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俗习惯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族文化 > 风俗习惯 > 正文
       

万水千山“粽”是情

来源:湖南省怀化市司法局 吴展团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9/06/11 14:40:39

这些年,每到端午节,母亲大清早就跑去市场上买来艾草、菖蒲挂在大门上,顺便还买回几个粽子,过节的氛围立即就浓了。

农历五月初五是端午节,这是我国最久远、最传统的佳节之一。如今,已经成为法定节假日了。

当然,因中国地大物博、风俗各异,在端午节包粽子、戴香包、挂菖蒲、喝雄黄酒、赛龙舟等一系列朴素的民俗习惯,虽然是永久不变的主题,但是各地过节的日期却不尽相同。

仅从怀化来说,过端午并非都在五月初五这天,有的地方在五月初五,有的在五月十五,有的在五月二十七……去年我曾写了一篇——《哪天过端午节?你所不知道的怀化各地不一样的独特习俗!》,如有兴趣,不妨点击了解一下。

端午之际,正是仲夏阳气上升的一个节点。这时,百虫开始长成,五毒尽出。聪慧的古人将这一天与农耕生活相适应,形成了如粽子,即粽籺,是籺的一种,又称“角黍”“筒粽”,由粽叶包裹糯米蒸制而成,这是中华民族传统节庆食物之一。

一个传统节日,如同一杯岁月的陈酿。几乎每一个传统节日,都以美食作为标本。粽子是端午节必不可少的食品,许多地方干脆把端午节称为“粽子节”。

粽子早在春秋之前就已出现,最初是用来祭祀祖先和神灵。民间传说吃粽子是为祭奠投江的屈原而传承下来的。到了晋代,粽子成为端午节庆食物。从此,生生不息、世世代代传承下来。

万水千山“粽”是情。千百年来,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全国各地都有食粽的风俗。每年端午节,无论城乡、不分民族,家家户户都要摘粽叶、浸糯米、包粽子。

粽子,作为中国历史文化积淀最深厚的传统食品之一,传播甚远,不但流传到了朝鲜、日本及东南亚诸国,甚至韩国还对端午节抢先争取申请为世界文化遗产。

粽子的主要材料是稻米、馅料和粽叶(或柊叶)等。由于各地饮食习惯的不同,粽子形成了南北风味。从口味上分,粽子有咸粽和甜粽两大类;从馅料来看,北方有包小枣的北京枣粽,南方则有绿豆、五花肉、豆沙、八宝、火腿、冬菇、蛋黄等多种馅料。

2012年,粽子入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第二集《主食的故事》系列美食之一。

说到端午和粽子,这里不得不重点提及溆浦县。作为屈原的流放之地,溆浦过的不是五月初五的“小端午”,而是五月十五的“大端午”;溆浦人吃的不是三角形的尖角粽小粽子,而是长达一尺多、茶杯粗细的枕头形的大粽子。

枕头棕又称肉棕粑,中间圆锥体,糯米中间包馅,馅一般用腊肉和新鲜猪肉做成,加胡椒粉、五香粉等配料。粽子用粽叶缠紧后,放在锅内煮,肉、油和香味渗入糯米中,香气扑鼻,是溆浦有名的传统小吃。

为什么溆浦的端午节与众不同呢?屈原流放溆浦长达9年,与这里的父老乡亲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当楚国郢都被秦国攻破的消息传来后,他悲愤之际,于五月初五投入了汨罗江。

由于那时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当消息传到溆浦时已是五月十五。为了缅怀这位伟大的爱国诗人,人们就做枕头粽子来怀念,目的是便于他能够好好安息。

每到这天,大人们用小船把枕头粽子运到江河中央抛洒,口中念道:“鱼兵虾将听我言,莫吃屈原大好人,要吃就吃枕头粽。”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地逐渐演变出过大端午、吃枕头粽、看龙舟赛的独特风俗。

记忆里,在我老家,却从来只吃无馅的纯粽子。也许是住在大山里的少数民族地区物产不丰富,不能搅拌肉类等配料;也许是喜欢原生态、纯天然的味道,不必添加作料。

我喜欢纯净的东西。多年以来,一直习惯了那种单一却又是最正宗的粽子!

“端午临中夏,时清日复长。”又到一年端午节,大街小巷,粽叶飘香。粽子早已成为端午节的标配美食,无论是寻常人家,还是酒店商超,各色粽子琳琅满目、味道多样。

此时此刻,身在异地他乡,一种恋乡情结、一种怀旧情愫不禁油然而生。

吃着母亲早上从外面买来的有馅粽子,或许味道更美,但是我回味的依然是当初吃过的无馅粽子,无比留恋的还是小时候与母亲一起包粽子的时光。

要吃到粽子并不容易,从泡糯米到挑选粽叶,从包粽子到煮粽子,一系列的工序得好一顿折腾。

既然叫粽子,粽叶自然是重要组成部分。粽叶虽然不能吃,但一般都拥有大量对人体有益的叶绿素和多种氨基酸等成份,其特殊的防腐作用也是粽子易保存的原因之一,气味芳香,闻之如有回归大自然的感觉。小时候,我们经常去大山里采摘又青又光滑的粽叶。

当一切准备就绪,母亲就坐在枋坨的凳子上忙开了。先把粽叶卷起,一边用调羹往里面放糯米,一边合拢棕叶……而我乖顺地蹲在身旁,时而刷洗着粽叶,时而接过母亲包好的粽子。

小孩子做事,三分钟的热情。不一会儿,我就没兴趣了,玩起了手指和糯米,或静静地看着母亲表演。

只见母亲以极其娴熟麻利的动作一边擦去粽叶上多余的水分,一边将糯米小心翼翼地舀进粽叶口,接着,拿起一根稻草进行捆扎。

她用牙齿咬着稻草的一端,一手拿着散装的粽包,另一只手把稻绳一缠,一系,干脆利落,干净整洁,长长的、尖尖角的一个粽子,眨眼间就做成了。比现在的那些要形没形、要样没样的粽子好看得多!

包好后,母亲把粽子放入鼎灌或锅内,燃起熊熊的柴火蒸煮。刚一会,我就迫不及待地想去揭开锅盖,被水蒸气冲得眼前模糊不清。这时,母亲就会骂:“哈宝崽,小心点,还没熟呢!”

粽子终于出锅了,正冒着热气呢!不等它冷却,我便急不可耐地抓上一个,赶快拉开稻草,有序的撕开粽叶,白胖胖的、黏糊糊的,热气腾腾,手烫了也不罢休。

撕开后,拿根筷子插进去,让人垂涎三尺。忍不住把粽子放到嘴边,在尖尖的那里咬上一口,滑滑嫩嫩的,糯而香,且富有嚼劲。那种纯米的香,不夹杂任何异味。有时,再沾上点白糖,那就是人世间最美的味道、最好的享受。

看到我猴急的馋相,母亲总是不忘提醒:“慢点,慢点,当心烫手!”而我总是天真的回答:“没事的,不怕烫”,说着又是一口。母亲无奈地浅笑无语,微微摇头……

往事难忘,时光匆匆、心心念念。离开家乡多年,母亲也跟着我到处奔波二十多年了,她不再包粽子,我再也没有吃到老家的粽子,品尝到童年的味道。

走过万水千山,最真的是亲情,最美味的是粽子,最忘不了的是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