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族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隐居城步苗乡70年后终获殊荣的抗战老兵李仁财

来源:雷学业 王祥辉 雷学品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8/09/03 11:16:55

 茫茫白云湖畔,悠悠巫水源头,在风景如画的湖南南山国家公园白云湖国家湿地公园深处,茂密的林海里掩映着一座普通苗寨--城步苗族自治县白毛坪乡歌舞村大乾苗寨。大乾小山冲口,河水呈“几”字形蜿然而出。河边,几株挺拔的古树巍然屹立。村里住着一位九十二岁高龄富有传奇色彩的老人李仁财。几十年来,他如同村口的古树一般,历经沧桑,用自己的非凡遭遇演绎了一幕幕扣人心弦的跌宕人生。

     佩戴着抗战纪念章的李仁财老人一个标准的军礼,表达了无限的自豪与喜悦

老山抗战

19261026日,李仁财出生于四川省宜宾市筠连县大乐乡金果村。家里兄弟姐妹4人,3个兄弟,一个妹妹,他排行老大。

19377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掀开了中国抗日战争序幕。我国东北三省相继沦陷。在中国共产党的努力下,国共双方组建了抗日联盟阵线。国民党方面初期的征兵方案是按照保甲制度四季征兵,每保(100户为1保,10户为1甲)家有三丁抽一个,家有五子抽一双。中期,由于战事紧张,兵源紧缺,按照每甲征13人,不分季节抓兵。到了后来,战争到了白热化,兵源更紧了,枪兵们只要看到年轻、个头稍大的就抓走。

志愿者曾宪军三次深入现场调查、甄别、核实李仁财老人在部队的每一个细节

1943年春,刚满16岁的李仁财和二弟一起躲进了深山老林,好长一段时间没见枪兵进村,以为平安无事了,就放心回到家中。谁知当晚深夜,枪兵们悄悄扑向李家,将大门围住。老二住在楼下,听见来了枪兵,慌忙打开窗户逃走。李仁财住在楼上,无处可逃,被枪兵们围堵活捉,抓走当兵,当晚随其他壮丁一起,被送到了筠连县师管所。后又用飞机送到了云南团管区,在壮丁营集中关押。管区由美国哨兵看守,周围高墙林立,布满了铁丝网。想逃出去是不可能的。当时云南老山战斗正当激烈,前线每天派人来壮丁营抽兵,被抽去上战场的十有八九成了炮灰。日军经常派飞机过来轰炸,巨大的爆炸声地动山摇,震得耳朵嗡嗡直响。李仁财心想此番必死无疑了。过了几天,抽兵的人又来了,他被抽到了新兵连,短暂的两天培训后,随部队到了老山前线,其时天还没亮,班长小声叮嘱士兵们在战壕里埋伏好,不要把头伸出战壕,只有等班长喊“打”的时候才能开枪。黎明时分,忽然枪声大作,炮声轰鸣,日寇冲上来了。班长大喊一声:“兄弟们,给我狠狠地打呀。”顿时,战士们的子弹带着复仇的烈火飞向敌阵,敌人纷纷败退。激战之际,李仁财突然感到右腿肚子发麻,他用手一摸,湿糊糊的,睁眼一看,原来右腿被弹片削掉了一大块皮,鲜血直往下流。救护队急忙将他抬下了阵地。随即被安排住进了后方医院。李老说正是这次负伤救了他一条命,不然早就成了炮灰了。住院期间他听人说那场战争之惨烈情状:炮弹所到之处血流成河,尸体堆积如山,到处弥漫着腐烂的恶臭。炸断的手、胳膊、躯体四处都是。李仁财在医院住了三个月,身体总算恢复。后便被安排进入铁道兵团当信号兵。

南宁遣返

19458月日本投降,李仁财先后随部队到长沙、湖北江安接管日本仓库。次年,内战全面爆发。李仁财所在铁道兵团解散,加入97军随部队驻守汉口和长江,在长江边上一个叫鱼州的地方驻守。解放军渡过长江以后,97军又退守长沙。眼看长沙不保,兵团长召集所属军以上干部会议,决定放下武器,投诚迎接解放军进城,当时驻守长沙的三个军,两个军在城内,一个军在城外。李仁财所属部队的军长因反对投诚而被软禁了起来。军长打烂窗户逃出来,回到自己部队后,马上召集人马轻装出发,规定每个士兵只携带200发子弹,机枪手2000发子弹。其余统统烧毁。部队从长沙过广东再过广西,还没到桂林,又听说解放军已经到了桂林,害怕解放军追击,只好分左中右三路,采用分进合击之势取道柳州往南宁撤退。李仁财所部在离南宁约40里远的地方遭遇解放军阻击,混乱中,他钻进了甘蔗林躲藏起来,天亮后被搜山的解放军抓获。

