡烛

喜事用红蜡烛

舞龙属于喜事

因此

还需要在白蜡上加适量红色烛粉

经过这么一系列复杂的工序

舞龙用的蜡烛总算制作完成了

龙灯编制完成之后

便是闹灯的高峰

除夕那天

大家吃过年饭

男女老少都前来龙灯老巢

大家欢聚一堂

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

而锣鼓则成了增添节日气氛必不可少的工具

老一辈教后代们怎样敲锣打鼓

后辈们也学得不亦乐乎

这些热闹的响声汇聚在一起

组成了龙灯的开路先锋

正所谓人没到声先到

不管龙灯到哪里

都有它们的存在

大年初一

芭蕉湾晴空万里

村民们纷纷相聚于龙灯老巢的大院

姑娘们身穿苗族盛装

而年轻小伙则身着黄马褂

头系红布条

身披带有芭蕉湾龙灯字样的红条幅

精神抖擞

神采奕奕

正迫不及待的准备着出灯

小伙们为龙灯点亮蜡烛

列队来到堂屋前

节日的声音响起

锣鼓喧啸汇聚在一起

人们在节日的气氛中穿梭

在锣鼓声中沉醉

法师的符早已写好

法师用红布包住一个盛有水的碗

同符放于坛上

这就是安龙坛

 

起鼓半刻钟

法师穿上道服

龙灯队长在另一边发言

本次舞龙活动

安全第一

其目的是

弘扬舞龙民俗民风

爱自己

爱家庭

爱祖国

爱家乡

苗族风情佳节

传承民族文化精神

随后

法师开始作法

为龙灯开光

只有开过光的龙灯才会亮得好

防火性强

同时也赐予了人们明镜似的心灵

 

占卜是舞龙的一个重要环节

一阴一阳乃顺卦

也是人们最期待的卦相

它寄托了人们的理想

当法师口中念念有词

扔下一卦时

大家一片掌声响起

为舞龙赢得了一个美好的开始

讲福祀是期盼舞龙能够顺利进行的另一种仪式

由领队上前讲《出灯吉语》福祀

通常是一人讲

众人和

同时

村民会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异乡宾客的到来

 

当一切仪式完毕之后

鞭炮声与锣鼓声齐响

龙灯缓缓行出老屋大院

只留下守坛人在家里更换香火

等待龙灯的归来

祈祷舞龙顺利

同时预防香火带来火灾

穿巷子

过田边

龙灯向后山的庙蜿蜒而去

首先要去拜上庙

提篮的小伙子拿出香纸蜡烛烧起来

前牌龙宝龙头三鞠躬

龙宝保持转动

龙尾一直摇摆

领队上前讲《参上殿》福祀

接着是拜下庙

拜下庙时讲的福祀是《参下殿飞山宫主》

另外

在舞龙的途中有一种习俗

就是遇庙即拜之

当然

更多的是土地庙

这时讲的福祀是《参当方土地》

拜庙完毕就可以进寨了

前牌交给队长引路

为了少走重复路

队长已经事先计划好了路线

称之为灯路

不过

如果寨子里有坛的话

要先拜坛主家

之后再按先后顺序走灯路

舞龙灯是从大年初一一直舞到元宵节

初一是舞本村

从初二到十三是舞周围的邻村

十四的时候再次舞本村

称为收灯

而到了十五那天

就是舞龙的最后一件事

烧灯

 

在年前

舞龙主办方会事先给邻村发请贴

并计划好舞龙行程

于每晚天黑之前开始出灯

村与村之间的感情是纯朴而密切的

但是到达村与村之间的路途却是异常艰辛的

夜色中的路面凹凸不平

低洼的地方还会有积水

一不小心就会有摔倒的可能

队伍前进的每一步

都是小心翼翼的

龙灯队伍跨过崎岖的山路

走近了目的村庄

远远望去

家家灯火通明

村民们燃放鞭炮迎接龙灯的到来

夜色中的山村反而显得更加的热闹祥和

进村之前

参拜村里的上下庙是必须的程序

以显示对目的村寨的敬意与友好

拜完上下庙之后

龙灯队伍就要进村了

接灯的人家

会在堂屋里挂上大红灯笼

或者点上蜡烛

堂屋的前右侧摆放一把桌凳

上面摆放着香纸茶水

并且不忘把礼钱放在香纸下边

主人家还会准备好各种水果和饮料来待客

这也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礼尚往来的集中体现

在寒夜中

一杯饮料加上接灯人家的热情

足以温暖大家的心

驱走跋山涉水的疲劳

 

