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俗习惯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族文化 > 风俗习惯 > 正文
       

在苗族,有一种涌泉相报叫“哭嫁”

来源:湖南省怀化市司法局 吴展团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8/07/20 16:42:47

婚姻作为人类繁衍后代、延续生命的一项重要内容,在各个民族中,既有共性的一面,也有个性的一面。苗族和其他民族一样,其婚姻习俗既有相同的地方,又有不同的特点。其中,新娘出嫁时要放声大哭,就是典型的形式之一。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本是人类生活必须经历的过程,也是生理上的自然现象,按说,女子出嫁应该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但奇怪,自古以来,苗族的哭婚习俗却从来未曾中断过。

“哭嫁”,是一种民族的传统婚姻习俗,就是在新娘出嫁时履行的哭唱仪式活动。长期以来,这种风俗在汉、土家、藏、彝、壮、侗、撒拉等多个民族中代代相传。只是,相比之下,苗族女子的哭嫁显得更传统、更隆重。

哭嫁一般从新娘出嫁的前半个月、一个月开始,有的甚至前三个月早就揭开了哭唱的序幕。不过,这时的哭都是断断续续、毫无章法进行的,可以自由地哭。亲族乡邻前来送礼看望,谁来了就哭谁,想到什么哭什么,作道谢之礼节。

喜期的前一天晚上到第二天出门“上轿”这段时间,哭嫁最为热闹、达到高潮。这时的哭唱,必须按传统的礼仪进行,不能随心所欲乱哭。谁不会哭,如哭错了,往往会被别人嘲笑甚至歧视的。

总的来看,哭唱的内容主要有“哭爹娘”“哭哥嫂”“哭姐妹”“哭亲房”“哭陪客”“哭媒人”“哭梳头”“哭祖宗”“哭上轿”,等等。

歌词既有一代代流传下来的、传统的,也有新娘和陪哭的姐妹们即兴创作的。内容主要是感谢父母长辈的养育之恩和哥嫂弟妹们的关怀之情;泣诉少女时代欢乐生活即将逝去的悲伤和新生活来临前的迷茫与不安;也有的是倾泄对婚姻的不满,对媒人乱断终身的痛恨,等等。

哭嫁的风俗,不知道起源于什么时候。随着社会的发展变迁,有些民族和地方的哭嫁已经销声匿迹、不复存在了,但在多数苗族集中居住的地方,这种习俗至今依然完整地、顽强地生存着、传承着。

在苗族,结婚是头等大事,一般都要请先生看生辰八字、选黄道吉日。当女方家接到男方家选定的日子后,常常会拨一下日子(即重新找先生看一遍,看有无差错,如果没有差错,就依男方先定的日子,如果有问题,双方商定后,再择吉日)确定婚期。

当婚期确定后,女方家就开始置办嫁妆了,为男方家的亲人做布鞋等。同时,请人教会新娘唱哭嫁歌,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项内容。教新娘唱哭嫁歌的主要为新娘的亲嫂子、其次是堂嫂子等有过哭嫁经历的女人,伯娘、婶娘、媒人在一旁指导。按照传统习惯,新娘的母亲是不能教女儿哭嫁歌的。

当然,有些聪慧的新娘,由于曾多次参加陪哭,出嫁前就已学会了哭嫁歌,不需要让人来教了,只是在临出嫁前的几个夜晚,邀请亲戚姐妹来闺房相陪说话,演练哭嫁歌。

哭嫁的风俗好不好?有人说,不可取,喜事就要开开心心,笑才是主题,哭哭啼啼不吉利!但我不赞成这样片面的说法,谁说喜事非要嘻嘻哈哈?有时的哭,比笑更动情、更感人肺腑!

苗女出嫁,以哭传情。哭嫁是出阁女子表达感恩的一个方式,是不舍家乡的一份情愫,也是走向幸福生活的一种宣示。千百年来,苗族女子通过这样的形式来感激父母的养育之恩和亲友的帮衬之情,具有孝和义的伦理价值。

新娘即将远嫁异地他乡,从此以后就是别家的人了,平日不曾给予过多关注的亲情,此刻各种情景历历凸现、各种滋味涌上心头。想到要离开家乡、离别亲人,依依难舍之情油然而生。回顾往事,悲从中来,新娘就用哭泣的歌声来表达对闺门生活的不舍,对父母恩情的感念,这种至善至美、发自肺腑的真情流露,值得代代流传下去。

哭嫁,在全国各地的苗乡虽形式各异,但主题一致,都是以哭感恩、以哭寄情、以哭怀念——

在怀化市麻阳县苗族,有新娘出闺前三天,甚至五天半月在娘家哭嫁的习俗。“花筵酒”“哭嫁歌”,是麻阳苗乡婚俗仪式中最富有情感的一幕,从歌词到音调,都充分表现了优美的文采风韵和细腻的内心活动。

