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俗习惯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族文化 > 风俗习惯 > 正文
       

苗族奇特婚俗:洞房花烛夜竟然不同床

来源:湖南省怀化市司法局 吴展团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8/08/22 16:57:06

“洞房花烛夜”,这是人们一辈子最大的幸福;“春宵一刻值千金”,更是一生中梦寐以求的时刻。可是,有一个民族的男女青年结婚了却不入洞房,看到这个标题,你或许觉得我故弄玄虚,在胡说八道吧。

其实,并非我无中生有,这样的习俗在苗族并不稀奇。在以往,新郎新娘结婚之前不见面、结婚之日不同房、结婚之后不住夫家,却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已然流传了几千年。

2014年编撰的《怀化市民族志》中介绍苗族的婚俗时,有这样一段文字记载:

“数月后,农闲或逢婚丧喜庆时,再择吉日,由郎家委托两个中年妇女带些礼物去接新娘,新娘新郎这次才可以同宿。来三晚后,又回娘家。经过多次往返后,才正式到新郎家定居。”

以上的情景,就是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锹里地区苗乡侗寨以前的婚姻生活的真实写照。时至今日,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人们的思想观念发生了改变,生活风俗和婚姻习俗也有了较大变化,可是这个既古朴纯洁、又热闹有趣的婚俗依然在某些地方保持着。

在苗乡侗寨,结婚是头等大事,要风风光光、大张旗鼓操办四天四夜,其中女方家一天一晚,男方家三天三晚。但是,这几天新郎新娘却不入洞房不同床,甚至连见面的机会都很少。

那么,他们在做什么呢?

女方嫁女的当天,男方自然要派迎亲队伍去接新娘,只是新郎一般不可以上门来迎亲,而是由“六亲客”等代劳。然后,女方打发两位和新娘从小玩到大的姊妹当伴娘,与新娘一起去新郎家度过三天三夜。

在新郎家的三天三夜里,伴娘与新娘一直形影相随、寸步不离、同吃同住,就算上厕所也在一起。

第一晚热热闹闹吃过晚饭,新娘和伴娘要陪寨子里来“讨花帯”的后生们唱歌,直至唱到次日凌晨,才将一根根花带分送给后生们,祝福他们日后在爱情方面交“桃花运”。

第二天早饭后,新娘又要与伴娘一道唱着担水歌去井边担水“闹井台”,一路欢歌、一路说笑,这一活动往往要持续三、四个小时之久。

而后,寨子里的各家房族为新娘准备了筵席,新娘便与伴娘挨家挨户去“领情”,喝酒唱歌,好不开心。与此同时,新郎则在家中宴请客人,欢歌笑语持续到深更半夜。

第三天,白天,新娘在伴娘陪同下再到各房族家赴宴,俗称“走寨”,然后打糍粑,作为“回门”的礼物;晚上,房族各自带来酒菜摆成长席,谓之吃“房族酒”。酒席散后,寨中后生又来“坐夜”,讨烟抽,唱“讨烟歌”,并退花带,闹到深夜。

新娘在新郎家住了三夜,第四天吃完“过早酒”后,就得回娘家了!由新郎带着送亲客,担着礼品,送到半路,新娘的娘家人早就等候多时了,准备接回去。这是新婚夫妇在整个结婚仪式中仅有的、难得的片刻相聚。

新娘的房族挑来了酒肉。于是,在绿树青山的大山中,众人围拢成团、席地而坐,摆酒成席、又喝又唱,把酒言欢、互道珍重,情意绵绵、依依话别……这种习俗,称为吃“半路酒”。

酒局接近尾声时,新娘起身回家,新郎眼巴巴地看着到了手的新娘又被娘家人接走了。至此,苗族结婚的礼仪圆满结束,几天里,新郎新娘自始至终都没有同床共枕。

苗族为什么会有这样与众不同、别具一格的婚俗呢?由于靖州这边的苗族没有文字,我们无从查找历史的由来。但是,在湘西自治州那一带的苗寨却流传有美丽而动听的传说,可以帮助我们探索苗族婚俗的一些渊源。

不知哪朝哪代的哪一天,一土家族姑娘覃氏到山上采金银花。突然,遇到一只豹子,吓得滚下岩坎,被一苗族石姓年轻猎人所救。后来,双方有了爱慕之情。

有一天,石家请媒人到覃家提亲,覃家夫妇高低不同意。覃母对媒人说:“石家后生救了我女儿性命,恩重如山,要骡要马随便挑,要我女儿做媳妇万万不能。”这门亲事就搁了下来。

又过了几个月,一场大雨落了三天三夜,山洪暴发,覃家房屋倒塌,父亲丧命,粮食被水全部冲走了。

正当母女俩面临危机时刻,年轻猎人领着一帮人给覃家送来了衣食用品,并对覃母说:“您老人家如不嫌弃我们苗家的话,我愿意接您上山,养老送终。您老人家不愿意上山,我们就帮您修一栋新房。”

一席话,说得老人感动不已、热泪盈眶,但还是不肯上山。无奈之下,年轻猎人就给母女俩修了一栋瓦屋。覃母见年轻猎人勤劳厚道,就把女儿许配给他了。

女儿出阁那天,母亲心里仍然不踏实,就对自家的“高亲”说:“你们把姑娘送去,要陪她三天三夜,如果苗家人真的粗野,就把姑娘给我带回来。”

就这样,“高亲”们便在新郎家陪姑娘吃住了三天三夜,见苗家人确实勤劳忠厚,才启程回家。

从那以后,凡苗家人结婚三晚不同宿的习俗就世代流传了下来。

这虽是湘西那边的民间故事,但全国各地苗族的风俗风情基本上大同小异,也应该是靖州苗乡侗寨结婚三日新郎新娘不同房的“脚本”之一。

苗族新郎新娘结婚之后,何时才可以“圆房”呢?

通常情况下,须等新娘“回门”十天半月后,新郎再派人把新娘接来,这时候方可真正过夫妻生活。其实,按科学来解释,这样做是很有道理的,体现了苗族人的智慧。

因为结婚的那几天事情实在太多了,新娘新郎都非常疲惫,一天下来,哪里还有时间和心情过性生活?而且苗族人都十分好酒,新郎这些天陪客不知喝了多少酒,万一怀孕了生出“哈宝”(傻瓜)来咋办?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反正过门之后,已名正言顺是夫妻了,何必急在一时呢?

然而,虽已是名义上的夫妻了,但新娘仍不能定居在新郎家,三晚以后还得回娘家去,只有待到怀了孕、临近分娩时,才可以在夫家长住,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女主人。

这就是苗族“不入洞房、不落夫家”的古朴婚俗文化。尽管结了婚,却不急于入洞房;虽然成了家,却不住在夫家!

在这段日子里,新婚夫妇在一起的时间是屈指可数的——只有在到快过春节的时候,男方才接女方来打糍粑;只有在逢红白喜事之时,才请女方来做家务;只有在农忙时节,才喊女方来帮农活……平时的生活,彼此各忙各家的,互不往来、互不干涉。

新娘之所以“不落夫家”,主要是在从前,苗族人成家都比较早,一方面新娘仍想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力尽所能地多帮娘家做些事;另一方面也是舍不得童年的伙伴,还要回到寨子里与姐妹们做伴,直到最好的同伴有了对象才分散。

苗乡侗寨,神秘美丽;苗族婚俗,奇特有趣。时代在进步,生活在变化,这个奇妙的风俗习惯尽管逐渐淡了、少了,或许在某一天还会悄无声息的销声匿迹,但终究曾经辉煌过、存在过,必定会成为一段让后人回味无穷的历史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