前牌龙宝龙头后牌会分别到堂屋前三鞠躬

焚香倒茶水收礼钱等一切礼节进行之后

主人家热情地为龙灯戴上红布

领队上前讲福祀

而此时的福祀词则因户而异

当鞭炮声与锣鼓声响起

龙灯队伍则在院子里欢快起舞

一般情况下

龙灯会进堂屋逆时针饶三圈

然后在院子里逆时针绕圈

直到鞭炮放完才离去

如里哪家守孝未满三年

龙灯则不能进堂屋

而只能在院子里逆时针绕圈

传说单身男士敲大钵打大鼓后

就会有一段良好的姻缘

所以这里的单身小伙们都抢着打大鼓

打大鼓的人是汉族人陈应军

他全身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边打鼓边喝酒

对于他来说是一种享受

他说他喜欢苗族人的团结友爱精神

这让他感觉到了和谐的存在

而苗族小伙欧永周的功夫表演

则为舞龙增添了另一份乐趣

一位老伯说

今生第一次在现场看见这样精彩的功夫

在黑夜里

大家的兴致也不断高涨

天气一天比一天恶劣

甚至出现了雨夹雪

接灯的村庄也越来越远

人们只有坐着大卡车去

在舞龙的过程中

也会出现很多意外

稍不注意

龙灯便会燃起

但是有经验的舞龙者总是能够快速灭火

他们来到了河边修补龙灯

修补之后

龙灯队伍继续前往目的村庄

行进中的队伍犹如夜色中的彩虹

绚烂而又夺目

 

雨雪模糊了摄像机的镜头

龙灯队伍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龙灯里的蜡烛也时而被风吹灭

但是龙灯队伍从未退缩

一直坚持到底

在寒风中

乡亲们围成一圈

多才多艺的苗家人对起了苗歌

他们歌唱祖国

歌唱家乡

歌唱自己

祝愿大家身体健康

兴旺发达

虽然歌声在寒冷中带些沙哑

但是也温暖了整个寒夜

 

在每一个村庄舞龙结束之后

都要为这个村扫瘟神

这样可以把寨里的霉气晦气扫走

这时讲的福祀是《扫瘟神》

当爆竹声在黑夜中响起时

五颜六色的烟花带着人们的祈福飞上夜空

组成了苗乡大地上的一个新的风景

深夜

大家回到龙灯老巢

放置好龙灯后

吹灭蜡烛

熄灭香坛

寨子里的人们已经为远行的龙灯队伍准备好了热腾腾的美食

喝上一口老米酒

咬上一口软年糕

劳累了一天的人们终于放松下来了

从初八开始

天空下起了雪

龙灯只能安放在老巢休息

但是

每天依然要拜上下庙

直到正月十四舞正灯为止

十五元宵节

天终于放晴了

这是舞龙的最后一天

也是烧灯的日子

烧灯仪式开始时

法师为全村的人们占卜祈福

然后

人们围成一圈观看苗族绝技表演

其中

最为惊心动魄的则是上刀山的表演了

当人们从惊险的表演中回过神来

烧灯的队伍已经出发了

人们抬着酒扛着烟花爆竹随龙灯走去河边

晴空下

人们说说笑笑

有的人甚至唱起苗歌助兴

烧灯前

村民们焚香烧纸

为神灵送上自己最虔诚的敬意

当法师卜完最后一卦

再次为村民作法祈福之后

伴随着阵阵炮竹声

龙灯在熊熊大火中燃烧起来

浓浓的烟雾带着人们的愿望飞上天空

火与人们的生活密不可分

人们对火有着特殊而又敬畏的情感

当火势稍小之后

男女老少都争先恐后地从火上跨过

叫过火

他们希望把霉运滤去

走向幸福美好的明天

此次芭蕉湾龙灯圆满结束

龙归大海

从人们的笑容中

看到了中华大地上古老的民族文化

文章原文转载自:http://user.qzone.qq.com/2046516130/blog/1414729435?ptlang=2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