经过共产党教育,李老更加认清了国民党的反动本质,深刻感受到了中国共产党的英明伟大。六天后,接到遣散俘虏的通知,李仁财和湖南战友钟老仁(城步西岩钟家坊人)以及一名桂林战友三个人一路回家。李仁财回忆说:共产党真的好,解放区内凭路条就可以在部队吃住。走了两天后,路上没有了解放军,只好沿途乞讨为生。最不幸的是怕碰上了地方土匪,把身上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有的甚至被残忍地杀害。也就是那时,他身上所有值钱一点的东西如金圆券等都被抢光,身上一无所剩。有一天,他们三人走在路上,突然发现前面拐弯约400米处。一伙土匪拦住了一位穿着较为鲜艳点的妇女,看样子想让她脱掉身上的项链,妇女不肯就范,被土匪们活活打死了。就这样,三个人走了几天,李仁财打算回老家四川,分路之际,钟老仁劝告李仁财:四川方向路途遥远,土匪猖獗,难以乞讨,湖南地方民风淳朴,好谋生活,先随他来湖南谋生,等有了积蓄做盘缠再想办法回四川老家。李仁财于是随他来到了湖南城步,先后在蓬洞六家冲给人卖香烛,给茶林山一杨姓人家种田、送公粮。1949年又辗转到了白毛坪下坪水一夏姓地主家开荒种田。他做事诚恳扎实,不耍奸诈,深受雇主们的好评,所以后来陆续有雇主雇请他做工。他杀草喂牛,牛长得膘肥体壮;挑淤种田,田里粮食丰收。一直做到194910月城步全县解放。

城步安家

解放后,李仁财满怀对新中国的感恩之情,积极投身于城步的土地改革运动,参加新中国建设。他在当地加入了农会和民兵组织,工作中敢于担当,处处地方起到了模范作用,被推选为民兵队长和农会负责人。1952年到1953年,上坪、下坪、腊屋、辰溪等村联合组成了连坪乡。李仁财担任副乡长,受区里派遣来到统购工作相对困难的大乾工作,征收统购粮。他白天挨家挨户上门做思想工作,晚上召开群众开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仅仅三天就完成了上级交给的统购任务。19531230日,在时任区长王海兵的介绍下,他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工作更加积极了。他诚实的为人做事态度,热情奔放的人生性格,大胆机智的工作作风,深深吸引了本地姑娘江月英

的芳心。在热心人的揍合下,两人喜结连理,在上坪安了家。成家后的李仁财爱小家,更不忘大家。1958年到70年代,他几度当过大队党支部书记,带领群众开荒种田种地,向一穷二白宣战,为改变家乡面貌流血流汗。一次,在大队采育场砍伐树木时,由于同事失误,砍倒的大树轰的一下压到了李仁财头上,李仁财当场不省人事,采育场离县城五六十里,又都是泥泞小路,同事们连惊带吓,无计可施,赶快把他从山中抬到家里准备后事,手脚快的村民迅速将此消息报告了乡村干部,附近的村民也相继赶到李仁财家。下坪水一孟姓村民是当地著名“水师”,也是李仁财老婆家的亲戚,大家请他帮忙抢救,他通盘观察后,感觉还有一丝希望,但是完全没有把握。稍事后,只见孟大师将一只大公鸡一撕为二塔在李仁财头部,并一直守护到深夜3点,次日清晨,李仁财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李仁财居住的苗寨大乾

李仁财对待生活非常乐观,他说他是多次从死亡线上跑回来的人,能够活到今天已很满足。李仁财有5个子女,4个孙子,玄孙已有好几对。虽到耄耋之年,四世同堂,他亦不忘劳动本色,下地干活,上山担柴,直到三年前他的老伴去世,他的子女坚决不准他干活了,他才不到山上去了。他感恩共产党,常常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今天的幸福生活,感谢共产党,感谢淳朴善良的城步乡亲”。在他的影响下,他的大儿子也曾入伍当兵,两个孙子也投身军营,为祖国建功立业。