哭嫁时,新娘坐在床上帐子里面哭,姐妹嫂子和女友聚集一房,以同命相怜的心情陪着哭或劝着哭。新娘不时留恋故园亲人,冀图新的归宿,深感人生转折,顺逆难测,境遇变迁,创业艰难。于是,悲喜交加,痛哭流涕,声泪俱下。这实际上也是新娘与姐妹们,在倾诉离别情感中的“大合唱”。

在邵阳市绥宁县苗乡,哭嫁也是一种在哭泣中用歌的形式来表达情感的方式,曲调如泣如诉,十分感人,有时哀婉中也掺杂着俏皮。

虽然哭嫁的风俗在境内普遍存在,但因各地风俗存在差异,哭嫁的方式也不尽相同,哭嫁的歌词也有较大的差别,有的以四句七言为主,有的则全部用长短句,有的各种句式掺杂运用。

这里的哭嫁内容非常丰富,包括哭爹娘、哭哥嫂、哭姐妹、哭玩伴,忆成长、诉衷肠、道离情,感怀父母恩泽,担忧成家后创业艰难等,一般都是新娘见子打子、临场发挥。

在哭嫁过程中,还要邀请寨子里关系好的姐妹来陪哭,有的为了烘托“哭”的浓厚气氛,往往还会邀请一些女歌师来“助兴”。同时,亲戚姐妹陪哭者要送红包或礼品给新娘,表示安慰和离别时的纪念。

在贵州省松桃县苗乡的大山里,依然保留着数百年哭嫁的习俗。哭嫁时的离别、恋念、喜悦、激动之情交织在一起,最是催人泪下。

哭嫁有独特的歌曲,语言真切自然,情感真挚强烈,句式自由灵活。歌由情发,情随歌起,泪随歌涌,委婉动人。比如,“爹啊,娘啊,您把女儿当朵花,一尺五寸抚养大。花了钱来费了心,女儿哪忍离开家。爹啊,娘啊,抬头望见满天星,低头想起父母恩。为儿花了多少钱,为儿操了多少心。”这样的《哭爹娘》的歌词,句句都唱出了新娘报恩与不舍的心情。

在我老家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的苗乡侗寨,婚姻的嫁娶更加与众不同,有许多繁杂的程序,其中哭嫁场面最为动容。

我从小就在浓郁的民族风情中成长,对哭嫁的风俗已习以为常。只是离开家乡很多年,没有时间参加苗乡的活动,所以一些风俗习惯也逐渐淡忘了,只能常常在记忆中回味。

去年,爱人的侄女出嫁和我的房族嫁女,我们不得不请假回去做客、陪客,又融入到那个其乐融融、悲悲切切的环境,又回到了从前的那些美妙时光。哭嫁的场景是那样温馨、温情、幸福,也那样悲伤和难受。

嫁女时,男方要专门聘请六个德高望重、能喝能唱的男子去迎亲,俗称“六亲客”。一般而言,各地的哭嫁往往是女人参与,但在这里,哭嫁的基本情况虽然与其他地方大同小异,可有一个环节却是“六亲客”加入,这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按照定好的出门时间,吉时快到,“六亲客”就要唱“催时歌”了。当听到女方母亲哭嫁,声悲意切、悲痛难当时,“六亲客”常常会唱“劝歌”进行安慰。

主唱:“娘心怀胎十个月,受了几多的风寒,茶饭冇得她几口,一时就跟娘分离”。

客答:“种田难得来养老,开江又得吃鱼粮,扯蔸萝卜栽蔸菜,妹崽去了嫂嫂来……”。

这个时候,哭了大半夜的新娘更伤心了,哭得特别起劲,泪如雨下,泪水滂沱,似乎只有涌泉才能相报亲人的情意!她会一一诉说父母、叔伯、姨婶、兄弟姐妹的养育之恩、关爱之情、难分之意,感不了的恩、道不尽的义、谢不完的情,意犹未尽、稀里哗啦,越哭越想哭、越哭越会哭。

而看着搬出的嫁妆,想着即将出阁的闺女,母亲尤为悲喜交加、心情复杂,来到闺房,抱着女儿眼泪汪汪、泣不成声,述离情别恨、哭万般不舍——“女儿呀,我们家里穷,这么些年你在家里受苦了,不要怪爹娘啊……”

一会儿,姐妹们重新聚集在闺房里,与新娘抱哭成团——有呜呜陪哭的、有劝慰不要再哭的、有帮着抹眼泪的,既有带着节奏哭唱的,也有只会哇哇干嚎的……悲悲戚戚,情意绵绵,难舍难分!

此时此刻,情绪达到了顶点!此景此情,哭声、歌声以及笑声,各种声音混杂着,让所有在场的人鼻子酸酸的,无不掉下眼泪来。

当哥哥把妹妹背出屋门,送上轿子(车子)后,哭嫁仪式才算结束……

苗族嫁女的整个过程全是真情流露,没有半分做作、一丝虚假,感恩的心和离愁别恨是那样的真诚、那样的感人、那样的情不自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