李仁财获得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的编号为2015180951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喜获荣耀

2018年4月,城步苗族自治县县委党校办公室主任王祥辉被县委组织部派往该县白毛坪乡歌舞村担任党支部第一书记。在大走访的过程中,王书记通过访谈发现了这位隐居深山70年的抗战老兵。于是,王书记约上该县文史专家雷学业,决定对李老进行深入认真的采访,以图揭开这位抗战老兵的身世之谜,为他恢复荣誉,赢得世人尊重,解决李仁财老来生活之虞。经过两个多月的认真调查走访,终于写成《一个抗战老兵的传奇人生》,于8月初在该县官方网站《中国城步》和该县著名微信公众号《苗乡城步》、《青年城步》及省内外著名官网《华声在线》、《邵阳新闻》、《爱上邵阳》、《三苗网》等平台发表,稿件发布后立即在省内外引起强烈反响,一片惊呼,叫好声不绝于耳。

报道引起了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湖南老兵之家的高度关注,立即派出曾宪军、郑亚明等人前来大乾苗寨寻访并确认抗战老兵李仁财身份。84日,曾宪军等人赶到城步歌舞村,对李老的抗战经历进行认真调查确认。通过现场采访、仔细了解后,志愿者将李仁财的详细情况呈报给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的领导和有关认证部门,确认李仁财的身份为四川籍流落在湖南城步的抗战老兵。当日,曾宪军等志愿者为李仁财发放并佩戴了背面印有“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及编号为2015180951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授予其“抗战老兵之家”门牌。

李仁财老人的家庭被授予抗战老兵之家

湖南城步苗乡发现四川籍抗战老兵的消息传到四川后,立即引起四川关爱抗战老兵川军团的高度关注。他们立即与湖南老兵之家取得联系,湖南老兵之家安排武冈老兵之家志愿者曾宪军、郑亚明等人再次深入城步大乾苗寨进行复核调查,并为李老精心准备了慰问大礼包,托付曾宪军亲手交给李老及其家人。819日,曾宪军等第三次赶到城步白毛坪乡歌舞村,再次对李老在部队的一些细节进行仔细询问、核实与甄别。在确认无误后,曾宪军郑重地将四川关爱抗战老兵川军团邮来的慰问大礼包亲手交给李仁财及其家人,这批珍贵的礼物包括四川“纪念抗日战争七十周年纪念章” 及印有“抗战老兵”字样的棉服、红围巾、手套、唱戏机、毛毯、保温杯、奶粉、夏季绿

曾宪军等志愿者现场为老人发放纪念品

色背心、红色帽子、慰问信等。曾宪军当面向李老和家人宣读了慰问信。慰问信上说:“七十多年前,你们在危难之际,挺身而出,浴血奋战,为民族独立和国家完整做出巨大贡献。如今耄耋之年,您们在人生历经磨难之下却依然不失家国情怀,您们不愧为忠肝义胆的卫国战士。人民若有记忆,记得亲,记得痛;国家若有记忆,记得路,知归途……历史不会忘记,我们不会忘记,您们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是中华的脊梁,我们的骄傲。”

志愿者为李仁财发放纪念章

自从84日抗战老兵的身份被确认后,耳聪目明的李仁财老人精神抖擞,容光焕发,每天到左邻右舍串门走访,逢人便说起了过去他以“国军”身份参加的那段讳莫如深的抗战历史,激动地夸赞“共产党好,共产党认定我是抗战老兵了,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给我颁证了!感谢共产党!”对于那块“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李老毕恭毕敬地放到神龛上敬奉了三天三夜,然后小心翼翼地将纪念章锁进了木箱收藏,遇到珍贵客人他才拿出来;每天早晨起来,他首先要在那“抗战老兵之家”的牌匾下默默伫立良久……那是他用鲜血换来的最高荣誉,那是他70多年来魂牵梦萦的心里慰藉,那是他全家的无价之宝啊!

荣誉,属于这位英勇抗日而在苗乡山寨沉寂70年的耄耋老人!

致敬,抗战老兵!

本文作者与李仁财家人及志愿者合影

 【作者简介雷学业: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政协学习文史委主任王祥辉: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县委党校办公室主任雷学品: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兰蓉中学教师